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一句老家话证明你是哪里人(用一句方言证明你是哪里人)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问:“吃啥饭?”

答:“面条得。”

问:“谁擀嘞?”

答:“大嫂得。”

问:“放得啥?”

答:“豆芽得。”

根据上面这段话,猜猜这是哪里话?

呵呵呵,猜出来了吧?

豫东人爱把“面条”称作“面条得”

一望无际的豫东平原上,主要种植冬小麦和玉米,因此面食是豫东人的首选,面条就是其中之一。这里的百姓喜欢把“面条”叫做“面条得”。

每天中午,百姓之家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家庭会选择吃面条。面条中可放青菜,鸡蛋或肉丝,这样就不用再另外炒菜,也不必再吃馍和其它食物,比较省事。而且,面条容易消化。一两碗面条下肚,一个下午不用吃其它东西。

现在,食物种类繁多,但豫东人爱吃面条习惯并没改变,依然每天吃面条。而且面条种类也越来越多,卤面、烩面、杂酱面、热干面、凉拌面……应有尽有,让人吃了还想吃。

出外旅游,在外工作的人只要听到有人说“面条得”三个字,立刻认出这就是豫东人。

典型的豫东方言

在豫东这片广阔的原野上,人们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辛勤劳作,过着日落而息、日升而作的生活。这里人善良、朴素、宽容、吃苦耐劳、与人为善。

祖祖辈辈人在此居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一般不用普通话,而是使用豫东方言,上述例子就是挂在嘴边的问候语。

现在依然如此,见了面问候就是临近早上和中午饭前后,与人打招呼,习惯问:“吃饭吗?”,傍晚见了面则问:“喝汤吗?”其实也是问你“吃饭了吗?”,只不过人们把吃晚饭说成:“喝汤吗?”

豫东百姓的晚饭中不是大米、面条,而是“面汤”,我们当地人也叫“糊肚”,是用面放在碗里,加少许水,搅拌成很稠的面糊,锅开后,再把醒好的面糊倒入锅中,快速搅拌,熟了即可喝。

醒好的面中有许多面筋,放进滚开的热水中,说着一个方向快去搅拌,面筋一缕一缕的,如丝丝白云漂浮在面汤表面,下面还有一些“小疙瘩”,这里人也称它为“疙瘩汤,”美观又好喝。

有时,会在开锅的时候,轻轻洒入搅好的鸡蛋,瞬间,锅内的面汤上漂浮着金灿灿的鸡蛋穗,更是令人爱不释手,喝了一碗还想再喝。

可别轻看这些“面汤”,它能止渴挡饱,消火。河南著名豫剧演员马金凤,就是爱喝这样的面汤,嗓子一直保护很好,七八十岁还能唱出优美动听的豫剧来。

(没找到合适的配图,有空我自己做一碗疙瘩汤)

我国幅员辽阔,各地都有独有的方言。听到这些方言,同一个地区的人总会感到亲切。“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浓浓的乡音牵动着游子的心啊!

俺是济南人

问:“吃啥饭?”

答:“面条得。”

问:“谁擀嘞?”

答:“大嫂得。”

问:“放得啥?”

答:“豆芽得。”

根据上面这段话,猜猜这是哪里话?

呵呵呵,猜出来了吧?

豫东人爱把“面条”称作“面条得”

一望无际的豫东平原上,主要种植冬小麦和玉米,因此面食是豫东人的首选,面条就是其中之一。这里的百姓喜欢把“面条”叫做“面条得”。

每天中午,百姓之家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家庭会选择吃面条。面条中可放青菜,鸡蛋或肉丝,这样就不用再另外炒菜,也不必再吃馍和其它食物,比较省事。而且,面条容易消化。一两碗面条下肚,一个下午不用吃其它东西。

现在,食物种类繁多,但豫东人爱吃面条习惯并没改变,依然每天吃面条。而且面条种类也越来越多,卤面、烩面、杂酱面、热干面、凉拌面……应有尽有,让人吃了还想吃。

出外旅游,在外工作的人只要听到有人说“面条得”三个字,立刻认出这就是豫东人。

典型的豫东方言

在豫东这片广阔的原野上,人们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辛勤劳作,过着日落而息、日升而作的生活。这里人善良、朴素、宽容、吃苦耐劳、与人为善。

祖祖辈辈人在此居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一般不用普通话,而是使用豫东方言,上述例子就是挂在嘴边的问候语。

现在依然如此,见了面问候就是临近早上和中午饭前后,与人打招呼,习惯问:“吃饭吗?”,傍晚见了面则问:“喝汤吗?”其实也是问你“吃饭了吗?”,只不过人们把吃晚饭说成:“喝汤吗?”

