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一飞滑稽戏全集(滑稽戏龚一飞)

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龚一飞,滑稽界老前辈,有名滑稽演员、笑匠、名家及滑稽大师。在《海上第一家》中扮演县太爷。当时的‘筱龚张’三股档很火,分别为筱咪咪、龚一飞、和张醉地。

看过滑稽戏《多情的小和尚》的观众都知道,他在剧中扮演老和尚,并且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幼时的龚一飞自身的条件并不好,他曾自言自己幼时不太喜欢唱戏的,“笨头笨脑”的,到十七岁了,开始嘴里哼哼唱唱,倒有点欢喜了。而当时想进戏曲界的门也不是简单的,唱什么呢,他就写了三张卷纸,评弹、滑稽、京剧,因为这三样是他比较爱好的。其实,他最爱好的是京剧,摸到一个卷纸不是京剧是滑稽,唱滑稽了,于是就拜先生,先生是程笑飞。唱滑稽有困难,他有三大缺点:第一,他嘴唇皮比别人厚,第二,他舌头下的一根经比别人长,舌头翻转不太行,第三,字眼咬不准,就专门去学这个东西,下苦功去学,走在路上也说,家里也说,走在马路人家当他神经病,这个人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在学,学字眼,总算四年下来,字眼个个咬准。

从最初的拜师学艺到第一次走进电台唱戏,第一次登台演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到后来的滑稽知名演员,龚一飞在滑稽道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他一直牢记着这样一条道理,做什么事都要用心,下苦功夫去做 。师傅并没有教他这个道理 ,是舅母的一番话点醒了当初还是懵懵懂懂的龚一飞。

龚一飞曾说,自己这个唱是全世界最最蹩脚,他刚刚唱戏、上电台,他记得大概唱一个《绍兴小姐》,学他的先生,程笑飞唱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唱了,“上海本是繁华城,白相的地方混沌沌。唱了,他家里听,刚刚开始唱不了,声音比较难听,吓得他家母亲,舅妈、他的表哥,说谁在唱。他的小名叫高洪根,他姓高,唱得一家人全都跪下来,谢谢叫他不要唱了。他回来问舅妈,自己唱得如何,他舅妈开口就给他当头一棒,说:你可以唱戏,你太平一点,唱得来我们全跪下来,唱到胡子白,也唱不红。龚一飞听后,心想我唱戏唱不好,于是就下狠心,从这一天开始,一本正经真正唱戏, 不但要唱电台,以后逐渐用功。

那时舞台,第一个用他的是杨天笑,龚一飞在他团里唱,他唱《活葬圆圆红》,里面有个老先生唱军官,叫沈一蛾,他们有四个人唱卫兵,《活葬圆圆红》有一幕戏,沈一蛾唱军官坐在太师椅上,他们四个卫兵站在后面,前头是一个小生,赵宝山,也是唱滑稽的名角,每天晚上练功、学、学得太累,学到天亮想睡觉,到台上也睡着了。来啊,沈一蛾喊来啊,他们四个人台上打呼噜,这是他平生教训,下来,四个人。从前唱戏有大仙菩萨,到大仙菩萨面前跪,因为犯规了。于是开始用功,一件事成功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有一番经历,在他看来,唱戏是要下苦功的。

龚一飞方言说得特别好,一般人总认为这是他天生的,语言能力强,却不知原先的他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学方言,当时的龚一飞差不多每两三个月换一个保姆,凭着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积累,和做事要下苦功的信念,才成就了他。因而能够说,他的方言是硬学出来的。他乡谈没,就是方言,滑稽戏的根本就是方言,要说宁波话、江北话、浦东话、崇明话、南京话、无锡话,他一样都不会说,那该怎么办,他想出来,用保姆,他学宁波话,就用宁波保姆,从前说用娘姨,实际上叫保姆。保姆和他说,饭吃好了,吃好了。最近忙吗,特别忙。一天到晚和她学,三个月下来,宁波话会了,回头保姆生意。第二个保姆江北人,诸如此类,他大概用过六个保姆。龚一飞的学生很多,他也告诉他的学生,你们学戏要吃得起苦,耐得起劳,要有下本钱的本事。

虽然是唱滑稽的,他的戏里却没有夸张的动作等,但他总会以对人物的深入体验,给予角色新的生命,他认为有了个性的人物才是活的,才能出噱头,使观众有发自内心的笑声,正因为如此,看他的戏总会让人感到过瘾,对他塑造的人物印象也非常深刻。他认为滑稽戏不噱,就不叫滑稽戏,但滑稽戏要噱在道理上、人物性格上,要有个性,合乎性格及情理,重点要塑造个性,刻画人物。

