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报复心可以有多重(一个人报复心重说明什么)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一对5岁双胞胎姐妹的脚筋被人残忍砍断,凶手竟是姐妹俩的爷爷。凶手砍断姐妹俩的脚筋,只是为了报3年前的一拳之恨……



彭康出生于重庆彭水县的一个农村,他9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去世后,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身上,很辛苦。


彭康的爷爷心疼儿媳太辛苦,便想认个干儿子接替去世的儿子,给儿媳做丈夫,和儿媳一起把孙子们抚养大。


任家有个儿子叫任海林,任彭两家商量后,任家就把任海林过继给彭康的爷爷做儿子,任海林到彭家后,就改姓彭,成了彭康母亲的丈夫,彭康的继父。


十几年后,彭康已经长大并结了婚。2010年,彭康的双胞胎女儿出生。


初为人父,彭康乐得把两个女儿当宝贝一样疼爱,并给两女儿起名,姐姐叫贝贝,妹妹叫菲菲。



姐妹俩都是美人胚子,越大越漂亮,人见人爱。彭康每次收工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抱抱女儿,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那刻,工作了一天的劳累就被幸福感所代替。



眨眼间,女儿要去幼儿园了,为了给女儿好的教育,2013年,彭康便在县城租房住,让两个女儿在县城上学,他也在县城找了份做快递员的工作。


在县城租房子住后,彭康叫母亲和继父来县城住,顺便照顾女儿,但继父不愿意离开熟悉的村子环境,继续在村里住,只是偶尔来县城。


都说“隔代亲”,贝贝菲菲姐妹俩一见到爷爷,就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叫得特亲切、特甜,任海林也很疼爱这对双胞胎孙女,经常买些好吃的东西给姐妹俩吃,惹得旁人羡慕不已。


2015年,贝贝菲菲5岁了,4月19日这天是周日,姐妹俩和往常一样和奶奶待着。谁也没想到这一天竟是姐妹俩的灾难日。


这一天,彭康没有休息,继续上班工作。上午9点,彭康接到彭水绍庆派出所的电话,民警说他两个女儿被人砍伤了,孩子已送去县人民医院,叫他马上赶去医院。


彭康脑袋“嗡”一声炸响,本能地问民警严重吗?民警说挺严重的!


挂了电话,彭康不愿相信,但电话是派出所打来,又不得不相信。


两个女儿有母亲陪着看着,怎么就被人砍了呢,女儿是在家里被人砍,还是在外面被人砍的?彭康一边把准备发出的快递从面包车上搬下来,一边心神不宁的想,越想心越乱。


搬完快递后,彭康马上开着面包车去接妻子,夫妻俩一起赶去医院。


在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里,医生正在给姐妹俩清理伤口,止血和简单包扎,因为疼痛,姐妹俩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彭康见到两个宝贝女儿时吓傻了,心如刀绞般疼,眼泪跟着涌出来,两个女儿身上脸上都是血,女儿疼得嗓子都哭哑了。



早上出门时,两个宝贝女儿好好的,还甜甜地对自己说“爸爸再见”,现在却被人砍伤了,眼前的一幕让彭康接受不了,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然而,这不是噩梦,而是比噩梦更加残酷的事实。


医生对彭康说,“两个孩子双脚的伤势太严重了,我们医院条件有限,没法给孩子做手术,你赶紧带两个孩子转到条件好的医院吧,晚了就不好了。”


医生的话让彭康彻底懵了,差点崩溃。彭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哭和难过的时候,两个女儿的伤势不能耽误,必须马上转到好医院救治。


在县人民医院以及媒体的帮助下,19日下午,彭康带着两个女儿转到了重庆红楼医院。


到重庆红楼医院时,由于出血过多和过度惊吓,两个孩子哭得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表情痛苦不堪,让人心疼不已。


红楼医院马上组织相关科室的医生对两个孩子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因为县医院只是对孩子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


两个孩子的伤势让在场的医生震惊不已,这得有多大的恨,凶手才把孩子砍成这样。


姐姐漂亮的脸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这个伤口直接让孩子毁容了。



两个孩子伤势最重的是在脚上,姐妹俩的后脚跟上面都被砍了两三刀,伤口深度直达骨头表面,脚里面的脚腱、神经和血管都断了,也就是说脚筋被破断了。



这么重的伤势,在场的医生都没有见过。


而从姐妹俩脚上伤口上看,凶手是用菜刀砍,下手的力度很大,但又不把整个脚给砍下来。同时,凶手绝对是故意的,在凶手心里应该是想把姐妹俩的脚筋挑断,目的就是让姐妹俩今后残疾,不能行走。


主治医生汪杰说,我也有孩子,也是父亲,姐妹俩的不幸遭遇让我感到很心痛,我要尽力把姐妹俩的伤势处理好,让她们俩恢复得更好,减小对今后的影响,接下来必须马上给姐妹俩做手术,越早做手术,对恢复越有利,而如果恢复不好,会影响今后的行走和跳动。


姐妹俩的手术很复杂,需要将被砍断的肌肉、血管和神经一一缝合。这种手术若是成年人身上做,难度也是非常大,姐妹俩刚5岁,血管和神经什么的都比成年人的小很多,手术的难度可以说翻了几倍。


姐妹俩的伤势又有点区别,姐姐脚上的伤口虽然很深,但伤口很整齐,只要进行认真细致的缝合就可以了。



妹妹的跟腱被砍断了,中间少了一截不见(大概一厘米),手术时,只能采取跟腱修复,也就是把孩子上面完整的跟腱劈开一段,折下来和下面的跟腱缝合,难度很大,但这也是目前最佳的手术方案。


听着医生们解说女儿的伤势和手术的大概流程,彭康听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但知道手术就是东揍西拼才能完成,难度非常大,术后若恢复不好,就会到影响到女儿的行走和跳动,相当于残疾了。


两个女儿若残疾了,该如何度过一生?彭康不敢想象下去,目前最重要就是希望两个女儿的手术成功,手术成功,今后才能更好的恢复。


19日下午5点过,姐妹俩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做手术。



手术室外,彭康和妻子望着手术室的门,焦虑不安,为两个女儿的手术和未来担心,姐妹俩平时喜欢唱歌跳舞,尤其是跳舞,今后还能不能跳仍是个未知数,如果不能跳,姐妹俩一定很伤心和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很漫长,让人更加焦虑不安,彭康和妻子在漫长中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5个小时过去了,妹妹的手术完成了,7个小时过去了,姐姐的手术也完成了。当医生把姐妹俩分别推出手术室,说手术很成功时,彭康和妻子绷紧的神经才松下来。


病床上,姐妹俩在药物的作用下,睡得很沉,暂时摆脱了身上的伤痛,不再撕心裂肺地哭,但双腿绷着的纱布让人触目惊心,同时,也似在诉说凶手是多么的狠心和残忍。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砍伤两个女儿?


彭康这时才有时间和心思去想凶手是谁,心中的悲痛变成了愤怒,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让凶手付出代价。


彭康打电话给警方,问警方找到凶手没有,凶手是谁?


警方说,凶手找到了,就是你的继父,孩子的爷爷任海林。


(任海林和双胞胎姐妹)


彭康脑袋“嗡”一声响,不敢相信地问是不是弄错了?


警方说,没有弄错,任海林自己来自首了,承认是他砍伤两个孩子的。


任海林来自首时,不是直接找民警说他砍伤孩子了,而是安静的坐派出所大厅里。



有民警主动问任海林来办什么事,他却说没什么事,就坐一会,表情很镇定。


任海林坐了一会后,才对民警说:“我是来自首的,我把我家的两个孩子砍伤了。”


警方还说,最初发现两个孩子受伤的是房东肖先生。


据肖先生说,他听到两个孩子在屋里凄惨的哭喊着,然后去查看,发现门在外边反锁着,进不去。


起初,他还以为是大人把孩子锁在屋里,孩子出不来,害怕而大哭,但转念一想,就算害怕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凄惨。


因为担心孩子在屋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便走到窗边往里看,这一看把他吓坏了。两个孩子就在窗口边,身上脸上都是血,身后的地板上是一条带血的拖痕,一直延长到厅里,不用说,孩子是从厅里爬到窗边的。两个孩子的双脚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孩子哭着说是爷爷拿刀砍她俩的。



房东赶紧报警,民警来后,破门进去,把两孩子紧急送往县人民医院。


彭康听后,心里难受得有种窒息之感,任海林可是自己的继父,两个女儿的爷爷呀,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也算是一个很亲的亲人了,他怎么下得了狠手,如果凶手是外人,自己心里还好受点。


彭康和亲朋好友都不愿意相信就是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但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他们不得不相信。


平时,任海林疼爱两个孙女原来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假象,假象之下却是颗蝎子般狠毒的心。


任海林自首时,双手空空,手和身上都没有血迹,不像是一个刚砍伤人的样子,他如此干净,肯定是行凶后,放下凶器,洗干净手,换了衣服,才出门去自首,出门时还特意在外反锁,可见任海林砍伤两个孙女时完全是在十分理智的状态下实施的,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在外锁上门,就是不想让孙女出来,自首时他还在派出所大厅先坐一会,就是想拖延救两个孩子的时间,可见任海林是多么的狠毒。



彭康的哥哥彭伟说,真想不到继父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一家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相处还算和睦,平时自己和弟弟对继父也还可以,继父和母亲平时也会吵架,但夫妻间吵架拌嘴很正常,如果说这是矛盾,那也只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矛盾,还不至于对两个5岁的孩子下如此狠手呀。



彭康说,继父任海林平时喜欢赌,性格比较固执,脑袋有点拧,总觉得谁都想占他的便宜,或者欺负他,因为他是上门到彭家的,因此,他总觉得自己很委屈,也都是他在吃亏。大家一起生活十几年,难免会有点小矛盾,但很正常,谁家没有点小矛盾?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


追根溯源,彭康想了很久,才想起3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也算是他和任海林发生大冲突的一件事。


3年前的一天,彭康的母亲披头散发哭着跑到彭康家,脸上手上都是伤痕,母亲说任海林问她要钱去打牌,她没给,任海林就拿刀把她脸和手划伤。



彭康听后很生气,便去找继父理论。争吵中,彭康见继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说话又难听,气得一拳把继父打在地上。



彭康离开后,任海林就去派出所报案说彭康打他,派出所还找过彭康。后来,在亲朋好友的调解下,任海林和彭康之间的冲突才平息下来。


除了这件事,彭康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算得上冲突的事了。


自那一拳后,彭康和继父之间就少了很多交流,但两个女儿却和继父很亲,继父对两个女儿也很好,彭康和大家看在眼里,都以为“一拳”之事早已过去了。


谁曾想到心胸狭窄又敏感的任海林却认为彭康打他一拳,就是不把他当父亲看待,甚至不把他当家人看待,对彭康仇恨的种子在那一拳之后已在心底生根发芽,但他年纪大了,打不过彭康,只好先忍着,再寻找其他机会报复。


这一忍就是三年,三年来他早已把对彭康的仇恨转移到贝贝菲菲姐妹俩身上,心里扭曲认为,我打不过大人,就伤小孩,让你比我痛苦十倍八倍。



三年来,任海林不动声色地制造他很“疼爱”两个孙女的假象,然后寻机报复。


平时两个孙女亲切地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但仍然打不消他仇恨的念头。


等了三年,任海林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机会。4月19日,彭康的母亲要去接大儿子彭伟的孩子,就叫任海林照看两个孙女。


彭康的母亲出门后,家里就剩下任海林和贝贝菲菲姐妹俩。任海林一见报复的机会来了,转身回厨房拿菜刀,然后,毫不犹豫的朝两个正在厅里玩耍的孙女的脚上砍去,每只脚都砍了两三刀,报三年前彭康打他的那一拳之恨。



报复之后,任海林平静的去自首,并说出自己行凶的原因。


姐妹俩无疑是无辜的,是上一辈人恩怨的牺牲品,她俩遇上这样的爷爷实在不幸。


可是,姐妹俩还那么小,不懂得什么叫做恩怨,什么是仇恨,更不懂大人的残忍狠毒,术后醒来,还问爸爸妈妈,爷爷为什么拿刀砍她俩,是不是她俩做错了什么事,惹爷爷不高兴了,爷爷拿刀砍她俩,爷爷是不是坏人?



