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培养尚武精神(中国尚武精神排名)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生存就要坚强起来,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本钱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生存就要坚强起来,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本钱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钓鱼很没意思。

以下是给认真的人看的。

首先这个问题暗含地域歧视,充满了迂腐和偏见的气息。

人都重利,现代世界反而中国人和犹太人是公认最重利也是最会得利的,而日本因为沦为傀儡,尚武已成了笑话,守礼就更不要提了,礼早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公序良俗、道德观念,以及人们更为关注的所谓的仪式感,实际上也与礼的本意(秩序)无关了。

当今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是阶层造成的,其他的差异都不能说是本质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生存就要坚强起来,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本钱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钓鱼很没意思。

以下是给认真的人看的。

首先这个问题暗含地域歧视,充满了迂腐和偏见的气息。

人都重利,现代世界反而中国人和犹太人是公认最重利也是最会得利的,而日本因为沦为傀儡,尚武已成了笑话,守礼就更不要提了,礼早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公序良俗、道德观念,以及人们更为关注的所谓的仪式感,实际上也与礼的本意(秩序)无关了。

当今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是阶层造成的,其他的差异都不能说是本质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说太多,也会马上暴露本人的才疏学浅来,阉割中国人尚武精神的又岂是儒家思想,儒家绝对是令种花家连绵不息的精神之一,然而阉割国人尚武精神的应该说是“儒术”,是眼光短浅的统治者利用儒家学说玩弄的一些手段罢了,儒家更提倡的适可而止,一味地尚武,难道是存亡之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生存就要坚强起来,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本钱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钓鱼很没意思。

以下是给认真的人看的。

首先这个问题暗含地域歧视,充满了迂腐和偏见的气息。

人都重利,现代世界反而中国人和犹太人是公认最重利也是最会得利的,而日本因为沦为傀儡,尚武已成了笑话,守礼就更不要提了,礼早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公序良俗、道德观念,以及人们更为关注的所谓的仪式感,实际上也与礼的本意(秩序)无关了。

当今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是阶层造成的,其他的差异都不能说是本质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说太多,也会马上暴露本人的才疏学浅来,阉割中国人尚武精神的又岂是儒家思想,儒家绝对是令种花家连绵不息的精神之一,然而阉割国人尚武精神的应该说是“儒术”,是眼光短浅的统治者利用儒家学说玩弄的一些手段罢了,儒家更提倡的适可而止,一味地尚武,难道是存亡之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韩非子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战争时期需要英雄,和平年代需要奴才!像朱家郭解那样的豪杰人物,最为朝廷所忌惮!有热血叛逆的人都被清理掉了!一只哈巴狗比一只阴郁凶猛的猎犬要可爱安全多了!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生存就要坚强起来,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本钱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钓鱼很没意思。

以下是给认真的人看的。

首先这个问题暗含地域歧视,充满了迂腐和偏见的气息。

人都重利,现代世界反而中国人和犹太人是公认最重利也是最会得利的,而日本因为沦为傀儡,尚武已成了笑话,守礼就更不要提了,礼早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公序良俗、道德观念,以及人们更为关注的所谓的仪式感,实际上也与礼的本意(秩序)无关了。

当今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是阶层造成的,其他的差异都不能说是本质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说太多,也会马上暴露本人的才疏学浅来,阉割中国人尚武精神的又岂是儒家思想,儒家绝对是令种花家连绵不息的精神之一,然而阉割国人尚武精神的应该说是“儒术”,是眼光短浅的统治者利用儒家学说玩弄的一些手段罢了,儒家更提倡的适可而止,一味地尚武,难道是存亡之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韩非子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战争时期需要英雄,和平年代需要奴才!像朱家郭解那样的豪杰人物,最为朝廷所忌惮!有热血叛逆的人都被清理掉了!一只哈巴狗比一只阴郁凶猛的猎犬要可爱安全多了!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少数民族怎么了?少数民族也是中华民族。

中国古代是家天下,谁家做皇帝和老百姓无关,是不是少数民族也不重要。

古代入主中原大部分是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少数民族。比如李唐,源于鲜卑氏。虽然李唐有收继婚制,比如收兄弟老婆等破习惯,但是对于中国孝道,还是很尊敬的。类似的还有清朝。清朝有奴隶制,但是清朝重孝。

