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能把别人欠我的钱收回来(别人欠你钱怎么要还不伤和气)

欠钱不还,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比较常见的社会现象。

我曾经从事销售回款工作13年,对于要钱,有一些自己的经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钱难要,这是一种社会现实。但是,再难得事情,也有应对之策,毕竟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认为,要钱需要掌握的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要有底气

“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本末倒置的扭曲。

但是不管现实怎样,去要钱,你不能当孙子,要当大爷。因为你是债权人。大爷得有个大爷样。

腰板要硬,态度要理直气壮。从气势上你不能输,不能唯唯诺诺,不能做软柿子。

对方一看你好说话,没有底气,就会找一堆困难和理由搪塞你,糊弄你。

这样下去,你去再多次也是徒劳。

小结:

要钱第一步,必须要有底气,要硬起来。你只有从气势上不被对方压倒,他才会从根本上重视你的诉求,才会真正给你去想办法筹钱。

第二个原则:要钱要有一股子韧劲

要钱真得有一股子韧劲,要有一股不给钱不罢休的劲头。

并且,你要把这种决心完全地传导给你的债务人。

案例:有一个单位欠了我们公司120多万货款,八年多了,总是赖着不给。此间,换了很多批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接手以后分析发现,这个单位不是没有钱,财务状况也没有恶化成那个样子,主要是这个公司有点像老赖,软硬不吃,非常棘手。业务人员一开始跑的勤,后来被磨的主要是打电话,象征性的一个月拜访那么一次两次,加上那时候公司回款抓得没有那么紧,所以这个单位的回款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接手后,每天8点我就去这个单位,和他们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在负责的副总的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一坐就是一天。只要老总办公室没人,我就进去递个烟,跟他们的老总聊会。我对这个老总说,这个钱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公司强制要求,一个月内必须清掉,不然走法律程序。我们都是多少年的老关系了,我不想那样做,但是我立了军令状,我必须要收回这笔钱,所以请你务必帮忙。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19天。在第19天的下午三点十五分(多少年了,到现在我依然记得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拿到了对方财务付出的两张总计120万的承兑汇票。

小结:

这个案例充分的说明了:要钱就得有一股不怕吃苦的韧劲,要给对方传导一种决心,这种决心要让他们知道这个钱是赖不下去了,继续耍赖是徒劳的。

第三个原则:要钱要有手段,学会斗智斗勇。

要钱其实也是一个动脑子的技术活。要有策略,有手段,需要斗智斗勇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说不给,只是说没钱,让你等,要么给你画个饼,让你不断看到希望。他们也不和你闹翻,因为彼此之间还有后续合作。

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和他们斗智斗勇。

案例:我原来曾经负责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财务状况不是很好,那几年就签了一个主合同180万,付了150万,剩余的30万就是拖着不给我们付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但是这个单位每年都会有30万到50万的备件采购合同。

这种单位,不能和他们闹僵打官司,因为每年至少有30多万的备件合同,量还比较大,关键备件合同原价销售不打折,还必须全款,真金白银。这种付款方式行业内都是这样,这个客户也一直认可。

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回款考核已经很严格了,再要不回来就要开始罚款,并且还要写回款分析,做检查。

痛定思痛,我决定背水一战。我跟公司谈了我的回款方案:近期这个客户要和我们签订一批40万的的备件合同,全款电汇。到账以后,公司先把其中的30万入账到老项目上消掉这个老款,余下的10万入到这个备件合同上,启动起来,把货先发到联络处(公司规定备件合同要全款到账后,才能发货),剩余的30万付给我们以后再把货物交给客户。

可是,这有悖于专款专用的财务规则,客户也有可能跟我们翻脸,甚至会因为我们备件不到,“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说我们给他们造成了损失。和他们打官司,我们肯定输。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合同,这个30万的备件合同,对方全款履行了,并没有违约。但是最后公司权衡了利弊,还是同意了我的方案。

最后,结果是客户十分不情愿的把剩余的30万货款付给我们了。客户开始不能接受,说要和我们打官司,最后僵持了几天,没有办法也就接受了我们的做法。因为双方要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们欠钱理亏,起诉我们也说不上台面。

总结说明

可能我的这两个例子主要是单位和单位之间发生的,属于对公,不是对私,而问题是和朋友之间发生的,是对私。

其实,对公对私一个道理,我的三个原则同样完全适用。只是,你不想和朋友闹僵,措辞上你需要再圆滑一些。

同时,你也要有可能因为谈崩而做不成朋友的心理准备,因为人和人不同,每个人的脸皮厚度也不一样。

但是,你只要要钱,开了口,就有可能谈崩。这是要钱的风险,没有办法彻底规避,必须要去面对。

其实,我倒是认为:谈崩就谈崩,翻脸就翻脸。这种朋友毫无信用可言,还不懂得感恩,继续交往下去又有何意义?给自己找堵吗?

