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灭亡后哪个政权建立(蒙古灭金后多长时间开始灭宋)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金国灭辽,花费了十年时间。这十年时间足够让女真人慢慢消化占领区,对辽国的领地进行直接统治。但是金国灭北宋实在是太快了,从出兵到俘虏徽钦二帝,还不到两年时间,如果只算最后一次南侵,更是只有几个月而已。女真人当时都蒙圈了。幸福貌似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百年交好,边境战事甚少,两边的军备都废弛的很厉害。就在两国都在过太平日子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积蓄力量的女真人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女真起兵后,把辽国揍得不轻。一直受辽国恶气的北宋觉得时机来了,主动派人跨海去与金人结盟。一开始,金人还觉北宋是个大国,对北宋还很客气。等到北宋被奄奄一息的辽国残兵打得丢盔弃甲时,女真算是看清了北宋朝野的虚实,所以在稍微稳定了占领区后,没过两年就开始了侵宋。

女真南侵,若只看账面实力,北宋有几十万军队的,女真只有十来万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北宋养的那帮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做生意倒点小买卖还可以,真要上战场牺牲杀敌,跑的那比谁都快。

当宋金开战后,北宋败的那叫一个惨。把金兵都看傻了。见过怂货,但真没有见过像北宋这么怂的。

金军第一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只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金兵第二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金军与辽军交战时,虽然辽兵也打不赢,但起码辽兵打了;等到金军与宋军交战时,宋兵直接就跑,要么就是直接投降。投降之迅速、干脆,让金军始料不及。



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军第二次南侵,居然把徽钦二帝给俘虏了。

在当时,金军本来只想去抢个劫,督促北宋尽快割地、赔款。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家的主人了,这角色转变的太突然,让金国高层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感觉不知所措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北方并不安宁,金国无暇南方。

辽国被灭后,契丹人西迁,在可敦城还有一支辽军的精锐。金军为了对付辽国残余势力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北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后来在与南宋交战时,金军就几次南北调动,搞得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金军确实不适宜把原本就不多的有生力量驻扎在中原。

第二、北宋人口太多,女真人管不了。

北宋不比辽国,汉人比契丹人要多得多。并且辽国境内还有很多渤海人,这个渤海人与女真人是同宗同源的。金灭辽后,渤海人替女真管理了大片的辽国故地。但是女真人在中原汉地完全没有帮手,突然把这么多的汉人塞到女真人手上,金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了。

第三、灭宋太突然,超出了金国的计划。

消灭北宋,原本不在金国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事情就是突然,不仅徽钦二帝被俘,连带北宋皇亲国戚在内,一共三千多人也都被金国人给俘虏了。释放这些人是不可能的,因为金国已经被骗了一次。金国高层对北宋皇族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并且,当时北宋还有大量的残余武装,金国无法逐一消灭。眼看天气转暖,马上就要进入炎热的夏季了。不适应炎热天气的金军只能决定先撤回北方。等到天气变凉之后,再找机会南下。

于是,金国高层就决定,先在北宋的投降派中找一个代理人帮自己管理中原。而这个被挑出来的代理人,就是北宋宰相张邦昌。



张邦昌一开始不想当这个皇帝,因为金国只是把北宋皇族一网打尽了,但是并没有消灭整个中原的抵抗势力。张邦昌当时是骑虎难下,若是不当这个皇帝,金人就会屠杀整个开封的老百姓;但若是当了这个皇帝,搞不好他会被人给弄死。

最终,张邦昌还是决定以百姓为重,接手了这个坑人的“皇帝”。

在当了一个月的伪皇帝后,张邦昌差点被没被骂死。老百姓不认他,原先跟他一起在北宋同朝为官,但现在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同僚也不认他。大家伙一起劝他,还是赶紧把哲宗皇帝的孟皇后请出来,让孟皇后做主,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还大政于赵氏。

张邦昌孤立无援,内外交困。最后也就只得把皇位让出,将国玺交给赵构。立国仅仅才两个月的伪楚政权就此灭亡。然而赵构眼里却容不下张邦昌。没过多久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令其自裁。



远在东北老家的金人听说赵构继位后,立即调集大军南下。金兵以替张邦昌报仇为借口,直扑赵构所在的商丘。赵构不敢抵抗,撒丫子就往扬州跑。

跑到扬州后,金兵不追了。赵构也随即在扬州暂住,而金军也开始寻找新的代理人,替自己管理中原。这一次被金人找到的代理人是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

但与张邦昌不同的是,金国立张邦昌时,张邦昌不想接手这个汉奸差事,最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手;而金国立刘豫,是因为刘豫主动请缨,主动找监军完颜昌,表示自己愿意当这个汉奸皇帝。金人见世间还有如此厚脸之人,也就就坡下驴,册封他为中原皇帝,国号为“伪齐”。



伪齐建立之后,傀儡皇帝刘豫就干三件事。

第一、在中原搜刮民财,然后全部运到东北献给金国人。

第二、组织伪军,在金国南下时,出兵帮助金兵打宋军。

第三、巩固黄河流域,在金国和南宋之间充当缓冲地带。

前两条,刘豫干的都还不错。他为了搜刮中原财富,把河南巩义的北宋帝陵都挖了;为了协助金军侵宋,每次都动员几十万伪军参战,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是第三条,也就是充当宋金缓冲地带这个任务,刘豫干的不行。在他当皇帝后,南宋几次北伐,尤其是岳飞的前三次北伐,伪齐军队几乎都是一击即溃,就连刘光世这种著名的跑路将军都能击败伪齐军队。

于是,南宋就在刘豫这种送人头、送经验的猪对手的映衬下,从长江一路向北平推,几乎就快打到开封城下了。

然而,别看刘豫打仗不行,但私募武装,招兵买马却十分在行。伪齐几乎一半地盘都被宋军收复了,刘豫自己的招募军队却越来越多。金国担心刘豫养虎为患,日后不好收拾他,便在岳飞第三次北伐后,派人抓捕了刘豫,并把他废为“曹王”。伪齐这个傀儡政权也就灭亡了。

这里插一句,刘豫这个人没什么远见,他当年为了当傀儡皇帝,对金国派到中原的监军完颜昌非常恭敬。等到完颜昌助他当了皇帝后,他翻脸就不认人,转投到完颜宗翰的门下,气的完颜昌私下破口大骂。后来刘豫人心尽失,金国准备废黜他时,完颜昌主动请缨,亲自抓捕了刘豫这个瘪犊子。

废黜刘豫后,金国认为中原汉地脱离宋朝已有十余年,“以汉制汉”的目的达到,不需要再扶持傀儡。于是金国便直接在中原汉地设立管理机构,直接进行统治。


总的来说,金国占领中原后,没有直接进行统治,而是撤军,扶持傀儡代理人,这在表面上看,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如果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金国的这一措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女真又是一个人口很少的民族。在没有缓冲期的前提下,直接管理中原,风险非常大。

