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可以堕落到什么程度(女人极端是因为什么)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见过最堕落的女生就是我外甥女!今年28岁,结过四次婚离了四次婚,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包,开着宝马X5,到处旅游,也不上班!男朋友换得比换衣服还快,她回家我堂姐和堂姐夫都不待见她,而村里也是对我堂姐夫和堂姐说三道四的,堂姐夫和堂姐都抬不起头。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见过最堕落的女生就是我外甥女!今年28岁,结过四次婚离了四次婚,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包,开着宝马X5,到处旅游,也不上班!男朋友换得比换衣服还快,她回家我堂姐和堂姐夫都不待见她,而村里也是对我堂姐夫和堂姐说三道四的,堂姐夫和堂姐都抬不起头。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马婊,白××,××露这样的,全国各地太多太多了,去年一年全国830万家庭离婚,女人提出的占75%以上(最高法大数据),几乎2个多结婚的就有1个离婚的,大多都是先出轨,找好下家,再提离婚,这还不堕落吗?……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见过最堕落的女生就是我外甥女!今年28岁,结过四次婚离了四次婚,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包,开着宝马X5,到处旅游,也不上班!男朋友换得比换衣服还快,她回家我堂姐和堂姐夫都不待见她,而村里也是对我堂姐夫和堂姐说三道四的,堂姐夫和堂姐都抬不起头。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马婊,白××,××露这样的,全国各地太多太多了,去年一年全国830万家庭离婚,女人提出的占75%以上(最高法大数据),几乎2个多结婚的就有1个离婚的,大多都是先出轨,找好下家,再提离婚,这还不堕落吗?……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王菲,张柏芝,范冰冰。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见过最堕落的女生就是我外甥女!今年28岁,结过四次婚离了四次婚,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包,开着宝马X5,到处旅游,也不上班!男朋友换得比换衣服还快,她回家我堂姐和堂姐夫都不待见她,而村里也是对我堂姐夫和堂姐说三道四的,堂姐夫和堂姐都抬不起头。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马婊,白××,××露这样的,全国各地太多太多了,去年一年全国830万家庭离婚,女人提出的占75%以上(最高法大数据),几乎2个多结婚的就有1个离婚的,大多都是先出轨,找好下家,再提离婚,这还不堕落吗?……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王菲,张柏芝,范冰冰。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女孩不会玩!男孩当然去救!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见过最堕落的女生就是我外甥女!今年28岁,结过四次婚离了四次婚,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包,开着宝马X5,到处旅游,也不上班!男朋友换得比换衣服还快,她回家我堂姐和堂姐夫都不待见她,而村里也是对我堂姐夫和堂姐说三道四的,堂姐夫和堂姐都抬不起头。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马婊,白××,××露这样的,全国各地太多太多了,去年一年全国830万家庭离婚,女人提出的占75%以上(最高法大数据),几乎2个多结婚的就有1个离婚的,大多都是先出轨,找好下家,再提离婚,这还不堕落吗?……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王菲,张柏芝,范冰冰。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女孩不会玩!男孩当然去救!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见过最堕落的女生就是我外甥女!今年28岁,结过四次婚离了四次婚,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包,开着宝马X5,到处旅游,也不上班!男朋友换得比换衣服还快,她回家我堂姐和堂姐夫都不待见她,而村里也是对我堂姐夫和堂姐说三道四的,堂姐夫和堂姐都抬不起头。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马婊,白××,××露这样的,全国各地太多太多了,去年一年全国830万家庭离婚,女人提出的占75%以上(最高法大数据),几乎2个多结婚的就有1个离婚的,大多都是先出轨,找好下家,再提离婚,这还不堕落吗?……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王菲,张柏芝,范冰冰。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女孩不会玩!男孩当然去救!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如果一个社会堕落了,那这个社会的男人女人都在其中,互为因果,也同是社会堕落的表象。所以说女人是一个国家的风向标,没有问题。但如俞敏洪之言,说女性堕落导致社会堕落则是归因错误,倒果为因,大大有问题。整个社会的堕落,究其根本,需要负责的只是掌握喉舌和权柄的部分精英以及他们所制定的某些法条制度,无分男女。而芸芸大众,亦无分男女,趋利避害而已。至于俞敏洪的演讲,其妇女堕落导致社会堕落的雷人之语,不过是为了佐证观点而抛出的一个似是而非的论据,他在乎的是情绪煽动的效果,并不会进行严谨的逻辑推导(真要严谨推导就会发现根本就是逻辑不通),只在你乍一听到觉得很有力量、很有道理,然后急忙掏钱就达到目的了,也包括他原先讲过的他母亲、他女儿对他的教育事例,也许确有其事,也许根本是杜撰,有什么区别呢,拿来佐证他某些论点而已。如果真如俞敏洪所言,一个社会堕落了,该反思的又岂止是女人,男人又岂在事外?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其实堕落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男性也是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不管好与坏,都没有一个绝对的底线,一个人的好,没有底线,一个人的坏,也同样没有底线。如果说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也不太好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 她做不到的,或许这句话就是一个最好的回答吧。

