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弹的毁灭性有多强(长崎原子弹是谁放的)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原子弹下无冤魂,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据广州芳村茶叶城卖茶叶的说,活下来是因为她喝茶,而且专爱潮汕地区某个山头上的凤凰单枞,2004年夏天说的,说的我在他那买了一个茶盘,真事儿![呲牙][呲牙]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首先说一句话,原子弹下无冤魂,我一点都不同情日本在原子弹下死的日本人,同情他们的人去问问南京牺牲的30万同胞答不答应。

当年日本要执行一亿玉碎的计划,美军为了减少损失,同时也为了逼迫日本投降在日本的广岛、长崎分别投下一颗原子弹,投到广岛的这颗名叫“小男孩”,而这位“小男孩”包含了64千克的铀,其中只有0.6克的铀真正地转化成能量,释放的能量约相等于一万三千公吨的TNT烈性炸药,即大概为5.4乘10的13次方焦耳。这次爆炸直接把广岛带回了石器时代,广岛所有的房屋全部倒塌,全市24.5万人口中有7.815万人当日死亡,伤着更是不计其数。

而这位在离原子弹爆炸中心300米内幸运的活下来的人叫高藏信子,她是一名银行的职员,爆炸发生时,她正在银行的底下金库中,正是由于银行的具有层层水泥墙的底下金库为她提供了保护,才让她幸免于难,不得不说也是非常幸运了。

日本到现在还不承认当年的侵略历史,小咖问它们一句,你们的脸呢?奥 不好意思 忘了你们没有了,只知道说当年被炸的多么凄惨多么可怜,为什么不说说自己为啥挨炸呢?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首先说一句话,原子弹下无冤魂,我一点都不同情日本在原子弹下死的日本人,同情他们的人去问问南京牺牲的30万同胞答不答应。

当年日本要执行一亿玉碎的计划,美军为了减少损失,同时也为了逼迫日本投降在日本的广岛、长崎分别投下一颗原子弹,投到广岛的这颗名叫“小男孩”,而这位“小男孩”包含了64千克的铀,其中只有0.6克的铀真正地转化成能量,释放的能量约相等于一万三千公吨的TNT烈性炸药,即大概为5.4乘10的13次方焦耳。这次爆炸直接把广岛带回了石器时代,广岛所有的房屋全部倒塌,全市24.5万人口中有7.815万人当日死亡,伤着更是不计其数。

而这位在离原子弹爆炸中心300米内幸运的活下来的人叫高藏信子,她是一名银行的职员,爆炸发生时,她正在银行的底下金库中,正是由于银行的具有层层水泥墙的底下金库为她提供了保护,才让她幸免于难,不得不说也是非常幸运了。

日本到现在还不承认当年的侵略历史,小咖问它们一句,你们的脸呢?奥 不好意思 忘了你们没有了,只知道说当年被炸的多么凄惨多么可怜,为什么不说说自己为啥挨炸呢?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好像不行,我看日本用水泥混泥土做的防核地下室都十多米以下呢。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这个距离是“裸露”的肯定不会有幸存的机会!如果是“坚固”的掩体肯定不会有问题,要搞清楚!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怎么也生存不了。

的确有个女人在爆心300米距离活了下来,她叫龙谷信子,当年是艺备银行(芸備銀行,旧字藝備銀行)的女柜员。

这个艺备银行位于纸屋町,今天叫广岛中区,距离爆心位置260米。原子弹爆炸后艺备银行曾多次进行修复利用,但由于老化于1962年被拆除。留下柱子被广岛银行当成了公用绿地的建材。

(以前写文章考证不足,认为艺备银行仍然存在,在此道歉)

准确的说,一共活下了两个人,另一个是信子的同事宇佐美本江。

龙谷信子战后嫁人,改姓叫高藏信子。

当年高藏信子19岁,宇佐美本江18岁。

上图.艺备银行的会议室

1945年8月6日,两人在银行大楼的一楼外汇科上班,信子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宇佐美本江正在抹桌子。

突然间,周围变得亮堂堂的,明明在室内,却仿佛周围像开了大瓦数白炽灯一样。

上图.艺备银行营业室

还没等高藏信子反应过来,刹那间两人就被吹飞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的办公室,还挺完整

