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界定真我(如何区分真我和假我)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首先你提出的这个“真我”、“非我”都是不存在的。“真我”是“真如”的增益之物,它和“非我”也是一样,同属于增益之物。

自从中国引进佛教以后,智慧在人们心中以无比迅猛的提升方式,在人们的生活中、修行中,爆炸式发展了。不甘寂寞的儒家思想的研究者、道家思想的追求者以及道教的修学者等,都开始了学习佛教智慧这种爆炸式的模式,甚至连词句文字都要追求一模一样或者是相近。但从佛教的意义上来说,其他与佛教无关的像儒家思想、道家思想以及道教的修行方式,某些文字是跟佛教的文字相同,但是含义完全不同。

自从大唐以后,也揭示了大文明的到来。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出现,极大地推高了中国文化在全世界的地位。有的外国人甚至说,全世界只有中华文化才能堪称之为真正的文化,其他国家的“文化”只能称之为文明,而无法称之为文化。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中国的佛教思想,特别是禅宗思想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时候,极大地提升了人们的智慧,这才是自始至终的原因所在。

比如说佛教所言的“真如”,如道教们儒家思想等等就发展出什么“真我”,甚至是有了“大我”,“小我”之说。这种攀援的形式叫也做增益。佛教所阐述的完完全全是真如妙力,而儒家、道家、道教等众多宗教完全是阐述的是分别念示根识之境。所以说文字相同,而意义完全是南辕北辙。又比如说佛教讲般若空性的道理。紧随其后的道教、道家、儒家思想追随者们,随之也就搬出了什么“空”、“大空”、“空空”的等等思想。其中大有顽空、断空、单空以及无有因果的野狐禅的非真的非境。这些全部都是妄识。这一佛教的空完全不同,他们完全改变了佛教原有的用词用意,不明真相的人还跟到里面去学习,学习是最后只能是一个结果:南辕北辙。

从佛教提倡的“真如自性”中增益出来的有:“大我”、“非我”、“真我”等词汇。佛教从来只讲无我,哪来的“大我”、“真我”、“非我”。从佛教般若波罗蜜多的“空性”中增益出来的有:“空”、“大空”、“空空”等词汇,也是跟般若波罗蜜多的自性没有任何关联。词句似是而非。

现今中国的文化圈,是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最混乱的时刻。比如说包括易中天等先生把禅说成是中国的哲学。这些老先生们一定要把禅宗从高端的智慧拉低成为分别念的认知。我真不知道这些,天天讲禅宗是哲学的这些人,是不是还有一点智慧存在?

哲学是什么?其实哲学非常低端。哲学都就是对世界的认知,对人的某些认知,而且是偏颇的认知,不全面的认知。这一层认知连知识都算不上,更谈不上什么智慧。难道这些大学教授的认知世界是如此的低下吗?

如果要给智慧分品级的话,可分为三个品级。第三层品级为知识,是最低的品级。第二个品级为无分别智,属于相似的智慧。第一个品级为真如智慧,是唯一的、真正的智慧。因为没有智慧的这种品级划分,才有了像易中天这样教这样的教授,说禅宗是哲学这样的错误。哲学是第3层品级,就是知识而已,连无分别智都无法达到。无分别智是要靠禅定力才能出现的,无法靠学习得到。这些教授连一个简简单单的道理都搞不清明白,还能搞清楚禅宗的智慧吗?

