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完恐怖片后不害怕(恐怖片拍的恐怖片段演员不害怕吗)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周末的晚上,宿舍几个人吃过晚饭,天也擦黑了,打开电脑准备看《山村老尸》,我就听了个开头的声音,转身去拿个东西,结果灯泡突然炸了,碎片散落了我一身,你能想象的到,当时我的分贝有多高吗。

这是老天来警示我不能看恐怖片吗?

看《头号玩家》电影的时候,前半段被高度还原的游戏场景、炫酷的特技、精美至极的3D场景深深吸引,后面被突如齐来的《闪灵》剧情吓停了心脏。前面看得有多爽,后面被吓的就有多狗,以致于那几天晚上不敢出门了。

越是沉浸式享受电影剧情,在突然出现恐怖镜头的时候,越是会被惊吓过度。所以,在此建议观看带有恐怖色彩电影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入戏太深了。


经过几次恐怖片观影经历,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害怕了,我找到一个制衡心里恐慌的办法。


每次再看恐怖片的时候,都会在心里疯狂暗示自己,这是假的,假的,假的。


我会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些听起来很丧的音乐,不过就是渲染作用,一切都是假象。某些电影,只需要看个乐子就行了。

我还会联想到,演员们拍摄的幕后,摆放道具时现场一定是灯光明亮的,还有演员NG后频频笑场的画面,我都会进行各种脑补。

每次这么心理暗示以后,再看恐怖片,果然不害怕了。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实践起来,试一试。

为啥我会这么想呢,都是那次看《山村老尸》给害的。当时灯泡碎了我一身,我实在想不通,为啥这么巧。

跟宿舍里好几个人一起去看的,可是照明的灯泡居然偏偏这个时候坏,它咋不早点坏呢,咋不看完了再坏呢,还好巧不巧的碎片掉在我身上。

别人都说是因为巧合,我可不信,这明明是来警示我不要看这些了。不然,楚人美会来找我的。

当时不管别人说啥,如何挽留我,反正我是吓坏了,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对的,因为那天晚上,楚人美真的没有来找我。

想起小时候,每次天黑关灯以后,我一定要把被子全部盖在身上,总担心身体露出一点,会被怪兽发现把我吃掉。半夜睡醒,发现脚啥时候露出床外面去了会一阵惊慌,赶紧把脚缩回被窝,实在害怕床底下就有吃脚的怪兽。

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有没有我小时候的这种心理活动?

写在最后: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间是凌晨3:03,奋笔疾书写回答(打草稿)的时候是3:25。

由于我半夜醒了,拿出手机刷头条,此时正憋着尿呢,嘴巴里由于鼻子吸溜吸溜地蓄满了口水(写出来怪不好意思,实在有些膈应人了,但不写出来,不足以体现我的惨)。

当我写到“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这里时,刚好想打喷嚏,我赶紧爬起来,对着空气“阿嚏”了一下,结果,你能想象的到,口水,全喷出来了。

苦逼的我只能摸黑去厕所,拿抹布,来擦地板……

不同年龄段对恐怖有不同的认知度,学龄期前跟母亲看老版《画皮》就是恐怖不敢看,到了小学又看了刘晓庆80年代演的《神秘的大佛》里一段夜晚面具打斗感觉恐怖,于是小伙伴们分分来恶搞把红领巾拿粉笔画成大白脸再拿点心匣子那种纸壳子剪成的各种吓人的京剧脸谱照着画出后再拿彩色蜡笔、蓝墨水、电池黑,最后为了达到活体的效果将红领巾上画好脸谱眼部的布片挖掉绑在头上天黑了站在你家院门黑暗处突然出现[我想静静]胆小的吓一跟头,胆大的反应过来拿笤帚追着打,中学后前面说的那些就呵呵了,工作后就是觉得镜头技术和拍摄手法高超的技术运用出来的片子有感觉,比如美国垂直三部曲之一的《极度垂直》堪称视觉恐怖的极致,在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感觉恐怖,直到一次晚睡三叔的《盗墓笔记》在光线全无门窗紧闭、戴眼罩手机调成来电免打扰模式收听,在半睡半醒的浅睡眠层大脑特殊空间里,在三叔身临其境的声音所创造出来的3D电影画面和恐怖的电影长对白的烘托下《盗梦空间》般的恐怖感印象深刻。……

周末的晚上,宿舍几个人吃过晚饭,天也擦黑了,打开电脑准备看《山村老尸》,我就听了个开头的声音,转身去拿个东西,结果灯泡突然炸了,碎片散落了我一身,你能想象的到,当时我的分贝有多高吗。

这是老天来警示我不能看恐怖片吗?

