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柔福帝姬之谜(南宋真假帝姬始末)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柔福帝姬南逃事件,最终演变成“真假公主”之争。彼时的金国与宋朝官方结论相一致,均认定南逃的公主是假冒的,民间则质疑声四起,形成了官方与民间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

宋徽宗在位时,接受蔡京的建议,将沿用了上千年的公主改称“帝姬”。没过几年,发生“靖康之难”,徽、钦二帝及妃嫔、皇子、公主、 宗室贵戚、大臣等约三千余人,因无法依据与金国达成的协议交纳贡金,全数被金国用以折抵被押送至北方,这其中就有十七岁的柔福帝姬。

最先被用作折抵贡金的,便是蔡京家里的歌姬。“帝姬”的称呼,到南宋初年因与“帝饥”谐音而被废止,又改称“公主”。而宋高宗在位时曾先后发生过两起假冒公主事件,其中假冒柔福帝姬至今真假难辨。

实际上,被金国掳去的众多皇室女性,真正生还回归的,仅有宋高宗生母韦贵妃及柔福帝姬。至于绍兴年间,一妇人自称是被掳去的徽宗二女儿“荣德帝姬”,甫一出现便被前去辨认的老宫女一眼识破,只是个假冒伪劣的“一眼假”。这出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以宋高宗下令将其杖杀而告终。

与之相比,柔福帝姬事件从发生到结局的大逆转,极有可能是金国的将领为掩盖公主逃跑的事实,人为地炮制出一个假冒的柔福帝姬,以至于真正的公主被错杀。

柔福帝姬在宋徽宗众多女儿中排行二十,当年被掳到金国后,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徽、钦二帝及后妃、宗室、公主等都被勒令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据《呻吟语》记载: “妃嫔王妃帝姬宗室妇女均露上体,披羊裘”,到金朝阿骨打庙中行“牵羊礼”。朱皇后因不堪受辱,当夜自尽。

男俘全成了金国的奴隶,妃嫔和公主等交由金国皇帝金太宗亲自分配,宫女则由完颜宗翰分给金军将士或配给金国贵族为奴。可不知何故,金太宗并没有留下柔福帝姬,却将她送去“洗衣院”为奴。

所谓的“洗衣院”, 实际上就是专为金国皇帝及贵族寻欢作乐而开设的妓院,不仅柔福帝姬,宋高宗赵构的发妻邢秉懿及生母韦氏也同在洗衣院为奴。而徽、钦二帝先是被囚禁于韩州(现吉林省梨树县北偏脸城),两年后又转至五国城(现黑龙江省依兰县城北旧古城)。

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宋军在中原剿匪时,俘虏当中有一妇人自称是柔福帝姬。既然声称是皇帝的妹妹,当即被护送到了临安。宋高宗只依稀记得徽宗有个女儿柔福帝姬,为王贵妃所生,至于面貌身材等,早就记不清楚了。

为慎重起见,先派去太监冯益和老宫女吴心儿及旧日宫女等一同前去查验。结果,众人回报,说不仅相貌极为相似,以宫中旧事相询也能对答如流。唯一可疑的,是这女子有一双大脚。

据《鹤林玉露》记载: “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 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 女子给出的解释,是被金人驱逐如牛羊,一直赤脚奔走,双脚哪里还有旧时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解释,宋高宗也认为确有道理。并且,这女子能够将极为隐秘的宋高宗乳名一口说出。至此,终于确定此人就是徽宗女儿柔福帝姬。于是,高宗下诏让她入宫,授予福国长公主的称号。

并且,没过多久后又为她挑选了永州防御使高世衰为驸马。可在南宋与金国签订了“绍兴和议”后,高宗生母韦贵妃被金国放归,整个事件出现反转。当她听到柔福帝姬早已逃回一事后,不禁诧异说道:“柔福已病死于金国, 怎么又有一个柔福呢?”

宋高宗听了母亲的话,勃然大怒,当即下令拘捕柔福帝姬,并交由大理寺审问。严刑拷问之下,“假柔福公主”无可抵赖,只得一一供招。原来,她本是汴京流浪的女子名叫静善,汴京攻破后,被乱兵掠往北方。

在路上遇到一个名叫张喜儿的宫女,她将许多宫闱秘事,全告诉了静善,并说静善的相貌气质酷似柔福帝姬。静善听后十分动心。后来,宋军剿匪时被俘,便起了冒认公主之心。案件审理完毕,宋高宗下令将其斩首于东市。

假冒柔福帝姬之所以引起争议,在于整个事件多有不合理之处,且各种记载及猜测也是相互矛盾。如《琐碎录》记载: “柔福实为公主,韦太后恶其言在虏事故亟命诛之。”韦太后怕在金国受辱之事传出去,便诬其假冒公主而将之灭口。

若按记载所描述,韦太后杀柔福帝姬,是明知她是真公主,只是怕她泄露受辱之事。可此时也仅是担心,还没发生泄露的事实。既然柔福帝姬回朝多年一直没泄露,那么韦太后归来后宫处于她的管控之内,为何反而担心柔福会选择这时候声张?显然,这样的猜测并不合理。