姐妹俩的话和天真,让大人听得心碎,尤其是彭康和妻子,他俩的心在滴血,在疼痛,更在为两个女儿的未来担忧。


医生说,姐妹俩的修复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康复的路还很漫长,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姐妹俩的胫神经都有断裂,而姐姐是双侧胫神经完全断裂,如果恢复不好,她今后的行走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还有,任海林是用菜刀砍伤姐妹俩,细菌很多,姐妹俩的后期更容易出现感染。


果然,术后不久,妹妹的伤口出现了部分坏死,不得不再次躺在手术台上,痛得哭得撕心裂肺。


看着女儿遭罪,彭康和妻子心都快碎了。


彭康的妻子说,宁愿这伤伤在自己身上,不在孩子身上,那样孩子就不用受苦受痛。


彭康内心尽是自责,握着女儿的手说,孩子,对不起,都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们俩。


懂事的姐妹俩却安慰爸爸妈妈,说,爸爸,没关系,妈妈,别难过,我们不疼。



自此后,姐妹俩实在痛得忍不住时才哭,因为她们发现自己每次哭,爸爸妈妈也跟着哭,比她们流更多的眼泪,她们不要爸爸妈妈难过。


看着两个懂事的女儿,彭康和妻子更加难受,女儿就一直很懂事,懂得爸爸妈妈的辛苦和不容易。


别人问姐妹俩,爸爸平时工作辛苦吗?姐妹俩说爸爸送快递很辛苦,衣服都湿了。


正因为女儿懂事,彭康和妻子一直努力挣钱,再辛苦都不怕,也一直尽自己能力给两个女儿最好,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两个女儿平安健康快乐长大。可是现在,女儿刚5岁就遭遇不幸,今后还能象以前那样蹦蹦跳跳去上学和跳舞吗?女儿不幸的遭遇会在她们心里留下阴影吗?


彭康和妻子不知道,但希望女儿能恢复到从前,希望女儿今后身心都健康发展,目前,他们最重要的就是陪着两个女儿挺过这一难关。


彭康和妻子收入本来就不高,女儿遭遇不幸后,夫妻俩要照顾女儿,又暂不能出去工作,经济也陷入困境,不过,幸好有很多爱心人士不断边姐妹俩捐爱心款。


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后来,双胞胎姐妹俩出院后又去康复机构进行康复治疗。


而任海林也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


但愿,今后世间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每一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快乐成长!



一个人的报复心可以有多重?任海林因为继子彭康打了他一拳而怀恨在心,并且隐忍和伪装了三年,不动声色的等待机会。


古话说,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然而,任海林不但不反省自己的家暴行为,还为了报继子一拳之恨,不惜秧及无辜,把上一辈人的恩怨转移到只有5岁的双胞胎孙女身上,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手段令人发指,报复之心让人可怕。


写在最后:

大人间的矛盾和恩怨,却牵扯到无辜的孩子,造成悲剧发生,让人心痛,通过这个案例,我想说:


1、不管发生什么事,再怎么愤怒,都不要冲动,往后退一步,先冷静下来,用最好的方式去解决,千万不要用武力方式解决,因为武力不但解决不了,还让矛盾加深和激化,甚至可能还殃及无辜。


2、夫妻间,若有一方有家暴倾向,要及早远离家暴的人,因为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3、人与人之间,尽量和善相处,做人要心胸开阔些,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或矛盾就耿耿于怀,记恨在心,甚至去报复,害人害己。

一个典型的案子是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案。

张扣扣年幼的时候,其母亲因为琐事和邻居王家起了争执,结果被王家失手打死。当时王家人多势众,扣扣眼看着母亲被打死而毫无办法。后来,王家除了支付丧葬费,仅仅“赔偿”扣扣家一千五百块钱。并且父子三人仅仅有一人以未成年为由从轻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可以说赔的很少,判刑也不多。

后来,扣扣当兵,复员后又打工,过的很不如意,而王家似乎把这笔帐忘记了。

二十多年后,扣扣在过年期间,看到王家父子在上坟,便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刀子,在王家父子回家时,趁机行凶,将王家杀死四人,几乎灭门。

这个案子发生后,引起了全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多数人对扣扣报以同情。但是,扣扣手执利刃,光天化日之下杀死四人,毫无悬念地被判处死刑。

王家几乎被灭门,扣扣也被执行死刑,留给公众的,是震惊和叹息。但愿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一对5岁双胞胎姐妹的脚筋被人残忍砍断,凶手竟是姐妹俩的爷爷。凶手砍断姐妹俩的脚筋,只是为了报3年前的一拳之恨……



彭康出生于重庆彭水县的一个农村,他9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去世后,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身上,很辛苦。


彭康的爷爷心疼儿媳太辛苦,便想认个干儿子接替去世的儿子,给儿媳做丈夫,和儿媳一起把孙子们抚养大。


任家有个儿子叫任海林,任彭两家商量后,任家就把任海林过继给彭康的爷爷做儿子,任海林到彭家后,就改姓彭,成了彭康母亲的丈夫,彭康的继父。


十几年后,彭康已经长大并结了婚。2010年,彭康的双胞胎女儿出生。


初为人父,彭康乐得把两个女儿当宝贝一样疼爱,并给两女儿起名,姐姐叫贝贝,妹妹叫菲菲。



姐妹俩都是美人胚子,越大越漂亮,人见人爱。彭康每次收工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抱抱女儿,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那刻,工作了一天的劳累就被幸福感所代替。



眨眼间,女儿要去幼儿园了,为了给女儿好的教育,2013年,彭康便在县城租房住,让两个女儿在县城上学,他也在县城找了份做快递员的工作。


在县城租房子住后,彭康叫母亲和继父来县城住,顺便照顾女儿,但继父不愿意离开熟悉的村子环境,继续在村里住,只是偶尔来县城。


都说“隔代亲”,贝贝菲菲姐妹俩一见到爷爷,就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叫得特亲切、特甜,任海林也很疼爱这对双胞胎孙女,经常买些好吃的东西给姐妹俩吃,惹得旁人羡慕不已。


2015年,贝贝菲菲5岁了,4月19日这天是周日,姐妹俩和往常一样和奶奶待着。谁也没想到这一天竟是姐妹俩的灾难日。


这一天,彭康没有休息,继续上班工作。上午9点,彭康接到彭水绍庆派出所的电话,民警说他两个女儿被人砍伤了,孩子已送去县人民医院,叫他马上赶去医院。


彭康脑袋“嗡”一声炸响,本能地问民警严重吗?民警说挺严重的!


挂了电话,彭康不愿相信,但电话是派出所打来,又不得不相信。


两个女儿有母亲陪着看着,怎么就被人砍了呢,女儿是在家里被人砍,还是在外面被人砍的?彭康一边把准备发出的快递从面包车上搬下来,一边心神不宁的想,越想心越乱。


搬完快递后,彭康马上开着面包车去接妻子,夫妻俩一起赶去医院。


在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里,医生正在给姐妹俩清理伤口,止血和简单包扎,因为疼痛,姐妹俩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彭康见到两个宝贝女儿时吓傻了,心如刀绞般疼,眼泪跟着涌出来,两个女儿身上脸上都是血,女儿疼得嗓子都哭哑了。



早上出门时,两个宝贝女儿好好的,还甜甜地对自己说“爸爸再见”,现在却被人砍伤了,眼前的一幕让彭康接受不了,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然而,这不是噩梦,而是比噩梦更加残酷的事实。


医生对彭康说,“两个孩子双脚的伤势太严重了,我们医院条件有限,没法给孩子做手术,你赶紧带两个孩子转到条件好的医院吧,晚了就不好了。”


医生的话让彭康彻底懵了,差点崩溃。彭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哭和难过的时候,两个女儿的伤势不能耽误,必须马上转到好医院救治。


在县人民医院以及媒体的帮助下,19日下午,彭康带着两个女儿转到了重庆红楼医院。


到重庆红楼医院时,由于出血过多和过度惊吓,两个孩子哭得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表情痛苦不堪,让人心疼不已。


红楼医院马上组织相关科室的医生对两个孩子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因为县医院只是对孩子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


两个孩子的伤势让在场的医生震惊不已,这得有多大的恨,凶手才把孩子砍成这样。


姐姐漂亮的脸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这个伤口直接让孩子毁容了。



两个孩子伤势最重的是在脚上,姐妹俩的后脚跟上面都被砍了两三刀,伤口深度直达骨头表面,脚里面的脚腱、神经和血管都断了,也就是说脚筋被破断了。



这么重的伤势,在场的医生都没有见过。


而从姐妹俩脚上伤口上看,凶手是用菜刀砍,下手的力度很大,但又不把整个脚给砍下来。同时,凶手绝对是故意的,在凶手心里应该是想把姐妹俩的脚筋挑断,目的就是让姐妹俩今后残疾,不能行走。


主治医生汪杰说,我也有孩子,也是父亲,姐妹俩的不幸遭遇让我感到很心痛,我要尽力把姐妹俩的伤势处理好,让她们俩恢复得更好,减小对今后的影响,接下来必须马上给姐妹俩做手术,越早做手术,对恢复越有利,而如果恢复不好,会影响今后的行走和跳动。


姐妹俩的手术很复杂,需要将被砍断的肌肉、血管和神经一一缝合。这种手术若是成年人身上做,难度也是非常大,姐妹俩刚5岁,血管和神经什么的都比成年人的小很多,手术的难度可以说翻了几倍。


姐妹俩的伤势又有点区别,姐姐脚上的伤口虽然很深,但伤口很整齐,只要进行认真细致的缝合就可以了。



妹妹的跟腱被砍断了,中间少了一截不见(大概一厘米),手术时,只能采取跟腱修复,也就是把孩子上面完整的跟腱劈开一段,折下来和下面的跟腱缝合,难度很大,但这也是目前最佳的手术方案。


听着医生们解说女儿的伤势和手术的大概流程,彭康听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但知道手术就是东揍西拼才能完成,难度非常大,术后若恢复不好,就会到影响到女儿的行走和跳动,相当于残疾了。


两个女儿若残疾了,该如何度过一生?彭康不敢想象下去,目前最重要就是希望两个女儿的手术成功,手术成功,今后才能更好的恢复。


19日下午5点过,姐妹俩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做手术。



手术室外,彭康和妻子望着手术室的门,焦虑不安,为两个女儿的手术和未来担心,姐妹俩平时喜欢唱歌跳舞,尤其是跳舞,今后还能不能跳仍是个未知数,如果不能跳,姐妹俩一定很伤心和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很漫长,让人更加焦虑不安,彭康和妻子在漫长中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5个小时过去了,妹妹的手术完成了,7个小时过去了,姐姐的手术也完成了。当医生把姐妹俩分别推出手术室,说手术很成功时,彭康和妻子绷紧的神经才松下来。


病床上,姐妹俩在药物的作用下,睡得很沉,暂时摆脱了身上的伤痛,不再撕心裂肺地哭,但双腿绷着的纱布让人触目惊心,同时,也似在诉说凶手是多么的狠心和残忍。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砍伤两个女儿?