豫东百姓的晚饭中不是大米、面条,而是“面汤”,我们当地人也叫“糊肚”,是用面放在碗里,加少许水,搅拌成很稠的面糊,锅开后,再把醒好的面糊倒入锅中,快速搅拌,熟了即可喝。

醒好的面中有许多面筋,放进滚开的热水中,说着一个方向快去搅拌,面筋一缕一缕的,如丝丝白云漂浮在面汤表面,下面还有一些“小疙瘩”,这里人也称它为“疙瘩汤,”美观又好喝。

有时,会在开锅的时候,轻轻洒入搅好的鸡蛋,瞬间,锅内的面汤上漂浮着金灿灿的鸡蛋穗,更是令人爱不释手,喝了一碗还想再喝。

可别轻看这些“面汤”,它能止渴挡饱,消火。河南著名豫剧演员马金凤,就是爱喝这样的面汤,嗓子一直保护很好,七八十岁还能唱出优美动听的豫剧来。

(没找到合适的配图,有空我自己做一碗疙瘩汤)

我国幅员辽阔,各地都有独有的方言。听到这些方言,同一个地区的人总会感到亲切。“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浓浓的乡音牵动着游子的心啊!

俺是济南人

问:“吃啥饭?”

答:“面条得。”

问:“谁擀嘞?”

答:“大嫂得。”

问:“放得啥?”

答:“豆芽得。”

根据上面这段话,猜猜这是哪里话?

呵呵呵,猜出来了吧?

豫东人爱把“面条”称作“面条得”

一望无际的豫东平原上,主要种植冬小麦和玉米,因此面食是豫东人的首选,面条就是其中之一。这里的百姓喜欢把“面条”叫做“面条得”。

每天中午,百姓之家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家庭会选择吃面条。面条中可放青菜,鸡蛋或肉丝,这样就不用再另外炒菜,也不必再吃馍和其它食物,比较省事。而且,面条容易消化。一两碗面条下肚,一个下午不用吃其它东西。

现在,食物种类繁多,但豫东人爱吃面条习惯并没改变,依然每天吃面条。而且面条种类也越来越多,卤面、烩面、杂酱面、热干面、凉拌面……应有尽有,让人吃了还想吃。

出外旅游,在外工作的人只要听到有人说“面条得”三个字,立刻认出这就是豫东人。

典型的豫东方言

在豫东这片广阔的原野上,人们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辛勤劳作,过着日落而息、日升而作的生活。这里人善良、朴素、宽容、吃苦耐劳、与人为善。

祖祖辈辈人在此居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一般不用普通话,而是使用豫东方言,上述例子就是挂在嘴边的问候语。

现在依然如此,见了面问候就是临近早上和中午饭前后,与人打招呼,习惯问:“吃饭吗?”,傍晚见了面则问:“喝汤吗?”其实也是问你“吃饭了吗?”,只不过人们把吃晚饭说成:“喝汤吗?”

豫东百姓的晚饭中不是大米、面条,而是“面汤”,我们当地人也叫“糊肚”,是用面放在碗里,加少许水,搅拌成很稠的面糊,锅开后,再把醒好的面糊倒入锅中,快速搅拌,熟了即可喝。

醒好的面中有许多面筋,放进滚开的热水中,说着一个方向快去搅拌,面筋一缕一缕的,如丝丝白云漂浮在面汤表面,下面还有一些“小疙瘩”,这里人也称它为“疙瘩汤,”美观又好喝。

有时,会在开锅的时候,轻轻洒入搅好的鸡蛋,瞬间,锅内的面汤上漂浮着金灿灿的鸡蛋穗,更是令人爱不释手,喝了一碗还想再喝。

可别轻看这些“面汤”,它能止渴挡饱,消火。河南著名豫剧演员马金凤,就是爱喝这样的面汤,嗓子一直保护很好,七八十岁还能唱出优美动听的豫剧来。

(没找到合适的配图,有空我自己做一碗疙瘩汤)

我国幅员辽阔,各地都有独有的方言。听到这些方言,同一个地区的人总会感到亲切。“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浓浓的乡音牵动着游子的心啊!

我是哪的人,自己都搞不清楚了,祖籍山东,清末年间曾祖父带领全家闯关东,落户吉林省东辽县,,我生在长春,长在辽源,三岁随父调转至黑龙江,支援国家一五重点建设,年过38又举家回归关内,定居落户在天津。我说我是天津人,人家不认,我说我是东北人常回哈尔滨又没户口,我是哪里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5373/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