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迁徙美洲(为什么人们不统治原始部落呢)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这件事我从开始说起,篇幅较长,望能谅解。


部落制度不是非洲历史上唯一存在的事物。然而考究非洲的部落文化(tribalism),就会发现它的表现很多样化,氏族公社、部族议事乃至政府认可都有涉及,甚至有时还表现出母系氏族文化和更原始的信仰,比如南非林波波省的噶莫迦吉王国,就有祈雨女王的世系传承。


血缘/氏族是部落制度中最明显的表现之一。因共同的血脉聚居,再因德高望重被氏族议会推举,成为长老或首领之后,又引导和传承部族内部的人文发展和日常生产生活,最终所有人以宗教祭祀等方式紧密团结到一起。这种部落文化代表的,是极强的排他性。就像中国的宗族理念,有着极强的对内凝聚力。


这种家族式的传承在早期的大多时间里,不存在太多内部剥削,也有一定的民主表现。比如首领/长老被族人监督,是无分土地畜牧或财产的集体产权制度。不公、剥削或侵吞,可能会造成首领/长老的被废黜,或是部落/氏族的分崩离析。


而推举首领转向世袭继承制的出现,则源于部族首领(以后皆称酋长)的军事权力发展。他们开始窃取部族共有财产,再继续壮大和巩固自身的社会地位,这一发展就像《马恩全集》中提到的法兰克国王从军事首长的转变。因此不仅部落/王国的对外战争日渐频繁,内部权利争夺也是愈演愈烈……

这些都会让一些部落或王国的发展止步于此。不过也不乏成功继任者,比如西非桑海古国的阿斯基亚王朝诞生,就是因为1493年统治者的去世。


但更常见的还是子继父权、兄终弟及的制度发展或变革。在非洲部落或王国的文明进程中,大多会因一夫多妻制度的过度繁衍子嗣,导致同室操戈骨肉相残,又或是部族/王国的衰弱或分裂。举两个例子:

  • 【手足相残】1872年引发祖鲁战争的国王塞奇瓦约(Cetshwayo),在父亲姆潘德(Mpande)在位时就杀害了他的多个兄弟,包括五名同胞兄弟,继任后依旧如此。但无论是他,还是其他历任国王,比如丁冈(Dingane)、姆潘德(Mpande),都是这样获得和巩固王位的。

  • 【失败改革】1625年位于西非贝宁的达荷美王国,就废除了“长子继承制”,改选最勇敢的王室成员继承王位。可这又导致国内因连年征战而男丁稀落,于是出现了高达2万多名女性的“皇家女子卫队”(如图,后世被彩色复原的18世纪女兵部队)。


然而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西方殖民者的入侵。早期的葡萄牙人,就以挑拨毗邻族群关系、介入王国或部落政权的交替为手段,分化瓦解和打击非洲各王国及部落的正常发展。说到这里,我想到了西方列强支持光绪帝……


在一战前后,英法德在内的欧洲诸国曾试图彻底解决非洲的部落制度,所采用的某些手段不仅类如葡萄牙人,甚至有时还更为激烈,比如武装镇压、宗教对立、以夷制夷、褫夺军权、剥夺财权等等。可他们都忽视了部落/氏族/血脉的紧密联系……这继而导致了当时非洲殖民地的局势动荡。

因此,曾提出和实践“间接统治理论”的弗雷德里克·卢加德(Frederick Lugard)认为,任何外来政权若想在殖民地取得成功,必须将各种管理机构体制和统治方法深深扎根于非洲人的传统和成见之中。


认可了部落酋长制度的殖民当局,开始对酋长实施任命制,在基于宗主国的地方建制基础上(如郡/县/乡或教区),任命各级地方行政长官(郡酋长/县酋长/村酋长)。只要顺从殖民当局,就可以代代传承自己的“官职”。反之也同样的,这种任命让非洲人普遍认可了这种介于外力的、对部落/王国内部的政权干涉。


正是殖民当局这种因地制宜的酌情发展,近一步巩固了非洲人对部落,尤其是世袭继承制度的认可。所以即便是在非洲各国获得独立后,而今很多国家仍也不同程度地保留了部落酋长制度,认可它在行政管理体系中的地位。

因为非洲偏远落后,所以就一直保留了人类留下来的一些原始部落的感觉,加上人种因素,一直到三角贸易,才算真正的打开了非洲的大门,非洲是贫穷落后的,例如有个传言,著名华裔武术家李小龙先生,一直到现在他们都认为李小龙没有去世,所以说!

