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付背后造谣的小人(遇到背后说坏话的小人怎么办)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感谢邀请!

惠泽天下说如下观点,谨供参考!

遇到总爱背后搞事的人,秉持以下原则最好!

当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就事论事做好事,让他背后无法搞你事;没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敬而远之不找事。

世界之所以精彩,夲身就源于人各不相同,我们凭自我价值观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他人不善而随波逐流,岂不丧失了自我!

祝心想事成。

感谢阅读,认同的话请举贵手留痕!异议的话请发表宝贵意见!

认为有价值,请关注“惠泽天下说”好运一生!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感谢邀请!

惠泽天下说如下观点,谨供参考!

遇到总爱背后搞事的人,秉持以下原则最好!

当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就事论事做好事,让他背后无法搞你事;没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敬而远之不找事。

世界之所以精彩,夲身就源于人各不相同,我们凭自我价值观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他人不善而随波逐流,岂不丧失了自我!

祝心想事成。

感谢阅读,认同的话请举贵手留痕!异议的话请发表宝贵意见!

认为有价值,请关注“惠泽天下说”好运一生!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虚荣爱面子的人最喜欢背后玩阴的,因为这类型的人总想表面给人留个好印象,但他们心胸狭隘,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就只有背后玩阴的了,方面书面清楚的话,他怕在别人心目中他就不完美了。

我们以前公司的人事,表面上感觉她特别和善,可她最会怕马屁,最会玩阴的。带她的领导对她很好,把她提升起来,可后来她把人家挤走了,她们部门不错的人,基本被她赶走。

她经常在员工跟前说,我会为你们争取这个那个权利,可是一到老板跟前,打员工小报告,使很多员工的工资减少,她还装的好像跟她无关似的,没办法,老板喜欢这样的人,哎!好多人为此辞职!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感谢邀请!

惠泽天下说如下观点,谨供参考!

遇到总爱背后搞事的人,秉持以下原则最好!

当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就事论事做好事,让他背后无法搞你事;没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敬而远之不找事。

世界之所以精彩,夲身就源于人各不相同,我们凭自我价值观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他人不善而随波逐流,岂不丧失了自我!

祝心想事成。

感谢阅读,认同的话请举贵手留痕!异议的话请发表宝贵意见!

认为有价值,请关注“惠泽天下说”好运一生!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虚荣爱面子的人最喜欢背后玩阴的,因为这类型的人总想表面给人留个好印象,但他们心胸狭隘,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就只有背后玩阴的了,方面书面清楚的话,他怕在别人心目中他就不完美了。

我们以前公司的人事,表面上感觉她特别和善,可她最会怕马屁,最会玩阴的。带她的领导对她很好,把她提升起来,可后来她把人家挤走了,她们部门不错的人,基本被她赶走。

她经常在员工跟前说,我会为你们争取这个那个权利,可是一到老板跟前,打员工小报告,使很多员工的工资减少,她还装的好像跟她无关似的,没办法,老板喜欢这样的人,哎!好多人为此辞职!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是最豁达的生活态度。人的一生,几乎没有谁不被别人抹黑过!

大体上可把世人分为三等:君子、中人和小人。君子总是坦荡荡,谦让有礼,宽容待人,乐于助人,为人小心谨慎,力求做到慎言慎行,生怕一不心就得罪了什么人。

中人则持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话态度,不主动谈论别人的是非和攻击他人,但不管谁有意或无意伤害了性情中人,则可能表现为以“以牙还牙”的反击。

再说第三等小人,正所谓“小人之心长戚戚”,小人永远心胸狭隘,凡事斤斤计较,明知自己品行不端,却最爱搬弄是非,中伤别人。本质上小人永远是掘劣类的低等人。

总之我们要多近君子,小心中人,远离小人吧。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感谢邀请!

惠泽天下说如下观点,谨供参考!

遇到总爱背后搞事的人,秉持以下原则最好!

当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就事论事做好事,让他背后无法搞你事;没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敬而远之不找事。

世界之所以精彩,夲身就源于人各不相同,我们凭自我价值观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他人不善而随波逐流,岂不丧失了自我!

