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霑有多少个子女(林夕和黄沾谁的作词水平高)

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还是林夕更强吧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还是林夕更强吧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小编,林夕是男还是女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还是林夕更强吧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小编,林夕是男还是女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本人觉得林夕不能和林振强比那个作的歌是经典相信大家都知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还是林夕更强吧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小编,林夕是男还是女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本人觉得林夕不能和林振强比那个作的歌是经典相信大家都知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林夕的歌词好则好矣,然跟古人的诗词相比,还差不少。毕竟林夕的歌词大多是商业化的产物,大多是虚构的。古人的诗词中的涕血带泪是真性情,是真实的经历。就凭这一点,高下立判。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还是林夕更强吧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小编,林夕是男还是女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本人觉得林夕不能和林振强比那个作的歌是经典相信大家都知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林夕的歌词好则好矣,然跟古人的诗词相比,还差不少。毕竟林夕的歌词大多是商业化的产物,大多是虚构的。古人的诗词中的涕血带泪是真性情,是真实的经历。就凭这一点,高下立判。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才能什么事都会发生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还是林夕更强吧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小编,林夕是男还是女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本人觉得林夕不能和林振强比那个作的歌是经典相信大家都知的。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林夕的歌词好则好矣,然跟古人的诗词相比,还差不少。毕竟林夕的歌词大多是商业化的产物,大多是虚构的。古人的诗词中的涕血带泪是真性情,是真实的经历。就凭这一点,高下立判。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才能什么事都会发生

风格不同,各有所爱。但既然为人,难免偏爱。我偏爱黄霑

  1. 拙巧之分

黄霑的词大巧若拙,如天然之山石。林夕的词精雕细琢,如巧心匠玉。

黄霑的《世间始终你好》:

问世间 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 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

黄霑用词,于平凡处见意境,于无声处听惊雷。仿佛平凡的两人对话,却意蕴悠长。武功高低是否有极限,极限是在何处?然而答案不是重点,重点是问题已然问错,人生有限,真爱惟一,又何必在意哪座山是最高。

林夕的《刀剑若梦》:

刀剑若梦 恩怨似风 有没有轻重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 爱恨两难容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 偏偏都一一扑空

林夕用词,雕字琢句,对应工整,韵律感特别强。但在林夕的词里,江湖和私情似乎总是站在对立面,如果刀剑若梦,又何来爱恨难容,想要看脱,却深陷其中。



2.收放之别

黄霑的词开阔豪迈,积极向上,亦有儿女情长,却总在江湖豪情的背后,情爱别离虽有恨,但也是江湖人生的一个部分,

黄霑《绝世绝招》:

人间好汉 豪情壮志 红尘精英

倾我自发自创的冲劲 写我的经

自我发光发声云上抱月抱星 愿共青天一试心中焯热

林夕的江湖,写的是江湖儿女的江湖,见物而思情,爱恨情仇,千丝万缕,欲盖弥彰。

林夕的《难念的经》:

天阔阔 雪漫漫 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 水皱皱 笑着浪荡

贪欢一饷 偏教那女儿 情长埋葬

3.境界之差

黄霑写的是人的江湖,字里却没有人的江湖,有种物我两忘之感。

黄霑《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林夕写的是情,江湖的情,苦恋的情,遗憾的情,缺失的情,带着缺憾美的情。

林夕《神话情话》:

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

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

4.气节高下

林夕近年来的言论,怕不过审,不提也罢。黄霑却永远带着深深的中国情,也许对于老一辈香港人而言,武侠就是中国精神的一个部分,不论是黄飞鸿、霍元甲、陈真,香港电影中的武侠,是民族的气节,金庸笔下,为国为民才称得上侠之大者。前面3点也许各有喜好,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黄霑《我的中国心》: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黄霑《男儿当自强》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阿妹的开门见山,我最亲爱的。郑秀文的唉声叹气,终身美丽。梅艳芳似是故人来。比较喜欢的几个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50124/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