无独有偶,新民主主义发起人胡适就是其中的一个。胡适写了一本书叫做《禅海指归》,上面的考证简直是到了发展到了一个非常无聊的地步。原来不懂的人装懂,到处写书到处发表,所以会弄坏人们的思想。牟宗三对胡适评价是这样的:“《六祖坛经》是「祖师禅」,祖师禅是真正的禅宗,是神会了解不到的。胡适先生连这一点都不清楚,还跟别人辩,难怪铃木大拙当面斥为外行,其实他真的是外行。以像他这种人来领导学术界,大出风头,这当然非国家学术之福。所以他虽以哲学起家,到后来不但不讲哲学,并且反哲学。他极力宣传科学与考据,考据也并非不可以,不过考据是历史家的本分,但胡适先生既不读历史,也不读哲学,也不读科学,他只去考红楼梦。”

比如说现在的视频和APP中的教材,教授学者们所讲的禅,大多数是顽空、断空、单空,以及无有因果的野狐禅,他们所讲的道理与佛教讲的大空性完全不一样,如果你紧随着他们所讲的那些,不掉入泥潭可能都是天理难容。

佛教的空的观点有:自空派观点、他空派观点、显空双运等观点。派别有:随理唯识、随教唯识,自续派、应承派等派别。

如果想要脱离这个分别恶劣的轮回之网,应该认真学习《唯识二十颂》、《中观》原文,中观论原文,而不是某些教授、学者大师之名讲解的书。你也应该远离那些莫名其妙的教授,以及莫名其妙的解释。

同样,老外也有存在这样的困惑。比方说非常著名的一个说法就是“我是谁?”、“我思,故我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样的困惑和逻辑上的错误。

就拿大家耳熟能详的几个事来说明吧。比如说法国哲学家笛卡尔,他的著作有《方法论》,他对“一切产生怀疑,证明自己的存在”。他还说。:“绝对不可把自己没有明确验证的事物作为真理。”就有了那个非常著名的“我思,故我在。”即便是在今天,也是被人们广为传颂。

然而这些好像都是一些谬误,一些错误,还没有被人们没有认知。比如像什么“我思,故我在”。“我思”是一个想缊,一个飘渺无有真实的想缊,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成立“我在”的真实依据呢?难道西方哲学家一开始就糊涂了,或者是一开始就逻辑混乱了。如果反过来推导更是漏洞百出:我不思了,或者说是我睡着了,我是不是就不存在了。这是相当滑稽可笑的事情,然而到至今为止,西方的哲学家们好像从来没有反思过这个问题。不知道西方的哲学有什么智慧可言。

还有“我是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逻辑思维,这些都是没有智慧的行境。

西方的哲学观总的没有一个终极课题,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终极人生。仅仅是从分别念出来的人生哲理,确实是一个心识的认知范畴,并非智慧行境,也就是说分别念的行境是没有尽头的。

西方的哲学也没达到或者发展到东方的自性这个高度。对事物的认知上面,人为加了很多的定律,就好像把一个已经很不自在的人,还要给它加上很多的枷锁和镣铐,让自己心身被牢牢固定起来,使其没有一丝的自由。在逻辑思维中也是如此,比如对“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逻辑推理上,他们最后落进了自己设立的陷阱中——一个机械式的死循环,认为谁也无法破解,其实是大错特错。



