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打一辈子光棍什么感觉(一个人打一辈子光棍是什么感觉)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我的亲哥哥今年51岁,一直没有成家。娶妻生子是没有希望了,打光棍是板上钉钉子的事!

我哥身高1米73,当年可是个帅气小伙,初中毕业后当了四年的海军,在部队里入了党,本以为能留在部队,但阴差阳错后回到了家里。

哥哥当兵走之前亲戚给他介绍了一女孩,比他大一岁,长得很漂亮,两人情投意合,哥哥在部队期间两人书信传情,哥哥每次探亲回来,都去把她接到我家住几天,哥哥当了四年兵,两人相处了四年,哥哥退伍的第二年,开始研究结婚的事儿。

我的准嫂子定亲时要彩礼6000元钱,后来说物价贵就让我们家再拿2000元钱,父母都很同意。但是哥哥不同意,哥哥说要是看中我小伙就不应该涨钱,涨钱就是没瞧得起我,我们一家人还有亲戚们都劝说哥哥,咱们不差那点钱,但是谁都劝说不了,准嫂子也很气愤,也不妥协,就因为这2000元钱两人分道扬镳了。 那年哥哥27岁。

我哥在南方打工时认识一个比他小八岁的湖南女孩,中专毕业,后来把她带回我们家,在我妈家住了接近一年,记得那时哥哥出门打工,她自己留在家里,爸妈把她当孩子养着,她每天晚上睡的很晚早上起来的也很晚,每天的活就是看手机,前一个月妈妈爸爸早上把饭菜做好了,一直等到她9:00起来一起吃饭,后来爸妈实在太饿了,他们就先吃了。哥哥一个月左右回家一次,感觉他们感情很好。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接近一年,这个女孩很诚心,她说她在东北生活不习惯,结婚后让哥哥到她老家湖南去,在湖南生活,哥哥死活不同意,也许两人注定无缘,慢慢地就分开了。那年哥哥35岁。

热情的邻居将她家的亲戚介绍给我哥哥,那女子当年36岁,我哥38岁,清晰的记住那女子的名字叫李春燕,家里的大姑娘,温柔善良,朴实能干,就是长得有点太瘦,他很钟情于哥哥,无论我哥怎么了训斥她,甚至有时会动手,她都雷打不动的要嫁给我哥,我哥不情愿和她结婚但是在我们一家人的多次劝说下他同意了。

定亲时我家给春燕姐拿了15,000元钱的彩礼,结婚的日子都已定下了,但就在女方过礼那天,哥哥就改变了主意非要取消婚礼不可,在很不愉快的情况下要回了15,000元钱,爸爸因为这件事好多天不理哥哥,妈妈也伤心了好几年。那年哥哥41岁。

五年前,哥哥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女子,女子有一儿子在读职高,哥哥和她相处了一年,记得我哥跟我爸要了一万元钱说是做点小买卖,结果一个月左右买卖没做成10,000元钱也打水漂了,后来因为女方看出我哥哥没手艺、没体力挣不着钱,就不太同意,而哥哥又因为她带着男孩负担太重,两人就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

最近几年我哥也不出门打工了。只有在春耕和秋收时在家里附近做点小临工,挣点零花钱,其余的时间就是看手机,偶尔打小麻将,碌碌无为!

还好现在我爸爸妈妈都健在,爸爸是退休老师,每月有3000多点的退休金,支撑着这个家,我在想父母要都不在的时候,哥哥怎么办,我看他并没有娶媳妇的欲望,打光棍对于他来说逍遥自在,并没感觉出他孤单寂寞,作为妹妹,给我最大的体会是我哥这个人很自私,他心中只有他自己。娶不上媳妇,是他不想娶,他也并没有因娶不到媳妇儿而有多失落,相反,自己玩的很开心!

