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鬼神之说(圣人如何看待鬼神)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很相信,因为曾经经历过几件事情让人不理解,很诡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我传送了与人为善的信息,引导我明白在做人时要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的道理。

十七岁那年,三岁多的妹妹半夜里突然大叫,说爸爸在床边。我妈大声喊,我也吓醒了,赶快跑到妈妈房里,根本没人,爸爸去世了。满屋人吓一身冷汗。

妈妈也曾经患过怪病,本来体弱的人患病中劲很大,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像是爸爸的声音,好像代替爸爸在表达。人们说是鬼扑身。

爸爸去世那年的五月份,我和弟弟一块在生产队守稻场的粮食,那年我十七岁,弟弟十四岁,兄弟二人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多钟时,有人叫我们回去说是爸爸死了,我们伤心地回去,爸爸真的去世了。后来感觉那夜为啥没睡意,怪怪的。

后来陆续有难以理解的事发生,通过这些事,告知我们,上苍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人们,因此要善待世上万物。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很相信,因为曾经经历过几件事情让人不理解,很诡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我传送了与人为善的信息,引导我明白在做人时要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的道理。

十七岁那年,三岁多的妹妹半夜里突然大叫,说爸爸在床边。我妈大声喊,我也吓醒了,赶快跑到妈妈房里,根本没人,爸爸去世了。满屋人吓一身冷汗。

妈妈也曾经患过怪病,本来体弱的人患病中劲很大,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像是爸爸的声音,好像代替爸爸在表达。人们说是鬼扑身。

爸爸去世那年的五月份,我和弟弟一块在生产队守稻场的粮食,那年我十七岁,弟弟十四岁,兄弟二人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多钟时,有人叫我们回去说是爸爸死了,我们伤心地回去,爸爸真的去世了。后来感觉那夜为啥没睡意,怪怪的。

后来陆续有难以理解的事发生,通过这些事,告知我们,上苍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人们,因此要善待世上万物。


鬼神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孔子不谈鬼神之事。

有一句话说:“子不言怪力乱神"。孔子只是选取人生之中从生到死的一段时间来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就留下了一大个漏洞,为后来的佛教传入,道教产生提供了生存土壤。

古代中国诸子百家的思想,基本上不讨论鬼神之事。到了汉朝,佛教从印度传入之后,佛教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缘起性空,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众生平等"等等,解决了中国人的很多大问题,比如: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世界怎么形成的?会灭亡吗?其中,六道之中,只有人道,畜牲道可以看得见,其他四道,要么是神,要么是鬼,都是隐性的鬼神。

后来,张道陵效仿佛教建立了道教,产生了大量的神神鬼鬼。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很相信,因为曾经经历过几件事情让人不理解,很诡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我传送了与人为善的信息,引导我明白在做人时要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的道理。

十七岁那年,三岁多的妹妹半夜里突然大叫,说爸爸在床边。我妈大声喊,我也吓醒了,赶快跑到妈妈房里,根本没人,爸爸去世了。满屋人吓一身冷汗。

妈妈也曾经患过怪病,本来体弱的人患病中劲很大,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像是爸爸的声音,好像代替爸爸在表达。人们说是鬼扑身。

爸爸去世那年的五月份,我和弟弟一块在生产队守稻场的粮食,那年我十七岁,弟弟十四岁,兄弟二人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多钟时,有人叫我们回去说是爸爸死了,我们伤心地回去,爸爸真的去世了。后来感觉那夜为啥没睡意,怪怪的。

后来陆续有难以理解的事发生,通过这些事,告知我们,上苍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人们,因此要善待世上万物。


鬼神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孔子不谈鬼神之事。

有一句话说:“子不言怪力乱神"。孔子只是选取人生之中从生到死的一段时间来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就留下了一大个漏洞,为后来的佛教传入,道教产生提供了生存土壤。

古代中国诸子百家的思想,基本上不讨论鬼神之事。到了汉朝,佛教从印度传入之后,佛教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缘起性空,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众生平等"等等,解决了中国人的很多大问题,比如: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世界怎么形成的?会灭亡吗?其中,六道之中,只有人道,畜牲道可以看得见,其他四道,要么是神,要么是鬼,都是隐性的鬼神。

后来,张道陵效仿佛教建立了道教,产生了大量的神神鬼鬼。

孔子知道有神在,所以恭敬的不敢言语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很相信,因为曾经经历过几件事情让人不理解,很诡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我传送了与人为善的信息,引导我明白在做人时要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的道理。

