辽宁哪个地方黑龙江人多(黑龙江吉林辽宁哪的人比较好)

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我是一个闯世界的东北人,我是吉林通化集安人,为什么我们这里的人不喜欢外流????因为栽人参一项工程,几年下来就有几十万到百万的收入,东北人小富即安,一个村家家都有参园子,生活富裕也无须外出啊,我属于不喜欢满足现状的人,也喜欢闯荡就这样溜溜达达的,走了一圈世界,在欧洲我们老乡,一千个人里都找不到一个通化的,我做过试验成立文化交流群,两三个千人群里我就三个人同化的,一个集安的都没有,出入境管理局办证时,全市都没有三个人,这说明我的家乡很富裕。这些年改革开放政策好,家乡的父老乡亲更富裕了,小富即安,安居乐业,平平淡淡的生活最好。没有雾霾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我的家乡鸭绿江畔,隔江北朝鲜,民风淳朴,长白山脚下的黑土地。养育了纯朴的山城人,走遍世界都是最有诚信的人,东北江南边境小城欢迎光临。集安我美丽的家乡欢迎你们来玩。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我是一个闯世界的东北人,我是吉林通化集安人,为什么我们这里的人不喜欢外流????因为栽人参一项工程,几年下来就有几十万到百万的收入,东北人小富即安,一个村家家都有参园子,生活富裕也无须外出啊,我属于不喜欢满足现状的人,也喜欢闯荡就这样溜溜达达的,走了一圈世界,在欧洲我们老乡,一千个人里都找不到一个通化的,我做过试验成立文化交流群,两三个千人群里我就三个人同化的,一个集安的都没有,出入境管理局办证时,全市都没有三个人,这说明我的家乡很富裕。这些年改革开放政策好,家乡的父老乡亲更富裕了,小富即安,安居乐业,平平淡淡的生活最好。没有雾霾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我的家乡鸭绿江畔,隔江北朝鲜,民风淳朴,长白山脚下的黑土地。养育了纯朴的山城人,走遍世界都是最有诚信的人,东北江南边境小城欢迎光临。集安我美丽的家乡欢迎你们来玩。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有理想者闯世界,无志气者留身边。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我是一个闯世界的东北人,我是吉林通化集安人,为什么我们这里的人不喜欢外流????因为栽人参一项工程,几年下来就有几十万到百万的收入,东北人小富即安,一个村家家都有参园子,生活富裕也无须外出啊,我属于不喜欢满足现状的人,也喜欢闯荡就这样溜溜达达的,走了一圈世界,在欧洲我们老乡,一千个人里都找不到一个通化的,我做过试验成立文化交流群,两三个千人群里我就三个人同化的,一个集安的都没有,出入境管理局办证时,全市都没有三个人,这说明我的家乡很富裕。这些年改革开放政策好,家乡的父老乡亲更富裕了,小富即安,安居乐业,平平淡淡的生活最好。没有雾霾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我的家乡鸭绿江畔,隔江北朝鲜,民风淳朴,长白山脚下的黑土地。养育了纯朴的山城人,走遍世界都是最有诚信的人,东北江南边境小城欢迎光临。集安我美丽的家乡欢迎你们来玩。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有理想者闯世界,无志气者留身边。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个悲伤的问题,在我小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说关于妈妈爸爸的事,现在看开了,也懂了,我就来说说吧。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父母就离了婚,他们离婚后母亲再嫁走的时候我记得我当时哭的很厉害,哭也是我唯一能记得的事,在这以后我也就再没有母爱这一事了。那时小也不懂,看到别人都有爸爸妈妈在身边,自己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再慢慢大了才知道是离婚,有一点概念了,也明白了自己不可能会像别的小孩那样有爸妈陪在身边了,因为爸爸在单位上班只有过年才会回来几天。从这以后我就跟着婆婆爷爷一起生活,那时也比较自卑。妈妈走后在外地打工很难得回来,在十岁以前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到现在27年了我见她的次数应该都不超过十次,对妈妈这词都没什概念,因为没有体会到妈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我是一个闯世界的东北人,我是吉林通化集安人,为什么我们这里的人不喜欢外流????因为栽人参一项工程,几年下来就有几十万到百万的收入,东北人小富即安,一个村家家都有参园子,生活富裕也无须外出啊,我属于不喜欢满足现状的人,也喜欢闯荡就这样溜溜达达的,走了一圈世界,在欧洲我们老乡,一千个人里都找不到一个通化的,我做过试验成立文化交流群,两三个千人群里我就三个人同化的,一个集安的都没有,出入境管理局办证时,全市都没有三个人,这说明我的家乡很富裕。这些年改革开放政策好,家乡的父老乡亲更富裕了,小富即安,安居乐业,平平淡淡的生活最好。没有雾霾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我的家乡鸭绿江畔,隔江北朝鲜,民风淳朴,长白山脚下的黑土地。养育了纯朴的山城人,走遍世界都是最有诚信的人,东北江南边境小城欢迎光临。集安我美丽的家乡欢迎你们来玩。