看《头号玩家》电影的时候,前半段被高度还原的游戏场景、炫酷的特技、精美至极的3D场景深深吸引,后面被突如齐来的《闪灵》剧情吓停了心脏。前面看得有多爽,后面被吓的就有多狗,以致于那几天晚上不敢出门了。

越是沉浸式享受电影剧情,在突然出现恐怖镜头的时候,越是会被惊吓过度。所以,在此建议观看带有恐怖色彩电影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入戏太深了。


经过几次恐怖片观影经历,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害怕了,我找到一个制衡心里恐慌的办法。


每次再看恐怖片的时候,都会在心里疯狂暗示自己,这是假的,假的,假的。


我会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些听起来很丧的音乐,不过就是渲染作用,一切都是假象。某些电影,只需要看个乐子就行了。

我还会联想到,演员们拍摄的幕后,摆放道具时现场一定是灯光明亮的,还有演员NG后频频笑场的画面,我都会进行各种脑补。

每次这么心理暗示以后,再看恐怖片,果然不害怕了。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实践起来,试一试。

为啥我会这么想呢,都是那次看《山村老尸》给害的。当时灯泡碎了我一身,我实在想不通,为啥这么巧。

跟宿舍里好几个人一起去看的,可是照明的灯泡居然偏偏这个时候坏,它咋不早点坏呢,咋不看完了再坏呢,还好巧不巧的碎片掉在我身上。

别人都说是因为巧合,我可不信,这明明是来警示我不要看这些了。不然,楚人美会来找我的。

当时不管别人说啥,如何挽留我,反正我是吓坏了,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对的,因为那天晚上,楚人美真的没有来找我。

想起小时候,每次天黑关灯以后,我一定要把被子全部盖在身上,总担心身体露出一点,会被怪兽发现把我吃掉。半夜睡醒,发现脚啥时候露出床外面去了会一阵惊慌,赶紧把脚缩回被窝,实在害怕床底下就有吃脚的怪兽。

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有没有我小时候的这种心理活动?

写在最后: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间是凌晨3:03,奋笔疾书写回答(打草稿)的时候是3:25。

由于我半夜醒了,拿出手机刷头条,此时正憋着尿呢,嘴巴里由于鼻子吸溜吸溜地蓄满了口水(写出来怪不好意思,实在有些膈应人了,但不写出来,不足以体现我的惨)。

当我写到“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这里时,刚好想打喷嚏,我赶紧爬起来,对着空气“阿嚏”了一下,结果,你能想象的到,口水,全喷出来了。

苦逼的我只能摸黑去厕所,拿抹布,来擦地板……

不同年龄段对恐怖有不同的认知度,学龄期前跟母亲看老版《画皮》就是恐怖不敢看,到了小学又看了刘晓庆80年代演的《神秘的大佛》里一段夜晚面具打斗感觉恐怖,于是小伙伴们分分来恶搞把红领巾拿粉笔画成大白脸再拿点心匣子那种纸壳子剪成的各种吓人的京剧脸谱照着画出后再拿彩色蜡笔、蓝墨水、电池黑,最后为了达到活体的效果将红领巾上画好脸谱眼部的布片挖掉绑在头上天黑了站在你家院门黑暗处突然出现[我想静静]胆小的吓一跟头,胆大的反应过来拿笤帚追着打,中学后前面说的那些就呵呵了,工作后就是觉得镜头技术和拍摄手法高超的技术运用出来的片子有感觉,比如美国垂直三部曲之一的《极度垂直》堪称视觉恐怖的极致,在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感觉恐怖,直到一次晚睡三叔的《盗墓笔记》在光线全无门窗紧闭、戴眼罩手机调成来电免打扰模式收听,在半睡半醒的浅睡眠层大脑特殊空间里,在三叔身临其境的声音所创造出来的3D电影画面和恐怖的电影长对白的烘托下《盗梦空间》般的恐怖感印象深刻。……

周末的晚上,宿舍几个人吃过晚饭,天也擦黑了,打开电脑准备看《山村老尸》,我就听了个开头的声音,转身去拿个东西,结果灯泡突然炸了,碎片散落了我一身,你能想象的到,当时我的分贝有多高吗。

这是老天来警示我不能看恐怖片吗?