十七岁那年,三岁多的妹妹半夜里突然大叫,说爸爸在床边。我妈大声喊,我也吓醒了,赶快跑到妈妈房里,根本没人,爸爸去世了。满屋人吓一身冷汗。

妈妈也曾经患过怪病,本来体弱的人患病中劲很大,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像是爸爸的声音,好像代替爸爸在表达。人们说是鬼扑身。

爸爸去世那年的五月份,我和弟弟一块在生产队守稻场的粮食,那年我十七岁,弟弟十四岁,兄弟二人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多钟时,有人叫我们回去说是爸爸死了,我们伤心地回去,爸爸真的去世了。后来感觉那夜为啥没睡意,怪怪的。

后来陆续有难以理解的事发生,通过这些事,告知我们,上苍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人们,因此要善待世上万物。


鬼神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孔子不谈鬼神之事。

有一句话说:“子不言怪力乱神"。孔子只是选取人生之中从生到死的一段时间来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就留下了一大个漏洞,为后来的佛教传入,道教产生提供了生存土壤。

古代中国诸子百家的思想,基本上不讨论鬼神之事。到了汉朝,佛教从印度传入之后,佛教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缘起性空,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众生平等"等等,解决了中国人的很多大问题,比如: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世界怎么形成的?会灭亡吗?其中,六道之中,只有人道,畜牲道可以看得见,其他四道,要么是神,要么是鬼,都是隐性的鬼神。

后来,张道陵效仿佛教建立了道教,产生了大量的神神鬼鬼。

孔子知道有神在,所以恭敬的不敢言语

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你总觉得别人全是错的呢?中国鬼怪少,但不代表没有。如果想见鬼神,可以去泰国或者印度找找,那里鬼神比较多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很相信,因为曾经经历过几件事情让人不理解,很诡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我传送了与人为善的信息,引导我明白在做人时要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的道理。

十七岁那年,三岁多的妹妹半夜里突然大叫,说爸爸在床边。我妈大声喊,我也吓醒了,赶快跑到妈妈房里,根本没人,爸爸去世了。满屋人吓一身冷汗。

妈妈也曾经患过怪病,本来体弱的人患病中劲很大,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像是爸爸的声音,好像代替爸爸在表达。人们说是鬼扑身。

爸爸去世那年的五月份,我和弟弟一块在生产队守稻场的粮食,那年我十七岁,弟弟十四岁,兄弟二人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多钟时,有人叫我们回去说是爸爸死了,我们伤心地回去,爸爸真的去世了。后来感觉那夜为啥没睡意,怪怪的。

后来陆续有难以理解的事发生,通过这些事,告知我们,上苍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人们,因此要善待世上万物。


鬼神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孔子不谈鬼神之事。

有一句话说:“子不言怪力乱神"。孔子只是选取人生之中从生到死的一段时间来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就留下了一大个漏洞,为后来的佛教传入,道教产生提供了生存土壤。

古代中国诸子百家的思想,基本上不讨论鬼神之事。到了汉朝,佛教从印度传入之后,佛教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缘起性空,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众生平等"等等,解决了中国人的很多大问题,比如: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世界怎么形成的?会灭亡吗?其中,六道之中,只有人道,畜牲道可以看得见,其他四道,要么是神,要么是鬼,都是隐性的鬼神。

后来,张道陵效仿佛教建立了道教,产生了大量的神神鬼鬼。

孔子知道有神在,所以恭敬的不敢言语

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你总觉得别人全是错的呢?中国鬼怪少,但不代表没有。如果想见鬼神,可以去泰国或者印度找找,那里鬼神比较多

都存在,没有可能性的比较!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很相信,因为曾经经历过几件事情让人不理解,很诡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我传送了与人为善的信息,引导我明白在做人时要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的道理。

十七岁那年,三岁多的妹妹半夜里突然大叫,说爸爸在床边。我妈大声喊,我也吓醒了,赶快跑到妈妈房里,根本没人,爸爸去世了。满屋人吓一身冷汗。

妈妈也曾经患过怪病,本来体弱的人患病中劲很大,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像是爸爸的声音,好像代替爸爸在表达。人们说是鬼扑身。

