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金国谁先灭亡(金朝进攻南宋)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如今这类智障、低俗且缺乏历史基础的问题一再沉渣泛起,足见历史教育和民族自信的缺失,

南宋自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立国,至宁宗开禧二年(公元1206)共进行了六次北伐,

前四次均为高宗时期的岳飞北伐,收复荆襄等战略要地,第五次是孝宗的隆兴北伐,被张浚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变成二百五,败光了家底大败而归,

第六次就是宁宗的开禧北伐,这次被韩侂胄一顿操作二百五,最后死的像老鼠,提头的两次北伐纯属无稽之谈。

自孝宗受禅登基,中原之地已经沦陷于金国腥膻三十六年,整整一代人已经逝去,在金国出生的汉人已经没有了对宋朝的认知,已经是金国的臣民,这跟他们抵抗宋军扯不上关系,当初金军南侵灭宋,军队组成也是五花八门,有契丹人、奚人、蒙古人、渤海人,更多的就是汉人,他们组成了签军部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不是宋人了。

金国的汉人为何要走上战场抗击宋军?他们是迫不得已,不去就得被杀,生活之惨地位之低,亘古未有。

金国立国初期,女真人实行的是全民兵制,【地狭产薄,无事苦耕可给衣食,有事苦战可致俘获】~《金史卷二十五兵志》

对于金国女真人来说,一旦外出征战他们则根本无法从事生产,只能依靠俘获抢掠为活。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连年征战却一无所得,生产荒废不说,两手空空的士兵也难以存活。

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穷兵黩武的金国已经陷入了兵老势衰、内外交困的窘境。金国女真族入侵中原,虽然部分吸收了先进的汉族文明,某种意义上使得本民族取得了飞跃般的进步,但是这却是以先进文明被严重摧残,出现文明大破坏和大倒退为惨重代价的。

南宋政府走向腐败是事实,但是金国当时更加难以支持,因为金国灭北宋,是落后生产力对先进生产力的胜利,是游牧民族对耕作民族的胜利,是奴隶制度对封建制度的胜利,而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之间的战争,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在金国建立前期,作为国家统治者的女真人仍然处于奴隶制,很多女真贵族都拥有几百名以至成千上万名的奴隶。很多汉人被金军抓去当奴隶,用铁索锁住,耳朵刺上“官”字,标价出售,燕山府等地甚至专设买卖奴隶的市场。

金国朝廷也往往以成百上千名的奴隶,赏赐给女真贵族。由于奴隶数量很大,在社会成员中占有相当的比例,金国进行户口排查时,规定必须“验土地、牛具、奴婢之数”,奴婢和土地、牛具一样,成为各户财产登记的重要项目。金国女真奴隶主们把奴婢和金、银、羊、马同等看待,用作博戏时的赌注。女真贵人们死后,还有【生焚所宠奴婢】殉葬的残酷陋 习,军中拥有大量奴隶,缺乏军粮时,奴婢居然也和骡马一样被杀戮作食,惨无人道到了极点。

金国女真统治者在其占领区内强制推行奴隶制,坚持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的政策,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大量驱掳汉人当奴隶,使社会经济严重倒退;强迫汉人剃头辫发,极大的加深了民族矛盾,并且难以调和。

由于金国女真人的入侵和破坏,当时北中国生产力倒退的严重程度,是难以完全统计的,也是惨绝人寰的,【金军灭北宋三十多年之后,金国包括秦岭淮河以北的今华北和东北全部、西北大部在内的广大辖区的总户口数只有300多万人】。~《金代户口问题析疑》

在北宋灭亡之前,仅黄河以北的河北路一地,人口就超过一千万,而据学者考证,在北宋末年,宋朝辖区内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一亿,而南宋人口最多时也达到了八千多万。

自金国女真人进入中原之后,在野蛮残暴的女真兵的蹂躏劫掠之下,北中国广大地区生灵涂炭,经济倒退,民生凋敝,到处都是萧条景象。即使又经过了几十年,也没能恢复到金军入侵之前的水平。当时,在金军占领区内,【东至沂、密,西至曹、濮、兖、郓,南至陈、蔡、汝、颖,北至河朔,皆被其害】~《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4》

【山东、京西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盗贼、官兵以至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五十千,全躯暴以为腊】~《鸡肋编卷中》。

宋朝的民间奴婢使差大多是【本佣雇良民】,【雇卖与人】,他们与主人之间虽有身份差别,但其实已具有与近代资本主义原始雇佣关系相似的性质。然而从金国建立到元朝初年这段时期,中国北方社会却又倒退为奴隶制,而且奴隶制还不断地扩张,造成了整个社会的严重倒退。

岳飞被害三十年后,南宋大臣范成大奉命出使金国,看到一些女婢脸上刺着“逃走”两字,范成大于是说:【屠婢杀奴官不问,大书黥面罚犹轻】, 他从汉文明的高度,痛恨此种野蛮暴行,对此义愤填膺。

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也存在着一些奴隶制经济成分,但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的奴隶制经济仅仅存在于边疆一隅之地,并没有推广,故虽对社会经济文明有所破坏,但影响不大。然而,金国女真贵族集团却要强行把落后野蛮的奴隶制度推广到整个北中国,造成了北中国广大地区社会经济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

中国古代的汉人,包括男子,遵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古训,长期保留蓄发的习俗。辽国和西夏虽然也存在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但却没有金国强烈。辽国允许其辖区内的汉人、渤海人等保留农耕民族的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允许汉人保留本民族的发型、服饰、文字、语言等习俗。然而,金国女真统治者却按照女真族的习俗,强迫汉人男子【剃头辩发】,【禁民汉服】,【削发不如法者死】,清朝初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政策就是打这儿来的。

这对广大汉人当然是极大的民族侮辱。金国女真统治者还强征中原汉人当兵,时称“剃头签军”。汉人签军在金军中的地位最低贱,充当苦力,【冲冒矢石,枉遭杀戮】。

辽国契丹族统治者注意拉拢依靠汉族地主阶级。燕云十六州的汉人名门望族,在辽国政权构成中仅次于契丹人,而居第二位。辽国还实行南北两套官制,北面官负责处理契丹等各游牧民族的事务,南面官负责处理汉族、渤海族等农耕民族的事务。

金国始终是女真完颜氏皇族控制着军政大权,而且女真统治者向来疏远汉人,歧视汉人。在金国,汉人被列为第四等、第五等人。在金国灭亡之后,作为金国遗民的学者刘祁就一针见血地指出金国女真统治者为政的一大弊端,刘祁总结道:【大抵金国之政,分别番、汉人,且不变家政,偏私族类,疏外汉人】,以致得不到广大汉人的拥护,所以金国女真贵族的统治难以长期维持,【此所以不能长久】~《归潜志~辩亡》。

金国女真统治者还把其辖区内的民众分为五等,其中女真人是第一等,汉人被划为第四等、第五等。由于金国一直坚持奉行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政策,始终存在着强烈的民族歧视,所以金国的民族矛盾始终存在。直到金国末年,北方汉人反抗女真统治者的武装斗争仍时有爆发。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由于金国统治者在其辖区内强制推广奴隶制,使得金国陷入【法苛赋重,加以饥馑,民不聊生】的危机之中~《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2》,

金国女真贵族进入中原后,掠夺和役使奴隶的嗜欲却没有丝毫减退。在金军占领区内,女真贵族们任意霸占汉人的房舍、土地、钱财、子女;任意征发大量汉族成年男子去当兵,任意霸占蹂躏汉人妇女, 有时候竟然挨家挨户搜捕汉人壮丁,标价出卖,或者转卖到西夏、蒙古,以换取战马;而当搜捕到的汉人壮丁数量过多,暂时派不上用场,又难于供应其食粮时,就大批大批地坑杀;而分散在北方诸路州县的金国女真兵,还经常凌虐劫掠当地汉人百姓,并且只要某个村中有一人从事抗金斗争,金兵就会杀光整村的男女老幼,如果有人据城抵抗,金兵破城之后就要屠杀全城居民。