近几十年来,有人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已经解答了。其实那个不是解答,而是一种认知方向的错误。 比方说,英国普林斯大学教授们,就宣布了他们的DNA中找到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答案。教授们在研究过程中发现,母鸡身上卵巢中的oc-17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保护了蛋黄。这是鸡蛋产生的先决条件,所以他们认为先有鸡。 然而令人尴尬的问题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本身是一个哲学问题。而不是现实中的科学问题。如果他们要坚持认为这是个科学问题,那我们就反问他们:“如果你们认为先有鸡,其理论依据就是母鸡身上的卵巢中的oc-17的存在。那么一个现实问题是无法回避的:如果鸡还没有从蛋中孵出来,那么这个母鸡卵巢里面的oc-17在哪里呢?如果这个母鸡必须得从鸡蛋里孵化出来后,才能得到oc-17,那么就不是先有鸡而是先有蛋了。其结果是完全相反的。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本身就存在天生的缺陷。这里就用“先有上还是先有下?”就能更清楚的看清这个问题。西方的哲学家们能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吗? 如果把上和下分开来说明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比如说你要说先有上。那么这个是谁的上呢?因为下面没有出现,这个上毫无意义:上的定义是什么?上的定义是:因为有一个下的存在才有一个上的存在。绝对不可能出现一个单独单独的上或者是下。这个单独的上是谁的上?单独的下是谁都下?在实际生活中单独的上和下都毫无意义,也无法解释。其实这是个大乌龙。这个大乌龙已经乌龙了几百年。 从这个思维上去看鸡和蛋就比较简单了。如果先有的单独的鸡存在,这个鸡是什么?你绝对不能说他是个禽类,因为禽类的先决条件蛋还没有产生,蛋还不能“先有”。这个鸡是水生动物还是陆地走兽?你最后都无法确定。反过来说“先有”蛋也是这样说不通。不能被“先有”的鸡所产生的蛋,这是谁的蛋?狗蛋?鱼蛋?还是蛇蛋?你绝不能说鸡蛋,鸡已经被哲学家们不能“先有”而“隐藏了”。因为西方哲学家们的谁先有谁后有,强行分开的这种逻辑思维是相当错误的,仅是一个心识上面的猜想和逻辑推理,既不属于现实的名言量,也不属于胜义的智慧。仅仅属于一个空想妄想,还在美其言说什么一个“机械式的死循环”。

这个话题本身就像一个旋转的风火轮,在旋转的风火轮中,你找不到它的起点,也找不到它的终点。你不能说我随意强行把它断开。虽然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句话有一些误区和错误。但是几百年来还是给人们带来了很多的快乐和思考。 那么我在这里推出一个比较没有缺陷的逻辑思考问题。 一、砖头的头在哪?尾在哪? 二、砖头的上在哪里?下在哪里? 这两个逻辑思考是没有问题的,还可以认知这个世界的虚假的一面。

同样“我是谁”也是不能成立为真实的。因为“我”根本就不存在。还是那句话:人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跨越同一条河。如果昨天的我,今天的我,明天的我,都是一个我,都是一个真实的我,无伪的我。那么我就毫无衰老的变化,也不可能存在生死。这毕竟与现实相违。从逻辑上来分析:昨天的我和今天我以及明天的我,都是我的话,那么这有无数个我的过失存在。更无法自圆其说。

西方的哲学的“我是谁?”和东方的文化“大我”、“非我”、“真我”都是处在根识前的幻境,属于心识,跟智慧无关。跟智慧有关的、唯一的就是真如自性。

本问题的提问者又提了另外一个问题:“假设人类科技可以完全复制一个人,包括记忆现在的我彻底湮灭,然后制造一个一模一样的‘我’。这个复制品还能还原原来的‘我’吗?”

显然这个提法是不能成立的,也是一个误区。

第1个误区:科技是不可能复制人类。科技永远只能复制肉体,不可能复制更不可能创造意识。这一点在科学界里面也是存在着这个疑惑。虽然有克隆羊和克隆其它的动物,但是说谁见过科学家能克隆意识了,克隆意识是科学家万万不能的。

这里面相当复杂,如果说克隆的羊没有神识进去,那么这个克隆的羊毕竟成为一个植物羊。然而羊被克隆出来了,并没有成为植物羊,其实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一个灵魂或者说一个神识(也就是说是意识)进入了羊的体内。其实整个内宇宙和外宇宙空间充满了神识,神识有能力占据一个地方,成为己有。科学家根本就不具足克隆一个意识的能力。第2个误区就是意识是无法被创造的,也无法摧毁它,也无法把它禁锢起来。所以说,在文化层面流传着种种的说法,其实都是不对的。科学家后来的结论几乎接近了真实的含义:意思也就是超弦理论中的弦的震动,弦的粒子非常小,可以穿越一切物质。这样一来,科学的最后理论就接近了佛教的说法:中阴身是无法阻止的,中阴身有穿墙的能力,也有神通。