这和后来的蒙古入主中原有点儿不一样。蒙古从公元1206年建国,到1234年灭金,再到后来灭宋(公元1279年),蒙古人有70多年的时间消化占领区。而金人当时没有这个时间,他们就只能选择扶持傀皇帝了。

人们常说:俄罗斯是一个战斗民族。而中华民族是一个不屈的民族。异族知道能征服华夏民族的身却征服不了心。寻找代理人是最佳方法,华夏民族历来有忠君思想。从历史上看没有一个异族能长远统治中国。

金国灭辽,花费了十年时间。这十年时间足够让女真人慢慢消化占领区,对辽国的领地进行直接统治。但是金国灭北宋实在是太快了,从出兵到俘虏徽钦二帝,还不到两年时间,如果只算最后一次南侵,更是只有几个月而已。女真人当时都蒙圈了。幸福貌似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百年交好,边境战事甚少,两边的军备都废弛的很厉害。就在两国都在过太平日子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积蓄力量的女真人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女真起兵后,把辽国揍得不轻。一直受辽国恶气的北宋觉得时机来了,主动派人跨海去与金人结盟。一开始,金人还觉北宋是个大国,对北宋还很客气。等到北宋被奄奄一息的辽国残兵打得丢盔弃甲时,女真算是看清了北宋朝野的虚实,所以在稍微稳定了占领区后,没过两年就开始了侵宋。

女真南侵,若只看账面实力,北宋有几十万军队的,女真只有十来万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北宋养的那帮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做生意倒点小买卖还可以,真要上战场牺牲杀敌,跑的那比谁都快。

当宋金开战后,北宋败的那叫一个惨。把金兵都看傻了。见过怂货,但真没有见过像北宋这么怂的。

金军第一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只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金兵第二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金军与辽军交战时,虽然辽兵也打不赢,但起码辽兵打了;等到金军与宋军交战时,宋兵直接就跑,要么就是直接投降。投降之迅速、干脆,让金军始料不及。



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军第二次南侵,居然把徽钦二帝给俘虏了。

在当时,金军本来只想去抢个劫,督促北宋尽快割地、赔款。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家的主人了,这角色转变的太突然,让金国高层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感觉不知所措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北方并不安宁,金国无暇南方。

辽国被灭后,契丹人西迁,在可敦城还有一支辽军的精锐。金军为了对付辽国残余势力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北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后来在与南宋交战时,金军就几次南北调动,搞得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金军确实不适宜把原本就不多的有生力量驻扎在中原。

第二、北宋人口太多,女真人管不了。

北宋不比辽国,汉人比契丹人要多得多。并且辽国境内还有很多渤海人,这个渤海人与女真人是同宗同源的。金灭辽后,渤海人替女真管理了大片的辽国故地。但是女真人在中原汉地完全没有帮手,突然把这么多的汉人塞到女真人手上,金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了。

第三、灭宋太突然,超出了金国的计划。

消灭北宋,原本不在金国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事情就是突然,不仅徽钦二帝被俘,连带北宋皇亲国戚在内,一共三千多人也都被金国人给俘虏了。释放这些人是不可能的,因为金国已经被骗了一次。金国高层对北宋皇族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并且,当时北宋还有大量的残余武装,金国无法逐一消灭。眼看天气转暖,马上就要进入炎热的夏季了。不适应炎热天气的金军只能决定先撤回北方。等到天气变凉之后,再找机会南下。

于是,金国高层就决定,先在北宋的投降派中找一个代理人帮自己管理中原。而这个被挑出来的代理人,就是北宋宰相张邦昌。



张邦昌一开始不想当这个皇帝,因为金国只是把北宋皇族一网打尽了,但是并没有消灭整个中原的抵抗势力。张邦昌当时是骑虎难下,若是不当这个皇帝,金人就会屠杀整个开封的老百姓;但若是当了这个皇帝,搞不好他会被人给弄死。

最终,张邦昌还是决定以百姓为重,接手了这个坑人的“皇帝”。

在当了一个月的伪皇帝后,张邦昌差点被没被骂死。老百姓不认他,原先跟他一起在北宋同朝为官,但现在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同僚也不认他。大家伙一起劝他,还是赶紧把哲宗皇帝的孟皇后请出来,让孟皇后做主,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还大政于赵氏。

张邦昌孤立无援,内外交困。最后也就只得把皇位让出,将国玺交给赵构。立国仅仅才两个月的伪楚政权就此灭亡。然而赵构眼里却容不下张邦昌。没过多久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令其自裁。



远在东北老家的金人听说赵构继位后,立即调集大军南下。金兵以替张邦昌报仇为借口,直扑赵构所在的商丘。赵构不敢抵抗,撒丫子就往扬州跑。

跑到扬州后,金兵不追了。赵构也随即在扬州暂住,而金军也开始寻找新的代理人,替自己管理中原。这一次被金人找到的代理人是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

但与张邦昌不同的是,金国立张邦昌时,张邦昌不想接手这个汉奸差事,最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手;而金国立刘豫,是因为刘豫主动请缨,主动找监军完颜昌,表示自己愿意当这个汉奸皇帝。金人见世间还有如此厚脸之人,也就就坡下驴,册封他为中原皇帝,国号为“伪齐”。



伪齐建立之后,傀儡皇帝刘豫就干三件事。

第一、在中原搜刮民财,然后全部运到东北献给金国人。

第二、组织伪军,在金国南下时,出兵帮助金兵打宋军。

第三、巩固黄河流域,在金国和南宋之间充当缓冲地带。

前两条,刘豫干的都还不错。他为了搜刮中原财富,把河南巩义的北宋帝陵都挖了;为了协助金军侵宋,每次都动员几十万伪军参战,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是第三条,也就是充当宋金缓冲地带这个任务,刘豫干的不行。在他当皇帝后,南宋几次北伐,尤其是岳飞的前三次北伐,伪齐军队几乎都是一击即溃,就连刘光世这种著名的跑路将军都能击败伪齐军队。

于是,南宋就在刘豫这种送人头、送经验的猪对手的映衬下,从长江一路向北平推,几乎就快打到开封城下了。

然而,别看刘豫打仗不行,但私募武装,招兵买马却十分在行。伪齐几乎一半地盘都被宋军收复了,刘豫自己的招募军队却越来越多。金国担心刘豫养虎为患,日后不好收拾他,便在岳飞第三次北伐后,派人抓捕了刘豫,并把他废为“曹王”。伪齐这个傀儡政权也就灭亡了。

这里插一句,刘豫这个人没什么远见,他当年为了当傀儡皇帝,对金国派到中原的监军完颜昌非常恭敬。等到完颜昌助他当了皇帝后,他翻脸就不认人,转投到完颜宗翰的门下,气的完颜昌私下破口大骂。后来刘豫人心尽失,金国准备废黜他时,完颜昌主动请缨,亲自抓捕了刘豫这个瘪犊子。

废黜刘豫后,金国认为中原汉地脱离宋朝已有十余年,“以汉制汉”的目的达到,不需要再扶持傀儡。于是金国便直接在中原汉地设立管理机构,直接进行统治。


总的来说,金国占领中原后,没有直接进行统治,而是撤军,扶持傀儡代理人,这在表面上看,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如果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金国的这一措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女真又是一个人口很少的民族。在没有缓冲期的前提下,直接管理中原,风险非常大。