在金国女真贵族的野蛮屠杀、劫掠和奴役之下,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进行了英勇顽强的反抗斗争,其动员之广,规模之大,持续之久,在中国古代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金国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南宋绍兴八年)夏,金国政府又出台了一项新政策。金国政府下令:【欠债者以人口折还,及藏亡命而被告者皆死】,凡是积欠公私债务而无力偿还者,即以本人和妻子儿女的人身抵偿,凡是藏匿逃亡者之家,家长处死,产业由官府和告发者均分,人口一半充当官府奴婢,一半充当告发者的私人奴婢,连违令者的四邻也须缴纳“赏钱”三百贯。

此前,金国女真贵族们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横征暴敛,使北方的很多农民破产,如今又到处放高利贷,“回易贷缗,遍于诸路”。因而只要贯彻实施金国政府的这项新政策,女真贵族们就可得到成千上万的债务奴隶。于是,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便纷纷反抗,或者逃亡他乡,或者杀死债主,“啸聚山谷”。


为了贯彻实施这项新政策,金国政府经常出动大批金军,到处搜捕“欠债者”。金军的搜捕队凡遇着村民,即行拷掠,或迫使其自诬,或威逼其诬人,【生民无辜,立成星散,被害之甚,不啻兵火】。有人有持棍棒反抗,则被捕被杀,【积尸狼藉,州县囹圄为之一盈】。在苛政、暴刑、重赋、饥荒等各种灾难的交相煎逼之下,金国辖区的民众被迫大批大批地宰耕牛、焚庐舍、上山寨,加入抗金义军的行列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以汉族为主体的北方各民族的强烈反抗。当时,金国国内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自南宋绍兴八年,金国天眷元年开始,金国辖区内民众的抗金斗争再次出现新高潮。【百姓怨,往往杀债主,啸聚山谷】,【太行义士蜂起,威胜、辽州以来,道不通行】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中兴小纪》卷26。

南宋绍兴九年,金国天眷二年,山东地区的人民在张清领导下,驾船从海上攻入东北的辽东,北方抗金起义军还打着宋军的旗号,攻占了辽东的“苏州”(今辽宁金州),“中原之被掠在辽者,多起兵应之”。在当时的金国辖区内,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此伏彼起,并且还有不断扩大之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3》

~《大金国志卷9》

当时北方民众的抗金斗争风起云涌,在金国统治区内出现了好几百支忠义民兵队伍,他们坚持在敌后作战,反抗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压迫,有的还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吓唬金兵。

在绍兴十年(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为了实施“连结河朔”的策略,岳飞派遣李宝、孙彦等抗金义士潜入山东,组织山东人民抗金;岳飞还派遣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原义军领袖带领小股军士北渡黄河,去联络太行山义军,并领导河北、河东的各路抗金义军;除了李宝、孙彦、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直接受岳飞节制的抗金义军首领之外,一些还没有与岳飞取得联系的北方起义者,也经常打着“岳家军” 的旗号,在金国辖区内不断攻击金兵。

岳家军当年威震南北,名声极响,金人惊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岳飞本人更是声名显赫,广为人知,其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品牌效应。在岳飞生前,很多抗金义军以及小股宋军都喜欢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给自己助威壮胆,吓唬金兵。岳飞也支持这种可以使金军感到草木皆兵的做法。有时候,金兵击败了一些农民起义军或者小股宋军,就误以为击败的是岳家军。但是实际上这些军队根本就不属于岳家军建制。

岳飞遇害六十多年之后,金国章宗皇帝在诏书中则直接承认了岳飞战功卓著、威名远播。金国泰和六年(南宋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金章宗在招诱南宋大将吴曦叛变的诏书中写到:【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参夷之诛,可不畏哉】。

金国统治集团日益腐败也是触目惊心的,金熙宗【不视朝,荒于酒,与近臣饮,或继以夜】

残暴掠夺的盆满钵满成为暴发户之后,金国的宗室政要将帅们也开起了贪图享乐模式,逐渐沉溺于骄奢淫逸的富贵生活而丧失进取心。【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金史熙宗本纪》

讲史说文,要有历史依据和出处,哗众取宠自我命题只能害人害己。















三万里河东入海,

五千仞山上摩天。

遗民泪尽故尘里,

南望王师又一年。

以上这诗就出于当时被占领区。抗战时期,也有很多二鬼子,也有很多因于日本合作而升了官发了财,并不希望日本失败的人,这些人都是中国人,中国百姓。难道这就说明中国抵抗日寇不对吗?

上面这些标题出处,不是汉奸胜似汉奸之手,不值一驳。

如今这类智障、低俗且缺乏历史基础的问题一再沉渣泛起,足见历史教育和民族自信的缺失,

南宋自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立国,至宁宗开禧二年(公元1206)共进行了六次北伐,

前四次均为高宗时期的岳飞北伐,收复荆襄等战略要地,第五次是孝宗的隆兴北伐,被张浚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变成二百五,败光了家底大败而归,

第六次就是宁宗的开禧北伐,这次被韩侂胄一顿操作二百五,最后死的像老鼠,提头的两次北伐纯属无稽之谈。

自孝宗受禅登基,中原之地已经沦陷于金国腥膻三十六年,整整一代人已经逝去,在金国出生的汉人已经没有了对宋朝的认知,已经是金国的臣民,这跟他们抵抗宋军扯不上关系,当初金军南侵灭宋,军队组成也是五花八门,有契丹人、奚人、蒙古人、渤海人,更多的就是汉人,他们组成了签军部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不是宋人了。

金国的汉人为何要走上战场抗击宋军?他们是迫不得已,不去就得被杀,生活之惨地位之低,亘古未有。

金国立国初期,女真人实行的是全民兵制,【地狭产薄,无事苦耕可给衣食,有事苦战可致俘获】~《金史卷二十五兵志》

对于金国女真人来说,一旦外出征战他们则根本无法从事生产,只能依靠俘获抢掠为活。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连年征战却一无所得,生产荒废不说,两手空空的士兵也难以存活。

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穷兵黩武的金国已经陷入了兵老势衰、内外交困的窘境。金国女真族入侵中原,虽然部分吸收了先进的汉族文明,某种意义上使得本民族取得了飞跃般的进步,但是这却是以先进文明被严重摧残,出现文明大破坏和大倒退为惨重代价的。

南宋政府走向腐败是事实,但是金国当时更加难以支持,因为金国灭北宋,是落后生产力对先进生产力的胜利,是游牧民族对耕作民族的胜利,是奴隶制度对封建制度的胜利,而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之间的战争,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在金国建立前期,作为国家统治者的女真人仍然处于奴隶制,很多女真贵族都拥有几百名以至成千上万名的奴隶。很多汉人被金军抓去当奴隶,用铁索锁住,耳朵刺上“官”字,标价出售,燕山府等地甚至专设买卖奴隶的市场。

金国朝廷也往往以成百上千名的奴隶,赏赐给女真贵族。由于奴隶数量很大,在社会成员中占有相当的比例,金国进行户口排查时,规定必须“验土地、牛具、奴婢之数”,奴婢和土地、牛具一样,成为各户财产登记的重要项目。金国女真奴隶主们把奴婢和金、银、羊、马同等看待,用作博戏时的赌注。女真贵人们死后,还有【生焚所宠奴婢】殉葬的残酷陋 习,军中拥有大量奴隶,缺乏军粮时,奴婢居然也和骡马一样被杀戮作食,惨无人道到了极点。

金国女真统治者在其占领区内强制推行奴隶制,坚持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的政策,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大量驱掳汉人当奴隶,使社会经济严重倒退;强迫汉人剃头辫发,极大的加深了民族矛盾,并且难以调和。

由于金国女真人的入侵和破坏,当时北中国生产力倒退的严重程度,是难以完全统计的,也是惨绝人寰的,【金军灭北宋三十多年之后,金国包括秦岭淮河以北的今华北和东北全部、西北大部在内的广大辖区的总户口数只有300多万人】。~《金代户口问题析疑》