更何况宋朝与金国交战多年,双方如何对待俘虏,上至皇帝下至百姓,即便未上过战场的,也该早有耳闻,女性被金国俘虏后会受到何种待遇大致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另有一说,是韦太后怕儿子宋高宗得知她在金国期间又生了两个儿子之事,这就更扯了。宋徽宗被囚五国城后,曾派臣子曹勋南归。回朝后,宋高宗自然会向他打听生母在金国的情况。

柔福帝姬到达金国后,先是被献给金太宗做侍妾,后金太宗又将她送到了洗衣院,一同到洗衣院的还有韦氏。据《呻吟语》记载: 金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六月,金太宗下令将“宫奴赵母韦氏、妻邢氏、姜氏凡十九人,并抬为良家子”。同年,发生柔福帝姬南逃事件,时间上正好吻合。

据《宋史·公主列传》 记载: “柔福在五国城,适徐还而茏。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 对于金国去世的柔福帝姬,其死因不见于任何史料。

吊诡的是,从洗衣院特赦后的柔福帝姬还受到了异于寻常的“照顾”,即盖天大王完颜宗贤将她下嫁给了五国城中的汉人徐还。这样的安排,就连事后得知此事的徐还父亲也大感诧异。

当初,被掳去的二十一位公主中,除死于刘家寺的保福帝姬、仁福帝姬和贤福帝姬三人外,富金帝姬被真珠大王强迫为妾、惠福帝姬被宝山大王聘为妾,剩下的十六人中没入洗衣院的九人遣送到各大营寨的六人、云中御寨者一人。

完颜宗贤为何要选择安排柔福帝姬嫁与汉人?在金国的柔福帝姬死于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而韦太后被放归是在绍兴十二年,一前一后,仅仅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另一种观点认为,真正的柔福帝姬早在金国时就被韦太后杀害。但柔福与韦氏在金国相处的日子并不长,仅在掳至金国途中及洗衣院这一段,这期间韦氏本就自顾不暇,要杀柔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据《靖康稗史四·南征录汇》记载,二月初七日中午,在金军元帅粘罕、斡离不和上万名骑兵的严密监视下,宋徽宗率妻妾等从皇城络绎而出,并经内侍指认点验后,太上后妃、诸王、帝姬皆乘车轿前进,后宫以下,骑卒背负疾驰,任何与皇室有直接血缘关系哪怕是年仅一岁的儿童都在被掳之列。

金人共掳去皇室女性成员共计嫔妃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二十一人,且明确帝妃折钱加倍,共折金十三万四千锭。据《宋俘记》记载,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三月,北宋后妃及宗室女性被分作七批押往金国都城上京(今黑龙江阿城)。

“靖康之难”被金国掳去的女性,据史料记载,除绍兴十二年五月被放归的宋高宗母亲韦氏,其余全都留在金国。因此,柔福帝姬成功逃脱的事实极有可能被金国刻意隐瞒。毕竟发生这样的事件,不仅关乎金国的颜面,若追究起来,至少金国不少的将领会受到牵连。

韦贵妃回朝后,当得知柔福帝姬已脱逃多年时,对高宗说:“金人都在笑话你呢,说你错买了颜子(假货的意思),真正的柔福早已经死了。”这番话说明柔福逃回南宋后,金国上下是得到消息的。

综观真假柔福帝姬事件,是否可以作出这样的猜测: 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柔福、福金帝姬及邢、朱、韦妃和两位皇子作为第二批被掳人员,在真珠大王、千户国禄和五千名金兵的押解下北迁。

到达金国后,韦氏、邢氏、柔福等十八人被遣送到洗衣院。次日,柔福和朱风英二人“并蒙幸御”,随后柔福又被送返洗衣院。金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六月,柔福获赦“并抬为良家子”(妓女从良)后趁机逃脱,当完颜宗贤要纳她为妾时,发现已不知所踪。

为免事态进一步发展而受波及,完颜宗贤秘密找来一个相貌相似的女子假扮柔福,并火速将她嫁给汉人徐还,对于这番布置韦氏并不知情。当真正的柔福逃回并被南宋承认后,完颜宗贤在金国四处散布宋高宗错买颜子。

当金国决定将韦氏被放归时,留在金国的所谓“柔福帝姬”被杀害。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韦氏回到南宋后,先入为主地认定逃回的柔福是假冒的。严刑之下,真正的柔福帝姬无奈改口并被斩杀。

至于宋朝官方说逃回的公主是假并不合逻辑。柔福的身份是经太监和一众宫女反复查验确认的,从被掳去金国到逃回南宋,仅有三年时间,容貌不大可能有太大的改变。况且,查验的太监、宫女们是绝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甘冒欺君之罪。

柔福帝姬被宋高宗下令斩杀后,大太监冯益因办差不力,被发配到昭州监管;宗室女眷吴心儿因为是皇室宗亲,免予处罚。闹了这么大的笑话,却在处置相关人员上采取淡化处理。

按说,若是为掩盖韦氏在金国的遭遇而杀柔福帝姬,应当也会将当年参与辨认的太监、宫女一并灭口。但最终的处置结果,显然是柔福被杀后,宋皇室亦纠结是否将其错杀。

因此,发生在八百多年前的真假柔福帝姬事件,个人认为,似乎这样的猜测更为合理。

果断是真的!公主身份没有那么好混的!她必然是通过层层核验,才恢复真身。

12年后,韦太后一回来,公主便成了假的。这只能说明,这孩子曾经得罪过人家!