爸爸去世那年的五月份,我和弟弟一块在生产队守稻场的粮食,那年我十七岁,弟弟十四岁,兄弟二人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多钟时,有人叫我们回去说是爸爸死了,我们伤心地回去,爸爸真的去世了。后来感觉那夜为啥没睡意,怪怪的。

后来陆续有难以理解的事发生,通过这些事,告知我们,上苍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人们,因此要善待世上万物。


鬼神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孔子不谈鬼神之事。

有一句话说:“子不言怪力乱神"。孔子只是选取人生之中从生到死的一段时间来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就留下了一大个漏洞,为后来的佛教传入,道教产生提供了生存土壤。

古代中国诸子百家的思想,基本上不讨论鬼神之事。到了汉朝,佛教从印度传入之后,佛教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缘起性空,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众生平等"等等,解决了中国人的很多大问题,比如: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世界怎么形成的?会灭亡吗?其中,六道之中,只有人道,畜牲道可以看得见,其他四道,要么是神,要么是鬼,都是隐性的鬼神。

后来,张道陵效仿佛教建立了道教,产生了大量的神神鬼鬼。

孔子知道有神在,所以恭敬的不敢言语

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你总觉得别人全是错的呢?中国鬼怪少,但不代表没有。如果想见鬼神,可以去泰国或者印度找找,那里鬼神比较多

都存在,没有可能性的比较!

文字比语言更加有力量,事实上统一文字,这对于中国的文化来说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中国之所以长期以来能够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大一统的国家就是得益于文字的统一。中国古代的时候民族比现在还多,各种各样的语言比现在还多,哪怕是在现在同一个县,不同乡镇之间,都有很多种语言,在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文字作为载体,可以让大家彼此沟通。

在古代的时候不像现在有普通话,当时虽然有官话,但是交通不便,使得很多地区与世隔绝几百年了,他们的语言完全演化的,外人根本听不懂,但是不要紧,只要文字相通,那就没问题,而文字它比语言要坚强得多,一个文字很有可能他能够几千年都不发生改变,他的意思都是一样的,但是一个语言往往几十年他就会变得很不相同。

原本中日韩包括越南这几个国家,彼此之间就算你不会对方的语言,但只要你会写汉字,其实你就基本上连猜带比划,能够读懂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中国跟日本现在在这方面还好点,日本的文字还保留了大量的汉字,这使得中国跟日本之间的沟通其实还比较方便,但中国跟韩国就完全没有办法,语言完全不同文字韩国人也改掉了,这使得双方之间越来越不能理解,所以其实有的时候比起韩国,中国跟日本在某种意义上文化会更加接近。

西方之所以会分裂成几十个国家,而中国却能保持统一文字是非常重要的。

世人把 有个性而无形体的 “意识体” 称为 “鬼”, 把 主宰自然的 “意识体” (通常认为是有无形体的)称为“神”。

这个地球、或者宇宙中、或者其它维度空间中,是否有“神”?无人能提供证据。但因此我们也就不可以概然否定,否则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的认识论者了,就像没有显微镜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细菌一样。而所说的“鬼”,如果存在,那定然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只是由于它并非是静止不动而可以检验的。所以,究竟有没有,如果有,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东西,都是值得研究、而不是主观地肯定或者否定的。

我本人是学科学的,也是搞生命科学研究的,本来上大学以后也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工作以后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产生了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三十年前,大概是1990年左右,有一天因为做实验晚了,我就没有回城里,而是在单位住(在郊外),平时住在单位的主要是工人、新来的学生和值班加班人员。第二天早上上班前我就去实验室,路上遇到保卫科值班的一个老同志,他问我医务室的药剂师老吴昨天下午在不在山上,因为老吴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应该回去了,昨晚上、今早上都没有见到。然后他就说:这样啊,那么看来她是不会再来上班了。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昨晚黄昏时他来巡逻,转过医务室那栋楼过来,就“见到”老吴在楼前的台阶上打毛衣,那时距离大概三十米远,没有看清楚。当他一面走、一面看大楼的门窗是否关好,然后走近台阶前,老吴却“不见”了。

然后他很肯定地说:这种情况下,说明老吴回不来上班了,估计不会有几天活的了。我说你别瞎说,昨天都还好好的,人家也才五十岁左右,哪会这样?他说:不信等着瞧。

我相信他不可能跟老吴她们家联系过而知道什么,因为那时候家里能安装电话的很少。由于好奇,等城里的职工陆续到单位上班以后,我问了好几个人老吴来了没有,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她上交通车,也没有见来请假。