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有理想者闯世界,无志气者留身边。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个悲伤的问题,在我小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说关于妈妈爸爸的事,现在看开了,也懂了,我就来说说吧。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父母就离了婚,他们离婚后母亲再嫁走的时候我记得我当时哭的很厉害,哭也是我唯一能记得的事,在这以后我也就再没有母爱这一事了。那时小也不懂,看到别人都有爸爸妈妈在身边,自己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再慢慢大了才知道是离婚,有一点概念了,也明白了自己不可能会像别的小孩那样有爸妈陪在身边了,因为爸爸在单位上班只有过年才会回来几天。从这以后我就跟着婆婆爷爷一起生活,那时也比较自卑。妈妈走后在外地打工很难得回来,在十岁以前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到现在27年了我见她的次数应该都不超过十次,对妈妈这词都没什概念,因为没有体会到妈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世间事本没有好或不好的分别,在做出任何选择之前,列出每项选择所能带给你的和你必须失去的,当你列完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选了,但你要知道的是选择不是一成不变的,只是说在当下这个选择比较适合你,一旦你做选择时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你可以将答案再重新进行排列。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我是一个闯世界的东北人,我是吉林通化集安人,为什么我们这里的人不喜欢外流????因为栽人参一项工程,几年下来就有几十万到百万的收入,东北人小富即安,一个村家家都有参园子,生活富裕也无须外出啊,我属于不喜欢满足现状的人,也喜欢闯荡就这样溜溜达达的,走了一圈世界,在欧洲我们老乡,一千个人里都找不到一个通化的,我做过试验成立文化交流群,两三个千人群里我就三个人同化的,一个集安的都没有,出入境管理局办证时,全市都没有三个人,这说明我的家乡很富裕。这些年改革开放政策好,家乡的父老乡亲更富裕了,小富即安,安居乐业,平平淡淡的生活最好。没有雾霾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我的家乡鸭绿江畔,隔江北朝鲜,民风淳朴,长白山脚下的黑土地。养育了纯朴的山城人,走遍世界都是最有诚信的人,东北江南边境小城欢迎光临。集安我美丽的家乡欢迎你们来玩。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有理想者闯世界,无志气者留身边。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个悲伤的问题,在我小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说关于妈妈爸爸的事,现在看开了,也懂了,我就来说说吧。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父母就离了婚,他们离婚后母亲再嫁走的时候我记得我当时哭的很厉害,哭也是我唯一能记得的事,在这以后我也就再没有母爱这一事了。那时小也不懂,看到别人都有爸爸妈妈在身边,自己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再慢慢大了才知道是离婚,有一点概念了,也明白了自己不可能会像别的小孩那样有爸妈陪在身边了,因为爸爸在单位上班只有过年才会回来几天。从这以后我就跟着婆婆爷爷一起生活,那时也比较自卑。妈妈走后在外地打工很难得回来,在十岁以前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到现在27年了我见她的次数应该都不超过十次,对妈妈这词都没什概念,因为没有体会到妈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世间事本没有好或不好的分别,在做出任何选择之前,列出每项选择所能带给你的和你必须失去的,当你列完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选了,但你要知道的是选择不是一成不变的,只是说在当下这个选择比较适合你,一旦你做选择时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你可以将答案再重新进行排列。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黑龙江之所以流失的多属于大环境导致的,就是企业改制,很多黑龙江人只有两代人在那生活工作,也就是最开始去开垦的那群人,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只是两代人之间的,就是建国开始闯关东的,很多转业兵啊,逃荒的去黑龙江讨生活,其实走的很多都是当年的工人,还有年轻人,工人企业改制,下岗了,本来就是外来的,不能等死吧,很多人都回山东河南老家发展了。毕竟以前黑龙江很多都是原始森林,连北大荒都是荒草甸子,现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些个体户,有地的,和没有可投靠亲人的,能投亲靠右的人都走了,还有很多人都是东三省内部循环。