祝心想事成。

感谢阅读,认同的话请举贵手留痕!异议的话请发表宝贵意见!

认为有价值,请关注“惠泽天下说”好运一生!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虚荣爱面子的人最喜欢背后玩阴的,因为这类型的人总想表面给人留个好印象,但他们心胸狭隘,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就只有背后玩阴的了,方面书面清楚的话,他怕在别人心目中他就不完美了。

我们以前公司的人事,表面上感觉她特别和善,可她最会怕马屁,最会玩阴的。带她的领导对她很好,把她提升起来,可后来她把人家挤走了,她们部门不错的人,基本被她赶走。

她经常在员工跟前说,我会为你们争取这个那个权利,可是一到老板跟前,打员工小报告,使很多员工的工资减少,她还装的好像跟她无关似的,没办法,老板喜欢这样的人,哎!好多人为此辞职!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是最豁达的生活态度。人的一生,几乎没有谁不被别人抹黑过!

大体上可把世人分为三等:君子、中人和小人。君子总是坦荡荡,谦让有礼,宽容待人,乐于助人,为人小心谨慎,力求做到慎言慎行,生怕一不心就得罪了什么人。

中人则持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话态度,不主动谈论别人的是非和攻击他人,但不管谁有意或无意伤害了性情中人,则可能表现为以“以牙还牙”的反击。

再说第三等小人,正所谓“小人之心长戚戚”,小人永远心胸狭隘,凡事斤斤计较,明知自己品行不端,却最爱搬弄是非,中伤别人。本质上小人永远是掘劣类的低等人。

总之我们要多近君子,小心中人,远离小人吧。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一,要跟这些人面对面讲清楚厉害关系,沟通好彼此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有什么事,当面说,对事不对人,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二,如果跟这些的人讲清楚厉害关系后,仍是这样的不良作风,那就应该及时制止,搜集相关证据,通过组织,对其批评教育甚至处分,这样才能维护单位的团结和稳定。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感谢邀请!

惠泽天下说如下观点,谨供参考!

遇到总爱背后搞事的人,秉持以下原则最好!

当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就事论事做好事,让他背后无法搞你事;没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敬而远之不找事。

世界之所以精彩,夲身就源于人各不相同,我们凭自我价值观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他人不善而随波逐流,岂不丧失了自我!

祝心想事成。

感谢阅读,认同的话请举贵手留痕!异议的话请发表宝贵意见!

认为有价值,请关注“惠泽天下说”好运一生!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虚荣爱面子的人最喜欢背后玩阴的,因为这类型的人总想表面给人留个好印象,但他们心胸狭隘,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就只有背后玩阴的了,方面书面清楚的话,他怕在别人心目中他就不完美了。

我们以前公司的人事,表面上感觉她特别和善,可她最会怕马屁,最会玩阴的。带她的领导对她很好,把她提升起来,可后来她把人家挤走了,她们部门不错的人,基本被她赶走。

她经常在员工跟前说,我会为你们争取这个那个权利,可是一到老板跟前,打员工小报告,使很多员工的工资减少,她还装的好像跟她无关似的,没办法,老板喜欢这样的人,哎!好多人为此辞职!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是最豁达的生活态度。人的一生,几乎没有谁不被别人抹黑过!

大体上可把世人分为三等:君子、中人和小人。君子总是坦荡荡,谦让有礼,宽容待人,乐于助人,为人小心谨慎,力求做到慎言慎行,生怕一不心就得罪了什么人。

中人则持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话态度,不主动谈论别人的是非和攻击他人,但不管谁有意或无意伤害了性情中人,则可能表现为以“以牙还牙”的反击。

再说第三等小人,正所谓“小人之心长戚戚”,小人永远心胸狭隘,凡事斤斤计较,明知自己品行不端,却最爱搬弄是非,中伤别人。本质上小人永远是掘劣类的低等人。

总之我们要多近君子,小心中人,远离小人吧。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一,要跟这些人面对面讲清楚厉害关系,沟通好彼此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有什么事,当面说,对事不对人,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二,如果跟这些的人讲清楚厉害关系后,仍是这样的不良作风,那就应该及时制止,搜集相关证据,通过组织,对其批评教育甚至处分,这样才能维护单位的团结和稳定。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1.静听不发言,从闲话中了解一些信息。

2.透过闲话了解他的关注点。

3.不与说闲话的人为伍,更不为其提供话题。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感谢邀请!