这个历史事件,历来有争议,没答案,是一桩悬案。

史料也不能记载细碎的八卦,给我们分析。但是拿常理来推断,我问一个小问题:

大家觉得一个流民冒充公主难度大?还是一个太后杀一个公主难度大?

显然前者更难!假冒公主根本不可能,一个低阶层人士去了上层一定是hold不住,假的真不了的。

这名流民却可以让地方官觉得她见解、气度都出自皇家。去了皇宫,层层核验下她都对答如流,还知道宋高宗的小名。

这不是真的能是什么?

正因为太过于证据确凿了,赵构才给她恢复身份。但凡有疑虑,早就处死了。

可偏偏,12年后,太后回宫,执意杀公主。

其中缘由只有太后自己知道!大概率就是因为韦太后在金国干了许多丑事。

韦氏说赵多富在金国去世了,这只是她的一家之言。但是,毕竟人家是赵构的妈妈,赵构再怎样也是选母亲。

所以,就把柔福帝姬杀掉了……

柔福公主真假一事,现在只能做推测。

个人认为是真的,首先,古人对血脉自古就有鉴别的方法,而且也是不断改进,不仅仅是滴血,另外就是会寻找当年公主身边人辨认,皇室是不会轻易认一位公主的,只有经过不断检测核实确认无疑才会认。

其次,为什么成为假的呢?就需要说到这些皇室女眷在被掳后的境遇,想必大家都知道。柔福是逃脱回来的,草原上什么情况都大致知道。太后只是自己一个人回来了,根本没带随从回来,就是不想让宋室有人知道,偏偏柔福知道是自己逃回来的,太后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人活着,毕竟不是自己孩子。

柔福帝姬南逃事件,最终演变成“真假公主”之争。彼时的金国与宋朝官方结论相一致,均认定南逃的公主是假冒的,民间则质疑声四起,形成了官方与民间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

宋徽宗在位时,接受蔡京的建议,将沿用了上千年的公主改称“帝姬”。没过几年,发生“靖康之难”,徽、钦二帝及妃嫔、皇子、公主、 宗室贵戚、大臣等约三千余人,因无法依据与金国达成的协议交纳贡金,全数被金国用以折抵被押送至北方,这其中就有十七岁的柔福帝姬。

最先被用作折抵贡金的,便是蔡京家里的歌姬。“帝姬”的称呼,到南宋初年因与“帝饥”谐音而被废止,又改称“公主”。而宋高宗在位时曾先后发生过两起假冒公主事件,其中假冒柔福帝姬至今真假难辨。

实际上,被金国掳去的众多皇室女性,真正生还回归的,仅有宋高宗生母韦贵妃及柔福帝姬。至于绍兴年间,一妇人自称是被掳去的徽宗二女儿“荣德帝姬”,甫一出现便被前去辨认的老宫女一眼识破,只是个假冒伪劣的“一眼假”。这出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以宋高宗下令将其杖杀而告终。

与之相比,柔福帝姬事件从发生到结局的大逆转,极有可能是金国的将领为掩盖公主逃跑的事实,人为地炮制出一个假冒的柔福帝姬,以至于真正的公主被错杀。

柔福帝姬在宋徽宗众多女儿中排行二十,当年被掳到金国后,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徽、钦二帝及后妃、宗室、公主等都被勒令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据《呻吟语》记载: “妃嫔王妃帝姬宗室妇女均露上体,披羊裘”,到金朝阿骨打庙中行“牵羊礼”。朱皇后因不堪受辱,当夜自尽。

男俘全成了金国的奴隶,妃嫔和公主等交由金国皇帝金太宗亲自分配,宫女则由完颜宗翰分给金军将士或配给金国贵族为奴。可不知何故,金太宗并没有留下柔福帝姬,却将她送去“洗衣院”为奴。

所谓的“洗衣院”, 实际上就是专为金国皇帝及贵族寻欢作乐而开设的妓院,不仅柔福帝姬,宋高宗赵构的发妻邢秉懿及生母韦氏也同在洗衣院为奴。而徽、钦二帝先是被囚禁于韩州(现吉林省梨树县北偏脸城),两年后又转至五国城(现黑龙江省依兰县城北旧古城)。

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宋军在中原剿匪时,俘虏当中有一妇人自称是柔福帝姬。既然声称是皇帝的妹妹,当即被护送到了临安。宋高宗只依稀记得徽宗有个女儿柔福帝姬,为王贵妃所生,至于面貌身材等,早就记不清楚了。

为慎重起见,先派去太监冯益和老宫女吴心儿及旧日宫女等一同前去查验。结果,众人回报,说不仅相貌极为相似,以宫中旧事相询也能对答如流。唯一可疑的,是这女子有一双大脚。

据《鹤林玉露》记载: “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 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 女子给出的解释,是被金人驱逐如牛羊,一直赤脚奔走,双脚哪里还有旧时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解释,宋高宗也认为确有道理。并且,这女子能够将极为隐秘的宋高宗乳名一口说出。至此,终于确定此人就是徽宗女儿柔福帝姬。于是,高宗下诏让她入宫,授予福国长公主的称号。

并且,没过多久后又为她挑选了永州防御使高世衰为驸马。可在南宋与金国签订了“绍兴和议”后,高宗生母韦贵妃被金国放归,整个事件出现反转。当她听到柔福帝姬早已逃回一事后,不禁诧异说道:“柔福已病死于金国, 怎么又有一个柔福呢?”