前几年我爸妈还对哥哥抱有希望,近几年也都习惯了,也不想也不提结婚的事儿了,我家只有我和哥哥兄妹俩,记得我爸妈年轻的时候都认为自己有一儿一女而感到自豪,没想到两人现在都是古稀之年了,看着别人家儿子结婚生子早早抱了孙子而自己家的儿子却一次次与婚姻失之交臂,心情很是沮丧,我经常劝爸爸妈妈把自己身体养好安度晚年,哥哥的事儿谁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

我认为哥哥的那种性格这辈子就是注定打光棍,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样的人只适合自己生活。

也许作为妹妹不该这样说,但是我太了解哥哥了,对他已失望至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我的亲哥哥今年51岁,一直没有成家。娶妻生子是没有希望了,打光棍是板上钉钉子的事!

我哥身高1米73,当年可是个帅气小伙,初中毕业后当了四年的海军,在部队里入了党,本以为能留在部队,但阴差阳错后回到了家里。

哥哥当兵走之前亲戚给他介绍了一女孩,比他大一岁,长得很漂亮,两人情投意合,哥哥在部队期间两人书信传情,哥哥每次探亲回来,都去把她接到我家住几天,哥哥当了四年兵,两人相处了四年,哥哥退伍的第二年,开始研究结婚的事儿。

我的准嫂子定亲时要彩礼6000元钱,后来说物价贵就让我们家再拿2000元钱,父母都很同意。但是哥哥不同意,哥哥说要是看中我小伙就不应该涨钱,涨钱就是没瞧得起我,我们一家人还有亲戚们都劝说哥哥,咱们不差那点钱,但是谁都劝说不了,准嫂子也很气愤,也不妥协,就因为这2000元钱两人分道扬镳了。 那年哥哥27岁。

我哥在南方打工时认识一个比他小八岁的湖南女孩,中专毕业,后来把她带回我们家,在我妈家住了接近一年,记得那时哥哥出门打工,她自己留在家里,爸妈把她当孩子养着,她每天晚上睡的很晚早上起来的也很晚,每天的活就是看手机,前一个月妈妈爸爸早上把饭菜做好了,一直等到她9:00起来一起吃饭,后来爸妈实在太饿了,他们就先吃了。哥哥一个月左右回家一次,感觉他们感情很好。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接近一年,这个女孩很诚心,她说她在东北生活不习惯,结婚后让哥哥到她老家湖南去,在湖南生活,哥哥死活不同意,也许两人注定无缘,慢慢地就分开了。那年哥哥35岁。

热情的邻居将她家的亲戚介绍给我哥哥,那女子当年36岁,我哥38岁,清晰的记住那女子的名字叫李春燕,家里的大姑娘,温柔善良,朴实能干,就是长得有点太瘦,他很钟情于哥哥,无论我哥怎么了训斥她,甚至有时会动手,她都雷打不动的要嫁给我哥,我哥不情愿和她结婚但是在我们一家人的多次劝说下他同意了。

定亲时我家给春燕姐拿了15,000元钱的彩礼,结婚的日子都已定下了,但就在女方过礼那天,哥哥就改变了主意非要取消婚礼不可,在很不愉快的情况下要回了15,000元钱,爸爸因为这件事好多天不理哥哥,妈妈也伤心了好几年。那年哥哥41岁。

五年前,哥哥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女子,女子有一儿子在读职高,哥哥和她相处了一年,记得我哥跟我爸要了一万元钱说是做点小买卖,结果一个月左右买卖没做成10,000元钱也打水漂了,后来因为女方看出我哥哥没手艺、没体力挣不着钱,就不太同意,而哥哥又因为她带着男孩负担太重,两人就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

最近几年我哥也不出门打工了。只有在春耕和秋收时在家里附近做点小临工,挣点零花钱,其余的时间就是看手机,偶尔打小麻将,碌碌无为!