彭康这时才有时间和心思去想凶手是谁,心中的悲痛变成了愤怒,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让凶手付出代价。


彭康打电话给警方,问警方找到凶手没有,凶手是谁?


警方说,凶手找到了,就是你的继父,孩子的爷爷任海林。


(任海林和双胞胎姐妹)


彭康脑袋“嗡”一声响,不敢相信地问是不是弄错了?


警方说,没有弄错,任海林自己来自首了,承认是他砍伤两个孩子的。


任海林来自首时,不是直接找民警说他砍伤孩子了,而是安静的坐派出所大厅里。



有民警主动问任海林来办什么事,他却说没什么事,就坐一会,表情很镇定。


任海林坐了一会后,才对民警说:“我是来自首的,我把我家的两个孩子砍伤了。”


警方还说,最初发现两个孩子受伤的是房东肖先生。


据肖先生说,他听到两个孩子在屋里凄惨的哭喊着,然后去查看,发现门在外边反锁着,进不去。


起初,他还以为是大人把孩子锁在屋里,孩子出不来,害怕而大哭,但转念一想,就算害怕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凄惨。


因为担心孩子在屋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便走到窗边往里看,这一看把他吓坏了。两个孩子就在窗口边,身上脸上都是血,身后的地板上是一条带血的拖痕,一直延长到厅里,不用说,孩子是从厅里爬到窗边的。两个孩子的双脚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孩子哭着说是爷爷拿刀砍她俩的。



房东赶紧报警,民警来后,破门进去,把两孩子紧急送往县人民医院。


彭康听后,心里难受得有种窒息之感,任海林可是自己的继父,两个女儿的爷爷呀,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也算是一个很亲的亲人了,他怎么下得了狠手,如果凶手是外人,自己心里还好受点。


彭康和亲朋好友都不愿意相信就是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但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他们不得不相信。


平时,任海林疼爱两个孙女原来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假象,假象之下却是颗蝎子般狠毒的心。


任海林自首时,双手空空,手和身上都没有血迹,不像是一个刚砍伤人的样子,他如此干净,肯定是行凶后,放下凶器,洗干净手,换了衣服,才出门去自首,出门时还特意在外反锁,可见任海林砍伤两个孙女时完全是在十分理智的状态下实施的,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在外锁上门,就是不想让孙女出来,自首时他还在派出所大厅先坐一会,就是想拖延救两个孩子的时间,可见任海林是多么的狠毒。



彭康的哥哥彭伟说,真想不到继父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一家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相处还算和睦,平时自己和弟弟对继父也还可以,继父和母亲平时也会吵架,但夫妻间吵架拌嘴很正常,如果说这是矛盾,那也只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矛盾,还不至于对两个5岁的孩子下如此狠手呀。



彭康说,继父任海林平时喜欢赌,性格比较固执,脑袋有点拧,总觉得谁都想占他的便宜,或者欺负他,因为他是上门到彭家的,因此,他总觉得自己很委屈,也都是他在吃亏。大家一起生活十几年,难免会有点小矛盾,但很正常,谁家没有点小矛盾?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


追根溯源,彭康想了很久,才想起3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也算是他和任海林发生大冲突的一件事。


3年前的一天,彭康的母亲披头散发哭着跑到彭康家,脸上手上都是伤痕,母亲说任海林问她要钱去打牌,她没给,任海林就拿刀把她脸和手划伤。



彭康听后很生气,便去找继父理论。争吵中,彭康见继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说话又难听,气得一拳把继父打在地上。



彭康离开后,任海林就去派出所报案说彭康打他,派出所还找过彭康。后来,在亲朋好友的调解下,任海林和彭康之间的冲突才平息下来。


除了这件事,彭康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算得上冲突的事了。


自那一拳后,彭康和继父之间就少了很多交流,但两个女儿却和继父很亲,继父对两个女儿也很好,彭康和大家看在眼里,都以为“一拳”之事早已过去了。


谁曾想到心胸狭窄又敏感的任海林却认为彭康打他一拳,就是不把他当父亲看待,甚至不把他当家人看待,对彭康仇恨的种子在那一拳之后已在心底生根发芽,但他年纪大了,打不过彭康,只好先忍着,再寻找其他机会报复。


这一忍就是三年,三年来他早已把对彭康的仇恨转移到贝贝菲菲姐妹俩身上,心里扭曲认为,我打不过大人,就伤小孩,让你比我痛苦十倍八倍。



三年来,任海林不动声色地制造他很“疼爱”两个孙女的假象,然后寻机报复。


平时两个孙女亲切地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但仍然打不消他仇恨的念头。


等了三年,任海林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机会。4月19日,彭康的母亲要去接大儿子彭伟的孩子,就叫任海林照看两个孙女。


彭康的母亲出门后,家里就剩下任海林和贝贝菲菲姐妹俩。任海林一见报复的机会来了,转身回厨房拿菜刀,然后,毫不犹豫的朝两个正在厅里玩耍的孙女的脚上砍去,每只脚都砍了两三刀,报三年前彭康打他的那一拳之恨。



报复之后,任海林平静的去自首,并说出自己行凶的原因。


姐妹俩无疑是无辜的,是上一辈人恩怨的牺牲品,她俩遇上这样的爷爷实在不幸。


可是,姐妹俩还那么小,不懂得什么叫做恩怨,什么是仇恨,更不懂大人的残忍狠毒,术后醒来,还问爸爸妈妈,爷爷为什么拿刀砍她俩,是不是她俩做错了什么事,惹爷爷不高兴了,爷爷拿刀砍她俩,爷爷是不是坏人?



姐妹俩的话和天真,让大人听得心碎,尤其是彭康和妻子,他俩的心在滴血,在疼痛,更在为两个女儿的未来担忧。


医生说,姐妹俩的修复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康复的路还很漫长,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姐妹俩的胫神经都有断裂,而姐姐是双侧胫神经完全断裂,如果恢复不好,她今后的行走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还有,任海林是用菜刀砍伤姐妹俩,细菌很多,姐妹俩的后期更容易出现感染。


果然,术后不久,妹妹的伤口出现了部分坏死,不得不再次躺在手术台上,痛得哭得撕心裂肺。


看着女儿遭罪,彭康和妻子心都快碎了。


彭康的妻子说,宁愿这伤伤在自己身上,不在孩子身上,那样孩子就不用受苦受痛。


彭康内心尽是自责,握着女儿的手说,孩子,对不起,都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们俩。


懂事的姐妹俩却安慰爸爸妈妈,说,爸爸,没关系,妈妈,别难过,我们不疼。



自此后,姐妹俩实在痛得忍不住时才哭,因为她们发现自己每次哭,爸爸妈妈也跟着哭,比她们流更多的眼泪,她们不要爸爸妈妈难过。


看着两个懂事的女儿,彭康和妻子更加难受,女儿就一直很懂事,懂得爸爸妈妈的辛苦和不容易。


别人问姐妹俩,爸爸平时工作辛苦吗?姐妹俩说爸爸送快递很辛苦,衣服都湿了。


正因为女儿懂事,彭康和妻子一直努力挣钱,再辛苦都不怕,也一直尽自己能力给两个女儿最好,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两个女儿平安健康快乐长大。可是现在,女儿刚5岁就遭遇不幸,今后还能象以前那样蹦蹦跳跳去上学和跳舞吗?女儿不幸的遭遇会在她们心里留下阴影吗?


彭康和妻子不知道,但希望女儿能恢复到从前,希望女儿今后身心都健康发展,目前,他们最重要的就是陪着两个女儿挺过这一难关。


彭康和妻子收入本来就不高,女儿遭遇不幸后,夫妻俩要照顾女儿,又暂不能出去工作,经济也陷入困境,不过,幸好有很多爱心人士不断边姐妹俩捐爱心款。


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后来,双胞胎姐妹俩出院后又去康复机构进行康复治疗。


而任海林也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


但愿,今后世间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每一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快乐成长!



一个人的报复心可以有多重?任海林因为继子彭康打了他一拳而怀恨在心,并且隐忍和伪装了三年,不动声色的等待机会。


古话说,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然而,任海林不但不反省自己的家暴行为,还为了报继子一拳之恨,不惜秧及无辜,把上一辈人的恩怨转移到只有5岁的双胞胎孙女身上,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手段令人发指,报复之心让人可怕。


写在最后:

大人间的矛盾和恩怨,却牵扯到无辜的孩子,造成悲剧发生,让人心痛,通过这个案例,我想说:


1、不管发生什么事,再怎么愤怒,都不要冲动,往后退一步,先冷静下来,用最好的方式去解决,千万不要用武力方式解决,因为武力不但解决不了,还让矛盾加深和激化,甚至可能还殃及无辜。


2、夫妻间,若有一方有家暴倾向,要及早远离家暴的人,因为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3、人与人之间,尽量和善相处,做人要心胸开阔些,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或矛盾就耿耿于怀,记恨在心,甚至去报复,害人害己。

一个典型的案子是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案。

张扣扣年幼的时候,其母亲因为琐事和邻居王家起了争执,结果被王家失手打死。当时王家人多势众,扣扣眼看着母亲被打死而毫无办法。后来,王家除了支付丧葬费,仅仅“赔偿”扣扣家一千五百块钱。并且父子三人仅仅有一人以未成年为由从轻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可以说赔的很少,判刑也不多。

后来,扣扣当兵,复员后又打工,过的很不如意,而王家似乎把这笔帐忘记了。

二十多年后,扣扣在过年期间,看到王家父子在上坟,便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刀子,在王家父子回家时,趁机行凶,将王家杀死四人,几乎灭门。

这个案子发生后,引起了全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多数人对扣扣报以同情。但是,扣扣手执利刃,光天化日之下杀死四人,毫无悬念地被判处死刑。

王家几乎被灭门,扣扣也被执行死刑,留给公众的,是震惊和叹息。但愿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盗火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警匪电影,本片由阿尔·帕西诺、罗伯特·德尼罗两大奥斯卡影帝合作主演的电影。