女人堕落,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外部环境的问题,首先说自身的问题,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不同,她的内心当中,美与丑的定位也不一样,或许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随根儿,有的女人在家庭教育上,就属于延续了家族的风气,如果这个家族都堕落了,她的子女可能也有堕落的基因,所以在一个人的教育问题上,一个家族的风气是很主要的,为什么有些人找对象都要看家庭,原因就在这里,一个家庭的风气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有的家庭当中成员有离婚的,那么往往都不是一个,而是几个孩子很多都离婚。

女人堕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外部环境。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会改变这一个人,这也算是适者生存的一个表现吧,比如说一个女人在一些色情场所上班,如KTV夜总会等等,长期接触一些下三滥的人,慢慢的她也会被感化,开始堕落。

总之一个人堕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别的不多讲了,但愿都能做一个好女人吧。

个人观点欢迎评论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见过最堕落的女生就是我外甥女!今年28岁,结过四次婚离了四次婚,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名牌包包,开着宝马X5,到处旅游,也不上班!男朋友换得比换衣服还快,她回家我堂姐和堂姐夫都不待见她,而村里也是对我堂姐夫和堂姐说三道四的,堂姐夫和堂姐都抬不起头。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马婊,白××,××露这样的,全国各地太多太多了,去年一年全国830万家庭离婚,女人提出的占75%以上(最高法大数据),几乎2个多结婚的就有1个离婚的,大多都是先出轨,找好下家,再提离婚,这还不堕落吗?……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王菲,张柏芝,范冰冰。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女孩不会玩!男孩当然去救!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如果一个社会堕落了,那这个社会的男人女人都在其中,互为因果,也同是社会堕落的表象。所以说女人是一个国家的风向标,没有问题。但如俞敏洪之言,说女性堕落导致社会堕落则是归因错误,倒果为因,大大有问题。整个社会的堕落,究其根本,需要负责的只是掌握喉舌和权柄的部分精英以及他们所制定的某些法条制度,无分男女。而芸芸大众,亦无分男女,趋利避害而已。至于俞敏洪的演讲,其妇女堕落导致社会堕落的雷人之语,不过是为了佐证观点而抛出的一个似是而非的论据,他在乎的是情绪煽动的效果,并不会进行严谨的逻辑推导(真要严谨推导就会发现根本就是逻辑不通),只在你乍一听到觉得很有力量、很有道理,然后急忙掏钱就达到目的了,也包括他原先讲过的他母亲、他女儿对他的教育事例,也许确有其事,也许根本是杜撰,有什么区别呢,拿来佐证他某些论点而已。如果真如俞敏洪所言,一个社会堕落了,该反思的又岂止是女人,男人又岂在事外?

一个女人能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遇到小A之前,我对一个人可以堕落成什么样,是没有概念的。直到接受了一个涉毒人员心理矫正的任务后,对人的堕落才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面对小A时,她不说年龄,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左右,当她说她已经五十二岁时,我才感觉到,化了妆的女人,看不出实际的年龄来。风韵犹存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她没有固定的职业,但是看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可以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缺钱。

因为溜冰且有立功表现,愿意接受心理矫正,才转入到社区矫正这边。

小A很谨慎,问题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溜了一次冰,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不搞了等等说一大堆,弄的比你还了解毒品的危害一样。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看到她警惕性很强,基本上我都不说她的事。只告诉她:“我们也特么没办法,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配合着,把几次咨询完成,你过你的生活,我挣我们钱。”

前两次咨询,我都在编一个我过去的生活。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哪是上学,都是混了。除了打架,就是玩女人,我们班有四大美女,兄弟们都历练过。谁玩不是个玩,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

我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玩女人的混混,满嘴的都是对人生的不在乎和痞子态度。

“看你人也不错,也编瞎话来忽悠我。”小A的社会经验很丰富,能感到是我在编瞎话骗她。

“艹!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过,我会今天做这个工作,人有时候突然就改变了,说不清楚。”

听到我这么说,小A绷紧的嘴角舒缓了下来。我又加把劲:“人生就是很奇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我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聊天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特么我们刚好三回,握个手。”

小A笑着把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我顺势就说:“我给美女看看手相!”