这和后来的蒙古入主中原有点儿不一样。蒙古从公元1206年建国,到1234年灭金,再到后来灭宋(公元1279年),蒙古人有70多年的时间消化占领区。而金人当时没有这个时间,他们就只能选择扶持傀皇帝了。

因为南宋按朱熹的说法是继承了中国的道统,清朝尊南宋,是想说清朝不但有中国的治统,同样握有中国的道统。

金国灭辽,花费了十年时间。这十年时间足够让女真人慢慢消化占领区,对辽国的领地进行直接统治。但是金国灭北宋实在是太快了,从出兵到俘虏徽钦二帝,还不到两年时间,如果只算最后一次南侵,更是只有几个月而已。女真人当时都蒙圈了。幸福貌似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百年交好,边境战事甚少,两边的军备都废弛的很厉害。就在两国都在过太平日子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积蓄力量的女真人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女真起兵后,把辽国揍得不轻。一直受辽国恶气的北宋觉得时机来了,主动派人跨海去与金人结盟。一开始,金人还觉北宋是个大国,对北宋还很客气。等到北宋被奄奄一息的辽国残兵打得丢盔弃甲时,女真算是看清了北宋朝野的虚实,所以在稍微稳定了占领区后,没过两年就开始了侵宋。

女真南侵,若只看账面实力,北宋有几十万军队的,女真只有十来万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北宋养的那帮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做生意倒点小买卖还可以,真要上战场牺牲杀敌,跑的那比谁都快。

当宋金开战后,北宋败的那叫一个惨。把金兵都看傻了。见过怂货,但真没有见过像北宋这么怂的。

金军第一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只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金兵第二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金军与辽军交战时,虽然辽兵也打不赢,但起码辽兵打了;等到金军与宋军交战时,宋兵直接就跑,要么就是直接投降。投降之迅速、干脆,让金军始料不及。



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军第二次南侵,居然把徽钦二帝给俘虏了。

在当时,金军本来只想去抢个劫,督促北宋尽快割地、赔款。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家的主人了,这角色转变的太突然,让金国高层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感觉不知所措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北方并不安宁,金国无暇南方。

辽国被灭后,契丹人西迁,在可敦城还有一支辽军的精锐。金军为了对付辽国残余势力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北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后来在与南宋交战时,金军就几次南北调动,搞得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金军确实不适宜把原本就不多的有生力量驻扎在中原。

第二、北宋人口太多,女真人管不了。

北宋不比辽国,汉人比契丹人要多得多。并且辽国境内还有很多渤海人,这个渤海人与女真人是同宗同源的。金灭辽后,渤海人替女真管理了大片的辽国故地。但是女真人在中原汉地完全没有帮手,突然把这么多的汉人塞到女真人手上,金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了。

第三、灭宋太突然,超出了金国的计划。

消灭北宋,原本不在金国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事情就是突然,不仅徽钦二帝被俘,连带北宋皇亲国戚在内,一共三千多人也都被金国人给俘虏了。释放这些人是不可能的,因为金国已经被骗了一次。金国高层对北宋皇族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并且,当时北宋还有大量的残余武装,金国无法逐一消灭。眼看天气转暖,马上就要进入炎热的夏季了。不适应炎热天气的金军只能决定先撤回北方。等到天气变凉之后,再找机会南下。

于是,金国高层就决定,先在北宋的投降派中找一个代理人帮自己管理中原。而这个被挑出来的代理人,就是北宋宰相张邦昌。



张邦昌一开始不想当这个皇帝,因为金国只是把北宋皇族一网打尽了,但是并没有消灭整个中原的抵抗势力。张邦昌当时是骑虎难下,若是不当这个皇帝,金人就会屠杀整个开封的老百姓;但若是当了这个皇帝,搞不好他会被人给弄死。

最终,张邦昌还是决定以百姓为重,接手了这个坑人的“皇帝”。

在当了一个月的伪皇帝后,张邦昌差点被没被骂死。老百姓不认他,原先跟他一起在北宋同朝为官,但现在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同僚也不认他。大家伙一起劝他,还是赶紧把哲宗皇帝的孟皇后请出来,让孟皇后做主,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还大政于赵氏。

张邦昌孤立无援,内外交困。最后也就只得把皇位让出,将国玺交给赵构。立国仅仅才两个月的伪楚政权就此灭亡。然而赵构眼里却容不下张邦昌。没过多久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令其自裁。



远在东北老家的金人听说赵构继位后,立即调集大军南下。金兵以替张邦昌报仇为借口,直扑赵构所在的商丘。赵构不敢抵抗,撒丫子就往扬州跑。

跑到扬州后,金兵不追了。赵构也随即在扬州暂住,而金军也开始寻找新的代理人,替自己管理中原。这一次被金人找到的代理人是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

但与张邦昌不同的是,金国立张邦昌时,张邦昌不想接手这个汉奸差事,最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手;而金国立刘豫,是因为刘豫主动请缨,主动找监军完颜昌,表示自己愿意当这个汉奸皇帝。金人见世间还有如此厚脸之人,也就就坡下驴,册封他为中原皇帝,国号为“伪齐”。



伪齐建立之后,傀儡皇帝刘豫就干三件事。

第一、在中原搜刮民财,然后全部运到东北献给金国人。

第二、组织伪军,在金国南下时,出兵帮助金兵打宋军。

第三、巩固黄河流域,在金国和南宋之间充当缓冲地带。

前两条,刘豫干的都还不错。他为了搜刮中原财富,把河南巩义的北宋帝陵都挖了;为了协助金军侵宋,每次都动员几十万伪军参战,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是第三条,也就是充当宋金缓冲地带这个任务,刘豫干的不行。在他当皇帝后,南宋几次北伐,尤其是岳飞的前三次北伐,伪齐军队几乎都是一击即溃,就连刘光世这种著名的跑路将军都能击败伪齐军队。

于是,南宋就在刘豫这种送人头、送经验的猪对手的映衬下,从长江一路向北平推,几乎就快打到开封城下了。

然而,别看刘豫打仗不行,但私募武装,招兵买马却十分在行。伪齐几乎一半地盘都被宋军收复了,刘豫自己的招募军队却越来越多。金国担心刘豫养虎为患,日后不好收拾他,便在岳飞第三次北伐后,派人抓捕了刘豫,并把他废为“曹王”。伪齐这个傀儡政权也就灭亡了。

这里插一句,刘豫这个人没什么远见,他当年为了当傀儡皇帝,对金国派到中原的监军完颜昌非常恭敬。等到完颜昌助他当了皇帝后,他翻脸就不认人,转投到完颜宗翰的门下,气的完颜昌私下破口大骂。后来刘豫人心尽失,金国准备废黜他时,完颜昌主动请缨,亲自抓捕了刘豫这个瘪犊子。