还好现在我爸爸妈妈都健在,爸爸是退休老师,每月有3000多点的退休金,支撑着这个家,我在想父母要都不在的时候,哥哥怎么办,我看他并没有娶媳妇的欲望,打光棍对于他来说逍遥自在,并没感觉出他孤单寂寞,作为妹妹,给我最大的体会是我哥这个人很自私,他心中只有他自己。娶不上媳妇,是他不想娶,他也并没有因娶不到媳妇儿而有多失落,相反,自己玩的很开心!

前几年我爸妈还对哥哥抱有希望,近几年也都习惯了,也不想也不提结婚的事儿了,我家只有我和哥哥兄妹俩,记得我爸妈年轻的时候都认为自己有一儿一女而感到自豪,没想到两人现在都是古稀之年了,看着别人家儿子结婚生子早早抱了孙子而自己家的儿子却一次次与婚姻失之交臂,心情很是沮丧,我经常劝爸爸妈妈把自己身体养好安度晚年,哥哥的事儿谁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

我认为哥哥的那种性格这辈子就是注定打光棍,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样的人只适合自己生活。

也许作为妹妹不该这样说,但是我太了解哥哥了,对他已失望至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我的亲哥哥今年51岁,一直没有成家。娶妻生子是没有希望了,打光棍是板上钉钉子的事!

我哥身高1米73,当年可是个帅气小伙,初中毕业后当了四年的海军,在部队里入了党,本以为能留在部队,但阴差阳错后回到了家里。

哥哥当兵走之前亲戚给他介绍了一女孩,比他大一岁,长得很漂亮,两人情投意合,哥哥在部队期间两人书信传情,哥哥每次探亲回来,都去把她接到我家住几天,哥哥当了四年兵,两人相处了四年,哥哥退伍的第二年,开始研究结婚的事儿。

我的准嫂子定亲时要彩礼6000元钱,后来说物价贵就让我们家再拿2000元钱,父母都很同意。但是哥哥不同意,哥哥说要是看中我小伙就不应该涨钱,涨钱就是没瞧得起我,我们一家人还有亲戚们都劝说哥哥,咱们不差那点钱,但是谁都劝说不了,准嫂子也很气愤,也不妥协,就因为这2000元钱两人分道扬镳了。 那年哥哥27岁。

我哥在南方打工时认识一个比他小八岁的湖南女孩,中专毕业,后来把她带回我们家,在我妈家住了接近一年,记得那时哥哥出门打工,她自己留在家里,爸妈把她当孩子养着,她每天晚上睡的很晚早上起来的也很晚,每天的活就是看手机,前一个月妈妈爸爸早上把饭菜做好了,一直等到她9:00起来一起吃饭,后来爸妈实在太饿了,他们就先吃了。哥哥一个月左右回家一次,感觉他们感情很好。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接近一年,这个女孩很诚心,她说她在东北生活不习惯,结婚后让哥哥到她老家湖南去,在湖南生活,哥哥死活不同意,也许两人注定无缘,慢慢地就分开了。那年哥哥35岁。

热情的邻居将她家的亲戚介绍给我哥哥,那女子当年36岁,我哥38岁,清晰的记住那女子的名字叫李春燕,家里的大姑娘,温柔善良,朴实能干,就是长得有点太瘦,他很钟情于哥哥,无论我哥怎么了训斥她,甚至有时会动手,她都雷打不动的要嫁给我哥,我哥不情愿和她结婚但是在我们一家人的多次劝说下他同意了。

定亲时我家给春燕姐拿了15,000元钱的彩礼,结婚的日子都已定下了,但就在女方过礼那天,哥哥就改变了主意非要取消婚礼不可,在很不愉快的情况下要回了15,000元钱,爸爸因为这件事好多天不理哥哥,妈妈也伤心了好几年。那年哥哥41岁。

五年前,哥哥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女子,女子有一儿子在读职高,哥哥和她相处了一年,记得我哥跟我爸要了一万元钱说是做点小买卖,结果一个月左右买卖没做成10,000元钱也打水漂了,后来因为女方看出我哥哥没手艺、没体力挣不着钱,就不太同意,而哥哥又因为她带着男孩负担太重,两人就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

最近几年我哥也不出门打工了。只有在春耕和秋收时在家里附近做点小临工,挣点零花钱,其余的时间就是看手机,偶尔打小麻将,碌碌无为!