惠泽天下说如下观点,谨供参考!

遇到总爱背后搞事的人,秉持以下原则最好!

当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就事论事做好事,让他背后无法搞你事;没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敬而远之不找事。

世界之所以精彩,夲身就源于人各不相同,我们凭自我价值观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他人不善而随波逐流,岂不丧失了自我!

祝心想事成。

感谢阅读,认同的话请举贵手留痕!异议的话请发表宝贵意见!

认为有价值,请关注“惠泽天下说”好运一生!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虚荣爱面子的人最喜欢背后玩阴的,因为这类型的人总想表面给人留个好印象,但他们心胸狭隘,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就只有背后玩阴的了,方面书面清楚的话,他怕在别人心目中他就不完美了。

我们以前公司的人事,表面上感觉她特别和善,可她最会怕马屁,最会玩阴的。带她的领导对她很好,把她提升起来,可后来她把人家挤走了,她们部门不错的人,基本被她赶走。

她经常在员工跟前说,我会为你们争取这个那个权利,可是一到老板跟前,打员工小报告,使很多员工的工资减少,她还装的好像跟她无关似的,没办法,老板喜欢这样的人,哎!好多人为此辞职!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是最豁达的生活态度。人的一生,几乎没有谁不被别人抹黑过!

大体上可把世人分为三等:君子、中人和小人。君子总是坦荡荡,谦让有礼,宽容待人,乐于助人,为人小心谨慎,力求做到慎言慎行,生怕一不心就得罪了什么人。

中人则持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话态度,不主动谈论别人的是非和攻击他人,但不管谁有意或无意伤害了性情中人,则可能表现为以“以牙还牙”的反击。

再说第三等小人,正所谓“小人之心长戚戚”,小人永远心胸狭隘,凡事斤斤计较,明知自己品行不端,却最爱搬弄是非,中伤别人。本质上小人永远是掘劣类的低等人。

总之我们要多近君子,小心中人,远离小人吧。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一,要跟这些人面对面讲清楚厉害关系,沟通好彼此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有什么事,当面说,对事不对人,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二,如果跟这些的人讲清楚厉害关系后,仍是这样的不良作风,那就应该及时制止,搜集相关证据,通过组织,对其批评教育甚至处分,这样才能维护单位的团结和稳定。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1.静听不发言,从闲话中了解一些信息。

2.透过闲话了解他的关注点。

3.不与说闲话的人为伍,更不为其提供话题。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祸害出于口,小人在背后。

管好自己嘴,莫论他是非。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谢谢邀请,林语堂说过:“人活在世上,不过是笑笑别人,再给别人笑笑。"其实就这么回事,处朋友,你可以和你合的来的人相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但单位里的人却没法分群,什么样的人你都得相处,这什么人中就包括了这样爱在背后议论人的人了,当然我不是这种人了,因为好像上帝给了我一支笔就封了我的口一样,我写一部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和人相处却连三句话都没有,单位见到同事,也就是点点头,问一声:“来了?这几天忙什么?嗯,我没事。"便没了下话,拿一本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好像单位里就你一个人,别人都不存在似的,我想单位里的同事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可能王金海从小就病了,他妈没好好给他看病,落下了个半哑巴的病根。”管他哪,嘴在别人身上长着,爱说什么话由他。当然了,你自顾自看你的书无视别人的存在,别人当然也就无视你的存在了,所以我在办工室里就好像空气一样,谁在背后议论人都不背着我,可我只是个半哑巴,耳朵却一点儿都不聋,于是,我能听到几乎单位里所有的闲话,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单位同事,除了双休日以外天天都得见面,总不能都像我似的成个半哑巴吧?同事们总要互相谈论,可从那儿来那么多话题?也只好互相议论啦。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感谢邀请!

