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大门口放个棍什么风俗(农村过年门口拦门棍何时摆放)

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过春节的时候,为什么有的农村人家大门口和堂屋门口要横放一根竹棍?

小时候大年三十的下午,我和哥哥总是要跟着父亲去祖坟送吊子,父亲总是在坟前烧上香和纸,把一根吊子插入坟头,让我们点燃一挂鞭炮,然后父亲带领我和哥哥磕四个响头,再让我喊着爷爷奶奶回家过年,就一路头也不回的回到家。然后,父亲把门口横放上一根木棍。把剩下的一根吊子放到家里的供桌上,这时候便可以吃晚饭了。

小时候啥也不明白,只知道跟着大人做,等到略微大了的时候,不明白的事情就爱问了,父亲便给我讲了为啥要上坟送吊子。原来,我们上坟送吊子,就是为了请先人回家过年,享受后人香火的祭祀。插到坟上的吊子,就是先人骑马用的马鞭子。

在我们乡下农村,都说人死了是骑马回老家去了。所以人死了报庙,要烧一匹盘缠马,就是让去世的人骑上大马,带足盘缠,回老家去。而烧三年的时候,要给换一匹枣红大马,还要带上马童。所以,去世的人并是空里来空里去,而是乘马来往于阴阳之间。所以,请先人回家过年的时候,便会给先人送一条新的马鞭子。

那么,为什么门口又要横放一根木棍叫呢?我想可能题主是南方人,所以说放一根木棍,而我们北方少竹,一般就是横放一根普通的木棍。我问父亲,横放一根木棍是干啥用,放在门口,进出都不方便。父亲说,那是给先人的拴马桩,先人骑马回来,总不能把马骑进家吧?所以,门口放一根拴马桩,让先人把马拴在门口。我又问,那为什么非要横着放呢?父亲解释说,这横着放,是为了挡住丧门神。我光知道农村骂人,有时候会说你这个丧门星丧门神的,不知道原来还真有丧失神。父亲便会给我讲一讲封神演义,说这丧门神原来是姜子牙的老婆马氏,当初姜子牙未发达时,这女人嫌贫爱富,弃姜子牙与不顾,后来姜子牙封神时,就把她封成了扫巴星,也就是丧门神。姜子牙封神的时候,命令马氏,从今以后不得走横草。所以,丧门神见了横草就会折回。把拴马桩横着放,就是为了挡住丧门神,别让丧门神进家。过年是祈福的日子,诸神皆可到,唯独丧门神是不受欢迎的。

看了晏子的解释,大家明白大年三十傍晚,为什么要把门口横放一根木棍了吧?其实在我们胶东,这个风俗基本不存在了,上坟送吊子还是有的,但横放木棍的做法很少有人沿用,大概是现在日子过得都好了,人们不再怨天忧人,不忌讳这神那神了吧?

老家常见,这叫拦门棍,过年了,祭祀神灵,祖先要上供,但是鬼也有跟人一样的流浪汉乞丐,没人给他们上供,烧纸,所以它们就会遇到什么吃什么,这个棍子一般都是请祖进家后就横放在门口拦住外面的孤魂野鬼,不让他们进院,不让他们抢贡品~

过春节的时候,为什么有的农村人家大门口和堂屋门口要横放一根竹棍?

小时候大年三十的下午,我和哥哥总是要跟着父亲去祖坟送吊子,父亲总是在坟前烧上香和纸,把一根吊子插入坟头,让我们点燃一挂鞭炮,然后父亲带领我和哥哥磕四个响头,再让我喊着爷爷奶奶回家过年,就一路头也不回的回到家。然后,父亲把门口横放上一根木棍。把剩下的一根吊子放到家里的供桌上,这时候便可以吃晚饭了。

小时候啥也不明白,只知道跟着大人做,等到略微大了的时候,不明白的事情就爱问了,父亲便给我讲了为啥要上坟送吊子。原来,我们上坟送吊子,就是为了请先人回家过年,享受后人香火的祭祀。插到坟上的吊子,就是先人骑马用的马鞭子。

在我们乡下农村,都说人死了是骑马回老家去了。所以人死了报庙,要烧一匹盘缠马,就是让去世的人骑上大马,带足盘缠,回老家去。而烧三年的时候,要给换一匹枣红大马,还要带上马童。所以,去世的人并是空里来空里去,而是乘马来往于阴阳之间。所以,请先人回家过年的时候,便会给先人送一条新的马鞭子。

那么,为什么门口又要横放一根木棍叫呢?我想可能题主是南方人,所以说放一根木棍,而我们北方少竹,一般就是横放一根普通的木棍。我问父亲,横放一根木棍是干啥用,放在门口,进出都不方便。父亲说,那是给先人的拴马桩,先人骑马回来,总不能把马骑进家吧?所以,门口放一根拴马桩,让先人把马拴在门口。我又问,那为什么非要横着放呢?父亲解释说,这横着放,是为了挡住丧门神。我光知道农村骂人,有时候会说你这个丧门星丧门神的,不知道原来还真有丧失神。父亲便会给我讲一讲封神演义,说这丧门神原来是姜子牙的老婆马氏,当初姜子牙未发达时,这女人嫌贫爱富,弃姜子牙与不顾,后来姜子牙封神时,就把她封成了扫巴星,也就是丧门神。姜子牙封神的时候,命令马氏,从今以后不得走横草。所以,丧门神见了横草就会折回。把拴马桩横着放,就是为了挡住丧门神,别让丧门神进家。过年是祈福的日子,诸神皆可到,唯独丧门神是不受欢迎的。

看了晏子的解释,大家明白大年三十傍晚,为什么要把门口横放一根木棍了吧?其实在我们胶东,这个风俗基本不存在了,上坟送吊子还是有的,但横放木棍的做法很少有人沿用,大概是现在日子过得都好了,人们不再怨天忧人,不忌讳这神那神了吧?

