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以后人类会进化成什么样子(一万年后人类会进化成什么样子)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珠穆朗玛峰"个子"比现在还高,全球水体的重新分布使某些地区变沙漠而某些低洼地带被淹没,大环境的变化也将深远地影响人类的生存。

目前的地球与一万多年前的地球区别不是很大,但根据人类活动,1.3万年前人类到达了美洲大陆(现今美洲发现的最古老人类脚印,就是1.3万年前,没有几十万年的古人类化石),至少说明那时候的地球气候比现在寒冷的多,地球各处岩石和地层也显示了这种状况。地球因为内部物质的运动和地球自转并不大一致,使得陆地板块不停地运动,珠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脉就是这样形成,而欧亚大陆和印度洋板块还在持续地挤压,喜马拉雅山脉未来可能更高。

人类活动对全球淡水水体的分布影响也比较大,大江大河上都会建设大型水电站,而这会聚集大量水,造成淡水水体的分布发生变化,气候变暖等因素导致陆地冰川融化,进一步增强了这种变化,目前海水正在以很缓慢的速度上升,不过即便全部冰川融化,地球海洋也只会上升百十米,同时也会引起全球范围气候带的分布发生变化,虽然不用担心陆地上完全没有水了,但是也是进一步加深水体的分布,一些地方未来必然会变得不大适合人类居住。

这些不是猜测,而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不过变化很缓慢,文中提到的也是很小一部分的变化。一万年虽然可能不至于全球都沧海桑田,但局部的较大幅度变化是注定会发生的。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珠穆朗玛峰"个子"比现在还高,全球水体的重新分布使某些地区变沙漠而某些低洼地带被淹没,大环境的变化也将深远地影响人类的生存。

目前的地球与一万多年前的地球区别不是很大,但根据人类活动,1.3万年前人类到达了美洲大陆(现今美洲发现的最古老人类脚印,就是1.3万年前,没有几十万年的古人类化石),至少说明那时候的地球气候比现在寒冷的多,地球各处岩石和地层也显示了这种状况。地球因为内部物质的运动和地球自转并不大一致,使得陆地板块不停地运动,珠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脉就是这样形成,而欧亚大陆和印度洋板块还在持续地挤压,喜马拉雅山脉未来可能更高。

人类活动对全球淡水水体的分布影响也比较大,大江大河上都会建设大型水电站,而这会聚集大量水,造成淡水水体的分布发生变化,气候变暖等因素导致陆地冰川融化,进一步增强了这种变化,目前海水正在以很缓慢的速度上升,不过即便全部冰川融化,地球海洋也只会上升百十米,同时也会引起全球范围气候带的分布发生变化,虽然不用担心陆地上完全没有水了,但是也是进一步加深水体的分布,一些地方未来必然会变得不大适合人类居住。

这些不是猜测,而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不过变化很缓慢,文中提到的也是很小一部分的变化。一万年虽然可能不至于全球都沧海桑田,但局部的较大幅度变化是注定会发生的。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下一万年喜雨、一万年丰收,下一万年孬雨、孬人没有了,孬雨淹孬人、好人都成神、但愿都成神、可别做孬人。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珠穆朗玛峰"个子"比现在还高,全球水体的重新分布使某些地区变沙漠而某些低洼地带被淹没,大环境的变化也将深远地影响人类的生存。

目前的地球与一万多年前的地球区别不是很大,但根据人类活动,1.3万年前人类到达了美洲大陆(现今美洲发现的最古老人类脚印,就是1.3万年前,没有几十万年的古人类化石),至少说明那时候的地球气候比现在寒冷的多,地球各处岩石和地层也显示了这种状况。地球因为内部物质的运动和地球自转并不大一致,使得陆地板块不停地运动,珠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脉就是这样形成,而欧亚大陆和印度洋板块还在持续地挤压,喜马拉雅山脉未来可能更高。

人类活动对全球淡水水体的分布影响也比较大,大江大河上都会建设大型水电站,而这会聚集大量水,造成淡水水体的分布发生变化,气候变暖等因素导致陆地冰川融化,进一步增强了这种变化,目前海水正在以很缓慢的速度上升,不过即便全部冰川融化,地球海洋也只会上升百十米,同时也会引起全球范围气候带的分布发生变化,虽然不用担心陆地上完全没有水了,但是也是进一步加深水体的分布,一些地方未来必然会变得不大适合人类居住。

这些不是猜测,而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不过变化很缓慢,文中提到的也是很小一部分的变化。一万年虽然可能不至于全球都沧海桑田,但局部的较大幅度变化是注定会发生的。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下一万年喜雨、一万年丰收,下一万年孬雨、孬人没有了,孬雨淹孬人、好人都成神、但愿都成神、可别做孬人。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未来必将向太阳系以为的星际空间出发,现在人类都已经到了月球,以后的以后回到更远的星系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万年后人类继续统治地球。

男人继续统治世界,男人聪明,彪悍,帅气;

克隆所有女人都是大长腿美女。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珠穆朗玛峰"个子"比现在还高,全球水体的重新分布使某些地区变沙漠而某些低洼地带被淹没,大环境的变化也将深远地影响人类的生存。

目前的地球与一万多年前的地球区别不是很大,但根据人类活动,1.3万年前人类到达了美洲大陆(现今美洲发现的最古老人类脚印,就是1.3万年前,没有几十万年的古人类化石),至少说明那时候的地球气候比现在寒冷的多,地球各处岩石和地层也显示了这种状况。地球因为内部物质的运动和地球自转并不大一致,使得陆地板块不停地运动,珠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脉就是这样形成,而欧亚大陆和印度洋板块还在持续地挤压,喜马拉雅山脉未来可能更高。