真正非中华民族的其他民族,很少能说成功入主中原。最典型是日本,日本是忠,不是中国孝。再举个栗子,柔然谁知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生存就要坚强起来,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本钱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钓鱼很没意思。

以下是给认真的人看的。

首先这个问题暗含地域歧视,充满了迂腐和偏见的气息。

人都重利,现代世界反而中国人和犹太人是公认最重利也是最会得利的,而日本因为沦为傀儡,尚武已成了笑话,守礼就更不要提了,礼早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公序良俗、道德观念,以及人们更为关注的所谓的仪式感,实际上也与礼的本意(秩序)无关了。

当今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是阶层造成的,其他的差异都不能说是本质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说太多,也会马上暴露本人的才疏学浅来,阉割中国人尚武精神的又岂是儒家思想,儒家绝对是令种花家连绵不息的精神之一,然而阉割国人尚武精神的应该说是“儒术”,是眼光短浅的统治者利用儒家学说玩弄的一些手段罢了,儒家更提倡的适可而止,一味地尚武,难道是存亡之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韩非子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战争时期需要英雄,和平年代需要奴才!像朱家郭解那样的豪杰人物,最为朝廷所忌惮!有热血叛逆的人都被清理掉了!一只哈巴狗比一只阴郁凶猛的猎犬要可爱安全多了!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少数民族怎么了?少数民族也是中华民族。

中国古代是家天下,谁家做皇帝和老百姓无关,是不是少数民族也不重要。

古代入主中原大部分是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少数民族。比如李唐,源于鲜卑氏。虽然李唐有收继婚制,比如收兄弟老婆等破习惯,但是对于中国孝道,还是很尊敬的。类似的还有清朝。清朝有奴隶制,但是清朝重孝。

真正非中华民族的其他民族,很少能说成功入主中原。最典型是日本,日本是忠,不是中国孝。再举个栗子,柔然谁知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我们勇敢的祖先就有人定胜天的远古神话,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嫦娥奔月,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大闹天宫哪吒闹海……

我们必须恢复秦汉时代进攻尚武的血性,秦王汉武统一六国开疆拓土,汉朝卫青霍去病千里之外灭杀凶奴,而宋代岳飞的精忠报国不过是抵抗外敌的悲剧英雄,明清的郑成功施琅也只是去收复台岛,郑和下西洋是扬威观光而非侵略殖民。

但唐朝开始引进了佛教及崇尚了儒家,重文轻武重农轻商,国人开始满于现状谦卑厌世,枪打出头鸟人怕出名猪怕壮,宁做凤尾不做鸡头,中庸之道仁义道德礼义之邦以致毫无斗志血性进攻性,令中华民族丧尽了原创力与冒险精神。

和气忍让怎敌得过西方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最终蒙满入侵,近代更几乎被八国联军及日俄恶邻灭国,现在的中国功夫也都是在自淫自乐从不敢玩ko。

佛教无为避世且需人供奉,消磨人的意志且损耗社会财富。儒家不良的教义三纲五常奴性献媚应弃之,但其思想的精华,大同世界和而不同,积极有为努力进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样的儒家思想才是值得我们推崇学习践行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说哪个朝代最具尚武精神,可能不少人会选择“虽远必诛”的汉,或者“万国来朝”的唐,毕竟这两个朝代在击退游牧民族入侵、开疆拓土方面的功绩早已为中国人所熟知,且引以为豪。可是这两个朝代固然闪耀着辉煌的色彩,但在中国历史上,最具尚武精神的却并非汉唐,而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代。

由于时间久远,这个朝代留下的历史资料并不太多,春秋时期的《左传》《国语》记录虽然零散模糊,但已经算是内容比较丰富的史书了。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到那个时代的尚武精神。

春秋时期的尚武精神与当时的兵制密不可分。那个时期主要是从士(贵族男子)中征兵,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贵族们,包括国君的弟兄子侄从幼年时就开始练习武技,称得上文武双全。孔子出身于春秋末年的小贵族家庭,《论语·述而篇》中记录他“钓而不纲,戈不射宿”,由此可见,孔子也会射箭,也是个能文会武的人,并不像后世的儒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对付敌人只能口诛笔伐,打打嘴仗而已。

正因为春秋时代兵的主体是贵族,在贵族传统的侠义精神支配下,春秋各国上至丞相,下至普通贵族子弟都能上阵作战,也都乐意上阵作战。不仅贵族,就是国君也往往亲自率军出战,所以身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才会因率领诸侯伐郑而中箭,晋惠公才会在韩原战败后沦为秦军的俘虏。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名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朝名将陈汤的名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誓言。

汉军方至,敌勿动,动则灭国!