关于中阴身有神通,科学家们实验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濒死体验中,有些人从死亡的身体出体成为中阴身,看到听到外境种种情行和事物后,中阴身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这才复活过来。复活后的他们,阐述他们离体后所见所闻,医生们证实了他们这些所见所闻是当时的情形,完全符合现实。

人类的文明史才发展了几千年,而宇宙存在于世界已经有几十亿年了。科学家和科学对宇宙的认识还非常的渺小。如果要全部相信科学,那么这个人智慧非常低。因为现在的科学还非常的低,或者是低端。在认知层面上建立的体系,从来都不是智慧。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搞不明白吧。

那么科学算什么?科学算知识的积累。而知识不是智慧,就连无分别智都不是。智慧是无害的存在。而科技知识是有利于人类的一面,也有有害于人类的一面。比如核能能利益人们,原子弹能摧毁这个世界。

科学和科学知识,从来不是人类发展史上的最高端,未来也不会是,科学和科学知识只能是低端的:只建立对外境的认知,而欠缺的内心的认识,那么科技就永远是偏颇的存在。科学是以一个国家的软实力,而科技是一个国家的硬实力。一个国家的科技储备有多大,是一个国家的强弱的表现。而非这些科技能表现在人的心性的智慧上。

如果缺少了智慧,科技最终会把人类会毁灭的。虽然说很多科学家也发现了人工智能潜在的危害,人们目前还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规避这个危害的到来。没有高端的智慧驾驭,科学必将毁灭人类。这个可能也不用达成什么共识了,事实就是这样。



提问者后面又提了几个问题,其实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毫无意义。

所以,其他人所说的那些观点其实是智慧的增益。与智慧无关,其实他们很想跟智慧拉上关系,但是事与愿违。

从近代到现在以来,人们的思想非常混乱,其中的原因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完全被某些人所篡改或者是见解被偏移了。很多词句,很多文字,文同而意异。这样就在原来正确的基础上,歪曲了或者是改变了原有的本质,那么佛经的词句不再是佛经的智慧了,而是演变成了某些个别人的分别妄念。

当“空”、“大空”、“空空”还在人们的生活中时,真正的佛智已经开始隐没。佛教从来都是提倡般若空性,显空双运。没有提倡什么“大空”、“特空”的有的观点。这些人的错误错得非常有个性。

于是在大多数的学者、教授、伪大师们的宣传下,佛教的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正在渐渐的远离人们的视线。

如果你真想回归自性,获得觉性智慧妙力,就应该远离某些伪大师、伪教授、伪学者的作品和言语。

祝你在菩提道上一路平坦、顺利。尔时,你安住在觉性海里,直至成佛之前,永不离开。善哉。

文/心智无碍 畅游虚空

图/来源于网络

《如何界定‘真我、非我’》?

(法身)为(真我),(肉身、化身)为(非我)。

何以故?(法身):(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永恒如一),(应身)即(肉身色相)是(应化之身)是接受(因果轮回)的,(化身)即是(身口意)在(世间造作)的。

(法身~本来清净~本具智慧)若(觉)於世,(应身)在世界便能享受(安详恒乐),便会管控(化身)不造(生死业)而得(自在)。

首先你提出的这个“真我”、“非我”都是不存在的。“真我”是“真如”的增益之物,它和“非我”也是一样,同属于增益之物。

自从中国引进佛教以后,智慧在人们心中以无比迅猛的提升方式,在人们的生活中、修行中,爆炸式发展了。不甘寂寞的儒家思想的研究者、道家思想的追求者以及道教的修学者等,都开始了学习佛教智慧这种爆炸式的模式,甚至连词句文字都要追求一模一样或者是相近。但从佛教的意义上来说,其他与佛教无关的像儒家思想、道家思想以及道教的修行方式,某些文字是跟佛教的文字相同,但是含义完全不同。

自从大唐以后,也揭示了大文明的到来。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出现,极大地推高了中国文化在全世界的地位。有的外国人甚至说,全世界只有中华文化才能堪称之为真正的文化,其他国家的“文化”只能称之为文明,而无法称之为文化。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中国的佛教思想,特别是禅宗思想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时候,极大地提升了人们的智慧,这才是自始至终的原因所在。