宋高宗听了母亲的话,勃然大怒,当即下令拘捕柔福帝姬,并交由大理寺审问。严刑拷问之下,“假柔福公主”无可抵赖,只得一一供招。原来,她本是汴京流浪的女子名叫静善,汴京攻破后,被乱兵掠往北方。

在路上遇到一个名叫张喜儿的宫女,她将许多宫闱秘事,全告诉了静善,并说静善的相貌气质酷似柔福帝姬。静善听后十分动心。后来,宋军剿匪时被俘,便起了冒认公主之心。案件审理完毕,宋高宗下令将其斩首于东市。

假冒柔福帝姬之所以引起争议,在于整个事件多有不合理之处,且各种记载及猜测也是相互矛盾。如《琐碎录》记载: “柔福实为公主,韦太后恶其言在虏事故亟命诛之。”韦太后怕在金国受辱之事传出去,便诬其假冒公主而将之灭口。

若按记载所描述,韦太后杀柔福帝姬,是明知她是真公主,只是怕她泄露受辱之事。可此时也仅是担心,还没发生泄露的事实。既然柔福帝姬回朝多年一直没泄露,那么韦太后归来后宫处于她的管控之内,为何反而担心柔福会选择这时候声张?显然,这样的猜测并不合理。

更何况宋朝与金国交战多年,双方如何对待俘虏,上至皇帝下至百姓,即便未上过战场的,也该早有耳闻,女性被金国俘虏后会受到何种待遇大致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另有一说,是韦太后怕儿子宋高宗得知她在金国期间又生了两个儿子之事,这就更扯了。宋徽宗被囚五国城后,曾派臣子曹勋南归。回朝后,宋高宗自然会向他打听生母在金国的情况。

柔福帝姬到达金国后,先是被献给金太宗做侍妾,后金太宗又将她送到了洗衣院,一同到洗衣院的还有韦氏。据《呻吟语》记载: 金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六月,金太宗下令将“宫奴赵母韦氏、妻邢氏、姜氏凡十九人,并抬为良家子”。同年,发生柔福帝姬南逃事件,时间上正好吻合。

据《宋史·公主列传》 记载: “柔福在五国城,适徐还而茏。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 对于金国去世的柔福帝姬,其死因不见于任何史料。

吊诡的是,从洗衣院特赦后的柔福帝姬还受到了异于寻常的“照顾”,即盖天大王完颜宗贤将她下嫁给了五国城中的汉人徐还。这样的安排,就连事后得知此事的徐还父亲也大感诧异。

当初,被掳去的二十一位公主中,除死于刘家寺的保福帝姬、仁福帝姬和贤福帝姬三人外,富金帝姬被真珠大王强迫为妾、惠福帝姬被宝山大王聘为妾,剩下的十六人中没入洗衣院的九人遣送到各大营寨的六人、云中御寨者一人。

完颜宗贤为何要选择安排柔福帝姬嫁与汉人?在金国的柔福帝姬死于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而韦太后被放归是在绍兴十二年,一前一后,仅仅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另一种观点认为,真正的柔福帝姬早在金国时就被韦太后杀害。但柔福与韦氏在金国相处的日子并不长,仅在掳至金国途中及洗衣院这一段,这期间韦氏本就自顾不暇,要杀柔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据《靖康稗史四·南征录汇》记载,二月初七日中午,在金军元帅粘罕、斡离不和上万名骑兵的严密监视下,宋徽宗率妻妾等从皇城络绎而出,并经内侍指认点验后,太上后妃、诸王、帝姬皆乘车轿前进,后宫以下,骑卒背负疾驰,任何与皇室有直接血缘关系哪怕是年仅一岁的儿童都在被掳之列。

金人共掳去皇室女性成员共计嫔妃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二十一人,且明确帝妃折钱加倍,共折金十三万四千锭。据《宋俘记》记载,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三月,北宋后妃及宗室女性被分作七批押往金国都城上京(今黑龙江阿城)。

“靖康之难”被金国掳去的女性,据史料记载,除绍兴十二年五月被放归的宋高宗母亲韦氏,其余全都留在金国。因此,柔福帝姬成功逃脱的事实极有可能被金国刻意隐瞒。毕竟发生这样的事件,不仅关乎金国的颜面,若追究起来,至少金国不少的将领会受到牵连。