我在吉林长春就见过黑龙江的人,数据是看一部分,没细化,比如长春人上关里了,走了两个,但是来了一个黑龙江人,但是黑龙江也是走了两个,但是没人去,看到的是黑龙江流失严重,长春不严重,这就是内部循环。而且黑龙江就是吃资源的,煤开采成本越来越高,比不上露天开采的,伐木不让了,开始退耕还林了,所以就没什么了。

其实还是很多黑龙江人没有根,我家那块就是例子,我是煤矿家属,从爷爷那辈在矿区生产生活,住联排的公房,我们那一排,七户人家,没有一个是本地人,爷爷辈还有山东方言呢,有河南的,有唐山的,我老家是辽宁的,就是两代人在矿区上班,上班的很少有年轻人,后来03年改制,由国营改为私营,股权投资,煤矿是深挖的,我们这骂的蒙古煤都比我们便宜,人家是露天开采,全机械化,所以就彻底黄了,我问过我爸,是没有煤了吗?我爸说还有,再干十年都可以,就是生产成本太高。后来七户邻居都陆陆续续搬走了,我家也搬了,后来政府棚户区改造,在镇里建安置房,全矿将近三千户,有三分之一找不到原户主了,原因就是,回老家了,我家邻居就是,人搬走了,房子卖给别人,也没有过户手续,就完事了,后来也不在联系,等安置的时候户主都找不到了。

黑龙江也很多地方是这种情况,特别是林区啊,煤矿啊,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班上有份牵挂,没班上就得找工作啊,很多人索性就搬走了,我家就是,那块有个处理不了的安置房,从来没回去住过。

好有走的就是上学的年轻人,我认识一个哈尔滨下面的镇上的同事,上学在长春,工作也在长春,就在长春落户了,他家是工人阶级,父母退休也过来了,原因很简单,独生子啊,这些都是促成走的人多的原因,

其实国家应该统计了,留在黑龙江的农村人比例要高于城镇居民,毕竟跟在哪呢,我看过一个叫刘振柱自媒体人介绍过他家,那看真是一部近代版的闯关东,他那个是农民版的,他父亲就是一路开地建村,过来的,子女都没在一起,后来他又上新疆了,他们那种留下就是因为有地,但是母亲曾一度回山东养老。

其实黑龙江人走的多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应政策来开垦,没有了政策,就树倒猢狲散了,其实我觉得要是经过三四代人,就会有种根在这的感觉,

至于其他的就是东北现在就业环境是真不好,整体消费能力有限,支柱产业依靠国家,教育资源沉积多,人才多,外面的就业好些,特别是新兴产业,东北真没什么,其实很多新兴产业的毕业生都是不得不走的,在东北就换行业了,不走就怪了。

这些就是黑龙江离开多的原因,考研那个张雪峰齐齐哈尔人,上苏州开公司都没回哈尔滨,里面的问题不用言说了吧。

有一个宽广的胸怀,有广泛的兴趣和爱好,有良好的职业素养,有面对困难的信心决心,意志品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45103/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深红的金子

Hossain Emadeddin Kamyar Sheisi Azita Rayeji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