中午吃饭时,才听人说她家人打电话到单位,说老吴得脑溢血,早上家人起床以后才发现,并及时叫救护车来拉进医院诊治。但过了没几天,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于是我就在想,那老同志究竟“见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灵魂”或者“鬼”存在?那么“神”呢?与我们所猜测的“外星人”什么的又有没有关系?我真的不敢断然否定了。

身边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到的,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他们说的活灵活现的。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见过,永远隔着厚厚的铁板无法相信。就像我自己有一些特殊的体验,不是关于鬼道这一块儿的,我见过别人没见过,别人也无法相信一样,包括我最亲的人,她们没有亲见,都无法实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很相信,因为曾经经历过几件事情让人不理解,很诡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我传送了与人为善的信息,引导我明白在做人时要看人长处,帮人难处,记人好处的道理。

十七岁那年,三岁多的妹妹半夜里突然大叫,说爸爸在床边。我妈大声喊,我也吓醒了,赶快跑到妈妈房里,根本没人,爸爸去世了。满屋人吓一身冷汗。

妈妈也曾经患过怪病,本来体弱的人患病中劲很大,满口胡言乱语,说的话像是爸爸的声音,好像代替爸爸在表达。人们说是鬼扑身。

爸爸去世那年的五月份,我和弟弟一块在生产队守稻场的粮食,那年我十七岁,弟弟十四岁,兄弟二人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多钟时,有人叫我们回去说是爸爸死了,我们伤心地回去,爸爸真的去世了。后来感觉那夜为啥没睡意,怪怪的。

后来陆续有难以理解的事发生,通过这些事,告知我们,上苍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人们,因此要善待世上万物。


鬼神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孔子不谈鬼神之事。

有一句话说:“子不言怪力乱神"。孔子只是选取人生之中从生到死的一段时间来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就留下了一大个漏洞,为后来的佛教传入,道教产生提供了生存土壤。

古代中国诸子百家的思想,基本上不讨论鬼神之事。到了汉朝,佛教从印度传入之后,佛教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缘起性空,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众生平等"等等,解决了中国人的很多大问题,比如: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世界怎么形成的?会灭亡吗?其中,六道之中,只有人道,畜牲道可以看得见,其他四道,要么是神,要么是鬼,都是隐性的鬼神。

后来,张道陵效仿佛教建立了道教,产生了大量的神神鬼鬼。

孔子知道有神在,所以恭敬的不敢言语

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你总觉得别人全是错的呢?中国鬼怪少,但不代表没有。如果想见鬼神,可以去泰国或者印度找找,那里鬼神比较多

都存在,没有可能性的比较!

文字比语言更加有力量,事实上统一文字,这对于中国的文化来说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中国之所以长期以来能够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大一统的国家就是得益于文字的统一。中国古代的时候民族比现在还多,各种各样的语言比现在还多,哪怕是在现在同一个县,不同乡镇之间,都有很多种语言,在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文字作为载体,可以让大家彼此沟通。

在古代的时候不像现在有普通话,当时虽然有官话,但是交通不便,使得很多地区与世隔绝几百年了,他们的语言完全演化的,外人根本听不懂,但是不要紧,只要文字相通,那就没问题,而文字它比语言要坚强得多,一个文字很有可能他能够几千年都不发生改变,他的意思都是一样的,但是一个语言往往几十年他就会变得很不相同。

原本中日韩包括越南这几个国家,彼此之间就算你不会对方的语言,但只要你会写汉字,其实你就基本上连猜带比划,能够读懂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中国跟日本现在在这方面还好点,日本的文字还保留了大量的汉字,这使得中国跟日本之间的沟通其实还比较方便,但中国跟韩国就完全没有办法,语言完全不同文字韩国人也改掉了,这使得双方之间越来越不能理解,所以其实有的时候比起韩国,中国跟日本在某种意义上文化会更加接近。

西方之所以会分裂成几十个国家,而中国却能保持统一文字是非常重要的。

迷信啊 哪东西是传下来的 阴魂不散 老在人们脑海里打转 以前邪教用这个吓唬老百姓 好控制人们思想 现在社会科技发达 这种迷信还是挥之不去 有点根深蒂固了 信就信吧不影响别人就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65486/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