韦贵妃回朝后,当得知柔福帝姬已脱逃多年时,对高宗说:“金人都在笑话你呢,说你错买了颜子(假货的意思),真正的柔福早已经死了。”这番话说明柔福逃回南宋后,金国上下是得到消息的。

综观真假柔福帝姬事件,是否可以作出这样的猜测: 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柔福、福金帝姬及邢、朱、韦妃和两位皇子作为第二批被掳人员,在真珠大王、千户国禄和五千名金兵的押解下北迁。

到达金国后,韦氏、邢氏、柔福等十八人被遣送到洗衣院。次日,柔福和朱风英二人“并蒙幸御”,随后柔福又被送返洗衣院。金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六月,柔福获赦“并抬为良家子”(妓女从良)后趁机逃脱,当完颜宗贤要纳她为妾时,发现已不知所踪。

为免事态进一步发展而受波及,完颜宗贤秘密找来一个相貌相似的女子假扮柔福,并火速将她嫁给汉人徐还,对于这番布置韦氏并不知情。当真正的柔福逃回并被南宋承认后,完颜宗贤在金国四处散布宋高宗错买颜子。

当金国决定将韦氏被放归时,留在金国的所谓“柔福帝姬”被杀害。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韦氏回到南宋后,先入为主地认定逃回的柔福是假冒的。严刑之下,真正的柔福帝姬无奈改口并被斩杀。

至于宋朝官方说逃回的公主是假并不合逻辑。柔福的身份是经太监和一众宫女反复查验确认的,从被掳去金国到逃回南宋,仅有三年时间,容貌不大可能有太大的改变。况且,查验的太监、宫女们是绝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甘冒欺君之罪。

柔福帝姬被宋高宗下令斩杀后,大太监冯益因办差不力,被发配到昭州监管;宗室女眷吴心儿因为是皇室宗亲,免予处罚。闹了这么大的笑话,却在处置相关人员上采取淡化处理。

按说,若是为掩盖韦氏在金国的遭遇而杀柔福帝姬,应当也会将当年参与辨认的太监、宫女一并灭口。但最终的处置结果,显然是柔福被杀后,宋皇室亦纠结是否将其错杀。

因此,发生在八百多年前的真假柔福帝姬事件,个人认为,似乎这样的猜测更为合理。

果断是真的!公主身份没有那么好混的!她必然是通过层层核验,才恢复真身。

12年后,韦太后一回来,公主便成了假的。这只能说明,这孩子曾经得罪过人家!

这个历史事件,历来有争议,没答案,是一桩悬案。

史料也不能记载细碎的八卦,给我们分析。但是拿常理来推断,我问一个小问题:

大家觉得一个流民冒充公主难度大?还是一个太后杀一个公主难度大?

显然前者更难!假冒公主根本不可能,一个低阶层人士去了上层一定是hold不住,假的真不了的。

这名流民却可以让地方官觉得她见解、气度都出自皇家。去了皇宫,层层核验下她都对答如流,还知道宋高宗的小名。

这不是真的能是什么?

正因为太过于证据确凿了,赵构才给她恢复身份。但凡有疑虑,早就处死了。

可偏偏,12年后,太后回宫,执意杀公主。

其中缘由只有太后自己知道!大概率就是因为韦太后在金国干了许多丑事。

韦氏说赵多富在金国去世了,这只是她的一家之言。但是,毕竟人家是赵构的妈妈,赵构再怎样也是选母亲。

所以,就把柔福帝姬杀掉了……

柔福公主真假一事,现在只能做推测。

个人认为是真的,首先,古人对血脉自古就有鉴别的方法,而且也是不断改进,不仅仅是滴血,另外就是会寻找当年公主身边人辨认,皇室是不会轻易认一位公主的,只有经过不断检测核实确认无疑才会认。

其次,为什么成为假的呢?就需要说到这些皇室女眷在被掳后的境遇,想必大家都知道。柔福是逃脱回来的,草原上什么情况都大致知道。太后只是自己一个人回来了,根本没带随从回来,就是不想让宋室有人知道,偏偏柔福知道是自己逃回来的,太后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人活着,毕竟不是自己孩子。

感谢题主的回答

历史上宋仁宗女儿微柔公主结局如何,历史上的宋仁宗的女儿基本上都死的很早,福康公主也不例外,

陈国大长公主,封号福康,是宋仁宗长女,

陈国大长公主,帝长女也。宝元二年,封福康。嘉祐二年

福康公主自幼聪慧,孝顺父亲,仁宗非常宠爱福康公主,然而在婚姻大事上仁宗却选择了李玮,李玮是他生母章懿太后兄弟的儿子。仁宗念及章懿太后没有享受过晚年的情况下,于是让李玮选择尚福康公主,然李玮长相实在丑陋,公主当时就在深夜扣宫门想要找仁宗诉苦,于是李玮就自动被弹劾,第二天这件事直接惊动了柬官王陶就深夜扣宫门这件事情上对仁宗施压,御史又论公主和内侍在一起多为不严谨也向仁宗施压,仁宗顶着压力就将梁怀吉家里十一人贬除,后来福康公主数年不像仁宗妥协,于是仁宗又将驸马李玮给召回来了,