比如说佛教所言的“真如”,如道教们儒家思想等等就发展出什么“真我”,甚至是有了“大我”,“小我”之说。这种攀援的形式叫也做增益。佛教所阐述的完完全全是真如妙力,而儒家、道家、道教等众多宗教完全是阐述的是分别念示根识之境。所以说文字相同,而意义完全是南辕北辙。又比如说佛教讲般若空性的道理。紧随其后的道教、道家、儒家思想追随者们,随之也就搬出了什么“空”、“大空”、“空空”的等等思想。其中大有顽空、断空、单空以及无有因果的野狐禅的非真的非境。这些全部都是妄识。这一佛教的空完全不同,他们完全改变了佛教原有的用词用意,不明真相的人还跟到里面去学习,学习是最后只能是一个结果:南辕北辙。

从佛教提倡的“真如自性”中增益出来的有:“大我”、“非我”、“真我”等词汇。佛教从来只讲无我,哪来的“大我”、“真我”、“非我”。从佛教般若波罗蜜多的“空性”中增益出来的有:“空”、“大空”、“空空”等词汇,也是跟般若波罗蜜多的自性没有任何关联。词句似是而非。

现今中国的文化圈,是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最混乱的时刻。比如说包括易中天等先生把禅说成是中国的哲学。这些老先生们一定要把禅宗从高端的智慧拉低成为分别念的认知。我真不知道这些,天天讲禅宗是哲学的这些人,是不是还有一点智慧存在?

哲学是什么?其实哲学非常低端。哲学都就是对世界的认知,对人的某些认知,而且是偏颇的认知,不全面的认知。这一层认知连知识都算不上,更谈不上什么智慧。难道这些大学教授的认知世界是如此的低下吗?

如果要给智慧分品级的话,可分为三个品级。第三层品级为知识,是最低的品级。第二个品级为无分别智,属于相似的智慧。第一个品级为真如智慧,是唯一的、真正的智慧。因为没有智慧的这种品级划分,才有了像易中天这样教这样的教授,说禅宗是哲学这样的错误。哲学是第3层品级,就是知识而已,连无分别智都无法达到。无分别智是要靠禅定力才能出现的,无法靠学习得到。这些教授连一个简简单单的道理都搞不清明白,还能搞清楚禅宗的智慧吗?

无独有偶,新民主主义发起人胡适就是其中的一个。胡适写了一本书叫做《禅海指归》,上面的考证简直是到了发展到了一个非常无聊的地步。原来不懂的人装懂,到处写书到处发表,所以会弄坏人们的思想。牟宗三对胡适评价是这样的:“《六祖坛经》是「祖师禅」,祖师禅是真正的禅宗,是神会了解不到的。胡适先生连这一点都不清楚,还跟别人辩,难怪铃木大拙当面斥为外行,其实他真的是外行。以像他这种人来领导学术界,大出风头,这当然非国家学术之福。所以他虽以哲学起家,到后来不但不讲哲学,并且反哲学。他极力宣传科学与考据,考据也并非不可以,不过考据是历史家的本分,但胡适先生既不读历史,也不读哲学,也不读科学,他只去考红楼梦。”

比如说现在的视频和APP中的教材,教授学者们所讲的禅,大多数是顽空、断空、单空,以及无有因果的野狐禅,他们所讲的道理与佛教讲的大空性完全不一样,如果你紧随着他们所讲的那些,不掉入泥潭可能都是天理难容。

佛教的空的观点有:自空派观点、他空派观点、显空双运等观点。派别有:随理唯识、随教唯识,自续派、应承派等派别。

如果想要脱离这个分别恶劣的轮回之网,应该认真学习《唯识二十颂》、《中观》原文,中观论原文,而不是某些教授、学者大师之名讲解的书。你也应该远离那些莫名其妙的教授,以及莫名其妙的解释。

