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对待老阿姨(和老阿姨吵架是什么体验)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俗话说,少女勾人,少妇勾魂。

小伙子和阿姨辈的女性谈恋爱,魂灵头不知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恋爱中一定会有“老鸡护小鸡”式的爱护。

问题是这种爱护,“小鸡”今天、明天可以接受,却不知后天是否厌烦?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俗话说,少女勾人,少妇勾魂。

小伙子和阿姨辈的女性谈恋爱,魂灵头不知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恋爱中一定会有“老鸡护小鸡”式的爱护。

问题是这种爱护,“小鸡”今天、明天可以接受,却不知后天是否厌烦?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的答案可以出乎你的意料,55岁的阿姨不好找老伴,而且很不好找。可能找一个“性伴侣”或者搭伙过日子更容易些,要找到一心一意陪伴的男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大部分55岁单身的女人,都是由于丧偶造成的,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她们往往对于伴侣的要求非常的慎重,或者说很挑剔。但是大部分这个年龄事业有成、踏实稳重的单身男人,哪一个不是炙手可热。

有多少40出头的女人都会选择55岁左右的男人,这一点没有给55岁的阿姨留下一点点的席面,而60岁以上的大爷,又不能入阿姨的“法眼”,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55岁的阿姨想爱就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55岁的女人温柔,风韵犹存,但是比起那些40多岁的女人来说,却没有了任何的优势。我觉得55岁的阿姨在以后的感情路上将会遭遇很大的坎坷和波折。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俗话说,少女勾人,少妇勾魂。

小伙子和阿姨辈的女性谈恋爱,魂灵头不知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恋爱中一定会有“老鸡护小鸡”式的爱护。

问题是这种爱护,“小鸡”今天、明天可以接受,却不知后天是否厌烦?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的答案可以出乎你的意料,55岁的阿姨不好找老伴,而且很不好找。可能找一个“性伴侣”或者搭伙过日子更容易些,要找到一心一意陪伴的男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大部分55岁单身的女人,都是由于丧偶造成的,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她们往往对于伴侣的要求非常的慎重,或者说很挑剔。但是大部分这个年龄事业有成、踏实稳重的单身男人,哪一个不是炙手可热。

有多少40出头的女人都会选择55岁左右的男人,这一点没有给55岁的阿姨留下一点点的席面,而60岁以上的大爷,又不能入阿姨的“法眼”,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55岁的阿姨想爱就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55岁的女人温柔,风韵犹存,但是比起那些40多岁的女人来说,却没有了任何的优势。我觉得55岁的阿姨在以后的感情路上将会遭遇很大的坎坷和波折。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追求。有人爱好打麻将,有人爱好旅游,有人爱好健身,等等。这位阿姨喜爱知识,希望圆自己的大学梦,无可非议。支持她。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俗话说,少女勾人,少妇勾魂。

小伙子和阿姨辈的女性谈恋爱,魂灵头不知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恋爱中一定会有“老鸡护小鸡”式的爱护。

问题是这种爱护,“小鸡”今天、明天可以接受,却不知后天是否厌烦?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的答案可以出乎你的意料,55岁的阿姨不好找老伴,而且很不好找。可能找一个“性伴侣”或者搭伙过日子更容易些,要找到一心一意陪伴的男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大部分55岁单身的女人,都是由于丧偶造成的,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她们往往对于伴侣的要求非常的慎重,或者说很挑剔。但是大部分这个年龄事业有成、踏实稳重的单身男人,哪一个不是炙手可热。

有多少40出头的女人都会选择55岁左右的男人,这一点没有给55岁的阿姨留下一点点的席面,而60岁以上的大爷,又不能入阿姨的“法眼”,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55岁的阿姨想爱就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55岁的女人温柔,风韵犹存,但是比起那些40多岁的女人来说,却没有了任何的优势。我觉得55岁的阿姨在以后的感情路上将会遭遇很大的坎坷和波折。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追求。有人爱好打麻将,有人爱好旅游,有人爱好健身,等等。这位阿姨喜爱知识,希望圆自己的大学梦,无可非议。支持她。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95年的那么今年是26岁,可以面试欧美邮轮,只要你有一颗永不止步得心,大胆去尝试吧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俗话说,少女勾人,少妇勾魂。