看《头号玩家》电影的时候,前半段被高度还原的游戏场景、炫酷的特技、精美至极的3D场景深深吸引,后面被突如齐来的《闪灵》剧情吓停了心脏。前面看得有多爽,后面被吓的就有多狗,以致于那几天晚上不敢出门了。

越是沉浸式享受电影剧情,在突然出现恐怖镜头的时候,越是会被惊吓过度。所以,在此建议观看带有恐怖色彩电影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入戏太深了。


经过几次恐怖片观影经历,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害怕了,我找到一个制衡心里恐慌的办法。


每次再看恐怖片的时候,都会在心里疯狂暗示自己,这是假的,假的,假的。


我会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些听起来很丧的音乐,不过就是渲染作用,一切都是假象。某些电影,只需要看个乐子就行了。

我还会联想到,演员们拍摄的幕后,摆放道具时现场一定是灯光明亮的,还有演员NG后频频笑场的画面,我都会进行各种脑补。

每次这么心理暗示以后,再看恐怖片,果然不害怕了。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实践起来,试一试。

为啥我会这么想呢,都是那次看《山村老尸》给害的。当时灯泡碎了我一身,我实在想不通,为啥这么巧。

跟宿舍里好几个人一起去看的,可是照明的灯泡居然偏偏这个时候坏,它咋不早点坏呢,咋不看完了再坏呢,还好巧不巧的碎片掉在我身上。

别人都说是因为巧合,我可不信,这明明是来警示我不要看这些了。不然,楚人美会来找我的。

当时不管别人说啥,如何挽留我,反正我是吓坏了,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对的,因为那天晚上,楚人美真的没有来找我。

想起小时候,每次天黑关灯以后,我一定要把被子全部盖在身上,总担心身体露出一点,会被怪兽发现把我吃掉。半夜睡醒,发现脚啥时候露出床外面去了会一阵惊慌,赶紧把脚缩回被窝,实在害怕床底下就有吃脚的怪兽。

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有没有我小时候的这种心理活动?

写在最后: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间是凌晨3:03,奋笔疾书写回答(打草稿)的时候是3:25。

由于我半夜醒了,拿出手机刷头条,此时正憋着尿呢,嘴巴里由于鼻子吸溜吸溜地蓄满了口水(写出来怪不好意思,实在有些膈应人了,但不写出来,不足以体现我的惨)。

当我写到“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这里时,刚好想打喷嚏,我赶紧爬起来,对着空气“阿嚏”了一下,结果,你能想象的到,口水,全喷出来了。

苦逼的我只能摸黑去厕所,拿抹布,来擦地板……

在真实的世界里,已经被世事纷扰,为何还要创建个新宇宙增加一份纷扰呢?

我不想有两个宇宙,没那么多精力。

突然开个脑洞:元宇宙是不是防备着,外星人入侵后,给人类留一块虚拟世界继续存在?

周末的晚上,宿舍几个人吃过晚饭,天也擦黑了,打开电脑准备看《山村老尸》,我就听了个开头的声音,转身去拿个东西,结果灯泡突然炸了,碎片散落了我一身,你能想象的到,当时我的分贝有多高吗。

这是老天来警示我不能看恐怖片吗?

看《头号玩家》电影的时候,前半段被高度还原的游戏场景、炫酷的特技、精美至极的3D场景深深吸引,后面被突如齐来的《闪灵》剧情吓停了心脏。前面看得有多爽,后面被吓的就有多狗,以致于那几天晚上不敢出门了。

越是沉浸式享受电影剧情,在突然出现恐怖镜头的时候,越是会被惊吓过度。所以,在此建议观看带有恐怖色彩电影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入戏太深了。


经过几次恐怖片观影经历,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害怕了,我找到一个制衡心里恐慌的办法。


每次再看恐怖片的时候,都会在心里疯狂暗示自己,这是假的,假的,假的。


我会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些听起来很丧的音乐,不过就是渲染作用,一切都是假象。某些电影,只需要看个乐子就行了。

我还会联想到,演员们拍摄的幕后,摆放道具时现场一定是灯光明亮的,还有演员NG后频频笑场的画面,我都会进行各种脑补。

每次这么心理暗示以后,再看恐怖片,果然不害怕了。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实践起来,试一试。