影片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也没有过多注重警匪之间的斗争,反而用了很多手笔在展现两个主人公的生活、心理、性格,劫匪被描述成了一个重情重义不滥杀无辜的正面形象,警察被描述成一个离了几次婚精神濒临奔溃的工作狂,这样一来,观众不会再去关注这两个人的下场,而是关注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暗战》中的刘青云和刘德华一样,但比《暗战》中的更为真实,也没有那么刻意,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远胜过其他警匪片的地方,没有华丽的特技,也没有复杂的非线性叙述,但两个主人公的形象就是能深入人心。

这部时长近三小时的警匪片极为全面地描绘了警察与匪徒的生活,而那场枪战早已是后人模仿的对象。阿尔帕西诺河德尼罗的演绎使这两个人物有血有肉有灵魂,整部电影蕴含着一股忧伤的气氛。这些是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





一对5岁双胞胎姐妹的脚筋被人残忍砍断,凶手竟是姐妹俩的爷爷。凶手砍断姐妹俩的脚筋,只是为了报3年前的一拳之恨……



彭康出生于重庆彭水县的一个农村,他9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去世后,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身上,很辛苦。


彭康的爷爷心疼儿媳太辛苦,便想认个干儿子接替去世的儿子,给儿媳做丈夫,和儿媳一起把孙子们抚养大。


任家有个儿子叫任海林,任彭两家商量后,任家就把任海林过继给彭康的爷爷做儿子,任海林到彭家后,就改姓彭,成了彭康母亲的丈夫,彭康的继父。


十几年后,彭康已经长大并结了婚。2010年,彭康的双胞胎女儿出生。


初为人父,彭康乐得把两个女儿当宝贝一样疼爱,并给两女儿起名,姐姐叫贝贝,妹妹叫菲菲。



姐妹俩都是美人胚子,越大越漂亮,人见人爱。彭康每次收工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抱抱女儿,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那刻,工作了一天的劳累就被幸福感所代替。



眨眼间,女儿要去幼儿园了,为了给女儿好的教育,2013年,彭康便在县城租房住,让两个女儿在县城上学,他也在县城找了份做快递员的工作。


在县城租房子住后,彭康叫母亲和继父来县城住,顺便照顾女儿,但继父不愿意离开熟悉的村子环境,继续在村里住,只是偶尔来县城。


都说“隔代亲”,贝贝菲菲姐妹俩一见到爷爷,就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叫得特亲切、特甜,任海林也很疼爱这对双胞胎孙女,经常买些好吃的东西给姐妹俩吃,惹得旁人羡慕不已。


2015年,贝贝菲菲5岁了,4月19日这天是周日,姐妹俩和往常一样和奶奶待着。谁也没想到这一天竟是姐妹俩的灾难日。


这一天,彭康没有休息,继续上班工作。上午9点,彭康接到彭水绍庆派出所的电话,民警说他两个女儿被人砍伤了,孩子已送去县人民医院,叫他马上赶去医院。


彭康脑袋“嗡”一声炸响,本能地问民警严重吗?民警说挺严重的!


挂了电话,彭康不愿相信,但电话是派出所打来,又不得不相信。


两个女儿有母亲陪着看着,怎么就被人砍了呢,女儿是在家里被人砍,还是在外面被人砍的?彭康一边把准备发出的快递从面包车上搬下来,一边心神不宁的想,越想心越乱。


搬完快递后,彭康马上开着面包车去接妻子,夫妻俩一起赶去医院。


在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里,医生正在给姐妹俩清理伤口,止血和简单包扎,因为疼痛,姐妹俩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彭康见到两个宝贝女儿时吓傻了,心如刀绞般疼,眼泪跟着涌出来,两个女儿身上脸上都是血,女儿疼得嗓子都哭哑了。



早上出门时,两个宝贝女儿好好的,还甜甜地对自己说“爸爸再见”,现在却被人砍伤了,眼前的一幕让彭康接受不了,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然而,这不是噩梦,而是比噩梦更加残酷的事实。


医生对彭康说,“两个孩子双脚的伤势太严重了,我们医院条件有限,没法给孩子做手术,你赶紧带两个孩子转到条件好的医院吧,晚了就不好了。”


医生的话让彭康彻底懵了,差点崩溃。彭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哭和难过的时候,两个女儿的伤势不能耽误,必须马上转到好医院救治。


在县人民医院以及媒体的帮助下,19日下午,彭康带着两个女儿转到了重庆红楼医院。


到重庆红楼医院时,由于出血过多和过度惊吓,两个孩子哭得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表情痛苦不堪,让人心疼不已。


红楼医院马上组织相关科室的医生对两个孩子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因为县医院只是对孩子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


两个孩子的伤势让在场的医生震惊不已,这得有多大的恨,凶手才把孩子砍成这样。


姐姐漂亮的脸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这个伤口直接让孩子毁容了。



两个孩子伤势最重的是在脚上,姐妹俩的后脚跟上面都被砍了两三刀,伤口深度直达骨头表面,脚里面的脚腱、神经和血管都断了,也就是说脚筋被破断了。



这么重的伤势,在场的医生都没有见过。


而从姐妹俩脚上伤口上看,凶手是用菜刀砍,下手的力度很大,但又不把整个脚给砍下来。同时,凶手绝对是故意的,在凶手心里应该是想把姐妹俩的脚筋挑断,目的就是让姐妹俩今后残疾,不能行走。


主治医生汪杰说,我也有孩子,也是父亲,姐妹俩的不幸遭遇让我感到很心痛,我要尽力把姐妹俩的伤势处理好,让她们俩恢复得更好,减小对今后的影响,接下来必须马上给姐妹俩做手术,越早做手术,对恢复越有利,而如果恢复不好,会影响今后的行走和跳动。


姐妹俩的手术很复杂,需要将被砍断的肌肉、血管和神经一一缝合。这种手术若是成年人身上做,难度也是非常大,姐妹俩刚5岁,血管和神经什么的都比成年人的小很多,手术的难度可以说翻了几倍。


姐妹俩的伤势又有点区别,姐姐脚上的伤口虽然很深,但伤口很整齐,只要进行认真细致的缝合就可以了。



妹妹的跟腱被砍断了,中间少了一截不见(大概一厘米),手术时,只能采取跟腱修复,也就是把孩子上面完整的跟腱劈开一段,折下来和下面的跟腱缝合,难度很大,但这也是目前最佳的手术方案。


听着医生们解说女儿的伤势和手术的大概流程,彭康听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但知道手术就是东揍西拼才能完成,难度非常大,术后若恢复不好,就会到影响到女儿的行走和跳动,相当于残疾了。


两个女儿若残疾了,该如何度过一生?彭康不敢想象下去,目前最重要就是希望两个女儿的手术成功,手术成功,今后才能更好的恢复。


19日下午5点过,姐妹俩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做手术。



手术室外,彭康和妻子望着手术室的门,焦虑不安,为两个女儿的手术和未来担心,姐妹俩平时喜欢唱歌跳舞,尤其是跳舞,今后还能不能跳仍是个未知数,如果不能跳,姐妹俩一定很伤心和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很漫长,让人更加焦虑不安,彭康和妻子在漫长中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5个小时过去了,妹妹的手术完成了,7个小时过去了,姐姐的手术也完成了。当医生把姐妹俩分别推出手术室,说手术很成功时,彭康和妻子绷紧的神经才松下来。


病床上,姐妹俩在药物的作用下,睡得很沉,暂时摆脱了身上的伤痛,不再撕心裂肺地哭,但双腿绷着的纱布让人触目惊心,同时,也似在诉说凶手是多么的狠心和残忍。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砍伤两个女儿?


彭康这时才有时间和心思去想凶手是谁,心中的悲痛变成了愤怒,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让凶手付出代价。


彭康打电话给警方,问警方找到凶手没有,凶手是谁?


警方说,凶手找到了,就是你的继父,孩子的爷爷任海林。


(任海林和双胞胎姐妹)


彭康脑袋“嗡”一声响,不敢相信地问是不是弄错了?


警方说,没有弄错,任海林自己来自首了,承认是他砍伤两个孩子的。


任海林来自首时,不是直接找民警说他砍伤孩子了,而是安静的坐派出所大厅里。



有民警主动问任海林来办什么事,他却说没什么事,就坐一会,表情很镇定。


任海林坐了一会后,才对民警说:“我是来自首的,我把我家的两个孩子砍伤了。”


警方还说,最初发现两个孩子受伤的是房东肖先生。


据肖先生说,他听到两个孩子在屋里凄惨的哭喊着,然后去查看,发现门在外边反锁着,进不去。


起初,他还以为是大人把孩子锁在屋里,孩子出不来,害怕而大哭,但转念一想,就算害怕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凄惨。


因为担心孩子在屋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便走到窗边往里看,这一看把他吓坏了。两个孩子就在窗口边,身上脸上都是血,身后的地板上是一条带血的拖痕,一直延长到厅里,不用说,孩子是从厅里爬到窗边的。两个孩子的双脚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孩子哭着说是爷爷拿刀砍她俩的。



房东赶紧报警,民警来后,破门进去,把两孩子紧急送往县人民医院。


彭康听后,心里难受得有种窒息之感,任海林可是自己的继父,两个女儿的爷爷呀,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也算是一个很亲的亲人了,他怎么下得了狠手,如果凶手是外人,自己心里还好受点。


彭康和亲朋好友都不愿意相信就是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但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他们不得不相信。


平时,任海林疼爱两个孙女原来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假象,假象之下却是颗蝎子般狠毒的心。


任海林自首时,双手空空,手和身上都没有血迹,不像是一个刚砍伤人的样子,他如此干净,肯定是行凶后,放下凶器,洗干净手,换了衣服,才出门去自首,出门时还特意在外反锁,可见任海林砍伤两个孙女时完全是在十分理智的状态下实施的,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在外锁上门,就是不想让孙女出来,自首时他还在派出所大厅先坐一会,就是想拖延救两个孩子的时间,可见任海林是多么的狠毒。



彭康的哥哥彭伟说,真想不到继父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一家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相处还算和睦,平时自己和弟弟对继父也还可以,继父和母亲平时也会吵架,但夫妻间吵架拌嘴很正常,如果说这是矛盾,那也只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矛盾,还不至于对两个5岁的孩子下如此狠手呀。



彭康说,继父任海林平时喜欢赌,性格比较固执,脑袋有点拧,总觉得谁都想占他的便宜,或者欺负他,因为他是上门到彭家的,因此,他总觉得自己很委屈,也都是他在吃亏。大家一起生活十几年,难免会有点小矛盾,但很正常,谁家没有点小矛盾?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


追根溯源,彭康想了很久,才想起3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也算是他和任海林发生大冲突的一件事。


3年前的一天,彭康的母亲披头散发哭着跑到彭康家,脸上手上都是伤痕,母亲说任海林问她要钱去打牌,她没给,任海林就拿刀把她脸和手划伤。



彭康听后很生气,便去找继父理论。争吵中,彭康见继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说话又难听,气得一拳把继父打在地上。