既然到了追讨欠款这一步,那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或者有其它办法,但有心行善难挡有难之口,友情提示难点装麻之人。一个存心装睡的人,他的呼噜声盖过你的呐喊声;一个自作聪明的人会把他人的善良当软弱,把别人的付出当活该,把亲人的爱当作累赘,把身边人当傻子。遇到某种人,那是人生的怨孽,让你理不清剪不断,此恨绵绵无绝期,但偏偏她(他)显得高尚圣洁,居高临下。拔下她(他)的伪装不易,因为你不愿相信她(他)卑鄙无耻,因为你还等待着她(他)哪怕还有一丝良知。

远离孽障,对自己好一点……

欠钱不还,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比较常见的社会现象。

我曾经从事销售回款工作13年,对于要钱,有一些自己的经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钱难要,这是一种社会现实。但是,再难得事情,也有应对之策,毕竟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认为,要钱需要掌握的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要有底气

“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本末倒置的扭曲。

但是不管现实怎样,去要钱,你不能当孙子,要当大爷。因为你是债权人。大爷得有个大爷样。

腰板要硬,态度要理直气壮。从气势上你不能输,不能唯唯诺诺,不能做软柿子。

对方一看你好说话,没有底气,就会找一堆困难和理由搪塞你,糊弄你。

这样下去,你去再多次也是徒劳。

小结:

要钱第一步,必须要有底气,要硬起来。你只有从气势上不被对方压倒,他才会从根本上重视你的诉求,才会真正给你去想办法筹钱。

第二个原则:要钱要有一股子韧劲

要钱真得有一股子韧劲,要有一股不给钱不罢休的劲头。

并且,你要把这种决心完全地传导给你的债务人。

案例:有一个单位欠了我们公司120多万货款,八年多了,总是赖着不给。此间,换了很多批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接手以后分析发现,这个单位不是没有钱,财务状况也没有恶化成那个样子,主要是这个公司有点像老赖,软硬不吃,非常棘手。业务人员一开始跑的勤,后来被磨的主要是打电话,象征性的一个月拜访那么一次两次,加上那时候公司回款抓得没有那么紧,所以这个单位的回款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接手后,每天8点我就去这个单位,和他们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在负责的副总的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一坐就是一天。只要老总办公室没人,我就进去递个烟,跟他们的老总聊会。我对这个老总说,这个钱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公司强制要求,一个月内必须清掉,不然走法律程序。我们都是多少年的老关系了,我不想那样做,但是我立了军令状,我必须要收回这笔钱,所以请你务必帮忙。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19天。在第19天的下午三点十五分(多少年了,到现在我依然记得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拿到了对方财务付出的两张总计120万的承兑汇票。

小结:

这个案例充分的说明了:要钱就得有一股不怕吃苦的韧劲,要给对方传导一种决心,这种决心要让他们知道这个钱是赖不下去了,继续耍赖是徒劳的。

第三个原则:要钱要有手段,学会斗智斗勇。

要钱其实也是一个动脑子的技术活。要有策略,有手段,需要斗智斗勇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说不给,只是说没钱,让你等,要么给你画个饼,让你不断看到希望。他们也不和你闹翻,因为彼此之间还有后续合作。

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和他们斗智斗勇。

案例:我原来曾经负责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财务状况不是很好,那几年就签了一个主合同180万,付了150万,剩余的30万就是拖着不给我们付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但是这个单位每年都会有30万到50万的备件采购合同。

这种单位,不能和他们闹僵打官司,因为每年至少有30多万的备件合同,量还比较大,关键备件合同原价销售不打折,还必须全款,真金白银。这种付款方式行业内都是这样,这个客户也一直认可。

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回款考核已经很严格了,再要不回来就要开始罚款,并且还要写回款分析,做检查。