在北宋灭亡之前,仅黄河以北的河北路一地,人口就超过一千万,而据学者考证,在北宋末年,宋朝辖区内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一亿,而南宋人口最多时也达到了八千多万。

自金国女真人进入中原之后,在野蛮残暴的女真兵的蹂躏劫掠之下,北中国广大地区生灵涂炭,经济倒退,民生凋敝,到处都是萧条景象。即使又经过了几十年,也没能恢复到金军入侵之前的水平。当时,在金军占领区内,【东至沂、密,西至曹、濮、兖、郓,南至陈、蔡、汝、颖,北至河朔,皆被其害】~《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4》

【山东、京西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盗贼、官兵以至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五十千,全躯暴以为腊】~《鸡肋编卷中》。

宋朝的民间奴婢使差大多是【本佣雇良民】,【雇卖与人】,他们与主人之间虽有身份差别,但其实已具有与近代资本主义原始雇佣关系相似的性质。然而从金国建立到元朝初年这段时期,中国北方社会却又倒退为奴隶制,而且奴隶制还不断地扩张,造成了整个社会的严重倒退。

岳飞被害三十年后,南宋大臣范成大奉命出使金国,看到一些女婢脸上刺着“逃走”两字,范成大于是说:【屠婢杀奴官不问,大书黥面罚犹轻】, 他从汉文明的高度,痛恨此种野蛮暴行,对此义愤填膺。

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也存在着一些奴隶制经济成分,但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的奴隶制经济仅仅存在于边疆一隅之地,并没有推广,故虽对社会经济文明有所破坏,但影响不大。然而,金国女真贵族集团却要强行把落后野蛮的奴隶制度推广到整个北中国,造成了北中国广大地区社会经济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

中国古代的汉人,包括男子,遵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古训,长期保留蓄发的习俗。辽国和西夏虽然也存在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但却没有金国强烈。辽国允许其辖区内的汉人、渤海人等保留农耕民族的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允许汉人保留本民族的发型、服饰、文字、语言等习俗。然而,金国女真统治者却按照女真族的习俗,强迫汉人男子【剃头辩发】,【禁民汉服】,【削发不如法者死】,清朝初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政策就是打这儿来的。

这对广大汉人当然是极大的民族侮辱。金国女真统治者还强征中原汉人当兵,时称“剃头签军”。汉人签军在金军中的地位最低贱,充当苦力,【冲冒矢石,枉遭杀戮】。

辽国契丹族统治者注意拉拢依靠汉族地主阶级。燕云十六州的汉人名门望族,在辽国政权构成中仅次于契丹人,而居第二位。辽国还实行南北两套官制,北面官负责处理契丹等各游牧民族的事务,南面官负责处理汉族、渤海族等农耕民族的事务。

金国始终是女真完颜氏皇族控制着军政大权,而且女真统治者向来疏远汉人,歧视汉人。在金国,汉人被列为第四等、第五等人。在金国灭亡之后,作为金国遗民的学者刘祁就一针见血地指出金国女真统治者为政的一大弊端,刘祁总结道:【大抵金国之政,分别番、汉人,且不变家政,偏私族类,疏外汉人】,以致得不到广大汉人的拥护,所以金国女真贵族的统治难以长期维持,【此所以不能长久】~《归潜志~辩亡》。

金国女真统治者还把其辖区内的民众分为五等,其中女真人是第一等,汉人被划为第四等、第五等。由于金国一直坚持奉行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政策,始终存在着强烈的民族歧视,所以金国的民族矛盾始终存在。直到金国末年,北方汉人反抗女真统治者的武装斗争仍时有爆发。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由于金国统治者在其辖区内强制推广奴隶制,使得金国陷入【法苛赋重,加以饥馑,民不聊生】的危机之中~《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2》,

金国女真贵族进入中原后,掠夺和役使奴隶的嗜欲却没有丝毫减退。在金军占领区内,女真贵族们任意霸占汉人的房舍、土地、钱财、子女;任意征发大量汉族成年男子去当兵,任意霸占蹂躏汉人妇女, 有时候竟然挨家挨户搜捕汉人壮丁,标价出卖,或者转卖到西夏、蒙古,以换取战马;而当搜捕到的汉人壮丁数量过多,暂时派不上用场,又难于供应其食粮时,就大批大批地坑杀;而分散在北方诸路州县的金国女真兵,还经常凌虐劫掠当地汉人百姓,并且只要某个村中有一人从事抗金斗争,金兵就会杀光整村的男女老幼,如果有人据城抵抗,金兵破城之后就要屠杀全城居民。

在金国女真贵族的野蛮屠杀、劫掠和奴役之下,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进行了英勇顽强的反抗斗争,其动员之广,规模之大,持续之久,在中国古代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金国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南宋绍兴八年)夏,金国政府又出台了一项新政策。金国政府下令:【欠债者以人口折还,及藏亡命而被告者皆死】,凡是积欠公私债务而无力偿还者,即以本人和妻子儿女的人身抵偿,凡是藏匿逃亡者之家,家长处死,产业由官府和告发者均分,人口一半充当官府奴婢,一半充当告发者的私人奴婢,连违令者的四邻也须缴纳“赏钱”三百贯。

此前,金国女真贵族们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横征暴敛,使北方的很多农民破产,如今又到处放高利贷,“回易贷缗,遍于诸路”。因而只要贯彻实施金国政府的这项新政策,女真贵族们就可得到成千上万的债务奴隶。于是,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便纷纷反抗,或者逃亡他乡,或者杀死债主,“啸聚山谷”。


为了贯彻实施这项新政策,金国政府经常出动大批金军,到处搜捕“欠债者”。金军的搜捕队凡遇着村民,即行拷掠,或迫使其自诬,或威逼其诬人,【生民无辜,立成星散,被害之甚,不啻兵火】。有人有持棍棒反抗,则被捕被杀,【积尸狼藉,州县囹圄为之一盈】。在苛政、暴刑、重赋、饥荒等各种灾难的交相煎逼之下,金国辖区的民众被迫大批大批地宰耕牛、焚庐舍、上山寨,加入抗金义军的行列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以汉族为主体的北方各民族的强烈反抗。当时,金国国内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自南宋绍兴八年,金国天眷元年开始,金国辖区内民众的抗金斗争再次出现新高潮。【百姓怨,往往杀债主,啸聚山谷】,【太行义士蜂起,威胜、辽州以来,道不通行】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中兴小纪》卷26。

南宋绍兴九年,金国天眷二年,山东地区的人民在张清领导下,驾船从海上攻入东北的辽东,北方抗金起义军还打着宋军的旗号,攻占了辽东的“苏州”(今辽宁金州),“中原之被掠在辽者,多起兵应之”。在当时的金国辖区内,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此伏彼起,并且还有不断扩大之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3》

~《大金国志卷9》

当时北方民众的抗金斗争风起云涌,在金国统治区内出现了好几百支忠义民兵队伍,他们坚持在敌后作战,反抗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压迫,有的还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吓唬金兵。

在绍兴十年(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为了实施“连结河朔”的策略,岳飞派遣李宝、孙彦等抗金义士潜入山东,组织山东人民抗金;岳飞还派遣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原义军领袖带领小股军士北渡黄河,去联络太行山义军,并领导河北、河东的各路抗金义军;除了李宝、孙彦、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直接受岳飞节制的抗金义军首领之外,一些还没有与岳飞取得联系的北方起义者,也经常打着“岳家军” 的旗号,在金国辖区内不断攻击金兵。

岳家军当年威震南北,名声极响,金人惊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岳飞本人更是声名显赫,广为人知,其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品牌效应。在岳飞生前,很多抗金义军以及小股宋军都喜欢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给自己助威壮胆,吓唬金兵。岳飞也支持这种可以使金军感到草木皆兵的做法。有时候,金兵击败了一些农民起义军或者小股宋军,就误以为击败的是岳家军。但是实际上这些军队根本就不属于岳家军建制。

岳飞遇害六十多年之后,金国章宗皇帝在诏书中则直接承认了岳飞战功卓著、威名远播。金国泰和六年(南宋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金章宗在招诱南宋大将吴曦叛变的诏书中写到:【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参夷之诛,可不畏哉】。

金国统治集团日益腐败也是触目惊心的,金熙宗【不视朝,荒于酒,与近臣饮,或继以夜】

残暴掠夺的盆满钵满成为暴发户之后,金国的宗室政要将帅们也开起了贪图享乐模式,逐渐沉溺于骄奢淫逸的富贵生活而丧失进取心。【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金史熙宗本纪》

讲史说文,要有历史依据和出处,哗众取宠自我命题只能害人害己。















三万里河东入海,

五千仞山上摩天。

遗民泪尽故尘里,

南望王师又一年。

以上这诗就出于当时被占领区。抗战时期,也有很多二鬼子,也有很多因于日本合作而升了官发了财,并不希望日本失败的人,这些人都是中国人,中国百姓。难道这就说明中国抵抗日寇不对吗?