彭康离开后,任海林就去派出所报案说彭康打他,派出所还找过彭康。后来,在亲朋好友的调解下,任海林和彭康之间的冲突才平息下来。


除了这件事,彭康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算得上冲突的事了。


自那一拳后,彭康和继父之间就少了很多交流,但两个女儿却和继父很亲,继父对两个女儿也很好,彭康和大家看在眼里,都以为“一拳”之事早已过去了。


谁曾想到心胸狭窄又敏感的任海林却认为彭康打他一拳,就是不把他当父亲看待,甚至不把他当家人看待,对彭康仇恨的种子在那一拳之后已在心底生根发芽,但他年纪大了,打不过彭康,只好先忍着,再寻找其他机会报复。


这一忍就是三年,三年来他早已把对彭康的仇恨转移到贝贝菲菲姐妹俩身上,心里扭曲认为,我打不过大人,就伤小孩,让你比我痛苦十倍八倍。



三年来,任海林不动声色地制造他很“疼爱”两个孙女的假象,然后寻机报复。


平时两个孙女亲切地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但仍然打不消他仇恨的念头。


等了三年,任海林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机会。4月19日,彭康的母亲要去接大儿子彭伟的孩子,就叫任海林照看两个孙女。


彭康的母亲出门后,家里就剩下任海林和贝贝菲菲姐妹俩。任海林一见报复的机会来了,转身回厨房拿菜刀,然后,毫不犹豫的朝两个正在厅里玩耍的孙女的脚上砍去,每只脚都砍了两三刀,报三年前彭康打他的那一拳之恨。



报复之后,任海林平静的去自首,并说出自己行凶的原因。


姐妹俩无疑是无辜的,是上一辈人恩怨的牺牲品,她俩遇上这样的爷爷实在不幸。


可是,姐妹俩还那么小,不懂得什么叫做恩怨,什么是仇恨,更不懂大人的残忍狠毒,术后醒来,还问爸爸妈妈,爷爷为什么拿刀砍她俩,是不是她俩做错了什么事,惹爷爷不高兴了,爷爷拿刀砍她俩,爷爷是不是坏人?



姐妹俩的话和天真,让大人听得心碎,尤其是彭康和妻子,他俩的心在滴血,在疼痛,更在为两个女儿的未来担忧。


医生说,姐妹俩的修复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康复的路还很漫长,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姐妹俩的胫神经都有断裂,而姐姐是双侧胫神经完全断裂,如果恢复不好,她今后的行走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还有,任海林是用菜刀砍伤姐妹俩,细菌很多,姐妹俩的后期更容易出现感染。


果然,术后不久,妹妹的伤口出现了部分坏死,不得不再次躺在手术台上,痛得哭得撕心裂肺。


看着女儿遭罪,彭康和妻子心都快碎了。


彭康的妻子说,宁愿这伤伤在自己身上,不在孩子身上,那样孩子就不用受苦受痛。


彭康内心尽是自责,握着女儿的手说,孩子,对不起,都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们俩。


懂事的姐妹俩却安慰爸爸妈妈,说,爸爸,没关系,妈妈,别难过,我们不疼。



自此后,姐妹俩实在痛得忍不住时才哭,因为她们发现自己每次哭,爸爸妈妈也跟着哭,比她们流更多的眼泪,她们不要爸爸妈妈难过。


看着两个懂事的女儿,彭康和妻子更加难受,女儿就一直很懂事,懂得爸爸妈妈的辛苦和不容易。


别人问姐妹俩,爸爸平时工作辛苦吗?姐妹俩说爸爸送快递很辛苦,衣服都湿了。


正因为女儿懂事,彭康和妻子一直努力挣钱,再辛苦都不怕,也一直尽自己能力给两个女儿最好,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两个女儿平安健康快乐长大。可是现在,女儿刚5岁就遭遇不幸,今后还能象以前那样蹦蹦跳跳去上学和跳舞吗?女儿不幸的遭遇会在她们心里留下阴影吗?


彭康和妻子不知道,但希望女儿能恢复到从前,希望女儿今后身心都健康发展,目前,他们最重要的就是陪着两个女儿挺过这一难关。


彭康和妻子收入本来就不高,女儿遭遇不幸后,夫妻俩要照顾女儿,又暂不能出去工作,经济也陷入困境,不过,幸好有很多爱心人士不断边姐妹俩捐爱心款。


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后来,双胞胎姐妹俩出院后又去康复机构进行康复治疗。


而任海林也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


但愿,今后世间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每一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快乐成长!



一个人的报复心可以有多重?任海林因为继子彭康打了他一拳而怀恨在心,并且隐忍和伪装了三年,不动声色的等待机会。


古话说,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然而,任海林不但不反省自己的家暴行为,还为了报继子一拳之恨,不惜秧及无辜,把上一辈人的恩怨转移到只有5岁的双胞胎孙女身上,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手段令人发指,报复之心让人可怕。


写在最后:

大人间的矛盾和恩怨,却牵扯到无辜的孩子,造成悲剧发生,让人心痛,通过这个案例,我想说:


1、不管发生什么事,再怎么愤怒,都不要冲动,往后退一步,先冷静下来,用最好的方式去解决,千万不要用武力方式解决,因为武力不但解决不了,还让矛盾加深和激化,甚至可能还殃及无辜。


2、夫妻间,若有一方有家暴倾向,要及早远离家暴的人,因为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3、人与人之间,尽量和善相处,做人要心胸开阔些,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或矛盾就耿耿于怀,记恨在心,甚至去报复,害人害己。

一个典型的案子是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案。

张扣扣年幼的时候,其母亲因为琐事和邻居王家起了争执,结果被王家失手打死。当时王家人多势众,扣扣眼看着母亲被打死而毫无办法。后来,王家除了支付丧葬费,仅仅“赔偿”扣扣家一千五百块钱。并且父子三人仅仅有一人以未成年为由从轻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可以说赔的很少,判刑也不多。

后来,扣扣当兵,复员后又打工,过的很不如意,而王家似乎把这笔帐忘记了。

二十多年后,扣扣在过年期间,看到王家父子在上坟,便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刀子,在王家父子回家时,趁机行凶,将王家杀死四人,几乎灭门。

这个案子发生后,引起了全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多数人对扣扣报以同情。但是,扣扣手执利刃,光天化日之下杀死四人,毫无悬念地被判处死刑。

王家几乎被灭门,扣扣也被执行死刑,留给公众的,是震惊和叹息。但愿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盗火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警匪电影,本片由阿尔·帕西诺、罗伯特·德尼罗两大奥斯卡影帝合作主演的电影。

影片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也没有过多注重警匪之间的斗争,反而用了很多手笔在展现两个主人公的生活、心理、性格,劫匪被描述成了一个重情重义不滥杀无辜的正面形象,警察被描述成一个离了几次婚精神濒临奔溃的工作狂,这样一来,观众不会再去关注这两个人的下场,而是关注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暗战》中的刘青云和刘德华一样,但比《暗战》中的更为真实,也没有那么刻意,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远胜过其他警匪片的地方,没有华丽的特技,也没有复杂的非线性叙述,但两个主人公的形象就是能深入人心。

这部时长近三小时的警匪片极为全面地描绘了警察与匪徒的生活,而那场枪战早已是后人模仿的对象。阿尔帕西诺河德尼罗的演绎使这两个人物有血有肉有灵魂,整部电影蕴含着一股忧伤的气氛。这些是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





在北京做案时留下的弹壳,根据弹壳编号锁定来自新疆,恰巧新疆案发后,子弹和枪同北京案是同一支枪,开始并案侦查。重点是北京人在新疆生活过。

一对5岁双胞胎姐妹的脚筋被人残忍砍断,凶手竟是姐妹俩的爷爷。凶手砍断姐妹俩的脚筋,只是为了报3年前的一拳之恨……



彭康出生于重庆彭水县的一个农村,他9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去世后,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身上,很辛苦。


彭康的爷爷心疼儿媳太辛苦,便想认个干儿子接替去世的儿子,给儿媳做丈夫,和儿媳一起把孙子们抚养大。


任家有个儿子叫任海林,任彭两家商量后,任家就把任海林过继给彭康的爷爷做儿子,任海林到彭家后,就改姓彭,成了彭康母亲的丈夫,彭康的继父。


十几年后,彭康已经长大并结了婚。2010年,彭康的双胞胎女儿出生。


初为人父,彭康乐得把两个女儿当宝贝一样疼爱,并给两女儿起名,姐姐叫贝贝,妹妹叫菲菲。



姐妹俩都是美人胚子,越大越漂亮,人见人爱。彭康每次收工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抱抱女儿,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那刻,工作了一天的劳累就被幸福感所代替。



眨眼间,女儿要去幼儿园了,为了给女儿好的教育,2013年,彭康便在县城租房住,让两个女儿在县城上学,他也在县城找了份做快递员的工作。


在县城租房子住后,彭康叫母亲和继父来县城住,顺便照顾女儿,但继父不愿意离开熟悉的村子环境,继续在村里住,只是偶尔来县城。


都说“隔代亲”,贝贝菲菲姐妹俩一见到爷爷,就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叫得特亲切、特甜,任海林也很疼爱这对双胞胎孙女,经常买些好吃的东西给姐妹俩吃,惹得旁人羡慕不已。


2015年,贝贝菲菲5岁了,4月19日这天是周日,姐妹俩和往常一样和奶奶待着。谁也没想到这一天竟是姐妹俩的灾难日。


这一天,彭康没有休息,继续上班工作。上午9点,彭康接到彭水绍庆派出所的电话,民警说他两个女儿被人砍伤了,孩子已送去县人民医院,叫他马上赶去医院。


彭康脑袋“嗡”一声炸响,本能地问民警严重吗?民警说挺严重的!