废黜刘豫后,金国认为中原汉地脱离宋朝已有十余年,“以汉制汉”的目的达到,不需要再扶持傀儡。于是金国便直接在中原汉地设立管理机构,直接进行统治。


总的来说,金国占领中原后,没有直接进行统治,而是撤军,扶持傀儡代理人,这在表面上看,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如果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金国的这一措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女真又是一个人口很少的民族。在没有缓冲期的前提下,直接管理中原,风险非常大。

这和后来的蒙古入主中原有点儿不一样。蒙古从公元1206年建国,到1234年灭金,再到后来灭宋(公元1279年),蒙古人有70多年的时间消化占领区。而金人当时没有这个时间,他们就只能选择扶持傀皇帝了。

泥马渡康王的主角是宋高宗赵构。北宋末年,靖康之耻。康王赵构受胁迫到金营谈判,中途逃脱,一路逃到江边。后有追兵,前有大江。赵构无处可逃,别无选择闭眼跳入江中,人却没有沉入江中,被什么东西一路驼过了江。赵构惊魂未定,到了江对岸,发现驼他过江的竟然是一个泥塑的白马。

这只是一个传说,不过是为了没话高宗南逃,他继承皇位是上天选择。

金国灭辽,花费了十年时间。这十年时间足够让女真人慢慢消化占领区,对辽国的领地进行直接统治。但是金国灭北宋实在是太快了,从出兵到俘虏徽钦二帝,还不到两年时间,如果只算最后一次南侵,更是只有几个月而已。女真人当时都蒙圈了。幸福貌似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百年交好,边境战事甚少,两边的军备都废弛的很厉害。就在两国都在过太平日子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积蓄力量的女真人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女真起兵后,把辽国揍得不轻。一直受辽国恶气的北宋觉得时机来了,主动派人跨海去与金人结盟。一开始,金人还觉北宋是个大国,对北宋还很客气。等到北宋被奄奄一息的辽国残兵打得丢盔弃甲时,女真算是看清了北宋朝野的虚实,所以在稍微稳定了占领区后,没过两年就开始了侵宋。

女真南侵,若只看账面实力,北宋有几十万军队的,女真只有十来万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北宋养的那帮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做生意倒点小买卖还可以,真要上战场牺牲杀敌,跑的那比谁都快。

当宋金开战后,北宋败的那叫一个惨。把金兵都看傻了。见过怂货,但真没有见过像北宋这么怂的。

金军第一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只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金兵第二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金军与辽军交战时,虽然辽兵也打不赢,但起码辽兵打了;等到金军与宋军交战时,宋兵直接就跑,要么就是直接投降。投降之迅速、干脆,让金军始料不及。



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军第二次南侵,居然把徽钦二帝给俘虏了。

在当时,金军本来只想去抢个劫,督促北宋尽快割地、赔款。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家的主人了,这角色转变的太突然,让金国高层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感觉不知所措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北方并不安宁,金国无暇南方。

辽国被灭后,契丹人西迁,在可敦城还有一支辽军的精锐。金军为了对付辽国残余势力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北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后来在与南宋交战时,金军就几次南北调动,搞得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金军确实不适宜把原本就不多的有生力量驻扎在中原。

第二、北宋人口太多,女真人管不了。

北宋不比辽国,汉人比契丹人要多得多。并且辽国境内还有很多渤海人,这个渤海人与女真人是同宗同源的。金灭辽后,渤海人替女真管理了大片的辽国故地。但是女真人在中原汉地完全没有帮手,突然把这么多的汉人塞到女真人手上,金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了。

第三、灭宋太突然,超出了金国的计划。

消灭北宋,原本不在金国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事情就是突然,不仅徽钦二帝被俘,连带北宋皇亲国戚在内,一共三千多人也都被金国人给俘虏了。释放这些人是不可能的,因为金国已经被骗了一次。金国高层对北宋皇族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并且,当时北宋还有大量的残余武装,金国无法逐一消灭。眼看天气转暖,马上就要进入炎热的夏季了。不适应炎热天气的金军只能决定先撤回北方。等到天气变凉之后,再找机会南下。

于是,金国高层就决定,先在北宋的投降派中找一个代理人帮自己管理中原。而这个被挑出来的代理人,就是北宋宰相张邦昌。



张邦昌一开始不想当这个皇帝,因为金国只是把北宋皇族一网打尽了,但是并没有消灭整个中原的抵抗势力。张邦昌当时是骑虎难下,若是不当这个皇帝,金人就会屠杀整个开封的老百姓;但若是当了这个皇帝,搞不好他会被人给弄死。

最终,张邦昌还是决定以百姓为重,接手了这个坑人的“皇帝”。

在当了一个月的伪皇帝后,张邦昌差点被没被骂死。老百姓不认他,原先跟他一起在北宋同朝为官,但现在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同僚也不认他。大家伙一起劝他,还是赶紧把哲宗皇帝的孟皇后请出来,让孟皇后做主,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还大政于赵氏。

张邦昌孤立无援,内外交困。最后也就只得把皇位让出,将国玺交给赵构。立国仅仅才两个月的伪楚政权就此灭亡。然而赵构眼里却容不下张邦昌。没过多久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令其自裁。



远在东北老家的金人听说赵构继位后,立即调集大军南下。金兵以替张邦昌报仇为借口,直扑赵构所在的商丘。赵构不敢抵抗,撒丫子就往扬州跑。

跑到扬州后,金兵不追了。赵构也随即在扬州暂住,而金军也开始寻找新的代理人,替自己管理中原。这一次被金人找到的代理人是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

但与张邦昌不同的是,金国立张邦昌时,张邦昌不想接手这个汉奸差事,最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手;而金国立刘豫,是因为刘豫主动请缨,主动找监军完颜昌,表示自己愿意当这个汉奸皇帝。金人见世间还有如此厚脸之人,也就就坡下驴,册封他为中原皇帝,国号为“伪齐”。



伪齐建立之后,傀儡皇帝刘豫就干三件事。

第一、在中原搜刮民财,然后全部运到东北献给金国人。

第二、组织伪军,在金国南下时,出兵帮助金兵打宋军。

第三、巩固黄河流域,在金国和南宋之间充当缓冲地带。

前两条,刘豫干的都还不错。他为了搜刮中原财富,把河南巩义的北宋帝陵都挖了;为了协助金军侵宋,每次都动员几十万伪军参战,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是第三条,也就是充当宋金缓冲地带这个任务,刘豫干的不行。在他当皇帝后,南宋几次北伐,尤其是岳飞的前三次北伐,伪齐军队几乎都是一击即溃,就连刘光世这种著名的跑路将军都能击败伪齐军队。

于是,南宋就在刘豫这种送人头、送经验的猪对手的映衬下,从长江一路向北平推,几乎就快打到开封城下了。

然而,别看刘豫打仗不行,但私募武装,招兵买马却十分在行。伪齐几乎一半地盘都被宋军收复了,刘豫自己的招募军队却越来越多。金国担心刘豫养虎为患,日后不好收拾他,便在岳飞第三次北伐后,派人抓捕了刘豫,并把他废为“曹王”。伪齐这个傀儡政权也就灭亡了。