痛定思痛,我决定背水一战。我跟公司谈了我的回款方案:近期这个客户要和我们签订一批40万的的备件合同,全款电汇。到账以后,公司先把其中的30万入账到老项目上消掉这个老款,余下的10万入到这个备件合同上,启动起来,把货先发到联络处(公司规定备件合同要全款到账后,才能发货),剩余的30万付给我们以后再把货物交给客户。

可是,这有悖于专款专用的财务规则,客户也有可能跟我们翻脸,甚至会因为我们备件不到,“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说我们给他们造成了损失。和他们打官司,我们肯定输。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合同,这个30万的备件合同,对方全款履行了,并没有违约。但是最后公司权衡了利弊,还是同意了我的方案。

最后,结果是客户十分不情愿的把剩余的30万货款付给我们了。客户开始不能接受,说要和我们打官司,最后僵持了几天,没有办法也就接受了我们的做法。因为双方要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们欠钱理亏,起诉我们也说不上台面。

总结说明

可能我的这两个例子主要是单位和单位之间发生的,属于对公,不是对私,而问题是和朋友之间发生的,是对私。

其实,对公对私一个道理,我的三个原则同样完全适用。只是,你不想和朋友闹僵,措辞上你需要再圆滑一些。

同时,你也要有可能因为谈崩而做不成朋友的心理准备,因为人和人不同,每个人的脸皮厚度也不一样。

但是,你只要要钱,开了口,就有可能谈崩。这是要钱的风险,没有办法彻底规避,必须要去面对。

其实,我倒是认为:谈崩就谈崩,翻脸就翻脸。这种朋友毫无信用可言,还不懂得感恩,继续交往下去又有何意义?给自己找堵吗?

既然到了追讨欠款这一步,那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或者有其它办法,但有心行善难挡有难之口,友情提示难点装麻之人。一个存心装睡的人,他的呼噜声盖过你的呐喊声;一个自作聪明的人会把他人的善良当软弱,把别人的付出当活该,把亲人的爱当作累赘,把身边人当傻子。遇到某种人,那是人生的怨孽,让你理不清剪不断,此恨绵绵无绝期,但偏偏她(他)显得高尚圣洁,居高临下。拔下她(他)的伪装不易,因为你不愿相信她(他)卑鄙无耻,因为你还等待着她(他)哪怕还有一丝良知。

远离孽障,对自己好一点……

欠钱不还,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比较常见的社会现象。

我曾经从事销售回款工作13年,对于要钱,有一些自己的经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钱难要,这是一种社会现实。但是,再难得事情,也有应对之策,毕竟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认为,要钱需要掌握的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要有底气

“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本末倒置的扭曲。

但是不管现实怎样,去要钱,你不能当孙子,要当大爷。因为你是债权人。大爷得有个大爷样。

腰板要硬,态度要理直气壮。从气势上你不能输,不能唯唯诺诺,不能做软柿子。

对方一看你好说话,没有底气,就会找一堆困难和理由搪塞你,糊弄你。

这样下去,你去再多次也是徒劳。

小结:

要钱第一步,必须要有底气,要硬起来。你只有从气势上不被对方压倒,他才会从根本上重视你的诉求,才会真正给你去想办法筹钱。

第二个原则:要钱要有一股子韧劲

要钱真得有一股子韧劲,要有一股不给钱不罢休的劲头。

并且,你要把这种决心完全地传导给你的债务人。

案例:有一个单位欠了我们公司120多万货款,八年多了,总是赖着不给。此间,换了很多批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接手以后分析发现,这个单位不是没有钱,财务状况也没有恶化成那个样子,主要是这个公司有点像老赖,软硬不吃,非常棘手。业务人员一开始跑的勤,后来被磨的主要是打电话,象征性的一个月拜访那么一次两次,加上那时候公司回款抓得没有那么紧,所以这个单位的回款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接手后,每天8点我就去这个单位,和他们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在负责的副总的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一坐就是一天。只要老总办公室没人,我就进去递个烟,跟他们的老总聊会。我对这个老总说,这个钱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公司强制要求,一个月内必须清掉,不然走法律程序。我们都是多少年的老关系了,我不想那样做,但是我立了军令状,我必须要收回这笔钱,所以请你务必帮忙。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19天。在第19天的下午三点十五分(多少年了,到现在我依然记得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拿到了对方财务付出的两张总计120万的承兑汇票。

小结:

这个案例充分的说明了:要钱就得有一股不怕吃苦的韧劲,要给对方传导一种决心,这种决心要让他们知道这个钱是赖不下去了,继续耍赖是徒劳的。

第三个原则:要钱要有手段,学会斗智斗勇。

要钱其实也是一个动脑子的技术活。要有策略,有手段,需要斗智斗勇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说不给,只是说没钱,让你等,要么给你画个饼,让你不断看到希望。他们也不和你闹翻,因为彼此之间还有后续合作。

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和他们斗智斗勇。

案例:我原来曾经负责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财务状况不是很好,那几年就签了一个主合同180万,付了150万,剩余的30万就是拖着不给我们付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但是这个单位每年都会有30万到50万的备件采购合同。

这种单位,不能和他们闹僵打官司,因为每年至少有30多万的备件合同,量还比较大,关键备件合同原价销售不打折,还必须全款,真金白银。这种付款方式行业内都是这样,这个客户也一直认可。

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回款考核已经很严格了,再要不回来就要开始罚款,并且还要写回款分析,做检查。

痛定思痛,我决定背水一战。我跟公司谈了我的回款方案:近期这个客户要和我们签订一批40万的的备件合同,全款电汇。到账以后,公司先把其中的30万入账到老项目上消掉这个老款,余下的10万入到这个备件合同上,启动起来,把货先发到联络处(公司规定备件合同要全款到账后,才能发货),剩余的30万付给我们以后再把货物交给客户。

可是,这有悖于专款专用的财务规则,客户也有可能跟我们翻脸,甚至会因为我们备件不到,“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说我们给他们造成了损失。和他们打官司,我们肯定输。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合同,这个30万的备件合同,对方全款履行了,并没有违约。但是最后公司权衡了利弊,还是同意了我的方案。

最后,结果是客户十分不情愿的把剩余的30万货款付给我们了。客户开始不能接受,说要和我们打官司,最后僵持了几天,没有办法也就接受了我们的做法。因为双方要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们欠钱理亏,起诉我们也说不上台面。

总结说明

可能我的这两个例子主要是单位和单位之间发生的,属于对公,不是对私,而问题是和朋友之间发生的,是对私。

其实,对公对私一个道理,我的三个原则同样完全适用。只是,你不想和朋友闹僵,措辞上你需要再圆滑一些。

同时,你也要有可能因为谈崩而做不成朋友的心理准备,因为人和人不同,每个人的脸皮厚度也不一样。

但是,你只要要钱,开了口,就有可能谈崩。这是要钱的风险,没有办法彻底规避,必须要去面对。

其实,我倒是认为:谈崩就谈崩,翻脸就翻脸。这种朋友毫无信用可言,还不懂得感恩,继续交往下去又有何意义?给自己找堵吗?

一,成吉思汗:他的蒙古铁骑大军在世界的征战中一共屠杀了最低保守估计有200,000,000人。

二,战神白起:在春秋战国史书中称之为“人屠”战神,他所率领的秦军在,长平之战,瘾都之战,大破韩魏之战中最低粗略保守估计他屠杀了200万人(这还不包括老年人和妇女,小孩)。

三,清朝的摄政王多尔衮:清军入关之后,颁布行剃发令更是引起汉族人民强烈愤慨,所以,清军入关之后汉族人口数量锐减跟他所实施的政策是脱不了关系的,所以在他手下的清军入关之后屠杀的汉民最低粗略保守估计要4000~5000 万人。

四,安禄山:安禄山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千古第一大罪人,他说引发的安史之乱爆发,不仅使得大唐王朝优盛转衰,而且使得原本可以作为中原王朝定都的风水宝地,关中平原,生灵涂炭,而且使得唐朝以后再也没有哪个朝代定都关中平原了,他手下的军队屠杀的平民最低粗略估计是2000~3000万人。

五,石勒:石勒的这个人在五胡乱华的历史中虽然影响力仅次于符坚,可他的胡人军队和他的杀人本性让人感到非常的残暴,他手下的军队屠杀的汉民最低估计有1000~2000万人。

欠钱不还,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比较常见的社会现象。

我曾经从事销售回款工作13年,对于要钱,有一些自己的经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钱难要,这是一种社会现实。但是,再难得事情,也有应对之策,毕竟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认为,要钱需要掌握的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要有底气

“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本末倒置的扭曲。

但是不管现实怎样,去要钱,你不能当孙子,要当大爷。因为你是债权人。大爷得有个大爷样。

腰板要硬,态度要理直气壮。从气势上你不能输,不能唯唯诺诺,不能做软柿子。

对方一看你好说话,没有底气,就会找一堆困难和理由搪塞你,糊弄你。

这样下去,你去再多次也是徒劳。

小结:

要钱第一步,必须要有底气,要硬起来。你只有从气势上不被对方压倒,他才会从根本上重视你的诉求,才会真正给你去想办法筹钱。

第二个原则:要钱要有一股子韧劲

要钱真得有一股子韧劲,要有一股不给钱不罢休的劲头。

并且,你要把这种决心完全地传导给你的债务人。

案例:有一个单位欠了我们公司120多万货款,八年多了,总是赖着不给。此间,换了很多批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接手以后分析发现,这个单位不是没有钱,财务状况也没有恶化成那个样子,主要是这个公司有点像老赖,软硬不吃,非常棘手。业务人员一开始跑的勤,后来被磨的主要是打电话,象征性的一个月拜访那么一次两次,加上那时候公司回款抓得没有那么紧,所以这个单位的回款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接手后,每天8点我就去这个单位,和他们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在负责的副总的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一坐就是一天。只要老总办公室没人,我就进去递个烟,跟他们的老总聊会。我对这个老总说,这个钱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公司强制要求,一个月内必须清掉,不然走法律程序。我们都是多少年的老关系了,我不想那样做,但是我立了军令状,我必须要收回这笔钱,所以请你务必帮忙。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19天。在第19天的下午三点十五分(多少年了,到现在我依然记得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拿到了对方财务付出的两张总计120万的承兑汇票。

小结:

这个案例充分的说明了:要钱就得有一股不怕吃苦的韧劲,要给对方传导一种决心,这种决心要让他们知道这个钱是赖不下去了,继续耍赖是徒劳的。

第三个原则:要钱要有手段,学会斗智斗勇。

要钱其实也是一个动脑子的技术活。要有策略,有手段,需要斗智斗勇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说不给,只是说没钱,让你等,要么给你画个饼,让你不断看到希望。他们也不和你闹翻,因为彼此之间还有后续合作。

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和他们斗智斗勇。

案例:我原来曾经负责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财务状况不是很好,那几年就签了一个主合同180万,付了150万,剩余的30万就是拖着不给我们付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但是这个单位每年都会有30万到50万的备件采购合同。

这种单位,不能和他们闹僵打官司,因为每年至少有30多万的备件合同,量还比较大,关键备件合同原价销售不打折,还必须全款,真金白银。这种付款方式行业内都是这样,这个客户也一直认可。

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回款考核已经很严格了,再要不回来就要开始罚款,并且还要写回款分析,做检查。

痛定思痛,我决定背水一战。我跟公司谈了我的回款方案:近期这个客户要和我们签订一批40万的的备件合同,全款电汇。到账以后,公司先把其中的30万入账到老项目上消掉这个老款,余下的10万入到这个备件合同上,启动起来,把货先发到联络处(公司规定备件合同要全款到账后,才能发货),剩余的30万付给我们以后再把货物交给客户。

可是,这有悖于专款专用的财务规则,客户也有可能跟我们翻脸,甚至会因为我们备件不到,“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说我们给他们造成了损失。和他们打官司,我们肯定输。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合同,这个30万的备件合同,对方全款履行了,并没有违约。但是最后公司权衡了利弊,还是同意了我的方案。

最后,结果是客户十分不情愿的把剩余的30万货款付给我们了。客户开始不能接受,说要和我们打官司,最后僵持了几天,没有办法也就接受了我们的做法。因为双方要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们欠钱理亏,起诉我们也说不上台面。

总结说明

可能我的这两个例子主要是单位和单位之间发生的,属于对公,不是对私,而问题是和朋友之间发生的,是对私。

其实,对公对私一个道理,我的三个原则同样完全适用。只是,你不想和朋友闹僵,措辞上你需要再圆滑一些。

同时,你也要有可能因为谈崩而做不成朋友的心理准备,因为人和人不同,每个人的脸皮厚度也不一样。

但是,你只要要钱,开了口,就有可能谈崩。这是要钱的风险,没有办法彻底规避,必须要去面对。

其实,我倒是认为:谈崩就谈崩,翻脸就翻脸。这种朋友毫无信用可言,还不懂得感恩,继续交往下去又有何意义?给自己找堵吗?