仁宗去世后,英宗(赵曙)登基又将福康公主封为越国大长公主,神宗治平四年又封楚国大长公主,熙宁三年去世,死时三十三岁,随后皇帝又以驸马侍奉无状为由贬至陈州,

福康公主和梁怀吉的爱情固然可悲,但何尝不是生在帝王家的悲歌以至于连爱情都无法自由选择,

柔福帝姬南逃事件,最终演变成“真假公主”之争。彼时的金国与宋朝官方结论相一致,均认定南逃的公主是假冒的,民间则质疑声四起,形成了官方与民间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

宋徽宗在位时,接受蔡京的建议,将沿用了上千年的公主改称“帝姬”。没过几年,发生“靖康之难”,徽、钦二帝及妃嫔、皇子、公主、 宗室贵戚、大臣等约三千余人,因无法依据与金国达成的协议交纳贡金,全数被金国用以折抵被押送至北方,这其中就有十七岁的柔福帝姬。

最先被用作折抵贡金的,便是蔡京家里的歌姬。“帝姬”的称呼,到南宋初年因与“帝饥”谐音而被废止,又改称“公主”。而宋高宗在位时曾先后发生过两起假冒公主事件,其中假冒柔福帝姬至今真假难辨。

实际上,被金国掳去的众多皇室女性,真正生还回归的,仅有宋高宗生母韦贵妃及柔福帝姬。至于绍兴年间,一妇人自称是被掳去的徽宗二女儿“荣德帝姬”,甫一出现便被前去辨认的老宫女一眼识破,只是个假冒伪劣的“一眼假”。这出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以宋高宗下令将其杖杀而告终。

与之相比,柔福帝姬事件从发生到结局的大逆转,极有可能是金国的将领为掩盖公主逃跑的事实,人为地炮制出一个假冒的柔福帝姬,以至于真正的公主被错杀。

柔福帝姬在宋徽宗众多女儿中排行二十,当年被掳到金国后,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徽、钦二帝及后妃、宗室、公主等都被勒令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据《呻吟语》记载: “妃嫔王妃帝姬宗室妇女均露上体,披羊裘”,到金朝阿骨打庙中行“牵羊礼”。朱皇后因不堪受辱,当夜自尽。

男俘全成了金国的奴隶,妃嫔和公主等交由金国皇帝金太宗亲自分配,宫女则由完颜宗翰分给金军将士或配给金国贵族为奴。可不知何故,金太宗并没有留下柔福帝姬,却将她送去“洗衣院”为奴。

所谓的“洗衣院”, 实际上就是专为金国皇帝及贵族寻欢作乐而开设的妓院,不仅柔福帝姬,宋高宗赵构的发妻邢秉懿及生母韦氏也同在洗衣院为奴。而徽、钦二帝先是被囚禁于韩州(现吉林省梨树县北偏脸城),两年后又转至五国城(现黑龙江省依兰县城北旧古城)。

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宋军在中原剿匪时,俘虏当中有一妇人自称是柔福帝姬。既然声称是皇帝的妹妹,当即被护送到了临安。宋高宗只依稀记得徽宗有个女儿柔福帝姬,为王贵妃所生,至于面貌身材等,早就记不清楚了。

为慎重起见,先派去太监冯益和老宫女吴心儿及旧日宫女等一同前去查验。结果,众人回报,说不仅相貌极为相似,以宫中旧事相询也能对答如流。唯一可疑的,是这女子有一双大脚。

据《鹤林玉露》记载: “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 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 女子给出的解释,是被金人驱逐如牛羊,一直赤脚奔走,双脚哪里还有旧时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解释,宋高宗也认为确有道理。并且,这女子能够将极为隐秘的宋高宗乳名一口说出。至此,终于确定此人就是徽宗女儿柔福帝姬。于是,高宗下诏让她入宫,授予福国长公主的称号。

并且,没过多久后又为她挑选了永州防御使高世衰为驸马。可在南宋与金国签订了“绍兴和议”后,高宗生母韦贵妃被金国放归,整个事件出现反转。当她听到柔福帝姬早已逃回一事后,不禁诧异说道:“柔福已病死于金国, 怎么又有一个柔福呢?”

宋高宗听了母亲的话,勃然大怒,当即下令拘捕柔福帝姬,并交由大理寺审问。严刑拷问之下,“假柔福公主”无可抵赖,只得一一供招。原来,她本是汴京流浪的女子名叫静善,汴京攻破后,被乱兵掠往北方。

在路上遇到一个名叫张喜儿的宫女,她将许多宫闱秘事,全告诉了静善,并说静善的相貌气质酷似柔福帝姬。静善听后十分动心。后来,宋军剿匪时被俘,便起了冒认公主之心。案件审理完毕,宋高宗下令将其斩首于东市。

假冒柔福帝姬之所以引起争议,在于整个事件多有不合理之处,且各种记载及猜测也是相互矛盾。如《琐碎录》记载: “柔福实为公主,韦太后恶其言在虏事故亟命诛之。”韦太后怕在金国受辱之事传出去,便诬其假冒公主而将之灭口。