还好现在我爸爸妈妈都健在,爸爸是退休老师,每月有3000多点的退休金,支撑着这个家,我在想父母要都不在的时候,哥哥怎么办,我看他并没有娶媳妇的欲望,打光棍对于他来说逍遥自在,并没感觉出他孤单寂寞,作为妹妹,给我最大的体会是我哥这个人很自私,他心中只有他自己。娶不上媳妇,是他不想娶,他也并没有因娶不到媳妇儿而有多失落,相反,自己玩的很开心!

前几年我爸妈还对哥哥抱有希望,近几年也都习惯了,也不想也不提结婚的事儿了,我家只有我和哥哥兄妹俩,记得我爸妈年轻的时候都认为自己有一儿一女而感到自豪,没想到两人现在都是古稀之年了,看着别人家儿子结婚生子早早抱了孙子而自己家的儿子却一次次与婚姻失之交臂,心情很是沮丧,我经常劝爸爸妈妈把自己身体养好安度晚年,哥哥的事儿谁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

我认为哥哥的那种性格这辈子就是注定打光棍,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样的人只适合自己生活。

也许作为妹妹不该这样说,但是我太了解哥哥了,对他已失望至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我昨天刚走了一个好友,胰腺癌晚期。

他55岁退休,57岁就离开。

今年8月底在青岛旅游,吃了海鲜肚子疼,回到上海看病,第三天就手术,放疗28次,活着的四个多月,几乎没有吃过东西,输液+蛋白,口渴了喝口水漱漱口再吐出来,他说为了活着什么罪都受了。

他父亲也是胰腺癌,发现到离去2个月,没有做手术。所以基因真的很重要。

同为癌症,我表姐乳腺癌17年后另一侧又得病,再次手术+化疗,现在长出了满头秀发,红扑扑的脸肉嘟嘟的,前几天刚过60生日,今年还2次出去旅游,真的很佩服她的乐观和坚强。

癌症生存率取决于发现的早晚,我同事胶质瘤2期,手术后8年,活的好好的。

一个人的心态很重要,很多人一听癌症2字就崩溃了。

但愿有一天,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可以治愈,可以去根,不用那么痛苦的放、化疗[祈祷]

祝大家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我的亲哥哥今年51岁,一直没有成家。娶妻生子是没有希望了,打光棍是板上钉钉子的事!

我哥身高1米73,当年可是个帅气小伙,初中毕业后当了四年的海军,在部队里入了党,本以为能留在部队,但阴差阳错后回到了家里。

哥哥当兵走之前亲戚给他介绍了一女孩,比他大一岁,长得很漂亮,两人情投意合,哥哥在部队期间两人书信传情,哥哥每次探亲回来,都去把她接到我家住几天,哥哥当了四年兵,两人相处了四年,哥哥退伍的第二年,开始研究结婚的事儿。

我的准嫂子定亲时要彩礼6000元钱,后来说物价贵就让我们家再拿2000元钱,父母都很同意。但是哥哥不同意,哥哥说要是看中我小伙就不应该涨钱,涨钱就是没瞧得起我,我们一家人还有亲戚们都劝说哥哥,咱们不差那点钱,但是谁都劝说不了,准嫂子也很气愤,也不妥协,就因为这2000元钱两人分道扬镳了。 那年哥哥27岁。