同样,老外也有存在这样的困惑。比方说非常著名的一个说法就是“我是谁?”、“我思,故我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样的困惑和逻辑上的错误。

就拿大家耳熟能详的几个事来说明吧。比如说法国哲学家笛卡尔,他的著作有《方法论》,他对“一切产生怀疑,证明自己的存在”。他还说。:“绝对不可把自己没有明确验证的事物作为真理。”就有了那个非常著名的“我思,故我在。”即便是在今天,也是被人们广为传颂。

然而这些好像都是一些谬误,一些错误,还没有被人们没有认知。比如像什么“我思,故我在”。“我思”是一个想缊,一个飘渺无有真实的想缊,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成立“我在”的真实依据呢?难道西方哲学家一开始就糊涂了,或者是一开始就逻辑混乱了。如果反过来推导更是漏洞百出:我不思了,或者说是我睡着了,我是不是就不存在了。这是相当滑稽可笑的事情,然而到至今为止,西方的哲学家们好像从来没有反思过这个问题。不知道西方的哲学有什么智慧可言。

还有“我是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逻辑思维,这些都是没有智慧的行境。

西方的哲学观总的没有一个终极课题,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终极人生。仅仅是从分别念出来的人生哲理,确实是一个心识的认知范畴,并非智慧行境,也就是说分别念的行境是没有尽头的。

西方的哲学也没达到或者发展到东方的自性这个高度。对事物的认知上面,人为加了很多的定律,就好像把一个已经很不自在的人,还要给它加上很多的枷锁和镣铐,让自己心身被牢牢固定起来,使其没有一丝的自由。在逻辑思维中也是如此,比如对“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逻辑推理上,他们最后落进了自己设立的陷阱中——一个机械式的死循环,认为谁也无法破解,其实是大错特错。



近几十年来,有人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已经解答了。其实那个不是解答,而是一种认知方向的错误。 比方说,英国普林斯大学教授们,就宣布了他们的DNA中找到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答案。教授们在研究过程中发现,母鸡身上卵巢中的oc-17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保护了蛋黄。这是鸡蛋产生的先决条件,所以他们认为先有鸡。 然而令人尴尬的问题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本身是一个哲学问题。而不是现实中的科学问题。如果他们要坚持认为这是个科学问题,那我们就反问他们:“如果你们认为先有鸡,其理论依据就是母鸡身上的卵巢中的oc-17的存在。那么一个现实问题是无法回避的:如果鸡还没有从蛋中孵出来,那么这个母鸡卵巢里面的oc-17在哪里呢?如果这个母鸡必须得从鸡蛋里孵化出来后,才能得到oc-17,那么就不是先有鸡而是先有蛋了。其结果是完全相反的。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本身就存在天生的缺陷。这里就用“先有上还是先有下?”就能更清楚的看清这个问题。西方的哲学家们能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吗? 如果把上和下分开来说明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比如说你要说先有上。那么这个是谁的上呢?因为下面没有出现,这个上毫无意义:上的定义是什么?上的定义是:因为有一个下的存在才有一个上的存在。绝对不可能出现一个单独单独的上或者是下。这个单独的上是谁的上?单独的下是谁都下?在实际生活中单独的上和下都毫无意义,也无法解释。其实这是个大乌龙。这个大乌龙已经乌龙了几百年。 从这个思维上去看鸡和蛋就比较简单了。如果先有的单独的鸡存在,这个鸡是什么?你绝对不能说他是个禽类,因为禽类的先决条件蛋还没有产生,蛋还不能“先有”。这个鸡是水生动物还是陆地走兽?你最后都无法确定。反过来说“先有”蛋也是这样说不通。不能被“先有”的鸡所产生的蛋,这是谁的蛋?狗蛋?鱼蛋?还是蛇蛋?你绝不能说鸡蛋,鸡已经被哲学家们不能“先有”而“隐藏了”。因为西方哲学家们的谁先有谁后有,强行分开的这种逻辑思维是相当错误的,仅是一个心识上面的猜想和逻辑推理,既不属于现实的名言量,也不属于胜义的智慧。仅仅属于一个空想妄想,还在美其言说什么一个“机械式的死循环”。