这里插一句,刘豫这个人没什么远见,他当年为了当傀儡皇帝,对金国派到中原的监军完颜昌非常恭敬。等到完颜昌助他当了皇帝后,他翻脸就不认人,转投到完颜宗翰的门下,气的完颜昌私下破口大骂。后来刘豫人心尽失,金国准备废黜他时,完颜昌主动请缨,亲自抓捕了刘豫这个瘪犊子。

废黜刘豫后,金国认为中原汉地脱离宋朝已有十余年,“以汉制汉”的目的达到,不需要再扶持傀儡。于是金国便直接在中原汉地设立管理机构,直接进行统治。


总的来说,金国占领中原后,没有直接进行统治,而是撤军,扶持傀儡代理人,这在表面上看,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如果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金国的这一措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女真又是一个人口很少的民族。在没有缓冲期的前提下,直接管理中原,风险非常大。

这和后来的蒙古入主中原有点儿不一样。蒙古从公元1206年建国,到1234年灭金,再到后来灭宋(公元1279年),蒙古人有70多年的时间消化占领区。而金人当时没有这个时间,他们就只能选择扶持傀皇帝了。

1. 完颜宗望于天会五年(1127年)六月病逝。

2. 人物简介

完颜宗望(?—1127年),本名斡鲁补,又作斡离不,是金太祖第二子。 天会五年(1127年)六月病逝。天会十三年(1135年),,封魏王。皇统三年(1143年),进许国王,又徙封晋国王。天德二年(1150年),赠太师,加辽燕国王,配享太宗庙廷。正隆二年(1157年),例降封。大定三年(1163年),改封宋王,谥桓肃。

3. 人物功绩

完颜宗望经常跟从金太祖征伐,常在左右,屡建殊功。宋人称之为“二太子”,是“四太子”兀术之前的金军化身。 完颜宗望一次攻辽,两次攻宋,俘宋徽宗、宋钦宗二帝。战功赫赫。


金国灭辽,花费了十年时间。这十年时间足够让女真人慢慢消化占领区,对辽国的领地进行直接统治。但是金国灭北宋实在是太快了,从出兵到俘虏徽钦二帝,还不到两年时间,如果只算最后一次南侵,更是只有几个月而已。女真人当时都蒙圈了。幸福貌似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百年交好,边境战事甚少,两边的军备都废弛的很厉害。就在两国都在过太平日子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积蓄力量的女真人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女真起兵后,把辽国揍得不轻。一直受辽国恶气的北宋觉得时机来了,主动派人跨海去与金人结盟。一开始,金人还觉北宋是个大国,对北宋还很客气。等到北宋被奄奄一息的辽国残兵打得丢盔弃甲时,女真算是看清了北宋朝野的虚实,所以在稍微稳定了占领区后,没过两年就开始了侵宋。

女真南侵,若只看账面实力,北宋有几十万军队的,女真只有十来万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北宋养的那帮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做生意倒点小买卖还可以,真要上战场牺牲杀敌,跑的那比谁都快。

当宋金开战后,北宋败的那叫一个惨。把金兵都看傻了。见过怂货,但真没有见过像北宋这么怂的。

金军第一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只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金兵第二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金军与辽军交战时,虽然辽兵也打不赢,但起码辽兵打了;等到金军与宋军交战时,宋兵直接就跑,要么就是直接投降。投降之迅速、干脆,让金军始料不及。



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军第二次南侵,居然把徽钦二帝给俘虏了。

在当时,金军本来只想去抢个劫,督促北宋尽快割地、赔款。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家的主人了,这角色转变的太突然,让金国高层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感觉不知所措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北方并不安宁,金国无暇南方。

辽国被灭后,契丹人西迁,在可敦城还有一支辽军的精锐。金军为了对付辽国残余势力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北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后来在与南宋交战时,金军就几次南北调动,搞得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金军确实不适宜把原本就不多的有生力量驻扎在中原。

第二、北宋人口太多,女真人管不了。

北宋不比辽国,汉人比契丹人要多得多。并且辽国境内还有很多渤海人,这个渤海人与女真人是同宗同源的。金灭辽后,渤海人替女真管理了大片的辽国故地。但是女真人在中原汉地完全没有帮手,突然把这么多的汉人塞到女真人手上,金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了。

第三、灭宋太突然,超出了金国的计划。

消灭北宋,原本不在金国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事情就是突然,不仅徽钦二帝被俘,连带北宋皇亲国戚在内,一共三千多人也都被金国人给俘虏了。释放这些人是不可能的,因为金国已经被骗了一次。金国高层对北宋皇族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并且,当时北宋还有大量的残余武装,金国无法逐一消灭。眼看天气转暖,马上就要进入炎热的夏季了。不适应炎热天气的金军只能决定先撤回北方。等到天气变凉之后,再找机会南下。

于是,金国高层就决定,先在北宋的投降派中找一个代理人帮自己管理中原。而这个被挑出来的代理人,就是北宋宰相张邦昌。



张邦昌一开始不想当这个皇帝,因为金国只是把北宋皇族一网打尽了,但是并没有消灭整个中原的抵抗势力。张邦昌当时是骑虎难下,若是不当这个皇帝,金人就会屠杀整个开封的老百姓;但若是当了这个皇帝,搞不好他会被人给弄死。

最终,张邦昌还是决定以百姓为重,接手了这个坑人的“皇帝”。

在当了一个月的伪皇帝后,张邦昌差点被没被骂死。老百姓不认他,原先跟他一起在北宋同朝为官,但现在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同僚也不认他。大家伙一起劝他,还是赶紧把哲宗皇帝的孟皇后请出来,让孟皇后做主,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还大政于赵氏。

张邦昌孤立无援,内外交困。最后也就只得把皇位让出,将国玺交给赵构。立国仅仅才两个月的伪楚政权就此灭亡。然而赵构眼里却容不下张邦昌。没过多久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令其自裁。



远在东北老家的金人听说赵构继位后,立即调集大军南下。金兵以替张邦昌报仇为借口,直扑赵构所在的商丘。赵构不敢抵抗,撒丫子就往扬州跑。

跑到扬州后,金兵不追了。赵构也随即在扬州暂住,而金军也开始寻找新的代理人,替自己管理中原。这一次被金人找到的代理人是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

但与张邦昌不同的是,金国立张邦昌时,张邦昌不想接手这个汉奸差事,最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手;而金国立刘豫,是因为刘豫主动请缨,主动找监军完颜昌,表示自己愿意当这个汉奸皇帝。金人见世间还有如此厚脸之人,也就就坡下驴,册封他为中原皇帝,国号为“伪齐”。