龚一飞的爱好是搓麻将,他真正演出了,就戒掉了。因为他觉得耗费精力,他真正的爱好是打弹子,他喜欢叫斯诺克。他和他的太太就是打弹子认识的,他太太是弹子房的麦克,就是加分数的。

没看过

龚一飞,滑稽界老前辈,有名滑稽演员、笑匠、名家及滑稽大师。在《海上第一家》中扮演县太爷。当时的‘筱龚张’三股档很火,分别为筱咪咪、龚一飞、和张醉地。

看过滑稽戏《多情的小和尚》的观众都知道,他在剧中扮演老和尚,并且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幼时的龚一飞自身的条件并不好,他曾自言自己幼时不太喜欢唱戏的,“笨头笨脑”的,到十七岁了,开始嘴里哼哼唱唱,倒有点欢喜了。而当时想进戏曲界的门也不是简单的,唱什么呢,他就写了三张卷纸,评弹、滑稽、京剧,因为这三样是他比较爱好的。其实,他最爱好的是京剧,摸到一个卷纸不是京剧是滑稽,唱滑稽了,于是就拜先生,先生是程笑飞。唱滑稽有困难,他有三大缺点:第一,他嘴唇皮比别人厚,第二,他舌头下的一根经比别人长,舌头翻转不太行,第三,字眼咬不准,就专门去学这个东西,下苦功去学,走在路上也说,家里也说,走在马路人家当他神经病,这个人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在学,学字眼,总算四年下来,字眼个个咬准。

从最初的拜师学艺到第一次走进电台唱戏,第一次登台演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到后来的滑稽知名演员,龚一飞在滑稽道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他一直牢记着这样一条道理,做什么事都要用心,下苦功夫去做 。师傅并没有教他这个道理 ,是舅母的一番话点醒了当初还是懵懵懂懂的龚一飞。

龚一飞曾说,自己这个唱是全世界最最蹩脚,他刚刚唱戏、上电台,他记得大概唱一个《绍兴小姐》,学他的先生,程笑飞唱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唱了,“上海本是繁华城,白相的地方混沌沌。唱了,他家里听,刚刚开始唱不了,声音比较难听,吓得他家母亲,舅妈、他的表哥,说谁在唱。他的小名叫高洪根,他姓高,唱得一家人全都跪下来,谢谢叫他不要唱了。他回来问舅妈,自己唱得如何,他舅妈开口就给他当头一棒,说:你可以唱戏,你太平一点,唱得来我们全跪下来,唱到胡子白,也唱不红。龚一飞听后,心想我唱戏唱不好,于是就下狠心,从这一天开始,一本正经真正唱戏, 不但要唱电台,以后逐渐用功。

那时舞台,第一个用他的是杨天笑,龚一飞在他团里唱,他唱《活葬圆圆红》,里面有个老先生唱军官,叫沈一蛾,他们有四个人唱卫兵,《活葬圆圆红》有一幕戏,沈一蛾唱军官坐在太师椅上,他们四个卫兵站在后面,前头是一个小生,赵宝山,也是唱滑稽的名角,每天晚上练功、学、学得太累,学到天亮想睡觉,到台上也睡着了。来啊,沈一蛾喊来啊,他们四个人台上打呼噜,这是他平生教训,下来,四个人。从前唱戏有大仙菩萨,到大仙菩萨面前跪,因为犯规了。于是开始用功,一件事成功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有一番经历,在他看来,唱戏是要下苦功的。

龚一飞方言说得特别好,一般人总认为这是他天生的,语言能力强,却不知原先的他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学方言,当时的龚一飞差不多每两三个月换一个保姆,凭着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积累,和做事要下苦功的信念,才成就了他。因而能够说,他的方言是硬学出来的。他乡谈没,就是方言,滑稽戏的根本就是方言,要说宁波话、江北话、浦东话、崇明话、南京话、无锡话,他一样都不会说,那该怎么办,他想出来,用保姆,他学宁波话,就用宁波保姆,从前说用娘姨,实际上叫保姆。保姆和他说,饭吃好了,吃好了。最近忙吗,特别忙。一天到晚和她学,三个月下来,宁波话会了,回头保姆生意。第二个保姆江北人,诸如此类,他大概用过六个保姆。龚一飞的学生很多,他也告诉他的学生,你们学戏要吃得起苦,耐得起劳,要有下本钱的本事。