挂了电话,彭康不愿相信,但电话是派出所打来,又不得不相信。


两个女儿有母亲陪着看着,怎么就被人砍了呢,女儿是在家里被人砍,还是在外面被人砍的?彭康一边把准备发出的快递从面包车上搬下来,一边心神不宁的想,越想心越乱。


搬完快递后,彭康马上开着面包车去接妻子,夫妻俩一起赶去医院。


在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里,医生正在给姐妹俩清理伤口,止血和简单包扎,因为疼痛,姐妹俩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彭康见到两个宝贝女儿时吓傻了,心如刀绞般疼,眼泪跟着涌出来,两个女儿身上脸上都是血,女儿疼得嗓子都哭哑了。



早上出门时,两个宝贝女儿好好的,还甜甜地对自己说“爸爸再见”,现在却被人砍伤了,眼前的一幕让彭康接受不了,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然而,这不是噩梦,而是比噩梦更加残酷的事实。


医生对彭康说,“两个孩子双脚的伤势太严重了,我们医院条件有限,没法给孩子做手术,你赶紧带两个孩子转到条件好的医院吧,晚了就不好了。”


医生的话让彭康彻底懵了,差点崩溃。彭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哭和难过的时候,两个女儿的伤势不能耽误,必须马上转到好医院救治。


在县人民医院以及媒体的帮助下,19日下午,彭康带着两个女儿转到了重庆红楼医院。


到重庆红楼医院时,由于出血过多和过度惊吓,两个孩子哭得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表情痛苦不堪,让人心疼不已。


红楼医院马上组织相关科室的医生对两个孩子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因为县医院只是对孩子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


两个孩子的伤势让在场的医生震惊不已,这得有多大的恨,凶手才把孩子砍成这样。


姐姐漂亮的脸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这个伤口直接让孩子毁容了。



两个孩子伤势最重的是在脚上,姐妹俩的后脚跟上面都被砍了两三刀,伤口深度直达骨头表面,脚里面的脚腱、神经和血管都断了,也就是说脚筋被破断了。



这么重的伤势,在场的医生都没有见过。


而从姐妹俩脚上伤口上看,凶手是用菜刀砍,下手的力度很大,但又不把整个脚给砍下来。同时,凶手绝对是故意的,在凶手心里应该是想把姐妹俩的脚筋挑断,目的就是让姐妹俩今后残疾,不能行走。


主治医生汪杰说,我也有孩子,也是父亲,姐妹俩的不幸遭遇让我感到很心痛,我要尽力把姐妹俩的伤势处理好,让她们俩恢复得更好,减小对今后的影响,接下来必须马上给姐妹俩做手术,越早做手术,对恢复越有利,而如果恢复不好,会影响今后的行走和跳动。


姐妹俩的手术很复杂,需要将被砍断的肌肉、血管和神经一一缝合。这种手术若是成年人身上做,难度也是非常大,姐妹俩刚5岁,血管和神经什么的都比成年人的小很多,手术的难度可以说翻了几倍。


姐妹俩的伤势又有点区别,姐姐脚上的伤口虽然很深,但伤口很整齐,只要进行认真细致的缝合就可以了。



妹妹的跟腱被砍断了,中间少了一截不见(大概一厘米),手术时,只能采取跟腱修复,也就是把孩子上面完整的跟腱劈开一段,折下来和下面的跟腱缝合,难度很大,但这也是目前最佳的手术方案。


听着医生们解说女儿的伤势和手术的大概流程,彭康听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但知道手术就是东揍西拼才能完成,难度非常大,术后若恢复不好,就会到影响到女儿的行走和跳动,相当于残疾了。


两个女儿若残疾了,该如何度过一生?彭康不敢想象下去,目前最重要就是希望两个女儿的手术成功,手术成功,今后才能更好的恢复。


19日下午5点过,姐妹俩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做手术。



手术室外,彭康和妻子望着手术室的门,焦虑不安,为两个女儿的手术和未来担心,姐妹俩平时喜欢唱歌跳舞,尤其是跳舞,今后还能不能跳仍是个未知数,如果不能跳,姐妹俩一定很伤心和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很漫长,让人更加焦虑不安,彭康和妻子在漫长中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5个小时过去了,妹妹的手术完成了,7个小时过去了,姐姐的手术也完成了。当医生把姐妹俩分别推出手术室,说手术很成功时,彭康和妻子绷紧的神经才松下来。


病床上,姐妹俩在药物的作用下,睡得很沉,暂时摆脱了身上的伤痛,不再撕心裂肺地哭,但双腿绷着的纱布让人触目惊心,同时,也似在诉说凶手是多么的狠心和残忍。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砍伤两个女儿?


彭康这时才有时间和心思去想凶手是谁,心中的悲痛变成了愤怒,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让凶手付出代价。


彭康打电话给警方,问警方找到凶手没有,凶手是谁?


警方说,凶手找到了,就是你的继父,孩子的爷爷任海林。


(任海林和双胞胎姐妹)


彭康脑袋“嗡”一声响,不敢相信地问是不是弄错了?


警方说,没有弄错,任海林自己来自首了,承认是他砍伤两个孩子的。


任海林来自首时,不是直接找民警说他砍伤孩子了,而是安静的坐派出所大厅里。



有民警主动问任海林来办什么事,他却说没什么事,就坐一会,表情很镇定。


任海林坐了一会后,才对民警说:“我是来自首的,我把我家的两个孩子砍伤了。”


警方还说,最初发现两个孩子受伤的是房东肖先生。


据肖先生说,他听到两个孩子在屋里凄惨的哭喊着,然后去查看,发现门在外边反锁着,进不去。


起初,他还以为是大人把孩子锁在屋里,孩子出不来,害怕而大哭,但转念一想,就算害怕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凄惨。


因为担心孩子在屋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便走到窗边往里看,这一看把他吓坏了。两个孩子就在窗口边,身上脸上都是血,身后的地板上是一条带血的拖痕,一直延长到厅里,不用说,孩子是从厅里爬到窗边的。两个孩子的双脚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孩子哭着说是爷爷拿刀砍她俩的。



房东赶紧报警,民警来后,破门进去,把两孩子紧急送往县人民医院。


彭康听后,心里难受得有种窒息之感,任海林可是自己的继父,两个女儿的爷爷呀,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也算是一个很亲的亲人了,他怎么下得了狠手,如果凶手是外人,自己心里还好受点。


彭康和亲朋好友都不愿意相信就是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但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他们不得不相信。


平时,任海林疼爱两个孙女原来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假象,假象之下却是颗蝎子般狠毒的心。


任海林自首时,双手空空,手和身上都没有血迹,不像是一个刚砍伤人的样子,他如此干净,肯定是行凶后,放下凶器,洗干净手,换了衣服,才出门去自首,出门时还特意在外反锁,可见任海林砍伤两个孙女时完全是在十分理智的状态下实施的,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在外锁上门,就是不想让孙女出来,自首时他还在派出所大厅先坐一会,就是想拖延救两个孩子的时间,可见任海林是多么的狠毒。



彭康的哥哥彭伟说,真想不到继父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一家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相处还算和睦,平时自己和弟弟对继父也还可以,继父和母亲平时也会吵架,但夫妻间吵架拌嘴很正常,如果说这是矛盾,那也只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矛盾,还不至于对两个5岁的孩子下如此狠手呀。



彭康说,继父任海林平时喜欢赌,性格比较固执,脑袋有点拧,总觉得谁都想占他的便宜,或者欺负他,因为他是上门到彭家的,因此,他总觉得自己很委屈,也都是他在吃亏。大家一起生活十几年,难免会有点小矛盾,但很正常,谁家没有点小矛盾?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


追根溯源,彭康想了很久,才想起3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也算是他和任海林发生大冲突的一件事。


3年前的一天,彭康的母亲披头散发哭着跑到彭康家,脸上手上都是伤痕,母亲说任海林问她要钱去打牌,她没给,任海林就拿刀把她脸和手划伤。



彭康听后很生气,便去找继父理论。争吵中,彭康见继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说话又难听,气得一拳把继父打在地上。



彭康离开后,任海林就去派出所报案说彭康打他,派出所还找过彭康。后来,在亲朋好友的调解下,任海林和彭康之间的冲突才平息下来。


除了这件事,彭康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算得上冲突的事了。


自那一拳后,彭康和继父之间就少了很多交流,但两个女儿却和继父很亲,继父对两个女儿也很好,彭康和大家看在眼里,都以为“一拳”之事早已过去了。


谁曾想到心胸狭窄又敏感的任海林却认为彭康打他一拳,就是不把他当父亲看待,甚至不把他当家人看待,对彭康仇恨的种子在那一拳之后已在心底生根发芽,但他年纪大了,打不过彭康,只好先忍着,再寻找其他机会报复。


这一忍就是三年,三年来他早已把对彭康的仇恨转移到贝贝菲菲姐妹俩身上,心里扭曲认为,我打不过大人,就伤小孩,让你比我痛苦十倍八倍。



三年来,任海林不动声色地制造他很“疼爱”两个孙女的假象,然后寻机报复。


平时两个孙女亲切地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但仍然打不消他仇恨的念头。


等了三年,任海林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机会。4月19日,彭康的母亲要去接大儿子彭伟的孩子,就叫任海林照看两个孙女。


彭康的母亲出门后,家里就剩下任海林和贝贝菲菲姐妹俩。任海林一见报复的机会来了,转身回厨房拿菜刀,然后,毫不犹豫的朝两个正在厅里玩耍的孙女的脚上砍去,每只脚都砍了两三刀,报三年前彭康打他的那一拳之恨。



报复之后,任海林平静的去自首,并说出自己行凶的原因。


姐妹俩无疑是无辜的,是上一辈人恩怨的牺牲品,她俩遇上这样的爷爷实在不幸。


可是,姐妹俩还那么小,不懂得什么叫做恩怨,什么是仇恨,更不懂大人的残忍狠毒,术后醒来,还问爸爸妈妈,爷爷为什么拿刀砍她俩,是不是她俩做错了什么事,惹爷爷不高兴了,爷爷拿刀砍她俩,爷爷是不是坏人?



姐妹俩的话和天真,让大人听得心碎,尤其是彭康和妻子,他俩的心在滴血,在疼痛,更在为两个女儿的未来担忧。


医生说,姐妹俩的修复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康复的路还很漫长,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姐妹俩的胫神经都有断裂,而姐姐是双侧胫神经完全断裂,如果恢复不好,她今后的行走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还有,任海林是用菜刀砍伤姐妹俩,细菌很多,姐妹俩的后期更容易出现感染。


果然,术后不久,妹妹的伤口出现了部分坏死,不得不再次躺在手术台上,痛得哭得撕心裂肺。


看着女儿遭罪,彭康和妻子心都快碎了。


彭康的妻子说,宁愿这伤伤在自己身上,不在孩子身上,那样孩子就不用受苦受痛。


彭康内心尽是自责,握着女儿的手说,孩子,对不起,都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们俩。


懂事的姐妹俩却安慰爸爸妈妈,说,爸爸,没关系,妈妈,别难过,我们不疼。



自此后,姐妹俩实在痛得忍不住时才哭,因为她们发现自己每次哭,爸爸妈妈也跟着哭,比她们流更多的眼泪,她们不要爸爸妈妈难过。


看着两个懂事的女儿,彭康和妻子更加难受,女儿就一直很懂事,懂得爸爸妈妈的辛苦和不容易。


别人问姐妹俩,爸爸平时工作辛苦吗?姐妹俩说爸爸送快递很辛苦,衣服都湿了。


正因为女儿懂事,彭康和妻子一直努力挣钱,再辛苦都不怕,也一直尽自己能力给两个女儿最好,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两个女儿平安健康快乐长大。可是现在,女儿刚5岁就遭遇不幸,今后还能象以前那样蹦蹦跳跳去上学和跳舞吗?女儿不幸的遭遇会在她们心里留下阴影吗?


彭康和妻子不知道,但希望女儿能恢复到从前,希望女儿今后身心都健康发展,目前,他们最重要的就是陪着两个女儿挺过这一难关。


彭康和妻子收入本来就不高,女儿遭遇不幸后,夫妻俩要照顾女儿,又暂不能出去工作,经济也陷入困境,不过,幸好有很多爱心人士不断边姐妹俩捐爱心款。


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后来,双胞胎姐妹俩出院后又去康复机构进行康复治疗。


而任海林也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


但愿,今后世间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每一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快乐成长!