我哥在南方打工时认识一个比他小八岁的湖南女孩,中专毕业,后来把她带回我们家,在我妈家住了接近一年,记得那时哥哥出门打工,她自己留在家里,爸妈把她当孩子养着,她每天晚上睡的很晚早上起来的也很晚,每天的活就是看手机,前一个月妈妈爸爸早上把饭菜做好了,一直等到她9:00起来一起吃饭,后来爸妈实在太饿了,他们就先吃了。哥哥一个月左右回家一次,感觉他们感情很好。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接近一年,这个女孩很诚心,她说她在东北生活不习惯,结婚后让哥哥到她老家湖南去,在湖南生活,哥哥死活不同意,也许两人注定无缘,慢慢地就分开了。那年哥哥35岁。

热情的邻居将她家的亲戚介绍给我哥哥,那女子当年36岁,我哥38岁,清晰的记住那女子的名字叫李春燕,家里的大姑娘,温柔善良,朴实能干,就是长得有点太瘦,他很钟情于哥哥,无论我哥怎么了训斥她,甚至有时会动手,她都雷打不动的要嫁给我哥,我哥不情愿和她结婚但是在我们一家人的多次劝说下他同意了。

定亲时我家给春燕姐拿了15,000元钱的彩礼,结婚的日子都已定下了,但就在女方过礼那天,哥哥就改变了主意非要取消婚礼不可,在很不愉快的情况下要回了15,000元钱,爸爸因为这件事好多天不理哥哥,妈妈也伤心了好几年。那年哥哥41岁。

五年前,哥哥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女子,女子有一儿子在读职高,哥哥和她相处了一年,记得我哥跟我爸要了一万元钱说是做点小买卖,结果一个月左右买卖没做成10,000元钱也打水漂了,后来因为女方看出我哥哥没手艺、没体力挣不着钱,就不太同意,而哥哥又因为她带着男孩负担太重,两人就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

最近几年我哥也不出门打工了。只有在春耕和秋收时在家里附近做点小临工,挣点零花钱,其余的时间就是看手机,偶尔打小麻将,碌碌无为!

还好现在我爸爸妈妈都健在,爸爸是退休老师,每月有3000多点的退休金,支撑着这个家,我在想父母要都不在的时候,哥哥怎么办,我看他并没有娶媳妇的欲望,打光棍对于他来说逍遥自在,并没感觉出他孤单寂寞,作为妹妹,给我最大的体会是我哥这个人很自私,他心中只有他自己。娶不上媳妇,是他不想娶,他也并没有因娶不到媳妇儿而有多失落,相反,自己玩的很开心!

前几年我爸妈还对哥哥抱有希望,近几年也都习惯了,也不想也不提结婚的事儿了,我家只有我和哥哥兄妹俩,记得我爸妈年轻的时候都认为自己有一儿一女而感到自豪,没想到两人现在都是古稀之年了,看着别人家儿子结婚生子早早抱了孙子而自己家的儿子却一次次与婚姻失之交臂,心情很是沮丧,我经常劝爸爸妈妈把自己身体养好安度晚年,哥哥的事儿谁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

我认为哥哥的那种性格这辈子就是注定打光棍,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样的人只适合自己生活。

也许作为妹妹不该这样说,但是我太了解哥哥了,对他已失望至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我昨天刚走了一个好友,胰腺癌晚期。

他55岁退休,57岁就离开。

今年8月底在青岛旅游,吃了海鲜肚子疼,回到上海看病,第三天就手术,放疗28次,活着的四个多月,几乎没有吃过东西,输液+蛋白,口渴了喝口水漱漱口再吐出来,他说为了活着什么罪都受了。

他父亲也是胰腺癌,发现到离去2个月,没有做手术。所以基因真的很重要。

同为癌症,我表姐乳腺癌17年后另一侧又得病,再次手术+化疗,现在长出了满头秀发,红扑扑的脸肉嘟嘟的,前几天刚过60生日,今年还2次出去旅游,真的很佩服她的乐观和坚强。

癌症生存率取决于发现的早晚,我同事胶质瘤2期,手术后8年,活的好好的。

一个人的心态很重要,很多人一听癌症2字就崩溃了。

但愿有一天,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可以治愈,可以去根,不用那么痛苦的放、化疗[祈祷]

祝大家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小时候看的犬夜叉跟名侦探柯南很好看,犬夜叉已经完结,柯南我还在追

我的亲哥哥今年51岁,一直没有成家。娶妻生子是没有希望了,打光棍是板上钉钉子的事!