上面这些标题出处,不是汉奸胜似汉奸之手,不值一驳。

如今这类智障、低俗且缺乏历史基础的问题一再沉渣泛起,足见历史教育和民族自信的缺失,

南宋自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立国,至宁宗开禧二年(公元1206)共进行了六次北伐,

前四次均为高宗时期的岳飞北伐,收复荆襄等战略要地,第五次是孝宗的隆兴北伐,被张浚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变成二百五,败光了家底大败而归,

第六次就是宁宗的开禧北伐,这次被韩侂胄一顿操作二百五,最后死的像老鼠,提头的两次北伐纯属无稽之谈。

自孝宗受禅登基,中原之地已经沦陷于金国腥膻三十六年,整整一代人已经逝去,在金国出生的汉人已经没有了对宋朝的认知,已经是金国的臣民,这跟他们抵抗宋军扯不上关系,当初金军南侵灭宋,军队组成也是五花八门,有契丹人、奚人、蒙古人、渤海人,更多的就是汉人,他们组成了签军部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不是宋人了。

金国的汉人为何要走上战场抗击宋军?他们是迫不得已,不去就得被杀,生活之惨地位之低,亘古未有。

金国立国初期,女真人实行的是全民兵制,【地狭产薄,无事苦耕可给衣食,有事苦战可致俘获】~《金史卷二十五兵志》

对于金国女真人来说,一旦外出征战他们则根本无法从事生产,只能依靠俘获抢掠为活。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连年征战却一无所得,生产荒废不说,两手空空的士兵也难以存活。

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穷兵黩武的金国已经陷入了兵老势衰、内外交困的窘境。金国女真族入侵中原,虽然部分吸收了先进的汉族文明,某种意义上使得本民族取得了飞跃般的进步,但是这却是以先进文明被严重摧残,出现文明大破坏和大倒退为惨重代价的。

南宋政府走向腐败是事实,但是金国当时更加难以支持,因为金国灭北宋,是落后生产力对先进生产力的胜利,是游牧民族对耕作民族的胜利,是奴隶制度对封建制度的胜利,而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之间的战争,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在金国建立前期,作为国家统治者的女真人仍然处于奴隶制,很多女真贵族都拥有几百名以至成千上万名的奴隶。很多汉人被金军抓去当奴隶,用铁索锁住,耳朵刺上“官”字,标价出售,燕山府等地甚至专设买卖奴隶的市场。

金国朝廷也往往以成百上千名的奴隶,赏赐给女真贵族。由于奴隶数量很大,在社会成员中占有相当的比例,金国进行户口排查时,规定必须“验土地、牛具、奴婢之数”,奴婢和土地、牛具一样,成为各户财产登记的重要项目。金国女真奴隶主们把奴婢和金、银、羊、马同等看待,用作博戏时的赌注。女真贵人们死后,还有【生焚所宠奴婢】殉葬的残酷陋 习,军中拥有大量奴隶,缺乏军粮时,奴婢居然也和骡马一样被杀戮作食,惨无人道到了极点。

金国女真统治者在其占领区内强制推行奴隶制,坚持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的政策,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大量驱掳汉人当奴隶,使社会经济严重倒退;强迫汉人剃头辫发,极大的加深了民族矛盾,并且难以调和。

由于金国女真人的入侵和破坏,当时北中国生产力倒退的严重程度,是难以完全统计的,也是惨绝人寰的,【金军灭北宋三十多年之后,金国包括秦岭淮河以北的今华北和东北全部、西北大部在内的广大辖区的总户口数只有300多万人】。~《金代户口问题析疑》

在北宋灭亡之前,仅黄河以北的河北路一地,人口就超过一千万,而据学者考证,在北宋末年,宋朝辖区内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一亿,而南宋人口最多时也达到了八千多万。

自金国女真人进入中原之后,在野蛮残暴的女真兵的蹂躏劫掠之下,北中国广大地区生灵涂炭,经济倒退,民生凋敝,到处都是萧条景象。即使又经过了几十年,也没能恢复到金军入侵之前的水平。当时,在金军占领区内,【东至沂、密,西至曹、濮、兖、郓,南至陈、蔡、汝、颖,北至河朔,皆被其害】~《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4》

【山东、京西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盗贼、官兵以至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五十千,全躯暴以为腊】~《鸡肋编卷中》。

宋朝的民间奴婢使差大多是【本佣雇良民】,【雇卖与人】,他们与主人之间虽有身份差别,但其实已具有与近代资本主义原始雇佣关系相似的性质。然而从金国建立到元朝初年这段时期,中国北方社会却又倒退为奴隶制,而且奴隶制还不断地扩张,造成了整个社会的严重倒退。

岳飞被害三十年后,南宋大臣范成大奉命出使金国,看到一些女婢脸上刺着“逃走”两字,范成大于是说:【屠婢杀奴官不问,大书黥面罚犹轻】, 他从汉文明的高度,痛恨此种野蛮暴行,对此义愤填膺。

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也存在着一些奴隶制经济成分,但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的奴隶制经济仅仅存在于边疆一隅之地,并没有推广,故虽对社会经济文明有所破坏,但影响不大。然而,金国女真贵族集团却要强行把落后野蛮的奴隶制度推广到整个北中国,造成了北中国广大地区社会经济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

中国古代的汉人,包括男子,遵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古训,长期保留蓄发的习俗。辽国和西夏虽然也存在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但却没有金国强烈。辽国允许其辖区内的汉人、渤海人等保留农耕民族的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允许汉人保留本民族的发型、服饰、文字、语言等习俗。然而,金国女真统治者却按照女真族的习俗,强迫汉人男子【剃头辩发】,【禁民汉服】,【削发不如法者死】,清朝初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政策就是打这儿来的。

这对广大汉人当然是极大的民族侮辱。金国女真统治者还强征中原汉人当兵,时称“剃头签军”。汉人签军在金军中的地位最低贱,充当苦力,【冲冒矢石,枉遭杀戮】。

辽国契丹族统治者注意拉拢依靠汉族地主阶级。燕云十六州的汉人名门望族,在辽国政权构成中仅次于契丹人,而居第二位。辽国还实行南北两套官制,北面官负责处理契丹等各游牧民族的事务,南面官负责处理汉族、渤海族等农耕民族的事务。

金国始终是女真完颜氏皇族控制着军政大权,而且女真统治者向来疏远汉人,歧视汉人。在金国,汉人被列为第四等、第五等人。在金国灭亡之后,作为金国遗民的学者刘祁就一针见血地指出金国女真统治者为政的一大弊端,刘祁总结道:【大抵金国之政,分别番、汉人,且不变家政,偏私族类,疏外汉人】,以致得不到广大汉人的拥护,所以金国女真贵族的统治难以长期维持,【此所以不能长久】~《归潜志~辩亡》。