这是大汉实力的体现!

数千年来,中国的版图从中原一隅之地扩张到近千万平方公里,不尚武如何能够实现?只不过,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代表的汉民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防守反击而已。

人类文明的四大板块――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只有中国实现了大一统,从此许许多多的征服之战都变成了内战,许多名将也因此成为内战高手。

不是我国国际名将少,而是过早的大一统使打出国门的机会少。西方与此刚好相反,当很容易就能打出国门时,国际名将自然会很多。


但汉民族的尚武在不同阶段也有区别。

以宋朝为界,宋以前尚武精神最为突出,强汉盛唐便是集中体现。

卫青、霍去病、窦固、窦宪、李靖、李绩、苏定方、王忠嗣……哪个不是赫赫名将!

宋朝开始,我国开创了人类最早的文官政治,科举造就了庞大的文官集团。

与汉唐相比,宋朝更为内敛,尚武和对外开拓精神减弱,这是宋朝成为第一个被完全征服的中原政权的根本原因。

明朝的开拓进取,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徐达、常遇春、蓝玉、戚继光,皆为不世出的名将。


汉民族的尚武不同于游牧民族,也不同于西方,具有强大的整合和融合能力,这一特点造就了我国今天的版图。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要生存就要坚强起来,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本钱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钓鱼很没意思。

以下是给认真的人看的。

首先这个问题暗含地域歧视,充满了迂腐和偏见的气息。

人都重利,现代世界反而中国人和犹太人是公认最重利也是最会得利的,而日本因为沦为傀儡,尚武已成了笑话,守礼就更不要提了,礼早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公序良俗、道德观念,以及人们更为关注的所谓的仪式感,实际上也与礼的本意(秩序)无关了。

当今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是阶层造成的,其他的差异都不能说是本质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说太多,也会马上暴露本人的才疏学浅来,阉割中国人尚武精神的又岂是儒家思想,儒家绝对是令种花家连绵不息的精神之一,然而阉割国人尚武精神的应该说是“儒术”,是眼光短浅的统治者利用儒家学说玩弄的一些手段罢了,儒家更提倡的适可而止,一味地尚武,难道是存亡之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韩非子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战争时期需要英雄,和平年代需要奴才!像朱家郭解那样的豪杰人物,最为朝廷所忌惮!有热血叛逆的人都被清理掉了!一只哈巴狗比一只阴郁凶猛的猎犬要可爱安全多了!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少数民族怎么了?少数民族也是中华民族。

中国古代是家天下,谁家做皇帝和老百姓无关,是不是少数民族也不重要。

古代入主中原大部分是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少数民族。比如李唐,源于鲜卑氏。虽然李唐有收继婚制,比如收兄弟老婆等破习惯,但是对于中国孝道,还是很尊敬的。类似的还有清朝。清朝有奴隶制,但是清朝重孝。

真正非中华民族的其他民族,很少能说成功入主中原。最典型是日本,日本是忠,不是中国孝。再举个栗子,柔然谁知道?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我们勇敢的祖先就有人定胜天的远古神话,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嫦娥奔月,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大闹天宫哪吒闹海……

我们必须恢复秦汉时代进攻尚武的血性,秦王汉武统一六国开疆拓土,汉朝卫青霍去病千里之外灭杀凶奴,而宋代岳飞的精忠报国不过是抵抗外敌的悲剧英雄,明清的郑成功施琅也只是去收复台岛,郑和下西洋是扬威观光而非侵略殖民。

但唐朝开始引进了佛教及崇尚了儒家,重文轻武重农轻商,国人开始满于现状谦卑厌世,枪打出头鸟人怕出名猪怕壮,宁做凤尾不做鸡头,中庸之道仁义道德礼义之邦以致毫无斗志血性进攻性,令中华民族丧尽了原创力与冒险精神。

和气忍让怎敌得过西方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最终蒙满入侵,近代更几乎被八国联军及日俄恶邻灭国,现在的中国功夫也都是在自淫自乐从不敢玩ko。