虽然是唱滑稽的,他的戏里却没有夸张的动作等,但他总会以对人物的深入体验,给予角色新的生命,他认为有了个性的人物才是活的,才能出噱头,使观众有发自内心的笑声,正因为如此,看他的戏总会让人感到过瘾,对他塑造的人物印象也非常深刻。他认为滑稽戏不噱,就不叫滑稽戏,但滑稽戏要噱在道理上、人物性格上,要有个性,合乎性格及情理,重点要塑造个性,刻画人物。

龚一飞的爱好是搓麻将,他真正演出了,就戒掉了。因为他觉得耗费精力,他真正的爱好是打弹子,他喜欢叫斯诺克。他和他的太太就是打弹子认识的,他太太是弹子房的麦克,就是加分数的。

没看过

龚一飞,滑稽界老前辈,有名滑稽演员、笑匠、名家及滑稽大师。在《海上第一家》中扮演县太爷。当时的‘筱龚张’三股档很火,分别为筱咪咪、龚一飞、和张醉地。

看过滑稽戏《多情的小和尚》的观众都知道,他在剧中扮演老和尚,并且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幼时的龚一飞自身的条件并不好,他曾自言自己幼时不太喜欢唱戏的,“笨头笨脑”的,到十七岁了,开始嘴里哼哼唱唱,倒有点欢喜了。而当时想进戏曲界的门也不是简单的,唱什么呢,他就写了三张卷纸,评弹、滑稽、京剧,因为这三样是他比较爱好的。其实,他最爱好的是京剧,摸到一个卷纸不是京剧是滑稽,唱滑稽了,于是就拜先生,先生是程笑飞。唱滑稽有困难,他有三大缺点:第一,他嘴唇皮比别人厚,第二,他舌头下的一根经比别人长,舌头翻转不太行,第三,字眼咬不准,就专门去学这个东西,下苦功去学,走在路上也说,家里也说,走在马路人家当他神经病,这个人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在学,学字眼,总算四年下来,字眼个个咬准。

从最初的拜师学艺到第一次走进电台唱戏,第一次登台演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到后来的滑稽知名演员,龚一飞在滑稽道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他一直牢记着这样一条道理,做什么事都要用心,下苦功夫去做 。师傅并没有教他这个道理 ,是舅母的一番话点醒了当初还是懵懵懂懂的龚一飞。

龚一飞曾说,自己这个唱是全世界最最蹩脚,他刚刚唱戏、上电台,他记得大概唱一个《绍兴小姐》,学他的先生,程笑飞唱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唱了,“上海本是繁华城,白相的地方混沌沌。唱了,他家里听,刚刚开始唱不了,声音比较难听,吓得他家母亲,舅妈、他的表哥,说谁在唱。他的小名叫高洪根,他姓高,唱得一家人全都跪下来,谢谢叫他不要唱了。他回来问舅妈,自己唱得如何,他舅妈开口就给他当头一棒,说:你可以唱戏,你太平一点,唱得来我们全跪下来,唱到胡子白,也唱不红。龚一飞听后,心想我唱戏唱不好,于是就下狠心,从这一天开始,一本正经真正唱戏, 不但要唱电台,以后逐渐用功。

那时舞台,第一个用他的是杨天笑,龚一飞在他团里唱,他唱《活葬圆圆红》,里面有个老先生唱军官,叫沈一蛾,他们有四个人唱卫兵,《活葬圆圆红》有一幕戏,沈一蛾唱军官坐在太师椅上,他们四个卫兵站在后面,前头是一个小生,赵宝山,也是唱滑稽的名角,每天晚上练功、学、学得太累,学到天亮想睡觉,到台上也睡着了。来啊,沈一蛾喊来啊,他们四个人台上打呼噜,这是他平生教训,下来,四个人。从前唱戏有大仙菩萨,到大仙菩萨面前跪,因为犯规了。于是开始用功,一件事成功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有一番经历,在他看来,唱戏是要下苦功的。

龚一飞方言说得特别好,一般人总认为这是他天生的,语言能力强,却不知原先的他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学方言,当时的龚一飞差不多每两三个月换一个保姆,凭着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积累,和做事要下苦功的信念,才成就了他。因而能够说,他的方言是硬学出来的。他乡谈没,就是方言,滑稽戏的根本就是方言,要说宁波话、江北话、浦东话、崇明话、南京话、无锡话,他一样都不会说,那该怎么办,他想出来,用保姆,他学宁波话,就用宁波保姆,从前说用娘姨,实际上叫保姆。保姆和他说,饭吃好了,吃好了。最近忙吗,特别忙。一天到晚和她学,三个月下来,宁波话会了,回头保姆生意。第二个保姆江北人,诸如此类,他大概用过六个保姆。龚一飞的学生很多,他也告诉他的学生,你们学戏要吃得起苦,耐得起劳,要有下本钱的本事。

