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仁为康熙开设的最早的一门课(南怀仁为康熙制作了哪些教学教具)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您别光看啥时候出版的,得看总共出版了几张啊。

最早的中国版世界地图,是明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由李之藻出钱刻印的《坤舆万国全图》,这张图一共出版了多少份?一份,被皇帝买去当玩具了,六年后皇帝觉得很好玩,下令加印,加印了多少份?12份,连原版一共13份而已。

这12份中有6份至今还能找到,全部在国外,其中大多数是通过传教士体系流出去的,曾有人推测原版被陪葬,但万历的定陵恰好是明代帝王陵墓中唯一被完整挖掘了的,里面出土珍贵文物无数,却偏偏没有这张地图——这似乎表明世界地图不但生前、死后皇帝也不怎么爱看。

清初的几个皇帝,如顺治、康熙、雍正,身边都有外国人顾问,如顺治朝的汤若望,康熙朝的南怀仁,顺治朝的郎世宁等,他们也注重引进一些西洋的知识,除了军火外也包括其它学术,如顺治朝引进了牛痘,康熙本人学过天文和几何学,雍正也被父亲笔者学了西洋算数,还被要求教会弟弟胤祥等。汤若望等人使用了不精确的世界地图(如利玛窦影响下、肇庆王氏刊刻的《山海舆地全图》),更受欢迎的则是从西洋带来及仿制的地球仪,以此向包括皇帝在内的感兴趣中国人解释世界的大概样貌。

真正精确的、专业化的地图,则是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开始测绘、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完成的《皇舆全览图》,这份地图虽然是“中国地图”的性质,但精确标注了中国周边的国家,且完全采用了近代化测绘技术,系康熙委托耶稣会的白晋、张诚(都是法国人)等完成的。

不仅如此,康熙朝签署《中俄尼布楚条约》后,在理藩院设立专门机构负责中俄外交,俄罗斯成为在咸丰朝以前唯一派驻使节驻京的西方国家,并向中国馈赠了不少科技书籍、文献和器物,其中就包括地球仪和世界地图,甚至还有中文版的。

但所有这些东西在雍正及以后就被束之高阁,很少过问,以至于道光朝要准备和英国人打仗,君臣手忙脚乱到澳门等处搜集敌情,将辗转得来的、非常不精确的草图如获至宝,却全然不知更精确的地图就藏在离皇宫咫尺之遥的理藩院里。由于雍正及之后的清朝皇帝对西方影响的消极面警惕过甚,却忽略了汲取西方文明中的积极因素(到了乾隆更认定“中华无所不有”,认为西方文明全是糟粕,根本没有积极因素),自然也懒得关注包括实际上是自己祖宗主持制作的世界地图在内,各种“夷情”,即便偶尔玩玩地球仪,估计也就真的只“当个球”了。就算有精确的世界地图,你不睁眼去仔细看,和没有有区别么?

顺便说,《坤舆万国全图》是高1.52米、宽3.66米,由6张图拼起来的庞然大物,《皇舆全览图》比这更大,而方便阅读查找的《山海舆地全图》虽小到可以印入《三才图会》,却荒腔走板到连五大洲轮廓都面目全非的地步,这些也足以表明,鸦片战争前中国帝王就算偶尔做些看世界的姿态,也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此也没打算制作更便于浏览的地图,更不打算让臣民们也都把这个世界看得太清楚。

南怀仁这个世界地图,清朝历代皇帝即便看过,也不会对他们产生大的影响。

这是明朝时期的世界地图,是传教士所绘制:

清朝皇帝肯定也看过——不过没有什么用。皇帝只会觉得有意思,但不觉得这对自己的国家有什么意义。


现在科学家已经给出了模糊的银河系地图,上到国家领导人、下到我们普通小民,可能也看过,没看过的不要紧,我给你们贴上:

你找找看,太阳在哪里?提示一下,在下方,一个黄点,标注“the Sun”的地方


你觉得给国家领导人这样一幅地图,他会怎么想?小象觉得他们的反应应该和你我差不多:“嗯,真有趣!”然后呢?领导人们是不是准备航天大发现,举全国、全世界之力去探索银河系?准备迎接外星人的挑战?恐怕他们什么也不会做,过去的清代皇帝也一样。

他们不认为这个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些知识对自己的国家会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所以恐怕很多人不见得有多大兴趣去了解对自己不起作用的知识,最多只能起一个解闷的作用。

您别光看啥时候出版的,得看总共出版了几张啊。

最早的中国版世界地图,是明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由李之藻出钱刻印的《坤舆万国全图》,这张图一共出版了多少份?一份,被皇帝买去当玩具了,六年后皇帝觉得很好玩,下令加印,加印了多少份?12份,连原版一共13份而已。

这12份中有6份至今还能找到,全部在国外,其中大多数是通过传教士体系流出去的,曾有人推测原版被陪葬,但万历的定陵恰好是明代帝王陵墓中唯一被完整挖掘了的,里面出土珍贵文物无数,却偏偏没有这张地图——这似乎表明世界地图不但生前、死后皇帝也不怎么爱看。