“呦,乖乖,还美女哦。”她也不把手往回抽,和我调侃。

“握住美女手,就像回到十八九。”我把她的手掌摊开,很仔细的看着。

“美女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喜欢记录心情。看你的手相,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生,是个才女才对。你的爸妈关系不好,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你小的时候过的不是很好。。。唉,你很可怜啊!”

小A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哭了一会:“我是喜欢写东西,心情不好就会写点东西……”

话匣子打开了,接下来的几次咨询对小A的成长过程有了很多的了解。

在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去世后,就只有爷爷带着她。爸爸另外结婚了,就管不上她了,也懒得管她。

八九岁的时候,她就感到有时候睡到夜里时不对劲,醒过来发现是爷爷在自己身上磨蹭,还会有黏黏糊糊的东西留在她肚皮上。

小A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出声。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爷爷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反抗啊。爷爷就打我,说不养我了。后来爷爷又给我买好吃的哄我,就这样一会吓唬我,打我,一会又哄我的,五年级的时候就让爷爷得逞了。

上初中时候认识了男朋友,是个混混,跟着他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后来有了一个孩子,也不跟着自己。就这么混着吧,小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陪溜冰能挣钱,好日子也过不多久了。没钱,我连喝风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小A,其实我们都很迷茫。这不是几次咨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最好的方式就是,你就当什么没发生,让事情自己去发展,你不参与此事,无论是未来他们走向奔溃,还是走向美好,都没有你的因素,因为你不能决定事情的走向,走向崩溃,你的朋友就会成为你一辈子的仇人,如果他们走向美好,那你就想想武松,她会在你朋友枕边吹什么风?夸你好吗?

所以,你就装没看见,即使她主动提起,你都应该说,那天我看见一个人和你长得很像,一开始还以为是你呢,后来发现不是你,哈哈,真的很像,但是,肯定不是你。

就这样。别介入他们家庭事物,感情纠葛,完全置身事外,无论怎样都与你无关!你只能帮忙,不能拆台,如果他们分手了,你可以安慰他,帮助他做心理辅导,他家蜂窝煤没有了,可以给他家搬蜂窝煤,就是别做可能出力不讨好的事儿!切记切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50448/
 推荐视频

科塔工厂 第三季

Ahsaas Channa   吉滕德拉·库马尔   Mayur More   蒂洛塔玛·索姆

家族荣耀之继承者 普通话

佘诗曼 林峯 罗子溢 罗嘉良 许绍雄 黄浩然 余安安 张凤妮 陈静 梁靖琪 陈滢 王敏奕

BLOODY ESCAPE -地狱的逃生作战-

小野友树   上田丽奈   齐藤壮马   内田雄马   雪野五月   仓田雅世   福山润   置鲇龙太郎   中谷一博   大桥彩香   高桥李依   长绳麻理亚   速水奖   三木真一郎   日高里菜   山寺宏一

瑞镇食堂2

李瑞镇 郑有美 朴叙俊 崔宇植 高旻示

命运之夜——天之杯Ⅰ:恶兆之花 劇場版

杉山纪彰 下屋则子 神谷浩史 川澄绫子 植田佳奈 伊藤美纪 中田让治 津嘉山正种 真殿光昭 小山力也 神奈延年 关智一 浅川悠 三木真一郎 田中敦子 诹访部顺一 门胁舞以 稻田彻

不2022

丹尼尔·卡卢亚 柯柯·帕尔莫 布兰登·佩利亚 迈克尔·维克特 史蒂文·延 瑞安·施密特 凯斯·大卫 德文·格拉耶 泰瑞·诺塔里 芭比·费雷拉 唐娜·米尔斯 奥兹·珀金斯 埃迪·杰米森 雅各布·金 索菲娅·柯多 珍妮弗·拉弗勒 安德鲁·帕特里克·拉斯顿 阿莱克斯·海德-怀特 阿曼达·琼斯 埃文·沙夫兰

出位江湖粤语

江欣燕 白彪 郭晋安 陶大宇 陈佩珊 黎芷珊 蔡国权 博君 陈珮珊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