老家常见,这叫拦门棍,过年了,祭祀神灵,祖先要上供,但是鬼也有跟人一样的流浪汉乞丐,没人给他们上供,烧纸,所以它们就会遇到什么吃什么,这个棍子一般都是请祖进家后就横放在门口拦住外面的孤魂野鬼,不让他们进院,不让他们抢贡品~

过春节的时候,为什么有的农村人家大门口和堂屋门口要横放一根竹棍?

小时候大年三十的下午,我和哥哥总是要跟着父亲去祖坟送吊子,父亲总是在坟前烧上香和纸,把一根吊子插入坟头,让我们点燃一挂鞭炮,然后父亲带领我和哥哥磕四个响头,再让我喊着爷爷奶奶回家过年,就一路头也不回的回到家。然后,父亲把门口横放上一根木棍。把剩下的一根吊子放到家里的供桌上,这时候便可以吃晚饭了。

小时候啥也不明白,只知道跟着大人做,等到略微大了的时候,不明白的事情就爱问了,父亲便给我讲了为啥要上坟送吊子。原来,我们上坟送吊子,就是为了请先人回家过年,享受后人香火的祭祀。插到坟上的吊子,就是先人骑马用的马鞭子。

在我们乡下农村,都说人死了是骑马回老家去了。所以人死了报庙,要烧一匹盘缠马,就是让去世的人骑上大马,带足盘缠,回老家去。而烧三年的时候,要给换一匹枣红大马,还要带上马童。所以,去世的人并是空里来空里去,而是乘马来往于阴阳之间。所以,请先人回家过年的时候,便会给先人送一条新的马鞭子。

那么,为什么门口又要横放一根木棍叫呢?我想可能题主是南方人,所以说放一根木棍,而我们北方少竹,一般就是横放一根普通的木棍。我问父亲,横放一根木棍是干啥用,放在门口,进出都不方便。父亲说,那是给先人的拴马桩,先人骑马回来,总不能把马骑进家吧?所以,门口放一根拴马桩,让先人把马拴在门口。我又问,那为什么非要横着放呢?父亲解释说,这横着放,是为了挡住丧门神。我光知道农村骂人,有时候会说你这个丧门星丧门神的,不知道原来还真有丧失神。父亲便会给我讲一讲封神演义,说这丧门神原来是姜子牙的老婆马氏,当初姜子牙未发达时,这女人嫌贫爱富,弃姜子牙与不顾,后来姜子牙封神时,就把她封成了扫巴星,也就是丧门神。姜子牙封神的时候,命令马氏,从今以后不得走横草。所以,丧门神见了横草就会折回。把拴马桩横着放,就是为了挡住丧门神,别让丧门神进家。过年是祈福的日子,诸神皆可到,唯独丧门神是不受欢迎的。

看了晏子的解释,大家明白大年三十傍晚,为什么要把门口横放一根木棍了吧?其实在我们胶东,这个风俗基本不存在了,上坟送吊子还是有的,但横放木棍的做法很少有人沿用,大概是现在日子过得都好了,人们不再怨天忧人,不忌讳这神那神了吧?

逻辑文史姨曾经一直以为孙新和顾大嫂是广东人,后来反应过来这孙家都是琼州迁过来的,海南人耶,比广东更靠南。所以为啥连海南人都有了却没有老广,这我也说不清楚。

按照现在的说法,梁山应该在山东,在加上小说中常出现的地名分别有大名府、郓城、沧州、江州等地方,所以大部分梁山头领就集中在了山东、河南、河北、江西等地。

梁山在小说的结尾参与了征方腊之战,方腊本是樵夫出身,因不满朝廷的赋税就和当地的愤青们揭竿而起,占据八州五十二县,包括小睦州、歙州、杭州、苏州、湖州、宣州、常州、扬州。但是也很可惜,人也没占领大广东。

至于为啥,可能因为施公和著书者们都没去过广东,当然施公也并非去过他书中的所有地方,有些地方的描写凭借的也是当时的其他资料,由于当时信息不发达,所以他在书中会出现不少明显的地理勘误,也就情有可原了。


文/逻辑文史游

本次没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45238/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杀破狼·贪狼粤语

古天乐 吴樾 托尼·贾 林家栋 高战 郑雪儿 卢惠光 蔡洁 陈汉娜 维他亚·潘斯林加姆 索姆波布·本贾蒂库尔 斯拉潘·瓦塔纳金达

深红的金子

Hossain Emadeddin Kamyar Sheisi Azita Rayeji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