既然到了追讨欠款这一步,那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或者有其它办法,但有心行善难挡有难之口,友情提示难点装麻之人。一个存心装睡的人,他的呼噜声盖过你的呐喊声;一个自作聪明的人会把他人的善良当软弱,把别人的付出当活该,把亲人的爱当作累赘,把身边人当傻子。遇到某种人,那是人生的怨孽,让你理不清剪不断,此恨绵绵无绝期,但偏偏她(他)显得高尚圣洁,居高临下。拔下她(他)的伪装不易,因为你不愿相信她(他)卑鄙无耻,因为你还等待着她(他)哪怕还有一丝良知。

远离孽障,对自己好一点……

欠钱不还,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比较常见的社会现象。

我曾经从事销售回款工作13年,对于要钱,有一些自己的经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钱难要,这是一种社会现实。但是,再难得事情,也有应对之策,毕竟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认为,要钱需要掌握的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要有底气

“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本末倒置的扭曲。

但是不管现实怎样,去要钱,你不能当孙子,要当大爷。因为你是债权人。大爷得有个大爷样。

腰板要硬,态度要理直气壮。从气势上你不能输,不能唯唯诺诺,不能做软柿子。

对方一看你好说话,没有底气,就会找一堆困难和理由搪塞你,糊弄你。

这样下去,你去再多次也是徒劳。

小结:

要钱第一步,必须要有底气,要硬起来。你只有从气势上不被对方压倒,他才会从根本上重视你的诉求,才会真正给你去想办法筹钱。

第二个原则:要钱要有一股子韧劲

要钱真得有一股子韧劲,要有一股不给钱不罢休的劲头。

并且,你要把这种决心完全地传导给你的债务人。

案例:有一个单位欠了我们公司120多万货款,八年多了,总是赖着不给。此间,换了很多批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接手以后分析发现,这个单位不是没有钱,财务状况也没有恶化成那个样子,主要是这个公司有点像老赖,软硬不吃,非常棘手。业务人员一开始跑的勤,后来被磨的主要是打电话,象征性的一个月拜访那么一次两次,加上那时候公司回款抓得没有那么紧,所以这个单位的回款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接手后,每天8点我就去这个单位,和他们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在负责的副总的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一坐就是一天。只要老总办公室没人,我就进去递个烟,跟他们的老总聊会。我对这个老总说,这个钱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公司强制要求,一个月内必须清掉,不然走法律程序。我们都是多少年的老关系了,我不想那样做,但是我立了军令状,我必须要收回这笔钱,所以请你务必帮忙。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19天。在第19天的下午三点十五分(多少年了,到现在我依然记得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拿到了对方财务付出的两张总计120万的承兑汇票。

小结:

这个案例充分的说明了:要钱就得有一股不怕吃苦的韧劲,要给对方传导一种决心,这种决心要让他们知道这个钱是赖不下去了,继续耍赖是徒劳的。

第三个原则:要钱要有手段,学会斗智斗勇。

要钱其实也是一个动脑子的技术活。要有策略,有手段,需要斗智斗勇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说不给,只是说没钱,让你等,要么给你画个饼,让你不断看到希望。他们也不和你闹翻,因为彼此之间还有后续合作。

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和他们斗智斗勇。

案例:我原来曾经负责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财务状况不是很好,那几年就签了一个主合同180万,付了150万,剩余的30万就是拖着不给我们付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但是这个单位每年都会有30万到50万的备件采购合同。

这种单位,不能和他们闹僵打官司,因为每年至少有30多万的备件合同,量还比较大,关键备件合同原价销售不打折,还必须全款,真金白银。这种付款方式行业内都是这样,这个客户也一直认可。

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回款考核已经很严格了,再要不回来就要开始罚款,并且还要写回款分析,做检查。

痛定思痛,我决定背水一战。我跟公司谈了我的回款方案:近期这个客户要和我们签订一批40万的的备件合同,全款电汇。到账以后,公司先把其中的30万入账到老项目上消掉这个老款,余下的10万入到这个备件合同上,启动起来,把货先发到联络处(公司规定备件合同要全款到账后,才能发货),剩余的30万付给我们以后再把货物交给客户。

可是,这有悖于专款专用的财务规则,客户也有可能跟我们翻脸,甚至会因为我们备件不到,“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说我们给他们造成了损失。和他们打官司,我们肯定输。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合同,这个30万的备件合同,对方全款履行了,并没有违约。但是最后公司权衡了利弊,还是同意了我的方案。