金国女真统治者还把其辖区内的民众分为五等,其中女真人是第一等,汉人被划为第四等、第五等。由于金国一直坚持奉行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政策,始终存在着强烈的民族歧视,所以金国的民族矛盾始终存在。直到金国末年,北方汉人反抗女真统治者的武装斗争仍时有爆发。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由于金国统治者在其辖区内强制推广奴隶制,使得金国陷入【法苛赋重,加以饥馑,民不聊生】的危机之中~《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2》,

金国女真贵族进入中原后,掠夺和役使奴隶的嗜欲却没有丝毫减退。在金军占领区内,女真贵族们任意霸占汉人的房舍、土地、钱财、子女;任意征发大量汉族成年男子去当兵,任意霸占蹂躏汉人妇女, 有时候竟然挨家挨户搜捕汉人壮丁,标价出卖,或者转卖到西夏、蒙古,以换取战马;而当搜捕到的汉人壮丁数量过多,暂时派不上用场,又难于供应其食粮时,就大批大批地坑杀;而分散在北方诸路州县的金国女真兵,还经常凌虐劫掠当地汉人百姓,并且只要某个村中有一人从事抗金斗争,金兵就会杀光整村的男女老幼,如果有人据城抵抗,金兵破城之后就要屠杀全城居民。

在金国女真贵族的野蛮屠杀、劫掠和奴役之下,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进行了英勇顽强的反抗斗争,其动员之广,规模之大,持续之久,在中国古代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金国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南宋绍兴八年)夏,金国政府又出台了一项新政策。金国政府下令:【欠债者以人口折还,及藏亡命而被告者皆死】,凡是积欠公私债务而无力偿还者,即以本人和妻子儿女的人身抵偿,凡是藏匿逃亡者之家,家长处死,产业由官府和告发者均分,人口一半充当官府奴婢,一半充当告发者的私人奴婢,连违令者的四邻也须缴纳“赏钱”三百贯。

此前,金国女真贵族们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横征暴敛,使北方的很多农民破产,如今又到处放高利贷,“回易贷缗,遍于诸路”。因而只要贯彻实施金国政府的这项新政策,女真贵族们就可得到成千上万的债务奴隶。于是,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便纷纷反抗,或者逃亡他乡,或者杀死债主,“啸聚山谷”。


为了贯彻实施这项新政策,金国政府经常出动大批金军,到处搜捕“欠债者”。金军的搜捕队凡遇着村民,即行拷掠,或迫使其自诬,或威逼其诬人,【生民无辜,立成星散,被害之甚,不啻兵火】。有人有持棍棒反抗,则被捕被杀,【积尸狼藉,州县囹圄为之一盈】。在苛政、暴刑、重赋、饥荒等各种灾难的交相煎逼之下,金国辖区的民众被迫大批大批地宰耕牛、焚庐舍、上山寨,加入抗金义军的行列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以汉族为主体的北方各民族的强烈反抗。当时,金国国内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自南宋绍兴八年,金国天眷元年开始,金国辖区内民众的抗金斗争再次出现新高潮。【百姓怨,往往杀债主,啸聚山谷】,【太行义士蜂起,威胜、辽州以来,道不通行】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中兴小纪》卷26。

南宋绍兴九年,金国天眷二年,山东地区的人民在张清领导下,驾船从海上攻入东北的辽东,北方抗金起义军还打着宋军的旗号,攻占了辽东的“苏州”(今辽宁金州),“中原之被掠在辽者,多起兵应之”。在当时的金国辖区内,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此伏彼起,并且还有不断扩大之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3》

~《大金国志卷9》

当时北方民众的抗金斗争风起云涌,在金国统治区内出现了好几百支忠义民兵队伍,他们坚持在敌后作战,反抗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压迫,有的还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吓唬金兵。

在绍兴十年(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为了实施“连结河朔”的策略,岳飞派遣李宝、孙彦等抗金义士潜入山东,组织山东人民抗金;岳飞还派遣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原义军领袖带领小股军士北渡黄河,去联络太行山义军,并领导河北、河东的各路抗金义军;除了李宝、孙彦、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直接受岳飞节制的抗金义军首领之外,一些还没有与岳飞取得联系的北方起义者,也经常打着“岳家军” 的旗号,在金国辖区内不断攻击金兵。

岳家军当年威震南北,名声极响,金人惊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岳飞本人更是声名显赫,广为人知,其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品牌效应。在岳飞生前,很多抗金义军以及小股宋军都喜欢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给自己助威壮胆,吓唬金兵。岳飞也支持这种可以使金军感到草木皆兵的做法。有时候,金兵击败了一些农民起义军或者小股宋军,就误以为击败的是岳家军。但是实际上这些军队根本就不属于岳家军建制。

岳飞遇害六十多年之后,金国章宗皇帝在诏书中则直接承认了岳飞战功卓著、威名远播。金国泰和六年(南宋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金章宗在招诱南宋大将吴曦叛变的诏书中写到:【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参夷之诛,可不畏哉】。

金国统治集团日益腐败也是触目惊心的,金熙宗【不视朝,荒于酒,与近臣饮,或继以夜】

残暴掠夺的盆满钵满成为暴发户之后,金国的宗室政要将帅们也开起了贪图享乐模式,逐渐沉溺于骄奢淫逸的富贵生活而丧失进取心。【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金史熙宗本纪》

讲史说文,要有历史依据和出处,哗众取宠自我命题只能害人害己。















李元昊时期,西夏几乎所有的对外战争,都是由李元昊亲自领兵指挥作战的,李元昊甚至将西夏最精锐的军队,西夏皇室的宿卫军——铁鹞子,也用作其军队冲锋陷阵的先头部队。

公元1038年,李元昊在兴庆府称帝,建立大白高国,此举引得宋庭大怒,遂在1040年,北宋发动了对西夏的战争,妄图一举消灭西夏,将其纳入北宋统治之下。

然而,北宋重文轻武,相反,西夏的李元昊却是一个十分杰出的军事指挥人才。

在李元昊的带领下,西夏军队在好水川,三川口及定川寨都大败宋军,西夏军队中的铁鹞子,步跋子以及弓弩兵,一时间成为北宋军队的噩梦。

不仅如此,在后来辽兴宗御驾亲征西夏的战争中,同样是李元昊,带领党项军队打败了10万辽军精锐!

至此,北宋和辽,不得不承认西夏的地位。

可以说,李元昊在他所在的那个年代,几乎没有对手,很牛的一个人。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点赞评论,期待您的关注与支持,十分感谢!

如今这类智障、低俗且缺乏历史基础的问题一再沉渣泛起,足见历史教育和民族自信的缺失,

南宋自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立国,至宁宗开禧二年(公元1206)共进行了六次北伐,

前四次均为高宗时期的岳飞北伐,收复荆襄等战略要地,第五次是孝宗的隆兴北伐,被张浚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变成二百五,败光了家底大败而归,

第六次就是宁宗的开禧北伐,这次被韩侂胄一顿操作二百五,最后死的像老鼠,提头的两次北伐纯属无稽之谈。

自孝宗受禅登基,中原之地已经沦陷于金国腥膻三十六年,整整一代人已经逝去,在金国出生的汉人已经没有了对宋朝的认知,已经是金国的臣民,这跟他们抵抗宋军扯不上关系,当初金军南侵灭宋,军队组成也是五花八门,有契丹人、奚人、蒙古人、渤海人,更多的就是汉人,他们组成了签军部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不是宋人了。

金国的汉人为何要走上战场抗击宋军?他们是迫不得已,不去就得被杀,生活之惨地位之低,亘古未有。

金国立国初期,女真人实行的是全民兵制,【地狭产薄,无事苦耕可给衣食,有事苦战可致俘获】~《金史卷二十五兵志》

对于金国女真人来说,一旦外出征战他们则根本无法从事生产,只能依靠俘获抢掠为活。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连年征战却一无所得,生产荒废不说,两手空空的士兵也难以存活。