若按记载所描述,韦太后杀柔福帝姬,是明知她是真公主,只是怕她泄露受辱之事。可此时也仅是担心,还没发生泄露的事实。既然柔福帝姬回朝多年一直没泄露,那么韦太后归来后宫处于她的管控之内,为何反而担心柔福会选择这时候声张?显然,这样的猜测并不合理。

更何况宋朝与金国交战多年,双方如何对待俘虏,上至皇帝下至百姓,即便未上过战场的,也该早有耳闻,女性被金国俘虏后会受到何种待遇大致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另有一说,是韦太后怕儿子宋高宗得知她在金国期间又生了两个儿子之事,这就更扯了。宋徽宗被囚五国城后,曾派臣子曹勋南归。回朝后,宋高宗自然会向他打听生母在金国的情况。

柔福帝姬到达金国后,先是被献给金太宗做侍妾,后金太宗又将她送到了洗衣院,一同到洗衣院的还有韦氏。据《呻吟语》记载: 金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六月,金太宗下令将“宫奴赵母韦氏、妻邢氏、姜氏凡十九人,并抬为良家子”。同年,发生柔福帝姬南逃事件,时间上正好吻合。

据《宋史·公主列传》 记载: “柔福在五国城,适徐还而茏。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 对于金国去世的柔福帝姬,其死因不见于任何史料。

吊诡的是,从洗衣院特赦后的柔福帝姬还受到了异于寻常的“照顾”,即盖天大王完颜宗贤将她下嫁给了五国城中的汉人徐还。这样的安排,就连事后得知此事的徐还父亲也大感诧异。

当初,被掳去的二十一位公主中,除死于刘家寺的保福帝姬、仁福帝姬和贤福帝姬三人外,富金帝姬被真珠大王强迫为妾、惠福帝姬被宝山大王聘为妾,剩下的十六人中没入洗衣院的九人遣送到各大营寨的六人、云中御寨者一人。

完颜宗贤为何要选择安排柔福帝姬嫁与汉人?在金国的柔福帝姬死于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而韦太后被放归是在绍兴十二年,一前一后,仅仅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另一种观点认为,真正的柔福帝姬早在金国时就被韦太后杀害。但柔福与韦氏在金国相处的日子并不长,仅在掳至金国途中及洗衣院这一段,这期间韦氏本就自顾不暇,要杀柔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据《靖康稗史四·南征录汇》记载,二月初七日中午,在金军元帅粘罕、斡离不和上万名骑兵的严密监视下,宋徽宗率妻妾等从皇城络绎而出,并经内侍指认点验后,太上后妃、诸王、帝姬皆乘车轿前进,后宫以下,骑卒背负疾驰,任何与皇室有直接血缘关系哪怕是年仅一岁的儿童都在被掳之列。

金人共掳去皇室女性成员共计嫔妃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二十一人,且明确帝妃折钱加倍,共折金十三万四千锭。据《宋俘记》记载,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三月,北宋后妃及宗室女性被分作七批押往金国都城上京(今黑龙江阿城)。

“靖康之难”被金国掳去的女性,据史料记载,除绍兴十二年五月被放归的宋高宗母亲韦氏,其余全都留在金国。因此,柔福帝姬成功逃脱的事实极有可能被金国刻意隐瞒。毕竟发生这样的事件,不仅关乎金国的颜面,若追究起来,至少金国不少的将领会受到牵连。

韦贵妃回朝后,当得知柔福帝姬已脱逃多年时,对高宗说:“金人都在笑话你呢,说你错买了颜子(假货的意思),真正的柔福早已经死了。”这番话说明柔福逃回南宋后,金国上下是得到消息的。

综观真假柔福帝姬事件,是否可以作出这样的猜测: 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柔福、福金帝姬及邢、朱、韦妃和两位皇子作为第二批被掳人员,在真珠大王、千户国禄和五千名金兵的押解下北迁。

到达金国后,韦氏、邢氏、柔福等十八人被遣送到洗衣院。次日,柔福和朱风英二人“并蒙幸御”,随后柔福又被送返洗衣院。金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六月,柔福获赦“并抬为良家子”(妓女从良)后趁机逃脱,当完颜宗贤要纳她为妾时,发现已不知所踪。

为免事态进一步发展而受波及,完颜宗贤秘密找来一个相貌相似的女子假扮柔福,并火速将她嫁给汉人徐还,对于这番布置韦氏并不知情。当真正的柔福逃回并被南宋承认后,完颜宗贤在金国四处散布宋高宗错买颜子。

当金国决定将韦氏被放归时,留在金国的所谓“柔福帝姬”被杀害。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韦氏回到南宋后,先入为主地认定逃回的柔福是假冒的。严刑之下,真正的柔福帝姬无奈改口并被斩杀。

至于宋朝官方说逃回的公主是假并不合逻辑。柔福的身份是经太监和一众宫女反复查验确认的,从被掳去金国到逃回南宋,仅有三年时间,容貌不大可能有太大的改变。况且,查验的太监、宫女们是绝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甘冒欺君之罪。

柔福帝姬被宋高宗下令斩杀后,大太监冯益因办差不力,被发配到昭州监管;宗室女眷吴心儿因为是皇室宗亲,免予处罚。闹了这么大的笑话,却在处置相关人员上采取淡化处理。

按说,若是为掩盖韦氏在金国的遭遇而杀柔福帝姬,应当也会将当年参与辨认的太监、宫女一并灭口。但最终的处置结果,显然是柔福被杀后,宋皇室亦纠结是否将其错杀。

因此,发生在八百多年前的真假柔福帝姬事件,个人认为,似乎这样的猜测更为合理。

果断是真的!公主身份没有那么好混的!她必然是通过层层核验,才恢复真身。

12年后,韦太后一回来,公主便成了假的。这只能说明,这孩子曾经得罪过人家!