伪齐建立之后,傀儡皇帝刘豫就干三件事。

第一、在中原搜刮民财,然后全部运到东北献给金国人。

第二、组织伪军,在金国南下时,出兵帮助金兵打宋军。

第三、巩固黄河流域,在金国和南宋之间充当缓冲地带。

前两条,刘豫干的都还不错。他为了搜刮中原财富,把河南巩义的北宋帝陵都挖了;为了协助金军侵宋,每次都动员几十万伪军参战,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是第三条,也就是充当宋金缓冲地带这个任务,刘豫干的不行。在他当皇帝后,南宋几次北伐,尤其是岳飞的前三次北伐,伪齐军队几乎都是一击即溃,就连刘光世这种著名的跑路将军都能击败伪齐军队。

于是,南宋就在刘豫这种送人头、送经验的猪对手的映衬下,从长江一路向北平推,几乎就快打到开封城下了。

然而,别看刘豫打仗不行,但私募武装,招兵买马却十分在行。伪齐几乎一半地盘都被宋军收复了,刘豫自己的招募军队却越来越多。金国担心刘豫养虎为患,日后不好收拾他,便在岳飞第三次北伐后,派人抓捕了刘豫,并把他废为“曹王”。伪齐这个傀儡政权也就灭亡了。

这里插一句,刘豫这个人没什么远见,他当年为了当傀儡皇帝,对金国派到中原的监军完颜昌非常恭敬。等到完颜昌助他当了皇帝后,他翻脸就不认人,转投到完颜宗翰的门下,气的完颜昌私下破口大骂。后来刘豫人心尽失,金国准备废黜他时,完颜昌主动请缨,亲自抓捕了刘豫这个瘪犊子。

废黜刘豫后,金国认为中原汉地脱离宋朝已有十余年,“以汉制汉”的目的达到,不需要再扶持傀儡。于是金国便直接在中原汉地设立管理机构,直接进行统治。


总的来说,金国占领中原后,没有直接进行统治,而是撤军,扶持傀儡代理人,这在表面上看,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如果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金国的这一措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女真又是一个人口很少的民族。在没有缓冲期的前提下,直接管理中原,风险非常大。

这和后来的蒙古入主中原有点儿不一样。蒙古从公元1206年建国,到1234年灭金,再到后来灭宋(公元1279年),蒙古人有70多年的时间消化占领区。而金人当时没有这个时间,他们就只能选择扶持傀皇帝了。

宋江征方腊,大战乌龙岭。鲁智深追杀夏侯成,却迷路入深山,得一僧指点,从缘缠井中解脱,生擒方腊。梁山好汉凯旋,劝其还俗,智深说:“洒家心已成灰,不愿为官‘’。

夜宿杭州六和寺。智深听得钱塘江潮信,信中顿悟,道:“‘逢夏而擒’,俺在万松林里杀,活捉了个夏侯成;‘遇腊而执’,俺生擒方腊;今日正应了‘听潮而圆,见信而寂’,俺想既逢潮信,合当圆寂。”于是沐浴更衣,圆寂涅盘,留颂曰:“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径山大惠禅师最后点评鲁智深的法语是:鲁智深,鲁智深!起身自绿林。两只放火眼,一片杀人心。忽地随潮归去,果然无处跟寻。咄!解使满空飞白玉,能令大地作黄金‘’。

最后两句“解使满空飞白玉,能令大地作黄金”是佛的所为,是佛才能做到。鲁智深死后得到了超脱,终成正果。

鲁智深虽外表粗鲁,但梁山众多好汉中最有慈悲心的一位。正是这样,鲁智深的性情最是符合佛教中普济救世的雷霆手段、菩萨心肠的金刚怒目。鲁智深的慧根还表现在‘放得下’,为一陌生女子拳打镇关西,提辖说不当就不当,决无半点留恋之情;在二龙山当首领,说舍弃就舍弃,也无半点眷顾之意。在五台山遇到智真长老,本身也说明鲁智深的善缘和佛缘不浅。鲁智深能顿悟成佛,默念成颂,乃性情所至,有感而发,和识字不识字有半毛钱的关系?

金国灭辽,花费了十年时间。这十年时间足够让女真人慢慢消化占领区,对辽国的领地进行直接统治。但是金国灭北宋实在是太快了,从出兵到俘虏徽钦二帝,还不到两年时间,如果只算最后一次南侵,更是只有几个月而已。女真人当时都蒙圈了。幸福貌似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百年交好,边境战事甚少,两边的军备都废弛的很厉害。就在两国都在过太平日子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积蓄力量的女真人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女真起兵后,把辽国揍得不轻。一直受辽国恶气的北宋觉得时机来了,主动派人跨海去与金人结盟。一开始,金人还觉北宋是个大国,对北宋还很客气。等到北宋被奄奄一息的辽国残兵打得丢盔弃甲时,女真算是看清了北宋朝野的虚实,所以在稍微稳定了占领区后,没过两年就开始了侵宋。

女真南侵,若只看账面实力,北宋有几十万军队的,女真只有十来万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北宋养的那帮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做生意倒点小买卖还可以,真要上战场牺牲杀敌,跑的那比谁都快。

当宋金开战后,北宋败的那叫一个惨。把金兵都看傻了。见过怂货,但真没有见过像北宋这么怂的。

金军第一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只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金兵第二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金军与辽军交战时,虽然辽兵也打不赢,但起码辽兵打了;等到金军与宋军交战时,宋兵直接就跑,要么就是直接投降。投降之迅速、干脆,让金军始料不及。



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军第二次南侵,居然把徽钦二帝给俘虏了。

在当时,金军本来只想去抢个劫,督促北宋尽快割地、赔款。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家的主人了,这角色转变的太突然,让金国高层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感觉不知所措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北方并不安宁,金国无暇南方。

辽国被灭后,契丹人西迁,在可敦城还有一支辽军的精锐。金军为了对付辽国残余势力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北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后来在与南宋交战时,金军就几次南北调动,搞得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金军确实不适宜把原本就不多的有生力量驻扎在中原。

第二、北宋人口太多,女真人管不了。

北宋不比辽国,汉人比契丹人要多得多。并且辽国境内还有很多渤海人,这个渤海人与女真人是同宗同源的。金灭辽后,渤海人替女真管理了大片的辽国故地。但是女真人在中原汉地完全没有帮手,突然把这么多的汉人塞到女真人手上,金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了。

第三、灭宋太突然,超出了金国的计划。

消灭北宋,原本不在金国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事情就是突然,不仅徽钦二帝被俘,连带北宋皇亲国戚在内,一共三千多人也都被金国人给俘虏了。释放这些人是不可能的,因为金国已经被骗了一次。金国高层对北宋皇族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并且,当时北宋还有大量的残余武装,金国无法逐一消灭。眼看天气转暖,马上就要进入炎热的夏季了。不适应炎热天气的金军只能决定先撤回北方。等到天气变凉之后,再找机会南下。

于是,金国高层就决定,先在北宋的投降派中找一个代理人帮自己管理中原。而这个被挑出来的代理人,就是北宋宰相张邦昌。



张邦昌一开始不想当这个皇帝,因为金国只是把北宋皇族一网打尽了,但是并没有消灭整个中原的抵抗势力。张邦昌当时是骑虎难下,若是不当这个皇帝,金人就会屠杀整个开封的老百姓;但若是当了这个皇帝,搞不好他会被人给弄死。