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穷兵黩武的金国已经陷入了兵老势衰、内外交困的窘境。金国女真族入侵中原,虽然部分吸收了先进的汉族文明,某种意义上使得本民族取得了飞跃般的进步,但是这却是以先进文明被严重摧残,出现文明大破坏和大倒退为惨重代价的。

南宋政府走向腐败是事实,但是金国当时更加难以支持,因为金国灭北宋,是落后生产力对先进生产力的胜利,是游牧民族对耕作民族的胜利,是奴隶制度对封建制度的胜利,而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之间的战争,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在金国建立前期,作为国家统治者的女真人仍然处于奴隶制,很多女真贵族都拥有几百名以至成千上万名的奴隶。很多汉人被金军抓去当奴隶,用铁索锁住,耳朵刺上“官”字,标价出售,燕山府等地甚至专设买卖奴隶的市场。

金国朝廷也往往以成百上千名的奴隶,赏赐给女真贵族。由于奴隶数量很大,在社会成员中占有相当的比例,金国进行户口排查时,规定必须“验土地、牛具、奴婢之数”,奴婢和土地、牛具一样,成为各户财产登记的重要项目。金国女真奴隶主们把奴婢和金、银、羊、马同等看待,用作博戏时的赌注。女真贵人们死后,还有【生焚所宠奴婢】殉葬的残酷陋 习,军中拥有大量奴隶,缺乏军粮时,奴婢居然也和骡马一样被杀戮作食,惨无人道到了极点。

金国女真统治者在其占领区内强制推行奴隶制,坚持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的政策,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大量驱掳汉人当奴隶,使社会经济严重倒退;强迫汉人剃头辫发,极大的加深了民族矛盾,并且难以调和。

由于金国女真人的入侵和破坏,当时北中国生产力倒退的严重程度,是难以完全统计的,也是惨绝人寰的,【金军灭北宋三十多年之后,金国包括秦岭淮河以北的今华北和东北全部、西北大部在内的广大辖区的总户口数只有300多万人】。~《金代户口问题析疑》

在北宋灭亡之前,仅黄河以北的河北路一地,人口就超过一千万,而据学者考证,在北宋末年,宋朝辖区内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一亿,而南宋人口最多时也达到了八千多万。

自金国女真人进入中原之后,在野蛮残暴的女真兵的蹂躏劫掠之下,北中国广大地区生灵涂炭,经济倒退,民生凋敝,到处都是萧条景象。即使又经过了几十年,也没能恢复到金军入侵之前的水平。当时,在金军占领区内,【东至沂、密,西至曹、濮、兖、郓,南至陈、蔡、汝、颖,北至河朔,皆被其害】~《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4》

【山东、京西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盗贼、官兵以至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五十千,全躯暴以为腊】~《鸡肋编卷中》。

宋朝的民间奴婢使差大多是【本佣雇良民】,【雇卖与人】,他们与主人之间虽有身份差别,但其实已具有与近代资本主义原始雇佣关系相似的性质。然而从金国建立到元朝初年这段时期,中国北方社会却又倒退为奴隶制,而且奴隶制还不断地扩张,造成了整个社会的严重倒退。

岳飞被害三十年后,南宋大臣范成大奉命出使金国,看到一些女婢脸上刺着“逃走”两字,范成大于是说:【屠婢杀奴官不问,大书黥面罚犹轻】, 他从汉文明的高度,痛恨此种野蛮暴行,对此义愤填膺。

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也存在着一些奴隶制经济成分,但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的奴隶制经济仅仅存在于边疆一隅之地,并没有推广,故虽对社会经济文明有所破坏,但影响不大。然而,金国女真贵族集团却要强行把落后野蛮的奴隶制度推广到整个北中国,造成了北中国广大地区社会经济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

中国古代的汉人,包括男子,遵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古训,长期保留蓄发的习俗。辽国和西夏虽然也存在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但却没有金国强烈。辽国允许其辖区内的汉人、渤海人等保留农耕民族的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允许汉人保留本民族的发型、服饰、文字、语言等习俗。然而,金国女真统治者却按照女真族的习俗,强迫汉人男子【剃头辩发】,【禁民汉服】,【削发不如法者死】,清朝初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政策就是打这儿来的。

这对广大汉人当然是极大的民族侮辱。金国女真统治者还强征中原汉人当兵,时称“剃头签军”。汉人签军在金军中的地位最低贱,充当苦力,【冲冒矢石,枉遭杀戮】。

辽国契丹族统治者注意拉拢依靠汉族地主阶级。燕云十六州的汉人名门望族,在辽国政权构成中仅次于契丹人,而居第二位。辽国还实行南北两套官制,北面官负责处理契丹等各游牧民族的事务,南面官负责处理汉族、渤海族等农耕民族的事务。

金国始终是女真完颜氏皇族控制着军政大权,而且女真统治者向来疏远汉人,歧视汉人。在金国,汉人被列为第四等、第五等人。在金国灭亡之后,作为金国遗民的学者刘祁就一针见血地指出金国女真统治者为政的一大弊端,刘祁总结道:【大抵金国之政,分别番、汉人,且不变家政,偏私族类,疏外汉人】,以致得不到广大汉人的拥护,所以金国女真贵族的统治难以长期维持,【此所以不能长久】~《归潜志~辩亡》。

金国女真统治者还把其辖区内的民众分为五等,其中女真人是第一等,汉人被划为第四等、第五等。由于金国一直坚持奉行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政策,始终存在着强烈的民族歧视,所以金国的民族矛盾始终存在。直到金国末年,北方汉人反抗女真统治者的武装斗争仍时有爆发。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由于金国统治者在其辖区内强制推广奴隶制,使得金国陷入【法苛赋重,加以饥馑,民不聊生】的危机之中~《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2》,

金国女真贵族进入中原后,掠夺和役使奴隶的嗜欲却没有丝毫减退。在金军占领区内,女真贵族们任意霸占汉人的房舍、土地、钱财、子女;任意征发大量汉族成年男子去当兵,任意霸占蹂躏汉人妇女, 有时候竟然挨家挨户搜捕汉人壮丁,标价出卖,或者转卖到西夏、蒙古,以换取战马;而当搜捕到的汉人壮丁数量过多,暂时派不上用场,又难于供应其食粮时,就大批大批地坑杀;而分散在北方诸路州县的金国女真兵,还经常凌虐劫掠当地汉人百姓,并且只要某个村中有一人从事抗金斗争,金兵就会杀光整村的男女老幼,如果有人据城抵抗,金兵破城之后就要屠杀全城居民。

在金国女真贵族的野蛮屠杀、劫掠和奴役之下,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进行了英勇顽强的反抗斗争,其动员之广,规模之大,持续之久,在中国古代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金国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南宋绍兴八年)夏,金国政府又出台了一项新政策。金国政府下令:【欠债者以人口折还,及藏亡命而被告者皆死】,凡是积欠公私债务而无力偿还者,即以本人和妻子儿女的人身抵偿,凡是藏匿逃亡者之家,家长处死,产业由官府和告发者均分,人口一半充当官府奴婢,一半充当告发者的私人奴婢,连违令者的四邻也须缴纳“赏钱”三百贯。

此前,金国女真贵族们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横征暴敛,使北方的很多农民破产,如今又到处放高利贷,“回易贷缗,遍于诸路”。因而只要贯彻实施金国政府的这项新政策,女真贵族们就可得到成千上万的债务奴隶。于是,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便纷纷反抗,或者逃亡他乡,或者杀死债主,“啸聚山谷”。