虽然是唱滑稽的,他的戏里却没有夸张的动作等,但他总会以对人物的深入体验,给予角色新的生命,他认为有了个性的人物才是活的,才能出噱头,使观众有发自内心的笑声,正因为如此,看他的戏总会让人感到过瘾,对他塑造的人物印象也非常深刻。他认为滑稽戏不噱,就不叫滑稽戏,但滑稽戏要噱在道理上、人物性格上,要有个性,合乎性格及情理,重点要塑造个性,刻画人物。

龚一飞的爱好是搓麻将,他真正演出了,就戒掉了。因为他觉得耗费精力,他真正的爱好是打弹子,他喜欢叫斯诺克。他和他的太太就是打弹子认识的,他太太是弹子房的麦克,就是加分数的。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一不留神会暴露年龄的,哈哈

龚一飞,滑稽界老前辈,有名滑稽演员、笑匠、名家及滑稽大师。在《海上第一家》中扮演县太爷。当时的‘筱龚张’三股档很火,分别为筱咪咪、龚一飞、和张醉地。

看过滑稽戏《多情的小和尚》的观众都知道,他在剧中扮演老和尚,并且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幼时的龚一飞自身的条件并不好,他曾自言自己幼时不太喜欢唱戏的,“笨头笨脑”的,到十七岁了,开始嘴里哼哼唱唱,倒有点欢喜了。而当时想进戏曲界的门也不是简单的,唱什么呢,他就写了三张卷纸,评弹、滑稽、京剧,因为这三样是他比较爱好的。其实,他最爱好的是京剧,摸到一个卷纸不是京剧是滑稽,唱滑稽了,于是就拜先生,先生是程笑飞。唱滑稽有困难,他有三大缺点:第一,他嘴唇皮比别人厚,第二,他舌头下的一根经比别人长,舌头翻转不太行,第三,字眼咬不准,就专门去学这个东西,下苦功去学,走在路上也说,家里也说,走在马路人家当他神经病,这个人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在学,学字眼,总算四年下来,字眼个个咬准。

从最初的拜师学艺到第一次走进电台唱戏,第一次登台演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到后来的滑稽知名演员,龚一飞在滑稽道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他一直牢记着这样一条道理,做什么事都要用心,下苦功夫去做 。师傅并没有教他这个道理 ,是舅母的一番话点醒了当初还是懵懵懂懂的龚一飞。

龚一飞曾说,自己这个唱是全世界最最蹩脚,他刚刚唱戏、上电台,他记得大概唱一个《绍兴小姐》,学他的先生,程笑飞唱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唱了,“上海本是繁华城,白相的地方混沌沌。唱了,他家里听,刚刚开始唱不了,声音比较难听,吓得他家母亲,舅妈、他的表哥,说谁在唱。他的小名叫高洪根,他姓高,唱得一家人全都跪下来,谢谢叫他不要唱了。他回来问舅妈,自己唱得如何,他舅妈开口就给他当头一棒,说:你可以唱戏,你太平一点,唱得来我们全跪下来,唱到胡子白,也唱不红。龚一飞听后,心想我唱戏唱不好,于是就下狠心,从这一天开始,一本正经真正唱戏, 不但要唱电台,以后逐渐用功。

那时舞台,第一个用他的是杨天笑,龚一飞在他团里唱,他唱《活葬圆圆红》,里面有个老先生唱军官,叫沈一蛾,他们有四个人唱卫兵,《活葬圆圆红》有一幕戏,沈一蛾唱军官坐在太师椅上,他们四个卫兵站在后面,前头是一个小生,赵宝山,也是唱滑稽的名角,每天晚上练功、学、学得太累,学到天亮想睡觉,到台上也睡着了。来啊,沈一蛾喊来啊,他们四个人台上打呼噜,这是他平生教训,下来,四个人。从前唱戏有大仙菩萨,到大仙菩萨面前跪,因为犯规了。于是开始用功,一件事成功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有一番经历,在他看来,唱戏是要下苦功的。

龚一飞方言说得特别好,一般人总认为这是他天生的,语言能力强,却不知原先的他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学方言,当时的龚一飞差不多每两三个月换一个保姆,凭着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积累,和做事要下苦功的信念,才成就了他。因而能够说,他的方言是硬学出来的。他乡谈没,就是方言,滑稽戏的根本就是方言,要说宁波话、江北话、浦东话、崇明话、南京话、无锡话,他一样都不会说,那该怎么办,他想出来,用保姆,他学宁波话,就用宁波保姆,从前说用娘姨,实际上叫保姆。保姆和他说,饭吃好了,吃好了。最近忙吗,特别忙。一天到晚和她学,三个月下来,宁波话会了,回头保姆生意。第二个保姆江北人,诸如此类,他大概用过六个保姆。龚一飞的学生很多,他也告诉他的学生,你们学戏要吃得起苦,耐得起劳,要有下本钱的本事。