人类活动对全球淡水水体的分布影响也比较大,大江大河上都会建设大型水电站,而这会聚集大量水,造成淡水水体的分布发生变化,气候变暖等因素导致陆地冰川融化,进一步增强了这种变化,目前海水正在以很缓慢的速度上升,不过即便全部冰川融化,地球海洋也只会上升百十米,同时也会引起全球范围气候带的分布发生变化,虽然不用担心陆地上完全没有水了,但是也是进一步加深水体的分布,一些地方未来必然会变得不大适合人类居住。

这些不是猜测,而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不过变化很缓慢,文中提到的也是很小一部分的变化。一万年虽然可能不至于全球都沧海桑田,但局部的较大幅度变化是注定会发生的。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下一万年喜雨、一万年丰收,下一万年孬雨、孬人没有了,孬雨淹孬人、好人都成神、但愿都成神、可别做孬人。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未来必将向太阳系以为的星际空间出发,现在人类都已经到了月球,以后的以后回到更远的星系

人类存在上万年,肯定会有新的面貌和身体上的进化,因为人类过去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人类的体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在未来一万年间,人类不会发生重大的体貌变化。

首先,我们人类在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体貌上的变化。这方面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现代人都可以追溯到史前非洲。而非洲黑人从10万年前到1万多年前陆续从非洲扩散到世界各个大陆,征服和取代了各地的本地人种,在这个过程中,迁徙来的非洲人基本上褪去了身体的黑色,也改变了其他相貌特征,演变成具有适合当地环境的人种的特征,比如在北欧人们肤色非常白,个字很高,而中国则成为黄色人种的天下。可以说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外观已经看不出一点非洲人的特征了,尽管应用遗传学的证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今天的欧洲人或中国人都是来自非洲。应用遗传学证据我们也可以看到,用不了1万年(有的说法是6千年),人体的肤色就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所以,变化是一定的。但在未来一万年人类的外观变化可能不会像过去几万年从非洲人形态变成目前本地人形态那么巨大。原因在于,在上古(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所以非洲人变成现代中国人,都是发生在有文明之前,这不改变中华文化的正宗性),人类的生存方式不外乎是狩猎、采集和早期简单的靠天吃饭的农业,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身体与自然界的接触非常大,因而适应自然条件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必须,这种适应也包括体貌上的适应(如北欧人很白是与当地日照有关的),但今天,现代化的设备已经让绝大多数人不需要被动适应自然条件了,而另一方面则恰恰可以让人们解放出来从事运动和野营等能维持身体强壮的主动适应自然的手段,这就让我们的体貌发展呈现更加丰富的多元性,所以未来一万年人们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至尊宝曾对紫霞说:爱你一万年。不知道看哭了多少人。但延展来看,一万年真的很长,长到什么地步呢?

长到整个世界还没有成熟的文明、长到世界上还没有国家的概念、长到文字还没有出现、长到是中华文明历史时间乘以二。真的是长的相当可怕,所以在那个时候,是没有国家的相关概念的,主要通行的应是氏族和地域相关的概念。

在一万年前,中国进入新石器时代,生产力大幅度上升。我们来看一下权威的论述:

中国的新石器时代是原始社会氏族公社制由全盛到衰落的一个历史阶段。它以农耕和畜牧的出现为划时代的标志,表明已由依赖自然的采集渔猎经济跃进到改造自然的生产经济。磨制石器、制陶和纺织的出现,也是这一时代的基本特征。因而,新石器时代在中国历史上是古代经济、文化向前发展的新起点。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中国已经具备孕育并发展社会文明的基本条件,也为华夏的起源和中华民族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我是萌之帆,热爱文化的的小青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50417/
 推荐视频

科塔工厂 第三季

Ahsaas Channa   吉滕德拉·库马尔   Mayur More   蒂洛塔玛·索姆

家族荣耀之继承者 普通话

佘诗曼 林峯 罗子溢 罗嘉良 许绍雄 黄浩然 余安安 张凤妮 陈静 梁靖琪 陈滢 王敏奕

BLOODY ESCAPE -地狱的逃生作战-

小野友树   上田丽奈   齐藤壮马   内田雄马   雪野五月   仓田雅世   福山润   置鲇龙太郎   中谷一博   大桥彩香   高桥李依   长绳麻理亚   速水奖   三木真一郎   日高里菜   山寺宏一

瑞镇食堂2

李瑞镇 郑有美 朴叙俊 崔宇植 高旻示

命运之夜——天之杯Ⅰ:恶兆之花 劇場版

杉山纪彰 下屋则子 神谷浩史 川澄绫子 植田佳奈 伊藤美纪 中田让治 津嘉山正种 真殿光昭 小山力也 神奈延年 关智一 浅川悠 三木真一郎 田中敦子 诹访部顺一 门胁舞以 稻田彻

不2022

丹尼尔·卡卢亚 柯柯·帕尔莫 布兰登·佩利亚 迈克尔·维克特 史蒂文·延 瑞安·施密特 凯斯·大卫 德文·格拉耶 泰瑞·诺塔里 芭比·费雷拉 唐娜·米尔斯 奥兹·珀金斯 埃迪·杰米森 雅各布·金 索菲娅·柯多 珍妮弗·拉弗勒 安德鲁·帕特里克·拉斯顿 阿莱克斯·海德-怀特 阿曼达·琼斯 埃文·沙夫兰

出位江湖粤语

江欣燕 白彪 郭晋安 陶大宇 陈佩珊 黎芷珊 蔡国权 博君 陈珮珊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