惠泽天下说如下观点,谨供参考!

遇到总爱背后搞事的人,秉持以下原则最好!

当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就事论事做好事,让他背后无法搞你事;没有工作或生活交集时敬而远之不找事。

世界之所以精彩,夲身就源于人各不相同,我们凭自我价值观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他人不善而随波逐流,岂不丧失了自我!

祝心想事成。

感谢阅读,认同的话请举贵手留痕!异议的话请发表宝贵意见!

认为有价值,请关注“惠泽天下说”好运一生!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虚荣爱面子的人最喜欢背后玩阴的,因为这类型的人总想表面给人留个好印象,但他们心胸狭隘,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就只有背后玩阴的了,方面书面清楚的话,他怕在别人心目中他就不完美了。

我们以前公司的人事,表面上感觉她特别和善,可她最会怕马屁,最会玩阴的。带她的领导对她很好,把她提升起来,可后来她把人家挤走了,她们部门不错的人,基本被她赶走。

她经常在员工跟前说,我会为你们争取这个那个权利,可是一到老板跟前,打员工小报告,使很多员工的工资减少,她还装的好像跟她无关似的,没办法,老板喜欢这样的人,哎!好多人为此辞职!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是最豁达的生活态度。人的一生,几乎没有谁不被别人抹黑过!

大体上可把世人分为三等:君子、中人和小人。君子总是坦荡荡,谦让有礼,宽容待人,乐于助人,为人小心谨慎,力求做到慎言慎行,生怕一不心就得罪了什么人。

中人则持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话态度,不主动谈论别人的是非和攻击他人,但不管谁有意或无意伤害了性情中人,则可能表现为以“以牙还牙”的反击。

再说第三等小人,正所谓“小人之心长戚戚”,小人永远心胸狭隘,凡事斤斤计较,明知自己品行不端,却最爱搬弄是非,中伤别人。本质上小人永远是掘劣类的低等人。

总之我们要多近君子,小心中人,远离小人吧。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一,要跟这些人面对面讲清楚厉害关系,沟通好彼此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有什么事,当面说,对事不对人,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二,如果跟这些的人讲清楚厉害关系后,仍是这样的不良作风,那就应该及时制止,搜集相关证据,通过组织,对其批评教育甚至处分,这样才能维护单位的团结和稳定。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1.静听不发言,从闲话中了解一些信息。

2.透过闲话了解他的关注点。

3.不与说闲话的人为伍,更不为其提供话题。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祸害出于口,小人在背后。

管好自己嘴,莫论他是非。

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小人!

我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的大衙门里工作。能进入这个解放军站岗的大门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有点来历的!

首先都是名校相关专业人士。九十年代时,研究生在这里就不新鲜了。留学生一般都是公派回来的。

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机关。要有业务有能力。好多人也的确是如此。履历表漂亮,但是,满眼鸿儒学士,不代表都是忠厚之人呀!

我年轻!可见识了……

其实我幸运的。

首先,我是女同志。而且我丈夫的家族背景深厚。按常理,我这样的女性不会太投身工作的。就是边缘岗位的人。主要是以照顾家庭为主。仕途上,大多数是男同志的事。

所以,刚开始没什么人“咬”我。无冲突,无争利,大家都可以“相敬如宾”。

可后来,形势变了!

首先,我因为不孕不育离婚了。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在当时九十年代是不容易再婚的。这就是说没人保护你了。

再一个,就是我开始靠近权利边缘了。这也是职场上升的必然趋势。

说白了,你在无人保护的状态下进入“角斗场”了。

“角斗场”里没男没女。没大没小。更没人怜香惜玉。下场一搏吧!