虽然是唱滑稽的,他的戏里却没有夸张的动作等,但他总会以对人物的深入体验,给予角色新的生命,他认为有了个性的人物才是活的,才能出噱头,使观众有发自内心的笑声,正因为如此,看他的戏总会让人感到过瘾,对他塑造的人物印象也非常深刻。他认为滑稽戏不噱,就不叫滑稽戏,但滑稽戏要噱在道理上、人物性格上,要有个性,合乎性格及情理,重点要塑造个性,刻画人物。

龚一飞的爱好是搓麻将,他真正演出了,就戒掉了。因为他觉得耗费精力,他真正的爱好是打弹子,他喜欢叫斯诺克。他和他的太太就是打弹子认识的,他太太是弹子房的麦克,就是加分数的。

没看过

龚一飞,滑稽界老前辈,有名滑稽演员、笑匠、名家及滑稽大师。在《海上第一家》中扮演县太爷。当时的‘筱龚张’三股档很火,分别为筱咪咪、龚一飞、和张醉地。

看过滑稽戏《多情的小和尚》的观众都知道,他在剧中扮演老和尚,并且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幼时的龚一飞自身的条件并不好,他曾自言自己幼时不太喜欢唱戏的,“笨头笨脑”的,到十七岁了,开始嘴里哼哼唱唱,倒有点欢喜了。而当时想进戏曲界的门也不是简单的,唱什么呢,他就写了三张卷纸,评弹、滑稽、京剧,因为这三样是他比较爱好的。其实,他最爱好的是京剧,摸到一个卷纸不是京剧是滑稽,唱滑稽了,于是就拜先生,先生是程笑飞。唱滑稽有困难,他有三大缺点:第一,他嘴唇皮比别人厚,第二,他舌头下的一根经比别人长,舌头翻转不太行,第三,字眼咬不准,就专门去学这个东西,下苦功去学,走在路上也说,家里也说,走在马路人家当他神经病,这个人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在学,学字眼,总算四年下来,字眼个个咬准。

从最初的拜师学艺到第一次走进电台唱戏,第一次登台演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到后来的滑稽知名演员,龚一飞在滑稽道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他一直牢记着这样一条道理,做什么事都要用心,下苦功夫去做 。师傅并没有教他这个道理 ,是舅母的一番话点醒了当初还是懵懵懂懂的龚一飞。

龚一飞曾说,自己这个唱是全世界最最蹩脚,他刚刚唱戏、上电台,他记得大概唱一个《绍兴小姐》,学他的先生,程笑飞唱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唱了,“上海本是繁华城,白相的地方混沌沌。唱了,他家里听,刚刚开始唱不了,声音比较难听,吓得他家母亲,舅妈、他的表哥,说谁在唱。他的小名叫高洪根,他姓高,唱得一家人全都跪下来,谢谢叫他不要唱了。他回来问舅妈,自己唱得如何,他舅妈开口就给他当头一棒,说:你可以唱戏,你太平一点,唱得来我们全跪下来,唱到胡子白,也唱不红。龚一飞听后,心想我唱戏唱不好,于是就下狠心,从这一天开始,一本正经真正唱戏, 不但要唱电台,以后逐渐用功。

那时舞台,第一个用他的是杨天笑,龚一飞在他团里唱,他唱《活葬圆圆红》,里面有个老先生唱军官,叫沈一蛾,他们有四个人唱卫兵,《活葬圆圆红》有一幕戏,沈一蛾唱军官坐在太师椅上,他们四个卫兵站在后面,前头是一个小生,赵宝山,也是唱滑稽的名角,每天晚上练功、学、学得太累,学到天亮想睡觉,到台上也睡着了。来啊,沈一蛾喊来啊,他们四个人台上打呼噜,这是他平生教训,下来,四个人。从前唱戏有大仙菩萨,到大仙菩萨面前跪,因为犯规了。于是开始用功,一件事成功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有一番经历,在他看来,唱戏是要下苦功的。