巴族可以说非常贫穷,但他们生活的很幸福

辛巴族是一个真正的原始部落,他们不管男女,不穿衣服不穿鞋子,简单的住房,简单的饮食,全身涂满红泥,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新涂抹一遍,以防止蚊虫和晒伤,他们是真的缺水,人们往往一辈子都不洗澡

辛巴族也非常淳朴善良

他们没有多少欲望

能够吃饱饭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们的生活也很快乐

这件事我从开始说起,篇幅较长,望能谅解。


部落制度不是非洲历史上唯一存在的事物。然而考究非洲的部落文化(tribalism),就会发现它的表现很多样化,氏族公社、部族议事乃至政府认可都有涉及,甚至有时还表现出母系氏族文化和更原始的信仰,比如南非林波波省的噶莫迦吉王国,就有祈雨女王的世系传承。


血缘/氏族是部落制度中最明显的表现之一。因共同的血脉聚居,再因德高望重被氏族议会推举,成为长老或首领之后,又引导和传承部族内部的人文发展和日常生产生活,最终所有人以宗教祭祀等方式紧密团结到一起。这种部落文化代表的,是极强的排他性。就像中国的宗族理念,有着极强的对内凝聚力。


这种家族式的传承在早期的大多时间里,不存在太多内部剥削,也有一定的民主表现。比如首领/长老被族人监督,是无分土地畜牧或财产的集体产权制度。不公、剥削或侵吞,可能会造成首领/长老的被废黜,或是部落/氏族的分崩离析。


而推举首领转向世袭继承制的出现,则源于部族首领(以后皆称酋长)的军事权力发展。他们开始窃取部族共有财产,再继续壮大和巩固自身的社会地位,这一发展就像《马恩全集》中提到的法兰克国王从军事首长的转变。因此不仅部落/王国的对外战争日渐频繁,内部权利争夺也是愈演愈烈……

这些都会让一些部落或王国的发展止步于此。不过也不乏成功继任者,比如西非桑海古国的阿斯基亚王朝诞生,就是因为1493年统治者的去世。


但更常见的还是子继父权、兄终弟及的制度发展或变革。在非洲部落或王国的文明进程中,大多会因一夫多妻制度的过度繁衍子嗣,导致同室操戈骨肉相残,又或是部族/王国的衰弱或分裂。举两个例子:

  • 【手足相残】1872年引发祖鲁战争的国王塞奇瓦约(Cetshwayo),在父亲姆潘德(Mpande)在位时就杀害了他的多个兄弟,包括五名同胞兄弟,继任后依旧如此。但无论是他,还是其他历任国王,比如丁冈(Dingane)、姆潘德(Mpande),都是这样获得和巩固王位的。

  • 【失败改革】1625年位于西非贝宁的达荷美王国,就废除了“长子继承制”,改选最勇敢的王室成员继承王位。可这又导致国内因连年征战而男丁稀落,于是出现了高达2万多名女性的“皇家女子卫队”(如图,后世被彩色复原的18世纪女兵部队)。


然而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西方殖民者的入侵。早期的葡萄牙人,就以挑拨毗邻族群关系、介入王国或部落政权的交替为手段,分化瓦解和打击非洲各王国及部落的正常发展。说到这里,我想到了西方列强支持光绪帝……


在一战前后,英法德在内的欧洲诸国曾试图彻底解决非洲的部落制度,所采用的某些手段不仅类如葡萄牙人,甚至有时还更为激烈,比如武装镇压、宗教对立、以夷制夷、褫夺军权、剥夺财权等等。可他们都忽视了部落/氏族/血脉的紧密联系……这继而导致了当时非洲殖民地的局势动荡。

因此,曾提出和实践“间接统治理论”的弗雷德里克·卢加德(Frederick Lugard)认为,任何外来政权若想在殖民地取得成功,必须将各种管理机构体制和统治方法深深扎根于非洲人的传统和成见之中。


认可了部落酋长制度的殖民当局,开始对酋长实施任命制,在基于宗主国的地方建制基础上(如郡/县/乡或教区),任命各级地方行政长官(郡酋长/县酋长/村酋长)。只要顺从殖民当局,就可以代代传承自己的“官职”。反之也同样的,这种任命让非洲人普遍认可了这种介于外力的、对部落/王国内部的政权干涉。


正是殖民当局这种因地制宜的酌情发展,近一步巩固了非洲人对部落,尤其是世袭继承制度的认可。所以即便是在非洲各国获得独立后,而今很多国家仍也不同程度地保留了部落酋长制度,认可它在行政管理体系中的地位。

因为非洲偏远落后,所以就一直保留了人类留下来的一些原始部落的感觉,加上人种因素,一直到三角贸易,才算真正的打开了非洲的大门,非洲是贫穷落后的,例如有个传言,著名华裔武术家李小龙先生,一直到现在他们都认为李小龙没有去世,所以说!

巴族可以说非常贫穷,但他们生活的很幸福

辛巴族是一个真正的原始部落,他们不管男女,不穿衣服不穿鞋子,简单的住房,简单的饮食,全身涂满红泥,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新涂抹一遍,以防止蚊虫和晒伤,他们是真的缺水,人们往往一辈子都不洗澡

辛巴族也非常淳朴善良

他们没有多少欲望

能够吃饱饭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们的生活也很快乐

谢谢邀请!瓦多马部落分布在津巴布韦和博茨瓦纳的赞比西河流域,他们部落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的脚上不是五个趾头,而是只有两个脚趾。两个脚趾异常地大,略微向内翻,一眼看过去,就像非洲草原上鸵鸟的脚爪。因此他们被称为鸵鸟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0375/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深红的金子

Hossain Emadeddin Kamyar Sheisi Azita Rayeji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