清初的几个皇帝,如顺治、康熙、雍正,身边都有外国人顾问,如顺治朝的汤若望,康熙朝的南怀仁,顺治朝的郎世宁等,他们也注重引进一些西洋的知识,除了军火外也包括其它学术,如顺治朝引进了牛痘,康熙本人学过天文和几何学,雍正也被父亲笔者学了西洋算数,还被要求教会弟弟胤祥等。汤若望等人使用了不精确的世界地图(如利玛窦影响下、肇庆王氏刊刻的《山海舆地全图》),更受欢迎的则是从西洋带来及仿制的地球仪,以此向包括皇帝在内的感兴趣中国人解释世界的大概样貌。

真正精确的、专业化的地图,则是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开始测绘、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完成的《皇舆全览图》,这份地图虽然是“中国地图”的性质,但精确标注了中国周边的国家,且完全采用了近代化测绘技术,系康熙委托耶稣会的白晋、张诚(都是法国人)等完成的。

不仅如此,康熙朝签署《中俄尼布楚条约》后,在理藩院设立专门机构负责中俄外交,俄罗斯成为在咸丰朝以前唯一派驻使节驻京的西方国家,并向中国馈赠了不少科技书籍、文献和器物,其中就包括地球仪和世界地图,甚至还有中文版的。

但所有这些东西在雍正及以后就被束之高阁,很少过问,以至于道光朝要准备和英国人打仗,君臣手忙脚乱到澳门等处搜集敌情,将辗转得来的、非常不精确的草图如获至宝,却全然不知更精确的地图就藏在离皇宫咫尺之遥的理藩院里。由于雍正及之后的清朝皇帝对西方影响的消极面警惕过甚,却忽略了汲取西方文明中的积极因素(到了乾隆更认定“中华无所不有”,认为西方文明全是糟粕,根本没有积极因素),自然也懒得关注包括实际上是自己祖宗主持制作的世界地图在内,各种“夷情”,即便偶尔玩玩地球仪,估计也就真的只“当个球”了。就算有精确的世界地图,你不睁眼去仔细看,和没有有区别么?

顺便说,《坤舆万国全图》是高1.52米、宽3.66米,由6张图拼起来的庞然大物,《皇舆全览图》比这更大,而方便阅读查找的《山海舆地全图》虽小到可以印入《三才图会》,却荒腔走板到连五大洲轮廓都面目全非的地步,这些也足以表明,鸦片战争前中国帝王就算偶尔做些看世界的姿态,也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此也没打算制作更便于浏览的地图,更不打算让臣民们也都把这个世界看得太清楚。

南怀仁这个世界地图,清朝历代皇帝即便看过,也不会对他们产生大的影响。

这是明朝时期的世界地图,是传教士所绘制:

清朝皇帝肯定也看过——不过没有什么用。皇帝只会觉得有意思,但不觉得这对自己的国家有什么意义。


现在科学家已经给出了模糊的银河系地图,上到国家领导人、下到我们普通小民,可能也看过,没看过的不要紧,我给你们贴上:

你找找看,太阳在哪里?提示一下,在下方,一个黄点,标注“the Sun”的地方


你觉得给国家领导人这样一幅地图,他会怎么想?小象觉得他们的反应应该和你我差不多:“嗯,真有趣!”然后呢?领导人们是不是准备航天大发现,举全国、全世界之力去探索银河系?准备迎接外星人的挑战?恐怕他们什么也不会做,过去的清代皇帝也一样。

他们不认为这个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些知识对自己的国家会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所以恐怕很多人不见得有多大兴趣去了解对自己不起作用的知识,最多只能起一个解闷的作用。

您别光看啥时候出版的,得看总共出版了几张啊。

最早的中国版世界地图,是明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由李之藻出钱刻印的《坤舆万国全图》,这张图一共出版了多少份?一份,被皇帝买去当玩具了,六年后皇帝觉得很好玩,下令加印,加印了多少份?12份,连原版一共13份而已。

这12份中有6份至今还能找到,全部在国外,其中大多数是通过传教士体系流出去的,曾有人推测原版被陪葬,但万历的定陵恰好是明代帝王陵墓中唯一被完整挖掘了的,里面出土珍贵文物无数,却偏偏没有这张地图——这似乎表明世界地图不但生前、死后皇帝也不怎么爱看。

清初的几个皇帝,如顺治、康熙、雍正,身边都有外国人顾问,如顺治朝的汤若望,康熙朝的南怀仁,顺治朝的郎世宁等,他们也注重引进一些西洋的知识,除了军火外也包括其它学术,如顺治朝引进了牛痘,康熙本人学过天文和几何学,雍正也被父亲笔者学了西洋算数,还被要求教会弟弟胤祥等。汤若望等人使用了不精确的世界地图(如利玛窦影响下、肇庆王氏刊刻的《山海舆地全图》),更受欢迎的则是从西洋带来及仿制的地球仪,以此向包括皇帝在内的感兴趣中国人解释世界的大概样貌。