我哥身高1米73,当年可是个帅气小伙,初中毕业后当了四年的海军,在部队里入了党,本以为能留在部队,但阴差阳错后回到了家里。

哥哥当兵走之前亲戚给他介绍了一女孩,比他大一岁,长得很漂亮,两人情投意合,哥哥在部队期间两人书信传情,哥哥每次探亲回来,都去把她接到我家住几天,哥哥当了四年兵,两人相处了四年,哥哥退伍的第二年,开始研究结婚的事儿。

我的准嫂子定亲时要彩礼6000元钱,后来说物价贵就让我们家再拿2000元钱,父母都很同意。但是哥哥不同意,哥哥说要是看中我小伙就不应该涨钱,涨钱就是没瞧得起我,我们一家人还有亲戚们都劝说哥哥,咱们不差那点钱,但是谁都劝说不了,准嫂子也很气愤,也不妥协,就因为这2000元钱两人分道扬镳了。 那年哥哥27岁。

我哥在南方打工时认识一个比他小八岁的湖南女孩,中专毕业,后来把她带回我们家,在我妈家住了接近一年,记得那时哥哥出门打工,她自己留在家里,爸妈把她当孩子养着,她每天晚上睡的很晚早上起来的也很晚,每天的活就是看手机,前一个月妈妈爸爸早上把饭菜做好了,一直等到她9:00起来一起吃饭,后来爸妈实在太饿了,他们就先吃了。哥哥一个月左右回家一次,感觉他们感情很好。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接近一年,这个女孩很诚心,她说她在东北生活不习惯,结婚后让哥哥到她老家湖南去,在湖南生活,哥哥死活不同意,也许两人注定无缘,慢慢地就分开了。那年哥哥35岁。

热情的邻居将她家的亲戚介绍给我哥哥,那女子当年36岁,我哥38岁,清晰的记住那女子的名字叫李春燕,家里的大姑娘,温柔善良,朴实能干,就是长得有点太瘦,他很钟情于哥哥,无论我哥怎么了训斥她,甚至有时会动手,她都雷打不动的要嫁给我哥,我哥不情愿和她结婚但是在我们一家人的多次劝说下他同意了。

定亲时我家给春燕姐拿了15,000元钱的彩礼,结婚的日子都已定下了,但就在女方过礼那天,哥哥就改变了主意非要取消婚礼不可,在很不愉快的情况下要回了15,000元钱,爸爸因为这件事好多天不理哥哥,妈妈也伤心了好几年。那年哥哥41岁。

五年前,哥哥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女子,女子有一儿子在读职高,哥哥和她相处了一年,记得我哥跟我爸要了一万元钱说是做点小买卖,结果一个月左右买卖没做成10,000元钱也打水漂了,后来因为女方看出我哥哥没手艺、没体力挣不着钱,就不太同意,而哥哥又因为她带着男孩负担太重,两人就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

最近几年我哥也不出门打工了。只有在春耕和秋收时在家里附近做点小临工,挣点零花钱,其余的时间就是看手机,偶尔打小麻将,碌碌无为!

还好现在我爸爸妈妈都健在,爸爸是退休老师,每月有3000多点的退休金,支撑着这个家,我在想父母要都不在的时候,哥哥怎么办,我看他并没有娶媳妇的欲望,打光棍对于他来说逍遥自在,并没感觉出他孤单寂寞,作为妹妹,给我最大的体会是我哥这个人很自私,他心中只有他自己。娶不上媳妇,是他不想娶,他也并没有因娶不到媳妇儿而有多失落,相反,自己玩的很开心!