最终,张邦昌还是决定以百姓为重,接手了这个坑人的“皇帝”。

在当了一个月的伪皇帝后,张邦昌差点被没被骂死。老百姓不认他,原先跟他一起在北宋同朝为官,但现在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同僚也不认他。大家伙一起劝他,还是赶紧把哲宗皇帝的孟皇后请出来,让孟皇后做主,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还大政于赵氏。

张邦昌孤立无援,内外交困。最后也就只得把皇位让出,将国玺交给赵构。立国仅仅才两个月的伪楚政权就此灭亡。然而赵构眼里却容不下张邦昌。没过多久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令其自裁。



远在东北老家的金人听说赵构继位后,立即调集大军南下。金兵以替张邦昌报仇为借口,直扑赵构所在的商丘。赵构不敢抵抗,撒丫子就往扬州跑。

跑到扬州后,金兵不追了。赵构也随即在扬州暂住,而金军也开始寻找新的代理人,替自己管理中原。这一次被金人找到的代理人是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

但与张邦昌不同的是,金国立张邦昌时,张邦昌不想接手这个汉奸差事,最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手;而金国立刘豫,是因为刘豫主动请缨,主动找监军完颜昌,表示自己愿意当这个汉奸皇帝。金人见世间还有如此厚脸之人,也就就坡下驴,册封他为中原皇帝,国号为“伪齐”。



伪齐建立之后,傀儡皇帝刘豫就干三件事。

第一、在中原搜刮民财,然后全部运到东北献给金国人。

第二、组织伪军,在金国南下时,出兵帮助金兵打宋军。

第三、巩固黄河流域,在金国和南宋之间充当缓冲地带。

前两条,刘豫干的都还不错。他为了搜刮中原财富,把河南巩义的北宋帝陵都挖了;为了协助金军侵宋,每次都动员几十万伪军参战,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是第三条,也就是充当宋金缓冲地带这个任务,刘豫干的不行。在他当皇帝后,南宋几次北伐,尤其是岳飞的前三次北伐,伪齐军队几乎都是一击即溃,就连刘光世这种著名的跑路将军都能击败伪齐军队。

于是,南宋就在刘豫这种送人头、送经验的猪对手的映衬下,从长江一路向北平推,几乎就快打到开封城下了。

然而,别看刘豫打仗不行,但私募武装,招兵买马却十分在行。伪齐几乎一半地盘都被宋军收复了,刘豫自己的招募军队却越来越多。金国担心刘豫养虎为患,日后不好收拾他,便在岳飞第三次北伐后,派人抓捕了刘豫,并把他废为“曹王”。伪齐这个傀儡政权也就灭亡了。

这里插一句,刘豫这个人没什么远见,他当年为了当傀儡皇帝,对金国派到中原的监军完颜昌非常恭敬。等到完颜昌助他当了皇帝后,他翻脸就不认人,转投到完颜宗翰的门下,气的完颜昌私下破口大骂。后来刘豫人心尽失,金国准备废黜他时,完颜昌主动请缨,亲自抓捕了刘豫这个瘪犊子。

废黜刘豫后,金国认为中原汉地脱离宋朝已有十余年,“以汉制汉”的目的达到,不需要再扶持傀儡。于是金国便直接在中原汉地设立管理机构,直接进行统治。


总的来说,金国占领中原后,没有直接进行统治,而是撤军,扶持傀儡代理人,这在表面上看,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如果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金国的这一措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女真又是一个人口很少的民族。在没有缓冲期的前提下,直接管理中原,风险非常大。

这和后来的蒙古入主中原有点儿不一样。蒙古从公元1206年建国,到1234年灭金,再到后来灭宋(公元1279年),蒙古人有70多年的时间消化占领区。而金人当时没有这个时间,他们就只能选择扶持傀皇帝了。

啊,这是不是想挑伤疤,恶心一下多灾多难的炎黄子孙呀?

1127年,开封城破,“靖康之耻”开始,徽钦二帝被虏,北宋灭亡;一个月后,康王赵构逃到现在的南京,在群臣的拥戴下,匆匆称帝,南宋建立。这之间,金人为搜刮勒索方便,扶植了北宋旧臣张邦昌为皇帝,国号“大楚”,史称“伪楚”,也就仅仅三十三天而已。

如果这也算一个“朝代”,那么十四年血色抗战期间,日寇也曾扶植满清废帝溥仪建立了“满洲国”,后来又扶植了汪精卫卖国汉奸政权,这是否又要多两个“朝代”呢?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不是谁说怎么写就怎么写的。有些朝代,虽然短暂,但任何人也抹杀不了其光芒,如秦王朝公元前221年建立,公元前207年灭亡,满打满算才十五年,却开创了中国历史新纪元,永远光照千秋;两百年后,王莽篡汉,西汉灭亡,“新”朝建立,也仅仅十五年,因得位不正,也无建树,自然不被历史承认而被人遗忘。

后来,不被历史承认的还有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建立的“周朝”;朱元璋亲自选定的“建文帝”四年;坚持了二十年抗清战斗的“南明”政权。

武则天不被承认是男权政治的需要,建文帝和南明的悲剧在于正义被绞杀,而这些汉奸政权不被承认才是正义的昭彰,借尸还魂不得人心啊!

金国灭辽,花费了十年时间。这十年时间足够让女真人慢慢消化占领区,对辽国的领地进行直接统治。但是金国灭北宋实在是太快了,从出兵到俘虏徽钦二帝,还不到两年时间,如果只算最后一次南侵,更是只有几个月而已。女真人当时都蒙圈了。幸福貌似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百年交好,边境战事甚少,两边的军备都废弛的很厉害。就在两国都在过太平日子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积蓄力量的女真人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女真起兵后,把辽国揍得不轻。一直受辽国恶气的北宋觉得时机来了,主动派人跨海去与金人结盟。一开始,金人还觉北宋是个大国,对北宋还很客气。等到北宋被奄奄一息的辽国残兵打得丢盔弃甲时,女真算是看清了北宋朝野的虚实,所以在稍微稳定了占领区后,没过两年就开始了侵宋。

女真南侵,若只看账面实力,北宋有几十万军队的,女真只有十来万人,双方的兵力对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北宋养的那帮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做生意倒点小买卖还可以,真要上战场牺牲杀敌,跑的那比谁都快。

当宋金开战后,北宋败的那叫一个惨。把金兵都看傻了。见过怂货,但真没有见过像北宋这么怂的。

金军第一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只用了三个半月时间;

金兵第二次南下时,从出兵到围困开封,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金军与辽军交战时,虽然辽兵也打不赢,但起码辽兵打了;等到金军与宋军交战时,宋兵直接就跑,要么就是直接投降。投降之迅速、干脆,让金军始料不及。



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军第二次南侵,居然把徽钦二帝给俘虏了。

在当时,金军本来只想去抢个劫,督促北宋尽快割地、赔款。可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家的主人了,这角色转变的太突然,让金国高层完全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感觉不知所措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北方并不安宁,金国无暇南方。