佛教无为避世且需人供奉,消磨人的意志且损耗社会财富。儒家不良的教义三纲五常奴性献媚应弃之,但其思想的精华,大同世界和而不同,积极有为努力进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样的儒家思想才是值得我们推崇学习践行的。

中华可能是全世界最没有尚武精神和血性勇武传统的民族。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编户齐民、保甲户口、重文轻武、重农轻商、严禁私斗、严禁私藏武器、私藏铠甲马硕、严禁组织结社、严禁准军事组织、严禁民间练兵练武。现代中国人都不读古书和正史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都来自不超纲的课本和媒体,才提出这么荒谬的问题。

勇武格斗、血性战斗,组织化练兵,这是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军事城邦民族、商业民族的谋生手段。他们无论战争、打猎、旅行,都需要有强健的体力、弓马骑射的基本能力、勇武的战斗性,否则遇到敌兵、野兽、匪盗,命就没了。

比如古希腊人发明的奥运会,就全部是军事体育项目;战斗民族普鲁士和容克地主阶级,继承的是条顿骑士团的军事传统;现代俄罗斯,继承的是成吉思汗游牧蒙古帝国的军扩张传统;中世纪奥斯曼突厥人能大举进攻蚕食欧洲也来自游牧战争传统,而当时只剩罗马帝国后裔——意大利商业城邦城市们敢挺身而出对抗土耳其,也是因为古罗马血统;难于征服的现代弱小民族,类似车臣、瑞士、亚美尼亚等,大多来自古代军事雇佣军民族。

而农业民族的汉人只负责种地、纳粮、交税、服徭役、治水,高度中央集权律令制大一统官僚政权的设计目的,就是防你不老实。不但如此,各种练武会道门、宗教组织,都在打击之列,设立民间保甲监视制度,并用连坐诛族的方式震慑民间。

自秦朝以来,历朝历代都是有对兵器实行管制的,比如说秦朝横扫六合之后,“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秦朝为了防止六国余孽反抗,特意命令搜集天下兵器并销毁,这是古代最初的兵器管制,当然,效果甚微,以致有了后来的秦末大泽乡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到了宋朝时期,兵器管控相对宽松,不过即便是宽松的宋朝,也是三令五申“京都士庶之家,不得私蓄兵器。”不过宋朝有件“国民武器”——朴刀,这也是唯一一种可合法持有的武器。

到了元朝,蛮夷入侵中原,铁蹄之下民不聊生。 汉人被当作牛马使唤。为防止百姓起来造反,元朝规定3户人家允许有1把菜刀的实名制度为杜绝百姓私藏菜刀,元朝还推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巨型吸铁石沿街滚动巡逻的治安制度 挨家逮捕违法者。山西名吃刀削面,就是在禁刀令下达后,用包门坎的一块铁皮制作的一种面食。

到了清朝,又下达了禁武令,雍正四年,清廷下了道著名的“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民间擂台较技,违者依律重处,擂台死伤按杀人论罪。历朝历代对兵器都有一定的管控,而对私藏盔甲视为谋反重罪,如果被发现会以谋反罪处死,并且株连族人。

民族性格不是一天形成的,古代没有,当代也没有。自古讲究读书礼义的民族,底层又被限制和管控上千年,出现十六国、宋、明那种兵败如山倒、武将频频被陷害,底层毫无组织、毫无反抗、老百姓乖乖引颈待戮的现象。六零年代度荒,宁可饿死也不敢吃公社的牛、不敢冲击政府粮库,不敢逃荒...,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中国是世界上最没可能产生尚武精神和格斗、武术的民族。

其实这一定是有些人的误解,也一定不排除有各别人的别有用心。为什么呢?首先说明一个观点,好人是没有国界的,同时坏人也是没有国界的。儒家一般地说,是由知识份子构成的,儒家也不是某一个知识份子就可以代表儒家的全部学说。再者,一个知识份子能够诀定一个国家的政策走向吗?比如说,孔子提倡仁,其实说到底就是强调如何做人!我们现实来看,一个社会,首先如何做好人是否非常重要。好人和假人假义也是两码事,是不是这个道理呢?它一定就排斥尚武吗?就如同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公式,用这一公式可以发明先进武器,一个国家用了这种武器来侵略一个国家,你能把这个责任推到一个科学家的身上吗?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5133/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