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萝卜称号哪来的(南京大萝卜的称号是怎么来的)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大萝卜”既是南京人称某些人的俚语,也是过去南京名特产。过去人员流动,外地人到南京定居,南京人到外地生活,“南京大萝卜”逐渐传遍中华。如同“京油子”(北京)、“卫嘴子”(天津)、“徽骆驼”(皖南)、“上海赤佬”、“杨州虚子”、“湖南骡子”“湖北九头鸟”等这些民间指称某地人的绰号、浑名一样,“大萝卜”又成了南京人的指称了。




“南京大萝卜”就是南京文化的一种阐释。“南京大萝卜”并不是指作为蔬菜的萝卜,而是隐喻南京人。南京人得这“大萝卜”雅号,不确切地知道源于何时的什么典故,但将南京人的文化秉性形容为“大萝卜”,却不无道理。古人、今人大部分人认为“南京大萝卜”是意味着朴实敦厚、包容开放、文明儒雅,也有木讷与愚笨的讥讽意味。“南京大萝卜”既被人讥,也以自嘲。


据说,在南京民间有这样的传说,过去地主收了佃户的地租,便嘲笑佃户如同地里长的“大萝卜”一般。此说传开去,南京人便有了这个雅号。这一雅号如从正面理解,是一种褒扬。明人顾起元《客座赘语》说:南都风尚,最为醇厚。”《正德江宁志》说:“金陵人物敦重质厚,罕儇巧浮伪。”都是说南京人自古有老实敦厚的品格。




大萝卜专指红萝卜,非白萝卜、青萝卜、川心红(心里美)、紫萝卜也。大萝卜名副其实,个头大,一般是长圆形,普通在一斤上下,重的还不止,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红皮白肉,殷红可爱,又洁白似玉,让人爱不释手。高桥门的萝卜不仅个大,而且味甜多汁少辣味,崩脆透酥亦粉糯。能生吃能熟吃,可单烹可合烧,荤宜素亦宜。现买现吃行,腌制加工亦行,储藏运输方便。


旧时南京也有“一大一小”很有名,为人称道。这就是高桥门的大萝卜,沙洲圩的小白菜(青菜)。历史上,清末至民国初年,板桥萝卜、门西万竹园的青菜是著名的“一大一小”。南京的萝卜却可以说是一种别地不如的特产,硕大味甘而且实心。在有关南京的文献中,常常提到它。



如张通之《白门食谱》云:

板桥所产萝卜,皮色鲜红,肉实而味甜,与他处皮白而心不实者,绝不相似。无论煮食或煨汤,皆易烂,而味甜如栗。肉生食,切丝,以盐拌片刻,去汁,以麻油、糖、醋拌食。或加海蜇丝,其味亦佳,且能化痰而清肠胃也。



龚乃保《冶城蔬谱》云:

【萝卜】吾乡产者,皮色鲜红,冬初,硕大坚实,一颗重七八两,质粉而味甜,远胜薯蓣。窖至来春,磕碎拌以糖醋,秋梨无其爽脆也。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两种大众化的菜蔬,供应期长,价廉物美,是百姓日常生活中的主角,须臾不可离。萝卜营养丰富,富含矿物质和维生素,具有防病治病功效。谚云:“萝卜上了街,药店下招牌。”“冬吃萝卜夏吃姜,不劳郎中开药方。”百姓对萝卜是很喜欢很有感情的。


由于萝卜是大路货的四时蔬菜,价格低廉,不是山珍时鲜、娇嫩稀贵,不为人们所重;其厚重敦实,不浮华虚轻;红皮白心,木讷不露。红皮给人的感觉热情诚挚,白心意味心地洁白似玉;刀切似觉坚硬,火煮则又粉糯;出身低下,埋在土里,人入菜畦,踩脚下而未觉,不似其他蔬菜,身在土上,人见之忙让开,有落花生般朴素无华的高尚品质。其他蔬菜有姿有态,而萝卜形态简单划一,中吃不中看。



故南京百姓就把头脑较简单、心地诚实、不会弯弯绕,不会转弯拐角,不察言观色,不太懂 “事”、不会随机应变、实话实说的人谓“萝卜”或“大萝卜”。 “萝卜”虽说是贬义但表明此人不滑头不刁钻,贬中有褒。

南京人朴素无华,内心向大萝卜一样甘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0123/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