龚一飞方言说得特别好,一般人总认为这是他天生的,语言能力强,却不知原先的他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学方言,当时的龚一飞差不多每两三个月换一个保姆,凭着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积累,和做事要下苦功的信念,才成就了他。因而能够说,他的方言是硬学出来的。他乡谈没,就是方言,滑稽戏的根本就是方言,要说宁波话、江北话、浦东话、崇明话、南京话、无锡话,他一样都不会说,那该怎么办,他想出来,用保姆,他学宁波话,就用宁波保姆,从前说用娘姨,实际上叫保姆。保姆和他说,饭吃好了,吃好了。最近忙吗,特别忙。一天到晚和她学,三个月下来,宁波话会了,回头保姆生意。第二个保姆江北人,诸如此类,他大概用过六个保姆。龚一飞的学生很多,他也告诉他的学生,你们学戏要吃得起苦,耐得起劳,要有下本钱的本事。

虽然是唱滑稽的,他的戏里却没有夸张的动作等,但他总会以对人物的深入体验,给予角色新的生命,他认为有了个性的人物才是活的,才能出噱头,使观众有发自内心的笑声,正因为如此,看他的戏总会让人感到过瘾,对他塑造的人物印象也非常深刻。他认为滑稽戏不噱,就不叫滑稽戏,但滑稽戏要噱在道理上、人物性格上,要有个性,合乎性格及情理,重点要塑造个性,刻画人物。

龚一飞的爱好是搓麻将,他真正演出了,就戒掉了。因为他觉得耗费精力,他真正的爱好是打弹子,他喜欢叫斯诺克。他和他的太太就是打弹子认识的,他太太是弹子房的麦克,就是加分数的。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一不留神会暴露年龄的,哈哈

龚一飞,滑稽界老前辈,有名滑稽演员、笑匠、名家及滑稽大师。在《海上第一家》中扮演县太爷。当时的‘筱龚张’三股档很火,分别为筱咪咪、龚一飞、和张醉地。

看过滑稽戏《多情的小和尚》的观众都知道,他在剧中扮演老和尚,并且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幼时的龚一飞自身的条件并不好,他曾自言自己幼时不太喜欢唱戏的,“笨头笨脑”的,到十七岁了,开始嘴里哼哼唱唱,倒有点欢喜了。而当时想进戏曲界的门也不是简单的,唱什么呢,他就写了三张卷纸,评弹、滑稽、京剧,因为这三样是他比较爱好的。其实,他最爱好的是京剧,摸到一个卷纸不是京剧是滑稽,唱滑稽了,于是就拜先生,先生是程笑飞。唱滑稽有困难,他有三大缺点:第一,他嘴唇皮比别人厚,第二,他舌头下的一根经比别人长,舌头翻转不太行,第三,字眼咬不准,就专门去学这个东西,下苦功去学,走在路上也说,家里也说,走在马路人家当他神经病,这个人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在学,学字眼,总算四年下来,字眼个个咬准。

从最初的拜师学艺到第一次走进电台唱戏,第一次登台演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到后来的滑稽知名演员,龚一飞在滑稽道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他一直牢记着这样一条道理,做什么事都要用心,下苦功夫去做 。师傅并没有教他这个道理 ,是舅母的一番话点醒了当初还是懵懵懂懂的龚一飞。

龚一飞曾说,自己这个唱是全世界最最蹩脚,他刚刚唱戏、上电台,他记得大概唱一个《绍兴小姐》,学他的先生,程笑飞唱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唱了,“上海本是繁华城,白相的地方混沌沌。唱了,他家里听,刚刚开始唱不了,声音比较难听,吓得他家母亲,舅妈、他的表哥,说谁在唱。他的小名叫高洪根,他姓高,唱得一家人全都跪下来,谢谢叫他不要唱了。他回来问舅妈,自己唱得如何,他舅妈开口就给他当头一棒,说:你可以唱戏,你太平一点,唱得来我们全跪下来,唱到胡子白,也唱不红。龚一飞听后,心想我唱戏唱不好,于是就下狠心,从这一天开始,一本正经真正唱戏, 不但要唱电台,以后逐渐用功。

那时舞台,第一个用他的是杨天笑,龚一飞在他团里唱,他唱《活葬圆圆红》,里面有个老先生唱军官,叫沈一蛾,他们有四个人唱卫兵,《活葬圆圆红》有一幕戏,沈一蛾唱军官坐在太师椅上,他们四个卫兵站在后面,前头是一个小生,赵宝山,也是唱滑稽的名角,每天晚上练功、学、学得太累,学到天亮想睡觉,到台上也睡着了。来啊,沈一蛾喊来啊,他们四个人台上打呼噜,这是他平生教训,下来,四个人。从前唱戏有大仙菩萨,到大仙菩萨面前跪,因为犯规了。于是开始用功,一件事成功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有一番经历,在他看来,唱戏是要下苦功的。