不知过了多久,宇佐美唤醒了高藏信子,她觉得浑身剧痛,脑子浑浑噩噩的。

曾经熟悉的银行大楼变成了瓦砾遍地的黑屋,到处都是碎片和浓烟。

她们以为遭到了燃烧弹空袭,相互扶持着走出银行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艺备银行门外本是熙熙攘攘的八丁堀街电车大道对面都是些卖布匹、菓子的商店,行人穿梭如流。

可这些东西全消失了,铁轨在地面扭曲着,商店街全没了踪影,人类的尸体就在眼前燃烧。

有具残骸中的男性尸体成了高藏信子一生的梦魇,它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手指上青绿色的火花正幽幽地燃烧,让人遍体生寒。

高藏信子与宇佐美本江吓得哇哇大哭,二人不知所措地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前行,想找人帮忙。

她们最后逃到了西练兵场,今天这里的位置是广岛县政府。

一直走到天黑,见到的都是死人、焦炭、血泊、废墟、火焰和漫天的浓烟。

即便以“给予大米”这种有诱惑力的保证求援,也没有找到一个帮助者。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烂的营业厅天花板

傍晚,两人找了点铁皮和纸壳,在一堵残墙前打了个挡风的围子。虽然原子弹轰炸的时间已经是8月的夏季,但二人又饿极了,还受了伤,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晨,广岛的大火基本熄灭,一些周边的人开始进城找亲人,也有不少人跑进来“发财”。

上图.艺备银行被炸出钢筋的大梁

宇佐美本江家在宇品町(现广岛南区),那里没有被原子弹波及。本江的父亲一大清早就进城找人,他幸运地找到了两个女孩,然后用一辆板车将她们推回家了。

8月9日,日本遭受了第二颗原子弹袭击,长崎步了广岛的后尘。

10日,信子的母亲收到托信,她找到了宇佐美家,将奄奄一息的女儿接到了吴市的仓桥岛老家修养。

上图.银行的门厅

信子身上有淤伤、创口、灼伤等100多处伤痕,还吃了不少放射性,但她在父母的悉心看护下逐渐恢复了健康。

34岁的时候,信子嫁给了日本龟山报恩寺的主持,成为报恩寺的坊守,并生儿育女,一直活到今天。

宇佐美本江则没有她的幸运,两人虽然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宇佐美却没能熬住,她仅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高藏信子虽然活得长(90多岁了),但身体饱受折磨,一直深受各种后遗症影响。她45岁的时候不得不做了脊髓肿瘤手术,后来又发生了造血干细胞异常,被诊断为容易转移为白血病的骨髓异形成症候群(MDS)。

按照日本方面的统计,人员MDS问题在原爆中心辐射1.5千米的范围内,是明显高发的。

实际上,广岛爆心中心半径500米内有许多人生还,按照日本上世纪“旧广岛大原子弹放射能医学研究所”1972年的统计,半径500米以内共发现78名幸存者。日本2014年甚至还能统计到12个幸存者。

高藏信子的260米记录并不是唯一,在更近的170米范围内,还有个叫野村英三的男性幸存者,这人活到了1982年。

野村英三当时是广岛县燃料配给控制组合职员,所处的位置就在燃料会馆(现和平纪念公园休息所)地下室里。

这种地下室战时就是为了防空所用,需要防御美国轰炸机的重磅炸弹攻击,因此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做主构,修建得极为牢固。

按照野村英三的描述,当时共有37个人在那上班,其中连他一起共逃出了8个幸存者。

野村英山在地道里被巨大的震动打晕在地,之后他与其余幸存者逃出了半垮的地下室。另外那些人逃走后都不知所踪了。

野村为了找防空洞,跑到了元安川河边,他听到河对岸传来哭喊声,巨大的烟雾遮天蔽日。防空洞里躺着四五个男女,“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野村英三这件事曾在日本引起轰动,许多人研究他“为什么那么幸运”,甚至还根据他的名字分析命格。但实际上问题没那么复杂,让他保住性命的其实是厚厚的混凝土和地层。