一个人的报复心可以有多重?任海林因为继子彭康打了他一拳而怀恨在心,并且隐忍和伪装了三年,不动声色的等待机会。


古话说,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然而,任海林不但不反省自己的家暴行为,还为了报继子一拳之恨,不惜秧及无辜,把上一辈人的恩怨转移到只有5岁的双胞胎孙女身上,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手段令人发指,报复之心让人可怕。


写在最后:

大人间的矛盾和恩怨,却牵扯到无辜的孩子,造成悲剧发生,让人心痛,通过这个案例,我想说:


1、不管发生什么事,再怎么愤怒,都不要冲动,往后退一步,先冷静下来,用最好的方式去解决,千万不要用武力方式解决,因为武力不但解决不了,还让矛盾加深和激化,甚至可能还殃及无辜。


2、夫妻间,若有一方有家暴倾向,要及早远离家暴的人,因为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3、人与人之间,尽量和善相处,做人要心胸开阔些,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或矛盾就耿耿于怀,记恨在心,甚至去报复,害人害己。

一个典型的案子是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案。

张扣扣年幼的时候,其母亲因为琐事和邻居王家起了争执,结果被王家失手打死。当时王家人多势众,扣扣眼看着母亲被打死而毫无办法。后来,王家除了支付丧葬费,仅仅“赔偿”扣扣家一千五百块钱。并且父子三人仅仅有一人以未成年为由从轻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可以说赔的很少,判刑也不多。

后来,扣扣当兵,复员后又打工,过的很不如意,而王家似乎把这笔帐忘记了。

二十多年后,扣扣在过年期间,看到王家父子在上坟,便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刀子,在王家父子回家时,趁机行凶,将王家杀死四人,几乎灭门。

这个案子发生后,引起了全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多数人对扣扣报以同情。但是,扣扣手执利刃,光天化日之下杀死四人,毫无悬念地被判处死刑。

王家几乎被灭门,扣扣也被执行死刑,留给公众的,是震惊和叹息。但愿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盗火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警匪电影,本片由阿尔·帕西诺、罗伯特·德尼罗两大奥斯卡影帝合作主演的电影。

影片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也没有过多注重警匪之间的斗争,反而用了很多手笔在展现两个主人公的生活、心理、性格,劫匪被描述成了一个重情重义不滥杀无辜的正面形象,警察被描述成一个离了几次婚精神濒临奔溃的工作狂,这样一来,观众不会再去关注这两个人的下场,而是关注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暗战》中的刘青云和刘德华一样,但比《暗战》中的更为真实,也没有那么刻意,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远胜过其他警匪片的地方,没有华丽的特技,也没有复杂的非线性叙述,但两个主人公的形象就是能深入人心。

这部时长近三小时的警匪片极为全面地描绘了警察与匪徒的生活,而那场枪战早已是后人模仿的对象。阿尔帕西诺河德尼罗的演绎使这两个人物有血有肉有灵魂,整部电影蕴含着一股忧伤的气氛。这些是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





在北京做案时留下的弹壳,根据弹壳编号锁定来自新疆,恰巧新疆案发后,子弹和枪同北京案是同一支枪,开始并案侦查。重点是北京人在新疆生活过。

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杀人案,就是满门抄斩和株连九族,这样的事情很多,所以才有伴君如伴虎之说。在皇帝身边谋事很风光也有很大的风险,说不定哪天说错一句话或者被别人告一状,带来的就是杀身之祸。但是,这样的杀人案也就几十上百人而已。

近代,国人不能忘记的就是日本鬼子对我们同胞的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惨遭毒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国人当永远牢记,国家强盛,才不能被欺负。

近代的惨无人道的杀人案,比满门抄斩和株连九族更残忍,那就是种族灭绝。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导致印第安人从最初的500多万人,到现在印第安土族仅剩下几十万人。澳洲的情况几乎同样如此,美澳两国都是鹰占雀巢,杀人如麻。现在却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到处以人权指摘他国。

一对5岁双胞胎姐妹的脚筋被人残忍砍断,凶手竟是姐妹俩的爷爷。凶手砍断姐妹俩的脚筋,只是为了报3年前的一拳之恨……



彭康出生于重庆彭水县的一个农村,他9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去世后,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身上,很辛苦。


彭康的爷爷心疼儿媳太辛苦,便想认个干儿子接替去世的儿子,给儿媳做丈夫,和儿媳一起把孙子们抚养大。


任家有个儿子叫任海林,任彭两家商量后,任家就把任海林过继给彭康的爷爷做儿子,任海林到彭家后,就改姓彭,成了彭康母亲的丈夫,彭康的继父。


十几年后,彭康已经长大并结了婚。2010年,彭康的双胞胎女儿出生。


初为人父,彭康乐得把两个女儿当宝贝一样疼爱,并给两女儿起名,姐姐叫贝贝,妹妹叫菲菲。



姐妹俩都是美人胚子,越大越漂亮,人见人爱。彭康每次收工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抱抱女儿,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那刻,工作了一天的劳累就被幸福感所代替。



眨眼间,女儿要去幼儿园了,为了给女儿好的教育,2013年,彭康便在县城租房住,让两个女儿在县城上学,他也在县城找了份做快递员的工作。


在县城租房子住后,彭康叫母亲和继父来县城住,顺便照顾女儿,但继父不愿意离开熟悉的村子环境,继续在村里住,只是偶尔来县城。


都说“隔代亲”,贝贝菲菲姐妹俩一见到爷爷,就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叫得特亲切、特甜,任海林也很疼爱这对双胞胎孙女,经常买些好吃的东西给姐妹俩吃,惹得旁人羡慕不已。


2015年,贝贝菲菲5岁了,4月19日这天是周日,姐妹俩和往常一样和奶奶待着。谁也没想到这一天竟是姐妹俩的灾难日。


这一天,彭康没有休息,继续上班工作。上午9点,彭康接到彭水绍庆派出所的电话,民警说他两个女儿被人砍伤了,孩子已送去县人民医院,叫他马上赶去医院。


彭康脑袋“嗡”一声炸响,本能地问民警严重吗?民警说挺严重的!


挂了电话,彭康不愿相信,但电话是派出所打来,又不得不相信。


两个女儿有母亲陪着看着,怎么就被人砍了呢,女儿是在家里被人砍,还是在外面被人砍的?彭康一边把准备发出的快递从面包车上搬下来,一边心神不宁的想,越想心越乱。


搬完快递后,彭康马上开着面包车去接妻子,夫妻俩一起赶去医院。


在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里,医生正在给姐妹俩清理伤口,止血和简单包扎,因为疼痛,姐妹俩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彭康见到两个宝贝女儿时吓傻了,心如刀绞般疼,眼泪跟着涌出来,两个女儿身上脸上都是血,女儿疼得嗓子都哭哑了。



早上出门时,两个宝贝女儿好好的,还甜甜地对自己说“爸爸再见”,现在却被人砍伤了,眼前的一幕让彭康接受不了,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然而,这不是噩梦,而是比噩梦更加残酷的事实。


医生对彭康说,“两个孩子双脚的伤势太严重了,我们医院条件有限,没法给孩子做手术,你赶紧带两个孩子转到条件好的医院吧,晚了就不好了。”


医生的话让彭康彻底懵了,差点崩溃。彭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哭和难过的时候,两个女儿的伤势不能耽误,必须马上转到好医院救治。


在县人民医院以及媒体的帮助下,19日下午,彭康带着两个女儿转到了重庆红楼医院。


到重庆红楼医院时,由于出血过多和过度惊吓,两个孩子哭得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表情痛苦不堪,让人心疼不已。


红楼医院马上组织相关科室的医生对两个孩子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因为县医院只是对孩子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


两个孩子的伤势让在场的医生震惊不已,这得有多大的恨,凶手才把孩子砍成这样。


姐姐漂亮的脸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这个伤口直接让孩子毁容了。



两个孩子伤势最重的是在脚上,姐妹俩的后脚跟上面都被砍了两三刀,伤口深度直达骨头表面,脚里面的脚腱、神经和血管都断了,也就是说脚筋被破断了。



这么重的伤势,在场的医生都没有见过。


而从姐妹俩脚上伤口上看,凶手是用菜刀砍,下手的力度很大,但又不把整个脚给砍下来。同时,凶手绝对是故意的,在凶手心里应该是想把姐妹俩的脚筋挑断,目的就是让姐妹俩今后残疾,不能行走。


主治医生汪杰说,我也有孩子,也是父亲,姐妹俩的不幸遭遇让我感到很心痛,我要尽力把姐妹俩的伤势处理好,让她们俩恢复得更好,减小对今后的影响,接下来必须马上给姐妹俩做手术,越早做手术,对恢复越有利,而如果恢复不好,会影响今后的行走和跳动。


姐妹俩的手术很复杂,需要将被砍断的肌肉、血管和神经一一缝合。这种手术若是成年人身上做,难度也是非常大,姐妹俩刚5岁,血管和神经什么的都比成年人的小很多,手术的难度可以说翻了几倍。


姐妹俩的伤势又有点区别,姐姐脚上的伤口虽然很深,但伤口很整齐,只要进行认真细致的缝合就可以了。



妹妹的跟腱被砍断了,中间少了一截不见(大概一厘米),手术时,只能采取跟腱修复,也就是把孩子上面完整的跟腱劈开一段,折下来和下面的跟腱缝合,难度很大,但这也是目前最佳的手术方案。


听着医生们解说女儿的伤势和手术的大概流程,彭康听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但知道手术就是东揍西拼才能完成,难度非常大,术后若恢复不好,就会到影响到女儿的行走和跳动,相当于残疾了。


两个女儿若残疾了,该如何度过一生?彭康不敢想象下去,目前最重要就是希望两个女儿的手术成功,手术成功,今后才能更好的恢复。


19日下午5点过,姐妹俩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做手术。



手术室外,彭康和妻子望着手术室的门,焦虑不安,为两个女儿的手术和未来担心,姐妹俩平时喜欢唱歌跳舞,尤其是跳舞,今后还能不能跳仍是个未知数,如果不能跳,姐妹俩一定很伤心和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很漫长,让人更加焦虑不安,彭康和妻子在漫长中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5个小时过去了,妹妹的手术完成了,7个小时过去了,姐姐的手术也完成了。当医生把姐妹俩分别推出手术室,说手术很成功时,彭康和妻子绷紧的神经才松下来。


病床上,姐妹俩在药物的作用下,睡得很沉,暂时摆脱了身上的伤痛,不再撕心裂肺地哭,但双腿绷着的纱布让人触目惊心,同时,也似在诉说凶手是多么的狠心和残忍。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砍伤两个女儿?


彭康这时才有时间和心思去想凶手是谁,心中的悲痛变成了愤怒,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让凶手付出代价。


彭康打电话给警方,问警方找到凶手没有,凶手是谁?


警方说,凶手找到了,就是你的继父,孩子的爷爷任海林。


(任海林和双胞胎姐妹)


彭康脑袋“嗡”一声响,不敢相信地问是不是弄错了?