真正精确的、专业化的地图,则是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开始测绘、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完成的《皇舆全览图》,这份地图虽然是“中国地图”的性质,但精确标注了中国周边的国家,且完全采用了近代化测绘技术,系康熙委托耶稣会的白晋、张诚(都是法国人)等完成的。

不仅如此,康熙朝签署《中俄尼布楚条约》后,在理藩院设立专门机构负责中俄外交,俄罗斯成为在咸丰朝以前唯一派驻使节驻京的西方国家,并向中国馈赠了不少科技书籍、文献和器物,其中就包括地球仪和世界地图,甚至还有中文版的。

但所有这些东西在雍正及以后就被束之高阁,很少过问,以至于道光朝要准备和英国人打仗,君臣手忙脚乱到澳门等处搜集敌情,将辗转得来的、非常不精确的草图如获至宝,却全然不知更精确的地图就藏在离皇宫咫尺之遥的理藩院里。由于雍正及之后的清朝皇帝对西方影响的消极面警惕过甚,却忽略了汲取西方文明中的积极因素(到了乾隆更认定“中华无所不有”,认为西方文明全是糟粕,根本没有积极因素),自然也懒得关注包括实际上是自己祖宗主持制作的世界地图在内,各种“夷情”,即便偶尔玩玩地球仪,估计也就真的只“当个球”了。就算有精确的世界地图,你不睁眼去仔细看,和没有有区别么?

顺便说,《坤舆万国全图》是高1.52米、宽3.66米,由6张图拼起来的庞然大物,《皇舆全览图》比这更大,而方便阅读查找的《山海舆地全图》虽小到可以印入《三才图会》,却荒腔走板到连五大洲轮廓都面目全非的地步,这些也足以表明,鸦片战争前中国帝王就算偶尔做些看世界的姿态,也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此也没打算制作更便于浏览的地图,更不打算让臣民们也都把这个世界看得太清楚。

我认为清朝的统治者没有重视军事装备技术及发展科技的意识。

清朝历代统治者始终没有重视军事技术对战争胜负的重大影响,始终抱着“弓马取天下”的冷兵器观念不放。这种观念形成的一个重要的历史原因是:满清的强劲铁骑屡次击败在军事技术装备上优于自己的明军,并且最终征服了中国。满清统治者被这巨大的军事胜利冲昏了头脑,没能够认识到清军能够击败明军、征服中国的真正原因,反而认为这主要得自八旗军强劲的弓马优势所赐,从而大大的助长了对冷兵器的迷信。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清朝统治者对于当时先进军事技术,火器的研制、生产、应用,不可能重视,所以清朝没有发展火器。

清政府为了维护自身和贵族的利益而实行种种严厉的统治政策,统治者对于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不同态度和局限性,守旧的封建传统思想道德观念造成了清朝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水平呈现出了一个缓慢和迟后的状态。 重农抑商阻碍了商业发展和科技的进步,封建思想文化专制空前强大科举制 文字狱使人们思想遭到禁锢,闭关锁国政策阻碍了中国人学习先进科学技术,阻碍了国家之间思想文化交流。总之就是维护封建专制统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0170/
 推荐视频

科塔工厂 第三季

Ahsaas Channa   吉滕德拉·库马尔   Mayur More   蒂洛塔玛·索姆

家族荣耀之继承者 普通话

佘诗曼 林峯 罗子溢 罗嘉良 许绍雄 黄浩然 余安安 张凤妮 陈静 梁靖琪 陈滢 王敏奕

BLOODY ESCAPE -地狱的逃生作战-

小野友树   上田丽奈   齐藤壮马   内田雄马   雪野五月   仓田雅世   福山润   置鲇龙太郎   中谷一博   大桥彩香   高桥李依   长绳麻理亚   速水奖   三木真一郎   日高里菜   山寺宏一

瑞镇食堂2

李瑞镇 郑有美 朴叙俊 崔宇植 高旻示

命运之夜——天之杯Ⅰ:恶兆之花 劇場版

杉山纪彰 下屋则子 神谷浩史 川澄绫子 植田佳奈 伊藤美纪 中田让治 津嘉山正种 真殿光昭 小山力也 神奈延年 关智一 浅川悠 三木真一郎 田中敦子 诹访部顺一 门胁舞以 稻田彻

不2022

丹尼尔·卡卢亚 柯柯·帕尔莫 布兰登·佩利亚 迈克尔·维克特 史蒂文·延 瑞安·施密特 凯斯·大卫 德文·格拉耶 泰瑞·诺塔里 芭比·费雷拉 唐娜·米尔斯 奥兹·珀金斯 埃迪·杰米森 雅各布·金 索菲娅·柯多 珍妮弗·拉弗勒 安德鲁·帕特里克·拉斯顿 阿莱克斯·海德-怀特 阿曼达·琼斯 埃文·沙夫兰

出位江湖粤语

江欣燕 白彪 郭晋安 陶大宇 陈佩珊 黎芷珊 蔡国权 博君 陈珮珊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