这个历史事件,历来有争议,没答案,是一桩悬案。

史料也不能记载细碎的八卦,给我们分析。但是拿常理来推断,我问一个小问题:

大家觉得一个流民冒充公主难度大?还是一个太后杀一个公主难度大?

显然前者更难!假冒公主根本不可能,一个低阶层人士去了上层一定是hold不住,假的真不了的。

这名流民却可以让地方官觉得她见解、气度都出自皇家。去了皇宫,层层核验下她都对答如流,还知道宋高宗的小名。

这不是真的能是什么?

正因为太过于证据确凿了,赵构才给她恢复身份。但凡有疑虑,早就处死了。

可偏偏,12年后,太后回宫,执意杀公主。

其中缘由只有太后自己知道!大概率就是因为韦太后在金国干了许多丑事。

韦氏说赵多富在金国去世了,这只是她的一家之言。但是,毕竟人家是赵构的妈妈,赵构再怎样也是选母亲。

所以,就把柔福帝姬杀掉了……

柔福公主真假一事,现在只能做推测。

个人认为是真的,首先,古人对血脉自古就有鉴别的方法,而且也是不断改进,不仅仅是滴血,另外就是会寻找当年公主身边人辨认,皇室是不会轻易认一位公主的,只有经过不断检测核实确认无疑才会认。

其次,为什么成为假的呢?就需要说到这些皇室女眷在被掳后的境遇,想必大家都知道。柔福是逃脱回来的,草原上什么情况都大致知道。太后只是自己一个人回来了,根本没带随从回来,就是不想让宋室有人知道,偏偏柔福知道是自己逃回来的,太后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人活着,毕竟不是自己孩子。

感谢题主的回答

历史上宋仁宗女儿微柔公主结局如何,历史上的宋仁宗的女儿基本上都死的很早,福康公主也不例外,

陈国大长公主,封号福康,是宋仁宗长女,

陈国大长公主,帝长女也。宝元二年,封福康。嘉祐二年

福康公主自幼聪慧,孝顺父亲,仁宗非常宠爱福康公主,然而在婚姻大事上仁宗却选择了李玮,李玮是他生母章懿太后兄弟的儿子。仁宗念及章懿太后没有享受过晚年的情况下,于是让李玮选择尚福康公主,然李玮长相实在丑陋,公主当时就在深夜扣宫门想要找仁宗诉苦,于是李玮就自动被弹劾,第二天这件事直接惊动了柬官王陶就深夜扣宫门这件事情上对仁宗施压,御史又论公主和内侍在一起多为不严谨也向仁宗施压,仁宗顶着压力就将梁怀吉家里十一人贬除,后来福康公主数年不像仁宗妥协,于是仁宗又将驸马李玮给召回来了,

仁宗去世后,英宗(赵曙)登基又将福康公主封为越国大长公主,神宗治平四年又封楚国大长公主,熙宁三年去世,死时三十三岁,随后皇帝又以驸马侍奉无状为由贬至陈州,

福康公主和梁怀吉的爱情固然可悲,但何尝不是生在帝王家的悲歌以至于连爱情都无法自由选择,

公主,是对皇帝女儿常见的称呼。从战国开始就以“公主”来称呼帝女儿,在当时各诸侯国的诸侯都称为公,周天子把女儿嫁给诸侯时,自己不主持婚礼,而叫同性的诸侯主婚。“主”就是主婚之意,因为是诸侯主婚,天子的女儿被称为“公主”了。



而不少人确对“帝姬”这个名词感到些许的陌生。 帝王家的女儿,一直的称谓叫“公主”加上封号全称就是“xx公主”,比如汉文帝和窦太后的女儿,“馆陶公主”,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等等。


到了徽宗赵佶,皇帝他当的不怎么样,但一身的艺术细胞,其书画造诣颇令后人称道,赵佶膝下,单是女儿,就前后生了三十四个。



也许徽宗浑身的艺术细胞无处挥洒,所以他决定在女儿的称谓下显示一下自己的才华。由他钦定,专门颁诏,凡他的骨血,女儿们一律不在沿袭“公主”的称谓,改叫“帝姬”。 “帝姬”听起来是比“公主”有震撼力,但是也引起了另一个误会,容易让人联想帝王的姬妾。所以帝姬这一称谓没有被沿袭,徽宗这一别出心裁,也许自有他道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0163/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深红的金子

Hossain Emadeddin Kamyar Sheisi Azita Rayeji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