前几年我爸妈还对哥哥抱有希望,近几年也都习惯了,也不想也不提结婚的事儿了,我家只有我和哥哥兄妹俩,记得我爸妈年轻的时候都认为自己有一儿一女而感到自豪,没想到两人现在都是古稀之年了,看着别人家儿子结婚生子早早抱了孙子而自己家的儿子却一次次与婚姻失之交臂,心情很是沮丧,我经常劝爸爸妈妈把自己身体养好安度晚年,哥哥的事儿谁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

我认为哥哥的那种性格这辈子就是注定打光棍,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样的人只适合自己生活。

也许作为妹妹不该这样说,但是我太了解哥哥了,对他已失望至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小舅跟一有夫之妇纠缠了一辈子。

小舅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那时候还没几个自由恋爱,他却和村里的小萍相爱了。

他俩的事被小萍的家人知道后,父母极力反对,其实这也怪不了女方父母,小舅家成分不好。人家都是贫下中农,小舅家是富农。

小萍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了同村的一个青年,我可怜的小舅象只受伤的孤狼,在家闷头大睡了一个星期,才下地干活。

到了不讲成分的时候,小舅已经老大不小了,曾经也相亲了几次,可他总是嫌弃女方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就这样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萍的丈夫,个头只有一米六,相貌丑陋,体弱多病干不了繁重的农村体力活。小萍一个女人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小舅会偷偷的去帮忙,一来二去,俩人越过道德的边境,尽然又好上了。

他俩的事,小萍丈夫也知道,可他自己体弱多病,眼看着嗷嗷待乳的几个孩子,自己却挑不动这个家庭担子,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好似以前的拉帮套吧。

让人看不懂的是 那个男人还会经常跟小舅一起喝酒,俩个大男人你敬我一杯,我再回你一杯。像是最好的哥们一样

就这样,他们的事情一直维持到小萍的孩子长大成人。

小舅临终时,小萍一一直陪在小舅跟前,在举办葬礼的两三天里,天蒙蒙亮她就来到小舅的灵堂,一个人自言自语,直到小舅棺木下地,她才红着眼睛悻悻离去,小舅享年七十三岁。

我昨天刚走了一个好友,胰腺癌晚期。

他55岁退休,57岁就离开。

今年8月底在青岛旅游,吃了海鲜肚子疼,回到上海看病,第三天就手术,放疗28次,活着的四个多月,几乎没有吃过东西,输液+蛋白,口渴了喝口水漱漱口再吐出来,他说为了活着什么罪都受了。

他父亲也是胰腺癌,发现到离去2个月,没有做手术。所以基因真的很重要。

同为癌症,我表姐乳腺癌17年后另一侧又得病,再次手术+化疗,现在长出了满头秀发,红扑扑的脸肉嘟嘟的,前几天刚过60生日,今年还2次出去旅游,真的很佩服她的乐观和坚强。

癌症生存率取决于发现的早晚,我同事胶质瘤2期,手术后8年,活的好好的。

一个人的心态很重要,很多人一听癌症2字就崩溃了。

但愿有一天,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可以治愈,可以去根,不用那么痛苦的放、化疗[祈祷]

祝大家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小时候看的犬夜叉跟名侦探柯南很好看,犬夜叉已经完结,柯南我还在追

自你离开以后从此就丢了温柔  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

听寒风呼啸依旧  一眼望不到边风似刀割我的脸

等不到西海天际蔚蓝  无言着苍茫的高原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  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

爱像风筝断了线  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

我在苦苦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 等待高原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

爱再难以续情缘  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一眼望不到边风似刀割我的脸  等不到西海天际蔚蓝

无言着苍茫的高原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

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

飞得那么远  爱像风筝断了线

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  我在苦苦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

等待高原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  爱再难以续情缘

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

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

爱像风筝断了线  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

我在苦苦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  等待高原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

爱再难以续情缘  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50477/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