最后,结果是客户十分不情愿的把剩余的30万货款付给我们了。客户开始不能接受,说要和我们打官司,最后僵持了几天,没有办法也就接受了我们的做法。因为双方要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们欠钱理亏,起诉我们也说不上台面。

总结说明

可能我的这两个例子主要是单位和单位之间发生的,属于对公,不是对私,而问题是和朋友之间发生的,是对私。

其实,对公对私一个道理,我的三个原则同样完全适用。只是,你不想和朋友闹僵,措辞上你需要再圆滑一些。

同时,你也要有可能因为谈崩而做不成朋友的心理准备,因为人和人不同,每个人的脸皮厚度也不一样。

但是,你只要要钱,开了口,就有可能谈崩。这是要钱的风险,没有办法彻底规避,必须要去面对。

其实,我倒是认为:谈崩就谈崩,翻脸就翻脸。这种朋友毫无信用可言,还不懂得感恩,继续交往下去又有何意义?给自己找堵吗?

一,成吉思汗:他的蒙古铁骑大军在世界的征战中一共屠杀了最低保守估计有200,000,000人。

二,战神白起:在春秋战国史书中称之为“人屠”战神,他所率领的秦军在,长平之战,瘾都之战,大破韩魏之战中最低粗略保守估计他屠杀了200万人(这还不包括老年人和妇女,小孩)。

三,清朝的摄政王多尔衮:清军入关之后,颁布行剃发令更是引起汉族人民强烈愤慨,所以,清军入关之后汉族人口数量锐减跟他所实施的政策是脱不了关系的,所以在他手下的清军入关之后屠杀的汉民最低粗略保守估计要4000~5000 万人。

四,安禄山:安禄山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千古第一大罪人,他说引发的安史之乱爆发,不仅使得大唐王朝优盛转衰,而且使得原本可以作为中原王朝定都的风水宝地,关中平原,生灵涂炭,而且使得唐朝以后再也没有哪个朝代定都关中平原了,他手下的军队屠杀的平民最低粗略估计是2000~3000万人。

五,石勒:石勒的这个人在五胡乱华的历史中虽然影响力仅次于符坚,可他的胡人军队和他的杀人本性让人感到非常的残暴,他手下的军队屠杀的汉民最低估计有1000~2000万人。

欠钱不还,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比较常见的社会现象。

我曾经从事销售回款工作13年,对于要钱,有一些自己的经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钱难要,这是一种社会现实。但是,再难得事情,也有应对之策,毕竟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认为,要钱需要掌握的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要有底气

“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本末倒置的扭曲。

但是不管现实怎样,去要钱,你不能当孙子,要当大爷。因为你是债权人。大爷得有个大爷样。

腰板要硬,态度要理直气壮。从气势上你不能输,不能唯唯诺诺,不能做软柿子。

对方一看你好说话,没有底气,就会找一堆困难和理由搪塞你,糊弄你。

这样下去,你去再多次也是徒劳。

小结:

要钱第一步,必须要有底气,要硬起来。你只有从气势上不被对方压倒,他才会从根本上重视你的诉求,才会真正给你去想办法筹钱。

第二个原则:要钱要有一股子韧劲

要钱真得有一股子韧劲,要有一股不给钱不罢休的劲头。

并且,你要把这种决心完全地传导给你的债务人。

案例:有一个单位欠了我们公司120多万货款,八年多了,总是赖着不给。此间,换了很多批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接手以后分析发现,这个单位不是没有钱,财务状况也没有恶化成那个样子,主要是这个公司有点像老赖,软硬不吃,非常棘手。业务人员一开始跑的勤,后来被磨的主要是打电话,象征性的一个月拜访那么一次两次,加上那时候公司回款抓得没有那么紧,所以这个单位的回款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接手后,每天8点我就去这个单位,和他们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在负责的副总的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一坐就是一天。只要老总办公室没人,我就进去递个烟,跟他们的老总聊会。我对这个老总说,这个钱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公司强制要求,一个月内必须清掉,不然走法律程序。我们都是多少年的老关系了,我不想那样做,但是我立了军令状,我必须要收回这笔钱,所以请你务必帮忙。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19天。在第19天的下午三点十五分(多少年了,到现在我依然记得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拿到了对方财务付出的两张总计120万的承兑汇票。

小结:

这个案例充分的说明了:要钱就得有一股不怕吃苦的韧劲,要给对方传导一种决心,这种决心要让他们知道这个钱是赖不下去了,继续耍赖是徒劳的。

第三个原则:要钱要有手段,学会斗智斗勇。

要钱其实也是一个动脑子的技术活。要有策略,有手段,需要斗智斗勇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说不给,只是说没钱,让你等,要么给你画个饼,让你不断看到希望。他们也不和你闹翻,因为彼此之间还有后续合作。

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和他们斗智斗勇。

案例:我原来曾经负责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财务状况不是很好,那几年就签了一个主合同180万,付了150万,剩余的30万就是拖着不给我们付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但是这个单位每年都会有30万到50万的备件采购合同。

这种单位,不能和他们闹僵打官司,因为每年至少有30多万的备件合同,量还比较大,关键备件合同原价销售不打折,还必须全款,真金白银。这种付款方式行业内都是这样,这个客户也一直认可。

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回款考核已经很严格了,再要不回来就要开始罚款,并且还要写回款分析,做检查。

痛定思痛,我决定背水一战。我跟公司谈了我的回款方案:近期这个客户要和我们签订一批40万的的备件合同,全款电汇。到账以后,公司先把其中的30万入账到老项目上消掉这个老款,余下的10万入到这个备件合同上,启动起来,把货先发到联络处(公司规定备件合同要全款到账后,才能发货),剩余的30万付给我们以后再把货物交给客户。

可是,这有悖于专款专用的财务规则,客户也有可能跟我们翻脸,甚至会因为我们备件不到,“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说我们给他们造成了损失。和他们打官司,我们肯定输。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合同,这个30万的备件合同,对方全款履行了,并没有违约。但是最后公司权衡了利弊,还是同意了我的方案。

最后,结果是客户十分不情愿的把剩余的30万货款付给我们了。客户开始不能接受,说要和我们打官司,最后僵持了几天,没有办法也就接受了我们的做法。因为双方要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们欠钱理亏,起诉我们也说不上台面。

总结说明

可能我的这两个例子主要是单位和单位之间发生的,属于对公,不是对私,而问题是和朋友之间发生的,是对私。

其实,对公对私一个道理,我的三个原则同样完全适用。只是,你不想和朋友闹僵,措辞上你需要再圆滑一些。

同时,你也要有可能因为谈崩而做不成朋友的心理准备,因为人和人不同,每个人的脸皮厚度也不一样。

但是,你只要要钱,开了口,就有可能谈崩。这是要钱的风险,没有办法彻底规避,必须要去面对。

其实,我倒是认为:谈崩就谈崩,翻脸就翻脸。这种朋友毫无信用可言,还不懂得感恩,继续交往下去又有何意义?给自己找堵吗?

受过挫折就改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70126/
 推荐视频

指挥家(国语版)

克里斯蒂亚娜 ‧德‧布奥恩 本杰明·温赖特 斯科特·特纳·菲尔德 塞马斯·F·萨金特 安妮特·马尔赫毕 雷蒙德·提哈瑞 吉斯·舒尔腾·范·艾查特 理查德·塞梅尔 西恩·托马斯 蒂姆·埃亨 席琳·珀赛尔 奇普·布雷 玛丽-克莱尔·维特洛克斯 杰里迈亚·弗莱明 詹姆斯·卡罗尔·乔丹

少男奶爸第四季

让-卢克·比洛多 德雷克·迪勒 塔吉·莫里 梅莉莎·彼得曼 Chelsea Kane

《我和我的父辈》电影幕后纪实节目

吴京 章子怡 徐峥 沈腾 韩昊霖 黄轩 吴磊 马丽 宋佳 欧豪 陶虹 贾冰 张雨绮 焦圣祥 倪虹洁 樊雨洁 张建亚 张芝华 张国强 宁理 胡可 沙溢 马书良 曹可凡 万茜 祖峰 吴昊宸 张艺谋 袁近辉 陈道明 海清 任思诺 彭昱畅 李乃文 耿乐 杜江 张天爱 李光洁 余皑磊 魏晨 白那日苏 江水 逯长恩 张恒瑞 阿楠 洪烈 艾伦 辣目洋子 常远 吴昱翰 周庆昀 王成思 宋阳 李海银 李雪健 张小斐 龚毅星

条子家族的崩溃

马克·斯特朗 保罗·贝坦尼 布莱恩·考克斯 斯蒂芬·格拉汉姆 佐伊·塔珀 本·克朗普顿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