我当时是“跟头儿”。我的领导是一位高级首长引进的,归国报效的华侨。一个宏观经济学专家。他在经济改革方面是一个专业人才。

我是他的联络员兼助理。就是安排行程,协调各部门关系。我在这单位工作了好几年了。我喜欢社交,朋友多。用我的领导“李大本事”(我给他起的外号)的说法就是: 你是一个社交动物!

丰富的交友,可以让工作事半功倍。好多事情都可以减缓周转,快速通过。比如一个数据。我们这里没有。怎么办?下去调研采集?得等好久。我托人一打听,平行部门有相关信息,能不能引用一个。

有的老同志简直就是活电脑!

你问他什么事,“从古至今”娓娓道来。好多从基层干上来的同志,记忆力是真好。多打听打听,能让你的工作进展迅速……

其实,我具体业务是不行!专业更谈不上。属李大本事讲话:“你应该去百货商场站柜台去”。我是学商业的。但是,领导主要是用我协调能力。

可是,有人盯上我的岗位了!

明摆着。跟着“李大本事”前途无量呀!

你可以质疑我的业务。向相关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不公开质疑,他玩阴的!

一次晚上下班,同事聚会。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烤着串,喝着酒,东拉西扯……

“孟儿,跟李大本事一起工作累不累?”有人问我。

我随口说:“累!活多。他还爱急!好多时候,我还得给他解释流程。”

“我最怕李大本事越级找人,一杆子找下边去了!我还得安抚下边……”我有点喝高了!(话露茬子了)

“你这两头不落好呀……跟胖翻译伺候鬼子似的!”

“哈哈哈,我成汉奸了……”

酒酣耳热,祸从口出!

我吃完饭回家了!

一进门“李大本事”正煲汤呢!

谁也不知道的是,我离婚之后,和“李大本事”同居了!

他离婚两年了。他那位外籍妻子,不想来中国。我离异之后,李大本事向领导提出,要和我交往。(我们那时候,个人生活要先向组织汇报)他的领导劝他不要公开此事。鉴于我们俩都单身,领导也不反对我们同居。但是,一再强调不要公开此事。

正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在单位反而显得生疏了……

我总是很尊敬的叫他: 李主任!也不再向以前那样,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事。我们俩下班之后,一个往东,一个奔西,但是,最后住一处去了。为此我们专门换了一个离单位远的公寓。

祖籍广东的“李大本事”天天一回家就煲汤。这会儿正在厨房里,站在煤气灶前,炖汤呢。一边炖,一边听电话。

“哦!我知道。我知道。小孟可能没有那个意思吧?我看她工作还可以。再看看。哦!我知道了……”

他撂下电话,喊我:“Morning,喝汤来!”

我尝了一口汤,他问我:“好喝吗?”

“好喝!”

“我这个日本鬼子这么好,还给你煲汤。你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

我惊呆了!“什么?”

李大本事说:“我告诉过你,不要总是无用社交。你看他立刻把你告到我这里来了!他说你,背地抱怨我的管理方式,说你成心懈怠工作,还制造我和其它部门的矛盾。他说你别有用心呀……”

我知道是谁了!

天呐!套话加告密!

我惊的一身冷汗!“他怎么这样呀?他怎么能这样做!都是他说的?为什么栽赃嫁祸给我……”

我气得跳脚!

“以后再说吧!你现在是众矢之地!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以后再说吧……”李大本事劝着我。

我太年轻了!太顺了!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心了。机关重重之中,奸佞小人会在你不妨之时,咬你一口。要不是我走运,有和李大本事私交的关系。就他告我的那些黑状,是领导最恨的地方。我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咬人见血!一口封喉!

小人!我算是见识了……

有句话这么说的,谁人背后无人说。谁在背后不说人。但这里的说,

是要有个界限。不能无事生非,不能造谣中伤。

有人整天看不得别人比他强,比他好。但是本事和能力就是脱了裤子也追不上,这样的人胸特别窄,他们只有背后说人坏话。用这种手段来发泄自己的不良情绪。要不然会觉得日子不好过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5151/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等一下,棒球部!

须贺健太 小关裕太 山本凉介 宮崎秋人 荒井敦史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