龚一飞方言说得特别好,一般人总认为这是他天生的,语言能力强,却不知原先的他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学方言,当时的龚一飞差不多每两三个月换一个保姆,凭着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积累,和做事要下苦功的信念,才成就了他。因而能够说,他的方言是硬学出来的。他乡谈没,就是方言,滑稽戏的根本就是方言,要说宁波话、江北话、浦东话、崇明话、南京话、无锡话,他一样都不会说,那该怎么办,他想出来,用保姆,他学宁波话,就用宁波保姆,从前说用娘姨,实际上叫保姆。保姆和他说,饭吃好了,吃好了。最近忙吗,特别忙。一天到晚和她学,三个月下来,宁波话会了,回头保姆生意。第二个保姆江北人,诸如此类,他大概用过六个保姆。龚一飞的学生很多,他也告诉他的学生,你们学戏要吃得起苦,耐得起劳,要有下本钱的本事。

虽然是唱滑稽的,他的戏里却没有夸张的动作等,但他总会以对人物的深入体验,给予角色新的生命,他认为有了个性的人物才是活的,才能出噱头,使观众有发自内心的笑声,正因为如此,看他的戏总会让人感到过瘾,对他塑造的人物印象也非常深刻。他认为滑稽戏不噱,就不叫滑稽戏,但滑稽戏要噱在道理上、人物性格上,要有个性,合乎性格及情理,重点要塑造个性,刻画人物。

龚一飞的爱好是搓麻将,他真正演出了,就戒掉了。因为他觉得耗费精力,他真正的爱好是打弹子,他喜欢叫斯诺克。他和他的太太就是打弹子认识的,他太太是弹子房的麦克,就是加分数的。

谁说一个人甘愿做和尚,吃斋念佛,虚竹也不是,有美女相伴而且还是位美丽的公主。虚竹只不过是一生下来就在少林寺,做和尚并不是他是自己的选择,虚竹是少林方丈玄慈和叶二娘的私生子,是仇家萧远山抢来放在少林寺,让玄慈相识而不能相认。准确讲是仇人萧远山让他做小和尚的。

虚竹从小生活在少林寺,吃斋念佛,自己也以为本来就是做和尚的命,受的教育也是佛道,生性善良,正因为虚竹的善良改变了人生。

故事的变化虚竹是第一次下山,本来是普通的送个信,却误打误撞打开珍珑棋局。从此有了开挂人生,先是被逼着得到了无崖子七十余年的功力,还被逼着当上了逍遥派的掌门。又因为善心救了天山童姥,还得到了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的功力,还是因为善心破除生死符,彻底收伏了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当上了灵鹫宫的主人,统领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而且还主要是糊里糊涂地和梦姑破了色戒,居然还是个西夏公主。

虚竹的故事,金庸先生告诉我们的是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命运或许会改变,好远或许就在前面。至于是不是做和尚或者做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取名庸者为记念金庸先生,欢迎加关注,更多金庸小说题解尽在其中。

龚一飞,滑稽界老前辈,有名滑稽演员、笑匠、名家及滑稽大师。在《海上第一家》中扮演县太爷。当时的‘筱龚张’三股档很火,分别为筱咪咪、龚一飞、和张醉地。

看过滑稽戏《多情的小和尚》的观众都知道,他在剧中扮演老和尚,并且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幼时的龚一飞自身的条件并不好,他曾自言自己幼时不太喜欢唱戏的,“笨头笨脑”的,到十七岁了,开始嘴里哼哼唱唱,倒有点欢喜了。而当时想进戏曲界的门也不是简单的,唱什么呢,他就写了三张卷纸,评弹、滑稽、京剧,因为这三样是他比较爱好的。其实,他最爱好的是京剧,摸到一个卷纸不是京剧是滑稽,唱滑稽了,于是就拜先生,先生是程笑飞。唱滑稽有困难,他有三大缺点:第一,他嘴唇皮比别人厚,第二,他舌头下的一根经比别人长,舌头翻转不太行,第三,字眼咬不准,就专门去学这个东西,下苦功去学,走在路上也说,家里也说,走在马路人家当他神经病,这个人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在学,学字眼,总算四年下来,字眼个个咬准。

从最初的拜师学艺到第一次走进电台唱戏,第一次登台演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到后来的滑稽知名演员,龚一飞在滑稽道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他一直牢记着这样一条道理,做什么事都要用心,下苦功夫去做 。师傅并没有教他这个道理 ,是舅母的一番话点醒了当初还是懵懵懂懂的龚一飞。