警方说,没有弄错,任海林自己来自首了,承认是他砍伤两个孩子的。


任海林来自首时,不是直接找民警说他砍伤孩子了,而是安静的坐派出所大厅里。



有民警主动问任海林来办什么事,他却说没什么事,就坐一会,表情很镇定。


任海林坐了一会后,才对民警说:“我是来自首的,我把我家的两个孩子砍伤了。”


警方还说,最初发现两个孩子受伤的是房东肖先生。


据肖先生说,他听到两个孩子在屋里凄惨的哭喊着,然后去查看,发现门在外边反锁着,进不去。


起初,他还以为是大人把孩子锁在屋里,孩子出不来,害怕而大哭,但转念一想,就算害怕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凄惨。


因为担心孩子在屋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便走到窗边往里看,这一看把他吓坏了。两个孩子就在窗口边,身上脸上都是血,身后的地板上是一条带血的拖痕,一直延长到厅里,不用说,孩子是从厅里爬到窗边的。两个孩子的双脚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孩子哭着说是爷爷拿刀砍她俩的。



房东赶紧报警,民警来后,破门进去,把两孩子紧急送往县人民医院。


彭康听后,心里难受得有种窒息之感,任海林可是自己的继父,两个女儿的爷爷呀,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也算是一个很亲的亲人了,他怎么下得了狠手,如果凶手是外人,自己心里还好受点。


彭康和亲朋好友都不愿意相信就是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但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他们不得不相信。


平时,任海林疼爱两个孙女原来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假象,假象之下却是颗蝎子般狠毒的心。


任海林自首时,双手空空,手和身上都没有血迹,不像是一个刚砍伤人的样子,他如此干净,肯定是行凶后,放下凶器,洗干净手,换了衣服,才出门去自首,出门时还特意在外反锁,可见任海林砍伤两个孙女时完全是在十分理智的状态下实施的,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在外锁上门,就是不想让孙女出来,自首时他还在派出所大厅先坐一会,就是想拖延救两个孩子的时间,可见任海林是多么的狠毒。



彭康的哥哥彭伟说,真想不到继父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一家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相处还算和睦,平时自己和弟弟对继父也还可以,继父和母亲平时也会吵架,但夫妻间吵架拌嘴很正常,如果说这是矛盾,那也只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矛盾,还不至于对两个5岁的孩子下如此狠手呀。



彭康说,继父任海林平时喜欢赌,性格比较固执,脑袋有点拧,总觉得谁都想占他的便宜,或者欺负他,因为他是上门到彭家的,因此,他总觉得自己很委屈,也都是他在吃亏。大家一起生活十几年,难免会有点小矛盾,但很正常,谁家没有点小矛盾?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任海林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


追根溯源,彭康想了很久,才想起3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也算是他和任海林发生大冲突的一件事。


3年前的一天,彭康的母亲披头散发哭着跑到彭康家,脸上手上都是伤痕,母亲说任海林问她要钱去打牌,她没给,任海林就拿刀把她脸和手划伤。



彭康听后很生气,便去找继父理论。争吵中,彭康见继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说话又难听,气得一拳把继父打在地上。



彭康离开后,任海林就去派出所报案说彭康打他,派出所还找过彭康。后来,在亲朋好友的调解下,任海林和彭康之间的冲突才平息下来。


除了这件事,彭康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算得上冲突的事了。


自那一拳后,彭康和继父之间就少了很多交流,但两个女儿却和继父很亲,继父对两个女儿也很好,彭康和大家看在眼里,都以为“一拳”之事早已过去了。


谁曾想到心胸狭窄又敏感的任海林却认为彭康打他一拳,就是不把他当父亲看待,甚至不把他当家人看待,对彭康仇恨的种子在那一拳之后已在心底生根发芽,但他年纪大了,打不过彭康,只好先忍着,再寻找其他机会报复。


这一忍就是三年,三年来他早已把对彭康的仇恨转移到贝贝菲菲姐妹俩身上,心里扭曲认为,我打不过大人,就伤小孩,让你比我痛苦十倍八倍。



三年来,任海林不动声色地制造他很“疼爱”两个孙女的假象,然后寻机报复。


平时两个孙女亲切地围在任海林身边爷爷长爷爷短的叫,但仍然打不消他仇恨的念头。


等了三年,任海林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机会。4月19日,彭康的母亲要去接大儿子彭伟的孩子,就叫任海林照看两个孙女。


彭康的母亲出门后,家里就剩下任海林和贝贝菲菲姐妹俩。任海林一见报复的机会来了,转身回厨房拿菜刀,然后,毫不犹豫的朝两个正在厅里玩耍的孙女的脚上砍去,每只脚都砍了两三刀,报三年前彭康打他的那一拳之恨。



报复之后,任海林平静的去自首,并说出自己行凶的原因。


姐妹俩无疑是无辜的,是上一辈人恩怨的牺牲品,她俩遇上这样的爷爷实在不幸。


可是,姐妹俩还那么小,不懂得什么叫做恩怨,什么是仇恨,更不懂大人的残忍狠毒,术后醒来,还问爸爸妈妈,爷爷为什么拿刀砍她俩,是不是她俩做错了什么事,惹爷爷不高兴了,爷爷拿刀砍她俩,爷爷是不是坏人?



姐妹俩的话和天真,让大人听得心碎,尤其是彭康和妻子,他俩的心在滴血,在疼痛,更在为两个女儿的未来担忧。


医生说,姐妹俩的修复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康复的路还很漫长,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姐妹俩的胫神经都有断裂,而姐姐是双侧胫神经完全断裂,如果恢复不好,她今后的行走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还有,任海林是用菜刀砍伤姐妹俩,细菌很多,姐妹俩的后期更容易出现感染。


果然,术后不久,妹妹的伤口出现了部分坏死,不得不再次躺在手术台上,痛得哭得撕心裂肺。


看着女儿遭罪,彭康和妻子心都快碎了。


彭康的妻子说,宁愿这伤伤在自己身上,不在孩子身上,那样孩子就不用受苦受痛。


彭康内心尽是自责,握着女儿的手说,孩子,对不起,都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们俩。


懂事的姐妹俩却安慰爸爸妈妈,说,爸爸,没关系,妈妈,别难过,我们不疼。



自此后,姐妹俩实在痛得忍不住时才哭,因为她们发现自己每次哭,爸爸妈妈也跟着哭,比她们流更多的眼泪,她们不要爸爸妈妈难过。


看着两个懂事的女儿,彭康和妻子更加难受,女儿就一直很懂事,懂得爸爸妈妈的辛苦和不容易。


别人问姐妹俩,爸爸平时工作辛苦吗?姐妹俩说爸爸送快递很辛苦,衣服都湿了。


正因为女儿懂事,彭康和妻子一直努力挣钱,再辛苦都不怕,也一直尽自己能力给两个女儿最好,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两个女儿平安健康快乐长大。可是现在,女儿刚5岁就遭遇不幸,今后还能象以前那样蹦蹦跳跳去上学和跳舞吗?女儿不幸的遭遇会在她们心里留下阴影吗?


彭康和妻子不知道,但希望女儿能恢复到从前,希望女儿今后身心都健康发展,目前,他们最重要的就是陪着两个女儿挺过这一难关。


彭康和妻子收入本来就不高,女儿遭遇不幸后,夫妻俩要照顾女儿,又暂不能出去工作,经济也陷入困境,不过,幸好有很多爱心人士不断边姐妹俩捐爱心款。


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后来,双胞胎姐妹俩出院后又去康复机构进行康复治疗。


而任海林也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


但愿,今后世间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每一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快乐成长!



一个人的报复心可以有多重?任海林因为继子彭康打了他一拳而怀恨在心,并且隐忍和伪装了三年,不动声色的等待机会。


古话说,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然而,任海林不但不反省自己的家暴行为,还为了报继子一拳之恨,不惜秧及无辜,把上一辈人的恩怨转移到只有5岁的双胞胎孙女身上,残忍砍断两个孙女的脚筋,手段令人发指,报复之心让人可怕。


写在最后:

大人间的矛盾和恩怨,却牵扯到无辜的孩子,造成悲剧发生,让人心痛,通过这个案例,我想说:


1、不管发生什么事,再怎么愤怒,都不要冲动,往后退一步,先冷静下来,用最好的方式去解决,千万不要用武力方式解决,因为武力不但解决不了,还让矛盾加深和激化,甚至可能还殃及无辜。


2、夫妻间,若有一方有家暴倾向,要及早远离家暴的人,因为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3、人与人之间,尽量和善相处,做人要心胸开阔些,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或矛盾就耿耿于怀,记恨在心,甚至去报复,害人害己。

一个典型的案子是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案。

张扣扣年幼的时候,其母亲因为琐事和邻居王家起了争执,结果被王家失手打死。当时王家人多势众,扣扣眼看着母亲被打死而毫无办法。后来,王家除了支付丧葬费,仅仅“赔偿”扣扣家一千五百块钱。并且父子三人仅仅有一人以未成年为由从轻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可以说赔的很少,判刑也不多。

后来,扣扣当兵,复员后又打工,过的很不如意,而王家似乎把这笔帐忘记了。

二十多年后,扣扣在过年期间,看到王家父子在上坟,便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刀子,在王家父子回家时,趁机行凶,将王家杀死四人,几乎灭门。

这个案子发生后,引起了全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多数人对扣扣报以同情。但是,扣扣手执利刃,光天化日之下杀死四人,毫无悬念地被判处死刑。

王家几乎被灭门,扣扣也被执行死刑,留给公众的,是震惊和叹息。但愿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盗火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警匪电影,本片由阿尔·帕西诺、罗伯特·德尼罗两大奥斯卡影帝合作主演的电影。

影片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也没有过多注重警匪之间的斗争,反而用了很多手笔在展现两个主人公的生活、心理、性格,劫匪被描述成了一个重情重义不滥杀无辜的正面形象,警察被描述成一个离了几次婚精神濒临奔溃的工作狂,这样一来,观众不会再去关注这两个人的下场,而是关注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暗战》中的刘青云和刘德华一样,但比《暗战》中的更为真实,也没有那么刻意,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远胜过其他警匪片的地方,没有华丽的特技,也没有复杂的非线性叙述,但两个主人公的形象就是能深入人心。

这部时长近三小时的警匪片极为全面地描绘了警察与匪徒的生活,而那场枪战早已是后人模仿的对象。阿尔帕西诺河德尼罗的演绎使这两个人物有血有肉有灵魂,整部电影蕴含着一股忧伤的气氛。这些是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





在北京做案时留下的弹壳,根据弹壳编号锁定来自新疆,恰巧新疆案发后,子弹和枪同北京案是同一支枪,开始并案侦查。重点是北京人在新疆生活过。

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杀人案,就是满门抄斩和株连九族,这样的事情很多,所以才有伴君如伴虎之说。在皇帝身边谋事很风光也有很大的风险,说不定哪天说错一句话或者被别人告一状,带来的就是杀身之祸。但是,这样的杀人案也就几十上百人而已。

近代,国人不能忘记的就是日本鬼子对我们同胞的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惨遭毒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国人当永远牢记,国家强盛,才不能被欺负。

近代的惨无人道的杀人案,比满门抄斩和株连九族更残忍,那就是种族灭绝。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导致印第安人从最初的500多万人,到现在印第安土族仅剩下几十万人。澳洲的情况几乎同样如此,美澳两国都是鹰占雀巢,杀人如麻。现在却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到处以人权指摘他国。

谁说的?他在新疆就生活的很好,不用上班,不用还贷款,不用愁钱花,这样的好日子他怎么不敢面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50479/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