这个话题本身就像一个旋转的风火轮,在旋转的风火轮中,你找不到它的起点,也找不到它的终点。你不能说我随意强行把它断开。虽然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句话有一些误区和错误。但是几百年来还是给人们带来了很多的快乐和思考。 那么我在这里推出一个比较没有缺陷的逻辑思考问题。 一、砖头的头在哪?尾在哪? 二、砖头的上在哪里?下在哪里? 这两个逻辑思考是没有问题的,还可以认知这个世界的虚假的一面。

同样“我是谁”也是不能成立为真实的。因为“我”根本就不存在。还是那句话:人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跨越同一条河。如果昨天的我,今天的我,明天的我,都是一个我,都是一个真实的我,无伪的我。那么我就毫无衰老的变化,也不可能存在生死。这毕竟与现实相违。从逻辑上来分析:昨天的我和今天我以及明天的我,都是我的话,那么这有无数个我的过失存在。更无法自圆其说。

西方的哲学的“我是谁?”和东方的文化“大我”、“非我”、“真我”都是处在根识前的幻境,属于心识,跟智慧无关。跟智慧有关的、唯一的就是真如自性。

本问题的提问者又提了另外一个问题:“假设人类科技可以完全复制一个人,包括记忆现在的我彻底湮灭,然后制造一个一模一样的‘我’。这个复制品还能还原原来的‘我’吗?”

显然这个提法是不能成立的,也是一个误区。

第1个误区:科技是不可能复制人类。科技永远只能复制肉体,不可能复制更不可能创造意识。这一点在科学界里面也是存在着这个疑惑。虽然有克隆羊和克隆其它的动物,但是说谁见过科学家能克隆意识了,克隆意识是科学家万万不能的。

这里面相当复杂,如果说克隆的羊没有神识进去,那么这个克隆的羊毕竟成为一个植物羊。然而羊被克隆出来了,并没有成为植物羊,其实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一个灵魂或者说一个神识(也就是说是意识)进入了羊的体内。其实整个内宇宙和外宇宙空间充满了神识,神识有能力占据一个地方,成为己有。科学家根本就不具足克隆一个意识的能力。第2个误区就是意识是无法被创造的,也无法摧毁它,也无法把它禁锢起来。所以说,在文化层面流传着种种的说法,其实都是不对的。科学家后来的结论几乎接近了真实的含义:意思也就是超弦理论中的弦的震动,弦的粒子非常小,可以穿越一切物质。这样一来,科学的最后理论就接近了佛教的说法:中阴身是无法阻止的,中阴身有穿墙的能力,也有神通。

关于中阴身有神通,科学家们实验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濒死体验中,有些人从死亡的身体出体成为中阴身,看到听到外境种种情行和事物后,中阴身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这才复活过来。复活后的他们,阐述他们离体后所见所闻,医生们证实了他们这些所见所闻是当时的情形,完全符合现实。

人类的文明史才发展了几千年,而宇宙存在于世界已经有几十亿年了。科学家和科学对宇宙的认识还非常的渺小。如果要全部相信科学,那么这个人智慧非常低。因为现在的科学还非常的低,或者是低端。在认知层面上建立的体系,从来都不是智慧。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搞不明白吧。

那么科学算什么?科学算知识的积累。而知识不是智慧,就连无分别智都不是。智慧是无害的存在。而科技知识是有利于人类的一面,也有有害于人类的一面。比如核能能利益人们,原子弹能摧毁这个世界。