为了贯彻实施这项新政策,金国政府经常出动大批金军,到处搜捕“欠债者”。金军的搜捕队凡遇着村民,即行拷掠,或迫使其自诬,或威逼其诬人,【生民无辜,立成星散,被害之甚,不啻兵火】。有人有持棍棒反抗,则被捕被杀,【积尸狼藉,州县囹圄为之一盈】。在苛政、暴刑、重赋、饥荒等各种灾难的交相煎逼之下,金国辖区的民众被迫大批大批地宰耕牛、焚庐舍、上山寨,加入抗金义军的行列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以汉族为主体的北方各民族的强烈反抗。当时,金国国内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自南宋绍兴八年,金国天眷元年开始,金国辖区内民众的抗金斗争再次出现新高潮。【百姓怨,往往杀债主,啸聚山谷】,【太行义士蜂起,威胜、辽州以来,道不通行】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中兴小纪》卷26。

南宋绍兴九年,金国天眷二年,山东地区的人民在张清领导下,驾船从海上攻入东北的辽东,北方抗金起义军还打着宋军的旗号,攻占了辽东的“苏州”(今辽宁金州),“中原之被掠在辽者,多起兵应之”。在当时的金国辖区内,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此伏彼起,并且还有不断扩大之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3》

~《大金国志卷9》

当时北方民众的抗金斗争风起云涌,在金国统治区内出现了好几百支忠义民兵队伍,他们坚持在敌后作战,反抗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压迫,有的还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吓唬金兵。

在绍兴十年(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为了实施“连结河朔”的策略,岳飞派遣李宝、孙彦等抗金义士潜入山东,组织山东人民抗金;岳飞还派遣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原义军领袖带领小股军士北渡黄河,去联络太行山义军,并领导河北、河东的各路抗金义军;除了李宝、孙彦、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直接受岳飞节制的抗金义军首领之外,一些还没有与岳飞取得联系的北方起义者,也经常打着“岳家军” 的旗号,在金国辖区内不断攻击金兵。

岳家军当年威震南北,名声极响,金人惊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岳飞本人更是声名显赫,广为人知,其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品牌效应。在岳飞生前,很多抗金义军以及小股宋军都喜欢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给自己助威壮胆,吓唬金兵。岳飞也支持这种可以使金军感到草木皆兵的做法。有时候,金兵击败了一些农民起义军或者小股宋军,就误以为击败的是岳家军。但是实际上这些军队根本就不属于岳家军建制。

岳飞遇害六十多年之后,金国章宗皇帝在诏书中则直接承认了岳飞战功卓著、威名远播。金国泰和六年(南宋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金章宗在招诱南宋大将吴曦叛变的诏书中写到:【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参夷之诛,可不畏哉】。

金国统治集团日益腐败也是触目惊心的,金熙宗【不视朝,荒于酒,与近臣饮,或继以夜】

残暴掠夺的盆满钵满成为暴发户之后,金国的宗室政要将帅们也开起了贪图享乐模式,逐渐沉溺于骄奢淫逸的富贵生活而丧失进取心。【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金史熙宗本纪》

讲史说文,要有历史依据和出处,哗众取宠自我命题只能害人害己。















谢邀,但是我不会


如今这类智障、低俗且缺乏历史基础的问题一再沉渣泛起,足见历史教育和民族自信的缺失,

南宋自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立国,至宁宗开禧二年(公元1206)共进行了六次北伐,

前四次均为高宗时期的岳飞北伐,收复荆襄等战略要地,第五次是孝宗的隆兴北伐,被张浚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变成二百五,败光了家底大败而归,

第六次就是宁宗的开禧北伐,这次被韩侂胄一顿操作二百五,最后死的像老鼠,提头的两次北伐纯属无稽之谈。

自孝宗受禅登基,中原之地已经沦陷于金国腥膻三十六年,整整一代人已经逝去,在金国出生的汉人已经没有了对宋朝的认知,已经是金国的臣民,这跟他们抵抗宋军扯不上关系,当初金军南侵灭宋,军队组成也是五花八门,有契丹人、奚人、蒙古人、渤海人,更多的就是汉人,他们组成了签军部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不是宋人了。

金国的汉人为何要走上战场抗击宋军?他们是迫不得已,不去就得被杀,生活之惨地位之低,亘古未有。

金国立国初期,女真人实行的是全民兵制,【地狭产薄,无事苦耕可给衣食,有事苦战可致俘获】~《金史卷二十五兵志》

对于金国女真人来说,一旦外出征战他们则根本无法从事生产,只能依靠俘获抢掠为活。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连年征战却一无所得,生产荒废不说,两手空空的士兵也难以存活。

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穷兵黩武的金国已经陷入了兵老势衰、内外交困的窘境。金国女真族入侵中原,虽然部分吸收了先进的汉族文明,某种意义上使得本民族取得了飞跃般的进步,但是这却是以先进文明被严重摧残,出现文明大破坏和大倒退为惨重代价的。

南宋政府走向腐败是事实,但是金国当时更加难以支持,因为金国灭北宋,是落后生产力对先进生产力的胜利,是游牧民族对耕作民族的胜利,是奴隶制度对封建制度的胜利,而不是什么封建王朝之间的战争,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在金国建立前期,作为国家统治者的女真人仍然处于奴隶制,很多女真贵族都拥有几百名以至成千上万名的奴隶。很多汉人被金军抓去当奴隶,用铁索锁住,耳朵刺上“官”字,标价出售,燕山府等地甚至专设买卖奴隶的市场。

金国朝廷也往往以成百上千名的奴隶,赏赐给女真贵族。由于奴隶数量很大,在社会成员中占有相当的比例,金国进行户口排查时,规定必须“验土地、牛具、奴婢之数”,奴婢和土地、牛具一样,成为各户财产登记的重要项目。金国女真奴隶主们把奴婢和金、银、羊、马同等看待,用作博戏时的赌注。女真贵人们死后,还有【生焚所宠奴婢】殉葬的残酷陋 习,军中拥有大量奴隶,缺乏军粮时,奴婢居然也和骡马一样被杀戮作食,惨无人道到了极点。

金国女真统治者在其占领区内强制推行奴隶制,坚持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的政策,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大量驱掳汉人当奴隶,使社会经济严重倒退;强迫汉人剃头辫发,极大的加深了民族矛盾,并且难以调和。

由于金国女真人的入侵和破坏,当时北中国生产力倒退的严重程度,是难以完全统计的,也是惨绝人寰的,【金军灭北宋三十多年之后,金国包括秦岭淮河以北的今华北和东北全部、西北大部在内的广大辖区的总户口数只有300多万人】。~《金代户口问题析疑》

在北宋灭亡之前,仅黄河以北的河北路一地,人口就超过一千万,而据学者考证,在北宋末年,宋朝辖区内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一亿,而南宋人口最多时也达到了八千多万。

自金国女真人进入中原之后,在野蛮残暴的女真兵的蹂躏劫掠之下,北中国广大地区生灵涂炭,经济倒退,民生凋敝,到处都是萧条景象。即使又经过了几十年,也没能恢复到金军入侵之前的水平。当时,在金军占领区内,【东至沂、密,西至曹、濮、兖、郓,南至陈、蔡、汝、颖,北至河朔,皆被其害】~《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4》

【山东、京西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盗贼、官兵以至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五十千,全躯暴以为腊】~《鸡肋编卷中》。

宋朝的民间奴婢使差大多是【本佣雇良民】,【雇卖与人】,他们与主人之间虽有身份差别,但其实已具有与近代资本主义原始雇佣关系相似的性质。然而从金国建立到元朝初年这段时期,中国北方社会却又倒退为奴隶制,而且奴隶制还不断地扩张,造成了整个社会的严重倒退。

岳飞被害三十年后,南宋大臣范成大奉命出使金国,看到一些女婢脸上刺着“逃走”两字,范成大于是说:【屠婢杀奴官不问,大书黥面罚犹轻】, 他从汉文明的高度,痛恨此种野蛮暴行,对此义愤填膺。

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也存在着一些奴隶制经济成分,但辽国契丹族和西夏党项族的奴隶制经济仅仅存在于边疆一隅之地,并没有推广,故虽对社会经济文明有所破坏,但影响不大。然而,金国女真贵族集团却要强行把落后野蛮的奴隶制度推广到整个北中国,造成了北中国广大地区社会经济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