上图.野村英三所在的燃料会馆,这栋建筑并没有被摧毁

广岛的“小男孩”设计当量相当于2万吨TNT,整体重量4.4吨,但实际爆发威力只有1.3万吨,这种威力放今天完全不够看。

咱不提“大伊万”那种5千万-1亿吨的,光战斧导弹装的核弹头,122.5公斤就能爆发出20万吨的威力。

上图.今天的燃料会馆,野村英三当年在这地下

实际上广岛原子弹摧毁的范围并没有到达“毁天灭地”的地步,除了爆心的绝对杀伤区外,它主要破坏的都是日本的木质和砖制建筑。而且将近一多半的破坏、伤亡是爆炸过后的大火灾造成的,失去消防和救灾能力的城市,几乎放任了火灾的蔓延侵袭。

“小男孩”的爆炸高度约600米,属于空爆原子弹,爆炸的位置在广岛的港区,真正被炸碎蒸发的坚固建筑只有正下方的医院。

上图.燃料会馆地下室入口

很显然这颗早期原子弹的威力和辐射量有限,它没有炸死燃料会馆地下的野村英三等人,而艺备银行的两个女柜员也得以被厚厚的混凝土墙保护,从而活了下来。

当然,宇佐美本江可能体质更弱,或者因为某些不幸的巧合吃下了更多放射性,因此悲惨地死去了。

实际上,哪怕在今天,具备厚度的坚固地下防御,也是人防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然当年为什么要提“深挖洞广积粮”呢?

核武器的杀伤主要为4种:

1.爆炸冲击波

2.光热高温辐射

3.高能粒子射线

4.放射性沾染

一个具备足够厚度的、坚固的工事,起码可以防御或弱化其中的大部分效应。

冲击波是物理现象,强烈的冲击波会形成超压,摧垮建筑,杀死人员,但封闭良好、结构坚固的构筑可以很好的拦截冲击波。

上图.艺备银行原爆后,职员依然在里面上班

光热辐射相当恐怖,它甚至能将人烧成一缕青烟和墙上的残影,美国1946年“十字路口”核试验中,许多军舰都扛过了核弹的近炸,却纷纷在光热辐射中起火、爆炸和熔穿。

但光热辐射作用时间很短,同样依靠墙壁厚度即可抵御,甚至比冲击波更容易防御。

艺备银行大楼今天成了广岛银行大楼,但原来的楼仍然存在,可见这栋建筑的坚固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上图.原爆后的芸备银行的“重役室”,调来的课长仍然在上班

高能粒子射线是辐射最特殊的杀伤方式,核反应形成的粒子四处横飞,只要物体不够致密,它们就能击穿。现代中子弹的杀伤方式即是如此,利用高能粒子杀死掩体后的生物,却保留了物体不被过度破坏。

上图.被炸后三天,艺备银行在清理东西,东警察署的牌子也挂到了这儿

但中子杀伤其实也有限度,依然靠致密和厚度就能抵挡,只是这个厚度标准稍高一些,最好有厚铅板、钢板等物质抵挡,如北美防空军司令部的夏延山。

放射性沾染是核爆的后效攻击,各种辐射产物,如锶90、碘131、铯137等,半衰期不等,能散发出强烈的辐射,会以微粒的形式伴随大气活动传播。人体的皮肤、呼吸、食道沾染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宇佐美本江可能就主要死于这种问题。

上图.被炸的八丁堀街,中间那个就是艺备银行的背面

总之,广岛爆心260米处高藏信子的生存其实是个运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的产物,运气与条件都得起作用,人才能活得下来。

从信子老太太百病缠身仍能活到耄耋之年来看,可能确实有八字较硬的人吧。

希望日本人多学学历史,不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还不能光想着痛,得想想为什么会痛,否则日本人民肯定会在未来重蹈覆辙,而且中国制造一定不会让风月同天的霓虹精失望。

把头埋进沙子里,双手合十,大声念着:菩萨保佑,刀枪不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0383/
 推荐视频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智取威虎山纪录片2 踏雪而行

徐克 张涵予 梁家辉 林更新 佟丽娅 元彬 蔡崇晖

深红的金子

Hossain Emadeddin Kamyar Sheisi Azita Rayeji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