为啥我会这么想呢,都是那次看《山村老尸》给害的。当时灯泡碎了我一身,我实在想不通,为啥这么巧。

跟宿舍里好几个人一起去看的,可是照明的灯泡居然偏偏这个时候坏,它咋不早点坏呢,咋不看完了再坏呢,还好巧不巧的碎片掉在我身上。

别人都说是因为巧合,我可不信,这明明是来警示我不要看这些了。不然,楚人美会来找我的。

当时不管别人说啥,如何挽留我,反正我是吓坏了,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对的,因为那天晚上,楚人美真的没有来找我。

想起小时候,每次天黑关灯以后,我一定要把被子全部盖在身上,总担心身体露出一点,会被怪兽发现把我吃掉。半夜睡醒,发现脚啥时候露出床外面去了会一阵惊慌,赶紧把脚缩回被窝,实在害怕床底下就有吃脚的怪兽。

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有没有我小时候的这种心理活动?

写在最后: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间是凌晨3:03,奋笔疾书写回答(打草稿)的时候是3:25。

由于我半夜醒了,拿出手机刷头条,此时正憋着尿呢,嘴巴里由于鼻子吸溜吸溜地蓄满了口水(写出来怪不好意思,实在有些膈应人了,但不写出来,不足以体现我的惨)。

当我写到“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这里时,刚好想打喷嚏,我赶紧爬起来,对着空气“阿嚏”了一下,结果,你能想象的到,口水,全喷出来了。

苦逼的我只能摸黑去厕所,拿抹布,来擦地板……

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青纱帐

周末的晚上,宿舍几个人吃过晚饭,天也擦黑了,打开电脑准备看《山村老尸》,我就听了个开头的声音,转身去拿个东西,结果灯泡突然炸了,碎片散落了我一身,你能想象的到,当时我的分贝有多高吗。

这是老天来警示我不能看恐怖片吗?

看《头号玩家》电影的时候,前半段被高度还原的游戏场景、炫酷的特技、精美至极的3D场景深深吸引,后面被突如齐来的《闪灵》剧情吓停了心脏。前面看得有多爽,后面被吓的就有多狗,以致于那几天晚上不敢出门了。

越是沉浸式享受电影剧情,在突然出现恐怖镜头的时候,越是会被惊吓过度。所以,在此建议观看带有恐怖色彩电影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入戏太深了。


经过几次恐怖片观影经历,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害怕了,我找到一个制衡心里恐慌的办法。


每次再看恐怖片的时候,都会在心里疯狂暗示自己,这是假的,假的,假的。


我会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些听起来很丧的音乐,不过就是渲染作用,一切都是假象。某些电影,只需要看个乐子就行了。

我还会联想到,演员们拍摄的幕后,摆放道具时现场一定是灯光明亮的,还有演员NG后频频笑场的画面,我都会进行各种脑补。

每次这么心理暗示以后,再看恐怖片,果然不害怕了。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实践起来,试一试。

为啥我会这么想呢,都是那次看《山村老尸》给害的。当时灯泡碎了我一身,我实在想不通,为啥这么巧。

跟宿舍里好几个人一起去看的,可是照明的灯泡居然偏偏这个时候坏,它咋不早点坏呢,咋不看完了再坏呢,还好巧不巧的碎片掉在我身上。

别人都说是因为巧合,我可不信,这明明是来警示我不要看这些了。不然,楚人美会来找我的。

当时不管别人说啥,如何挽留我,反正我是吓坏了,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对的,因为那天晚上,楚人美真的没有来找我。

想起小时候,每次天黑关灯以后,我一定要把被子全部盖在身上,总担心身体露出一点,会被怪兽发现把我吃掉。半夜睡醒,发现脚啥时候露出床外面去了会一阵惊慌,赶紧把脚缩回被窝,实在害怕床底下就有吃脚的怪兽。

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有没有我小时候的这种心理活动?

写在最后: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间是凌晨3:03,奋笔疾书写回答(打草稿)的时候是3:25。

由于我半夜醒了,拿出手机刷头条,此时正憋着尿呢,嘴巴里由于鼻子吸溜吸溜地蓄满了口水(写出来怪不好意思,实在有些膈应人了,但不写出来,不足以体现我的惨)。

当我写到“跑回自己房间蒙头睡觉,不敢再去看了”这里时,刚好想打喷嚏,我赶紧爬起来,对着空气“阿嚏”了一下,结果,你能想象的到,口水,全喷出来了。

苦逼的我只能摸黑去厕所,拿抹布,来擦地板……

因为美国从建国以来所有的发家史都与战争有关,一站二站别国打仗美国卖武器卖军火发财,没有战争就没有美国,没有战争美国哪来的钱啊?[笑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5395/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