中国古代的汉人,包括男子,遵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古训,长期保留蓄发的习俗。辽国和西夏虽然也存在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但却没有金国强烈。辽国允许其辖区内的汉人、渤海人等保留农耕民族的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允许汉人保留本民族的发型、服饰、文字、语言等习俗。然而,金国女真统治者却按照女真族的习俗,强迫汉人男子【剃头辩发】,【禁民汉服】,【削发不如法者死】,清朝初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政策就是打这儿来的。

这对广大汉人当然是极大的民族侮辱。金国女真统治者还强征中原汉人当兵,时称“剃头签军”。汉人签军在金军中的地位最低贱,充当苦力,【冲冒矢石,枉遭杀戮】。

辽国契丹族统治者注意拉拢依靠汉族地主阶级。燕云十六州的汉人名门望族,在辽国政权构成中仅次于契丹人,而居第二位。辽国还实行南北两套官制,北面官负责处理契丹等各游牧民族的事务,南面官负责处理汉族、渤海族等农耕民族的事务。

金国始终是女真完颜氏皇族控制着军政大权,而且女真统治者向来疏远汉人,歧视汉人。在金国,汉人被列为第四等、第五等人。在金国灭亡之后,作为金国遗民的学者刘祁就一针见血地指出金国女真统治者为政的一大弊端,刘祁总结道:【大抵金国之政,分别番、汉人,且不变家政,偏私族类,疏外汉人】,以致得不到广大汉人的拥护,所以金国女真贵族的统治难以长期维持,【此所以不能长久】~《归潜志~辩亡》。

金国女真统治者还把其辖区内的民众分为五等,其中女真人是第一等,汉人被划为第四等、第五等。由于金国一直坚持奉行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政策,始终存在着强烈的民族歧视,所以金国的民族矛盾始终存在。直到金国末年,北方汉人反抗女真统治者的武装斗争仍时有爆发。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由于金国统治者在其辖区内强制推广奴隶制,使得金国陷入【法苛赋重,加以饥馑,民不聊生】的危机之中~《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2》,

金国女真贵族进入中原后,掠夺和役使奴隶的嗜欲却没有丝毫减退。在金军占领区内,女真贵族们任意霸占汉人的房舍、土地、钱财、子女;任意征发大量汉族成年男子去当兵,任意霸占蹂躏汉人妇女, 有时候竟然挨家挨户搜捕汉人壮丁,标价出卖,或者转卖到西夏、蒙古,以换取战马;而当搜捕到的汉人壮丁数量过多,暂时派不上用场,又难于供应其食粮时,就大批大批地坑杀;而分散在北方诸路州县的金国女真兵,还经常凌虐劫掠当地汉人百姓,并且只要某个村中有一人从事抗金斗争,金兵就会杀光整村的男女老幼,如果有人据城抵抗,金兵破城之后就要屠杀全城居民。

在金国女真贵族的野蛮屠杀、劫掠和奴役之下,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进行了英勇顽强的反抗斗争,其动员之广,规模之大,持续之久,在中国古代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金国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南宋绍兴八年)夏,金国政府又出台了一项新政策。金国政府下令:【欠债者以人口折还,及藏亡命而被告者皆死】,凡是积欠公私债务而无力偿还者,即以本人和妻子儿女的人身抵偿,凡是藏匿逃亡者之家,家长处死,产业由官府和告发者均分,人口一半充当官府奴婢,一半充当告发者的私人奴婢,连违令者的四邻也须缴纳“赏钱”三百贯。

此前,金国女真贵族们大规模地掠夺汉人的田地,横征暴敛,使北方的很多农民破产,如今又到处放高利贷,“回易贷缗,遍于诸路”。因而只要贯彻实施金国政府的这项新政策,女真贵族们就可得到成千上万的债务奴隶。于是,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便纷纷反抗,或者逃亡他乡,或者杀死债主,“啸聚山谷”。


为了贯彻实施这项新政策,金国政府经常出动大批金军,到处搜捕“欠债者”。金军的搜捕队凡遇着村民,即行拷掠,或迫使其自诬,或威逼其诬人,【生民无辜,立成星散,被害之甚,不啻兵火】。有人有持棍棒反抗,则被捕被杀,【积尸狼藉,州县囹圄为之一盈】。在苛政、暴刑、重赋、饥荒等各种灾难的交相煎逼之下,金国辖区的民众被迫大批大批地宰耕牛、焚庐舍、上山寨,加入抗金义军的行列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以汉族为主体的北方各民族的强烈反抗。当时,金国国内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自南宋绍兴八年,金国天眷元年开始,金国辖区内民众的抗金斗争再次出现新高潮。【百姓怨,往往杀债主,啸聚山谷】,【太行义士蜂起,威胜、辽州以来,道不通行】

~《三朝北盟会编》卷197》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20》

~《中兴小纪》卷26。

南宋绍兴九年,金国天眷二年,山东地区的人民在张清领导下,驾船从海上攻入东北的辽东,北方抗金起义军还打着宋军的旗号,攻占了辽东的“苏州”(今辽宁金州),“中原之被掠在辽者,多起兵应之”。在当时的金国辖区内,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此伏彼起,并且还有不断扩大之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3》

~《大金国志卷9》

当时北方民众的抗金斗争风起云涌,在金国统治区内出现了好几百支忠义民兵队伍,他们坚持在敌后作战,反抗金国女真统治者的压迫,有的还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吓唬金兵。

在绍兴十年(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为了实施“连结河朔”的策略,岳飞派遣李宝、孙彦等抗金义士潜入山东,组织山东人民抗金;岳飞还派遣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原义军领袖带领小股军士北渡黄河,去联络太行山义军,并领导河北、河东的各路抗金义军;除了李宝、孙彦、梁兴、赵云、李进、董荣、牛显、张峪等直接受岳飞节制的抗金义军首领之外,一些还没有与岳飞取得联系的北方起义者,也经常打着“岳家军” 的旗号,在金国辖区内不断攻击金兵。

岳家军当年威震南北,名声极响,金人惊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岳飞本人更是声名显赫,广为人知,其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品牌效应。在岳飞生前,很多抗金义军以及小股宋军都喜欢打着岳家军的旗号来给自己助威壮胆,吓唬金兵。岳飞也支持这种可以使金军感到草木皆兵的做法。有时候,金兵击败了一些农民起义军或者小股宋军,就误以为击败的是岳家军。但是实际上这些军队根本就不属于岳家军建制。

岳飞遇害六十多年之后,金国章宗皇帝在诏书中则直接承认了岳飞战功卓著、威名远播。金国泰和六年(南宋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金章宗在招诱南宋大将吴曦叛变的诏书中写到:【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参夷之诛,可不畏哉】。

金国统治集团日益腐败也是触目惊心的,金熙宗【不视朝,荒于酒,与近臣饮,或继以夜】

残暴掠夺的盆满钵满成为暴发户之后,金国的宗室政要将帅们也开起了贪图享乐模式,逐渐沉溺于骄奢淫逸的富贵生活而丧失进取心。【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金史熙宗本纪》

讲史说文,要有历史依据和出处,哗众取宠自我命题只能害人害己。















宋朝名将。(1089-1151)

出身贫寒,十八岁应募从军,能开三百斤强弓,勇冠三军。北宋末年在抗击西夏和平定方腊中立下战功(史上宋江和方腊并无交集),以功绩封武功郎。宋高宗继位,为光州观察使,平定苗、刘之乱有功。金兵南下,韩世忠在黄天荡伏击大破金军,为中兴第一战功,升任检校少师,武成、感德节度使,神武左军都统制,与岳飞、张俊、刘光世并称为“中兴四将”。

之后朝中主和派当权,岳飞被“莫须有”罪名杀害。韩世忠是唯一一个敢于当面斥责反问秦桧的大臣,宋高宗念在韩世忠有救驾之恩,韩世忠升为枢密使,实则收其兵权。于是韩世忠告老闭门谢客,数年病卒。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0168/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