小伙子和阿姨辈的女性谈恋爱,魂灵头不知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恋爱中一定会有“老鸡护小鸡”式的爱护。

问题是这种爱护,“小鸡”今天、明天可以接受,却不知后天是否厌烦?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的答案可以出乎你的意料,55岁的阿姨不好找老伴,而且很不好找。可能找一个“性伴侣”或者搭伙过日子更容易些,要找到一心一意陪伴的男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大部分55岁单身的女人,都是由于丧偶造成的,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她们往往对于伴侣的要求非常的慎重,或者说很挑剔。但是大部分这个年龄事业有成、踏实稳重的单身男人,哪一个不是炙手可热。

有多少40出头的女人都会选择55岁左右的男人,这一点没有给55岁的阿姨留下一点点的席面,而60岁以上的大爷,又不能入阿姨的“法眼”,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55岁的阿姨想爱就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55岁的女人温柔,风韵犹存,但是比起那些40多岁的女人来说,却没有了任何的优势。我觉得55岁的阿姨在以后的感情路上将会遭遇很大的坎坷和波折。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追求。有人爱好打麻将,有人爱好旅游,有人爱好健身,等等。这位阿姨喜爱知识,希望圆自己的大学梦,无可非议。支持她。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95年的那么今年是26岁,可以面试欧美邮轮,只要你有一颗永不止步得心,大胆去尝试吧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人这辈子,每个年龄段要干每个年龄段要做的事情,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

38岁了还想着折腾啥,过了风华正茂的时期了,跟年轻小女孩比一点资本没有。

这个年龄,有份工作,有个孩子,剩下的时间,安安分分的把孩子教育好,这辈子就充足了。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俗话说,少女勾人,少妇勾魂。

小伙子和阿姨辈的女性谈恋爱,魂灵头不知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恋爱中一定会有“老鸡护小鸡”式的爱护。

问题是这种爱护,“小鸡”今天、明天可以接受,却不知后天是否厌烦?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的答案可以出乎你的意料,55岁的阿姨不好找老伴,而且很不好找。可能找一个“性伴侣”或者搭伙过日子更容易些,要找到一心一意陪伴的男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大部分55岁单身的女人,都是由于丧偶造成的,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她们往往对于伴侣的要求非常的慎重,或者说很挑剔。但是大部分这个年龄事业有成、踏实稳重的单身男人,哪一个不是炙手可热。

有多少40出头的女人都会选择55岁左右的男人,这一点没有给55岁的阿姨留下一点点的席面,而60岁以上的大爷,又不能入阿姨的“法眼”,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55岁的阿姨想爱就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55岁的女人温柔,风韵犹存,但是比起那些40多岁的女人来说,却没有了任何的优势。我觉得55岁的阿姨在以后的感情路上将会遭遇很大的坎坷和波折。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追求。有人爱好打麻将,有人爱好旅游,有人爱好健身,等等。这位阿姨喜爱知识,希望圆自己的大学梦,无可非议。支持她。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95年的那么今年是26岁,可以面试欧美邮轮,只要你有一颗永不止步得心,大胆去尝试吧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人这辈子,每个年龄段要干每个年龄段要做的事情,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

38岁了还想着折腾啥,过了风华正茂的时期了,跟年轻小女孩比一点资本没有。

这个年龄,有份工作,有个孩子,剩下的时间,安安分分的把孩子教育好,这辈子就充足了。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一个情字活一生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一个老实的农民不会跟那些老阿姨一般见识,我本人的脾气是以和为贵,在我们村,我基本都不会跟那些叔叔阿姨吵架,以和为贵,以德服人,人家跟你吵你当耳边风在那里,不要跟她吵,人一定要有忍耐力,出命案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大家以和为贵就没有那么多争吵。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俗话说,少女勾人,少妇勾魂。

小伙子和阿姨辈的女性谈恋爱,魂灵头不知到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恋爱中一定会有“老鸡护小鸡”式的爱护。