科学和科学知识,从来不是人类发展史上的最高端,未来也不会是,科学和科学知识只能是低端的:只建立对外境的认知,而欠缺的内心的认识,那么科技就永远是偏颇的存在。科学是以一个国家的软实力,而科技是一个国家的硬实力。一个国家的科技储备有多大,是一个国家的强弱的表现。而非这些科技能表现在人的心性的智慧上。

如果缺少了智慧,科技最终会把人类会毁灭的。虽然说很多科学家也发现了人工智能潜在的危害,人们目前还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规避这个危害的到来。没有高端的智慧驾驭,科学必将毁灭人类。这个可能也不用达成什么共识了,事实就是这样。



提问者后面又提了几个问题,其实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毫无意义。

所以,其他人所说的那些观点其实是智慧的增益。与智慧无关,其实他们很想跟智慧拉上关系,但是事与愿违。

从近代到现在以来,人们的思想非常混乱,其中的原因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完全被某些人所篡改或者是见解被偏移了。很多词句,很多文字,文同而意异。这样就在原来正确的基础上,歪曲了或者是改变了原有的本质,那么佛经的词句不再是佛经的智慧了,而是演变成了某些个别人的分别妄念。

当“空”、“大空”、“空空”还在人们的生活中时,真正的佛智已经开始隐没。佛教从来都是提倡般若空性,显空双运。没有提倡什么“大空”、“特空”的有的观点。这些人的错误错得非常有个性。

于是在大多数的学者、教授、伪大师们的宣传下,佛教的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正在渐渐的远离人们的视线。

如果你真想回归自性,获得觉性智慧妙力,就应该远离某些伪大师、伪教授、伪学者的作品和言语。

祝你在菩提道上一路平坦、顺利。尔时,你安住在觉性海里,直至成佛之前,永不离开。善哉。

文/心智无碍 畅游虚空

图/来源于网络

《如何界定‘真我、非我’》?

(法身)为(真我),(肉身、化身)为(非我)。

何以故?(法身):(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永恒如一),(应身)即(肉身色相)是(应化之身)是接受(因果轮回)的,(化身)即是(身口意)在(世间造作)的。

(法身~本来清净~本具智慧)若(觉)於世,(应身)在世界便能享受(安详恒乐),便会管控(化身)不造(生死业)而得(自在)。

这两句话意思就是:你的灵巧不是你的能耐,而我笨也不是我所想要的。

从古代来讲,你所获得的成功并不是你自己的能力,而是有人相助(家庭教育,也可能是家人帮助,以及阶级地位等等);我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也并不是因为我自己想要这样,而是因为我自己的出身问题导致我没办法进步。

从玄学来讲,人人并不是生而平等,有人天生聪慧,天赋异禀,而有人却天生迟钝,很难有所成就,此之谓“汝巧非汝能,我拙非我愿”。他是想说,天资也是人成功的资本之一。

望她是她,她望她,她就是她。


“长恨此身非我有”。意思是:经常愤恨这个躯体不属于我自己。此句出自〔宋:苏东坡〕《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夜晚饮酒在东坡醒了又醉,归来仿佛已经三更天。家里的童仆已熟睡鼾声如雷。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只好独倚藜杖听那江水声。

经常愤恨这个躯体不属于我自己,什么时候能忘却为功名利禄而忙碌!趁着这夜深、风静、江波平,驾起小船从此消逝,泛游江河湖海寄托余生。

这首词作于苏轼黄州之贬的第三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谪贬黄州。但他没有被痛苦压倒。有时布衣芒屩,出入于阡陌之上,他要从大自然中寻求美的享受,领略人生的哲理。这就是此词的创作背景。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这是诗人的即景感叹,既直抒胸臆又充满哲理,是全词的枢纽。

以上两句精粹议论,化用庄子“汝身非汝有也”、“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之言,以一种透彻了悟的哲理思辨,发出了对人生、社会的怀疑、厌倦、没有希望、没有寄托的深沉叹息。这两句,既饱含哲理又一任情性,表达出一种上下求索的人生困惑与感伤,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5388/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