龚一飞曾说,自己这个唱是全世界最最蹩脚,他刚刚唱戏、上电台,他记得大概唱一个《绍兴小姐》,学他的先生,程笑飞唱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唱了,“上海本是繁华城,白相的地方混沌沌。唱了,他家里听,刚刚开始唱不了,声音比较难听,吓得他家母亲,舅妈、他的表哥,说谁在唱。他的小名叫高洪根,他姓高,唱得一家人全都跪下来,谢谢叫他不要唱了。他回来问舅妈,自己唱得如何,他舅妈开口就给他当头一棒,说:你可以唱戏,你太平一点,唱得来我们全跪下来,唱到胡子白,也唱不红。龚一飞听后,心想我唱戏唱不好,于是就下狠心,从这一天开始,一本正经真正唱戏, 不但要唱电台,以后逐渐用功。

那时舞台,第一个用他的是杨天笑,龚一飞在他团里唱,他唱《活葬圆圆红》,里面有个老先生唱军官,叫沈一蛾,他们有四个人唱卫兵,《活葬圆圆红》有一幕戏,沈一蛾唱军官坐在太师椅上,他们四个卫兵站在后面,前头是一个小生,赵宝山,也是唱滑稽的名角,每天晚上练功、学、学得太累,学到天亮想睡觉,到台上也睡着了。来啊,沈一蛾喊来啊,他们四个人台上打呼噜,这是他平生教训,下来,四个人。从前唱戏有大仙菩萨,到大仙菩萨面前跪,因为犯规了。于是开始用功,一件事成功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有一番经历,在他看来,唱戏是要下苦功的。

龚一飞方言说得特别好,一般人总认为这是他天生的,语言能力强,却不知原先的他对此一窍不通。为了学方言,当时的龚一飞差不多每两三个月换一个保姆,凭着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积累,和做事要下苦功的信念,才成就了他。因而能够说,他的方言是硬学出来的。他乡谈没,就是方言,滑稽戏的根本就是方言,要说宁波话、江北话、浦东话、崇明话、南京话、无锡话,他一样都不会说,那该怎么办,他想出来,用保姆,他学宁波话,就用宁波保姆,从前说用娘姨,实际上叫保姆。保姆和他说,饭吃好了,吃好了。最近忙吗,特别忙。一天到晚和她学,三个月下来,宁波话会了,回头保姆生意。第二个保姆江北人,诸如此类,他大概用过六个保姆。龚一飞的学生很多,他也告诉他的学生,你们学戏要吃得起苦,耐得起劳,要有下本钱的本事。

虽然是唱滑稽的,他的戏里却没有夸张的动作等,但他总会以对人物的深入体验,给予角色新的生命,他认为有了个性的人物才是活的,才能出噱头,使观众有发自内心的笑声,正因为如此,看他的戏总会让人感到过瘾,对他塑造的人物印象也非常深刻。他认为滑稽戏不噱,就不叫滑稽戏,但滑稽戏要噱在道理上、人物性格上,要有个性,合乎性格及情理,重点要塑造个性,刻画人物。

龚一飞的爱好是搓麻将,他真正演出了,就戒掉了。因为他觉得耗费精力,他真正的爱好是打弹子,他喜欢叫斯诺克。他和他的太太就是打弹子认识的,他太太是弹子房的麦克,就是加分数的。

我觉得《西游记》当中最风流多情的应该算是奎木狼吧。奎木狼和小仙女的情缘在原著和86版的电视剧《西游记》里面没有详细地描述。不过,张纪中版的《西游记》对奎木狼和小仙女的爱情故事进行了比较细致的刻画。

在张纪中版的《西游记》里面,奎木狼也就是黄袍怪是一个痴情的人。他在天上和披香殿小仙女相爱,为了能够和小仙女在一起,两个人约定下凡。小仙女下界变成了宝象国三公主,奎木狼不忘前情,也随着下界。在离宝象国不远的碗子山波月洞做了妖怪。

他按照约定把公主带到了自己的妖洞。尽管公主忘了他们的前世,把他当作妖怪,但是,黄袍怪还是很爱公主。他给她找来各种各样的好东西,不愿意她受一点委屈。

公主身体不好,奎木狼经常把自己的内丹吐出来给公主治病。后来,公主私自放走了唐僧、沙和尚,奎木狼也没有责怪公主。当奎木狼在空中和孙悟空、猪八戒打仗的时候,三公主站在门口,只叫了他一声,他立刻就不打了,飞下来问公主有什么事。可见,公主在他的心里有多么重要。

可惜,后来,他们的孩子被孙悟空摔死,奎木狼也被自己的上司抓回了天庭。明白真相的公主只好回到皇宫里去了。看《西游记》的时候,有两处觉得最遗憾,一个是唐僧没有留在女儿国,一个是奎木狼没能和小仙女长相厮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50406/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