问题是这种爱护,“小鸡”今天、明天可以接受,却不知后天是否厌烦?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我的答案可以出乎你的意料,55岁的阿姨不好找老伴,而且很不好找。可能找一个“性伴侣”或者搭伙过日子更容易些,要找到一心一意陪伴的男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大部分55岁单身的女人,都是由于丧偶造成的,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她们往往对于伴侣的要求非常的慎重,或者说很挑剔。但是大部分这个年龄事业有成、踏实稳重的单身男人,哪一个不是炙手可热。

有多少40出头的女人都会选择55岁左右的男人,这一点没有给55岁的阿姨留下一点点的席面,而60岁以上的大爷,又不能入阿姨的“法眼”,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55岁的阿姨想爱就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55岁的女人温柔,风韵犹存,但是比起那些40多岁的女人来说,却没有了任何的优势。我觉得55岁的阿姨在以后的感情路上将会遭遇很大的坎坷和波折。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追求。有人爱好打麻将,有人爱好旅游,有人爱好健身,等等。这位阿姨喜爱知识,希望圆自己的大学梦,无可非议。支持她。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95年的那么今年是26岁,可以面试欧美邮轮,只要你有一颗永不止步得心,大胆去尝试吧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人这辈子,每个年龄段要干每个年龄段要做的事情,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

38岁了还想着折腾啥,过了风华正茂的时期了,跟年轻小女孩比一点资本没有。

这个年龄,有份工作,有个孩子,剩下的时间,安安分分的把孩子教育好,这辈子就充足了。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一个情字活一生

试问天下谁能敌?无人敢惹老阿姨!

曾经年少无知时,跟一个老阿姨撕了一场逼。

猴年马月鸡日,我在菜市场的一个老阿姨处,买了2斤豆芽。我一边走,一边提溜着手中的豆芽,总觉得没有2斤。于是,我找了个卖豆芽的老阿姨看不见的地方。让一个摆摊的大叔给称了一下,TNND,整整少了2两。为什么找老女人(实在不想再称呼这个黑心商贩为阿姨)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得见的地方的摊贩,不会给称的,都不想得罪人。

我那时年少气盛,就回头去找那个黑心的老女人。

谁知,这老女人振振有词地说:“水豆芽,水豆芽,跟着水来,跟着水走。少2两很正常。”

“啊,卖东西哪有你这样卖的?少称还少得理直气壮。”我心想,你少2两给补上就行了,可她不但不给补,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嗨,我就这样了卖了,你爱咋地咋地吧。老娘我卖了这么些年的豆芽,还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来找我呢!哼,你……”这个老女人双眼乜斜着我,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还拐着弯地骂我,那声音高得好像我是不讲理的人一样。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人。我一下子懵了!一街的人都瞅向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我如坐针毡,不知道如何才好!

这时我就听见背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对我说:“小伙子,快走吧,你和她闹,闹不出什么好结果,那就是只母老虎。”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老师遇见母老虎,只有挨欺负的份。

罢罢罢,不给这老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也不能这样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手中的豆芽很有气势地摔在老女人的摊子前头,说:“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然后转身好像很有气势地走了。

“我等着,等着你这个吃屎(知识)分子来,等着你来掀我的摊子,不来你是我儿哈。”这个混不吝的老女人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叫骂着,撒着泼。

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

唉,早知如此,咱惹她干什么,少2两就少2两吧!

百度看起来大多宿管阿姨都是一个德性,都自以为是乱冤枉人,气不打一处来就像蜘蛛被踩着脚了似的乱扑腾,眼冒金星生怕别人看不见她。我现在看着宿管阿姨拉着一张脸就想发笑,像她这么没远见的人也只能当当宿管阿姨,不会处事整天拿身边的学生出气,真是可悲!有时候看她这个样子还挺可怜的,跳的汗流泪奔地就往你身上戳事儿,你去调节也没用,真是可怜人。

我的故事:一次学校搞演出,我是团队中的一员,在后台讨论准备,当我看到时间比较晚后,心头一沉,不能再留了,打声招呼就走了。后来临近出演时间了我们还在那个位置等着一个人,一个宿管阿姨从屋内穿过,我们还跟她亲切地打了招呼,等她正要出门时摸了下口袋,转头就是血口喷人!对着我是又跳又骂,我想听听她生气的原因,她说昨晚是我走后给了她这里的钥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5303/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