辽国被灭后,契丹人西迁,在可敦城还有一支辽军的精锐。金军为了对付辽国残余势力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北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后来在与南宋交战时,金军就几次南北调动,搞得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金军确实不适宜把原本就不多的有生力量驻扎在中原。

第二、北宋人口太多,女真人管不了。

北宋不比辽国,汉人比契丹人要多得多。并且辽国境内还有很多渤海人,这个渤海人与女真人是同宗同源的。金灭辽后,渤海人替女真管理了大片的辽国故地。但是女真人在中原汉地完全没有帮手,突然把这么多的汉人塞到女真人手上,金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了。

第三、灭宋太突然,超出了金国的计划。

消灭北宋,原本不在金国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事情就是突然,不仅徽钦二帝被俘,连带北宋皇亲国戚在内,一共三千多人也都被金国人给俘虏了。释放这些人是不可能的,因为金国已经被骗了一次。金国高层对北宋皇族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并且,当时北宋还有大量的残余武装,金国无法逐一消灭。眼看天气转暖,马上就要进入炎热的夏季了。不适应炎热天气的金军只能决定先撤回北方。等到天气变凉之后,再找机会南下。

于是,金国高层就决定,先在北宋的投降派中找一个代理人帮自己管理中原。而这个被挑出来的代理人,就是北宋宰相张邦昌。



张邦昌一开始不想当这个皇帝,因为金国只是把北宋皇族一网打尽了,但是并没有消灭整个中原的抵抗势力。张邦昌当时是骑虎难下,若是不当这个皇帝,金人就会屠杀整个开封的老百姓;但若是当了这个皇帝,搞不好他会被人给弄死。

最终,张邦昌还是决定以百姓为重,接手了这个坑人的“皇帝”。

在当了一个月的伪皇帝后,张邦昌差点被没被骂死。老百姓不认他,原先跟他一起在北宋同朝为官,但现在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同僚也不认他。大家伙一起劝他,还是赶紧把哲宗皇帝的孟皇后请出来,让孟皇后做主,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还大政于赵氏。

张邦昌孤立无援,内外交困。最后也就只得把皇位让出,将国玺交给赵构。立国仅仅才两个月的伪楚政权就此灭亡。然而赵构眼里却容不下张邦昌。没过多久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令其自裁。



远在东北老家的金人听说赵构继位后,立即调集大军南下。金兵以替张邦昌报仇为借口,直扑赵构所在的商丘。赵构不敢抵抗,撒丫子就往扬州跑。

跑到扬州后,金兵不追了。赵构也随即在扬州暂住,而金军也开始寻找新的代理人,替自己管理中原。这一次被金人找到的代理人是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

但与张邦昌不同的是,金国立张邦昌时,张邦昌不想接手这个汉奸差事,最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手;而金国立刘豫,是因为刘豫主动请缨,主动找监军完颜昌,表示自己愿意当这个汉奸皇帝。金人见世间还有如此厚脸之人,也就就坡下驴,册封他为中原皇帝,国号为“伪齐”。



伪齐建立之后,傀儡皇帝刘豫就干三件事。

第一、在中原搜刮民财,然后全部运到东北献给金国人。

第二、组织伪军,在金国南下时,出兵帮助金兵打宋军。

第三、巩固黄河流域,在金国和南宋之间充当缓冲地带。

前两条,刘豫干的都还不错。他为了搜刮中原财富,把河南巩义的北宋帝陵都挖了;为了协助金军侵宋,每次都动员几十万伪军参战,简直是丧心病狂。

但是第三条,也就是充当宋金缓冲地带这个任务,刘豫干的不行。在他当皇帝后,南宋几次北伐,尤其是岳飞的前三次北伐,伪齐军队几乎都是一击即溃,就连刘光世这种著名的跑路将军都能击败伪齐军队。

于是,南宋就在刘豫这种送人头、送经验的猪对手的映衬下,从长江一路向北平推,几乎就快打到开封城下了。

然而,别看刘豫打仗不行,但私募武装,招兵买马却十分在行。伪齐几乎一半地盘都被宋军收复了,刘豫自己的招募军队却越来越多。金国担心刘豫养虎为患,日后不好收拾他,便在岳飞第三次北伐后,派人抓捕了刘豫,并把他废为“曹王”。伪齐这个傀儡政权也就灭亡了。

这里插一句,刘豫这个人没什么远见,他当年为了当傀儡皇帝,对金国派到中原的监军完颜昌非常恭敬。等到完颜昌助他当了皇帝后,他翻脸就不认人,转投到完颜宗翰的门下,气的完颜昌私下破口大骂。后来刘豫人心尽失,金国准备废黜他时,完颜昌主动请缨,亲自抓捕了刘豫这个瘪犊子。

废黜刘豫后,金国认为中原汉地脱离宋朝已有十余年,“以汉制汉”的目的达到,不需要再扶持傀儡。于是金国便直接在中原汉地设立管理机构,直接进行统治。


总的来说,金国占领中原后,没有直接进行统治,而是撤军,扶持傀儡代理人,这在表面上看,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如果以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金国的这一措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女真又是一个人口很少的民族。在没有缓冲期的前提下,直接管理中原,风险非常大。

这和后来的蒙古入主中原有点儿不一样。蒙古从公元1206年建国,到1234年灭金,再到后来灭宋(公元1279年),蒙古人有70多年的时间消化占领区。而金人当时没有这个时间,他们就只能选择扶持傀皇帝了。

不要说南宋的人,就是现在的人提到都无耻。要论耻辱,我估计靖康之耻足以排进史上前三。

国家上至皇帝、高官,下到基层士卒,上上下下全部腐朽了。而且宋朝皇帝完全是古代最软骨头的皇室。从北宋到南宋,一直被打,而且还一直赔钱。(稍微有点理解水浒传了)看看明朝皇室,真正的做到了“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就用一组数据来了解下靖康之耻吧。

靖康赔款: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有学者算过,折合成现在人民币估计得有两万亿,相当于北宋GDP的十倍以上。

这么不要脸的条约,宋朝皇帝还真的打算履行。

金兵第二次提出赔款要求要各式各样的女子女子合计有7000人。最后皇帝还真的卖了宗室女子和大臣子女去抵债,皇室威严损失殆尽。是在是难以想象宋朝是怎么维持统治的。要知道宋朝时历史上农民起义最多的一个朝代。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没有士族阶级支持的农民起义是成功不了的。农民起义的朱元璋也得到了如刘基,宋濂等一批读书人的支持才成事的。

最耻辱的是皇帝给人当了俘虏,皇后给金人生了孩子。而且还专门搞了一个礼仪:牵羊礼。这个更无耻,皇帝皇后穿民服,外披羊皮,其他宗室无论何人都是赤裸上身,只披一件羊皮,被一根绳拴好。礼仪完了之后,就是金人享受的时候,所以宋高宗的母亲,韦皇后给金人生了两个儿子。其他的就更多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0165/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深红的金子

Hossain Emadeddin Kamyar Sheisi Azita Rayeji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