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鉴别高雅和庸俗(对艺术鉴赏的理解和认识)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俗人所追求的是:我要有钱,我要过得更好,我要吃好喝好穿好玩好。呸!庸俗!他们的理想就是拥有更多的钱财,他们想利用自己有钱这个优点来掩盖自己知识的匮乏。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俗人所追求的是:我要有钱,我要过得更好,我要吃好喝好穿好玩好。呸!庸俗!他们的理想就是拥有更多的钱财,他们想利用自己有钱这个优点来掩盖自己知识的匮乏。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90后,因为 新警察故事 喜欢他的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俗人所追求的是:我要有钱,我要过得更好,我要吃好喝好穿好玩好。呸!庸俗!他们的理想就是拥有更多的钱财,他们想利用自己有钱这个优点来掩盖自己知识的匮乏。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90后,因为 新警察故事 喜欢他的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当然是吴彦祖的演技比较好啦。毕竟他是唯一一个颜值有可能威胁到我的男人。黎明的影视作品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可能就是《赌神3之少年赌神》,而吴彦祖的作品就比较多了,演技也一直都在线上,例如《新警察故事》中就将一个被警察父亲家暴而产生变态心理以杀警察为乐的暴徒演绎的淋漓尽致。还有《单身男女》《偷窥无罪》《门徒》《全城热恋》《赤裸特工》等。吴彦祖可以说是喜剧、动作、色情全覆盖了。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俗人所追求的是:我要有钱,我要过得更好,我要吃好喝好穿好玩好。呸!庸俗!他们的理想就是拥有更多的钱财,他们想利用自己有钱这个优点来掩盖自己知识的匮乏。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90后,因为 新警察故事 喜欢他的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当然是吴彦祖的演技比较好啦。毕竟他是唯一一个颜值有可能威胁到我的男人。黎明的影视作品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可能就是《赌神3之少年赌神》,而吴彦祖的作品就比较多了,演技也一直都在线上,例如《新警察故事》中就将一个被警察父亲家暴而产生变态心理以杀警察为乐的暴徒演绎的淋漓尽致。还有《单身男女》《偷窥无罪》《门徒》《全城热恋》《赤裸特工》等。吴彦祖可以说是喜剧、动作、色情全覆盖了。





高雅艺术和庸俗艺术的区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展开全面分析,而是提出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看作品是表现人性还是动物性。

作品的高雅和庸俗与题材无关。就是日常的吃喝玩乐,甚至一直为我们讳莫如深的“性”我觉得都可以同时有两种表现,指向人性的复杂,就是高雅的,指向简单的动物性,就是庸俗的。
所以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为人们共同喜欢,虽然在某一时间被贬为庸俗,但因为揭示了永久的人性,最终能够获得人们的承认,如西方表现“性”的题材的电影《本能》和《偷窥无罪》,如西方的小说《十日谈》和印度的《爱经》,还有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些禁书或被特意贬低的书,古代有《金瓶梅》,现代有钱钟书和张爱玲的著作等。
而那些虽然占有垄断资源,以貌似伟大、正确的面孔出现,专写头顶以上部分,避开脐下三寸,看似十分纯洁,但单纯得近乎幼稚,乐观得近乎疯狂,虽然迎合了一时一人的喜欢,成为主流的作品,但最终还是被人们唾弃或遗忘。因为这些作品还是停留在表现人的动物性的层面上,没有性格,没有思想,只呈现出简单的动物性,而动物性只适宜自然地存在在人身上,本来应该隐蔽,而现在这些作品反过来大肆宣扬,以丑为美,其消失的速度比产生的速度还要快。
在越来越物欲的社会里,人性被动物性挤压到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地步,要创造伟大的文艺,就要认清这个形势,耐得住寂寞,不要挤到动物的中心去,描画出动物的丑态,虽然可以赢得现时的喝彩,但实在是不配称之为文艺的,即使要,也只能称之为庸俗文艺,和它的作者一样速朽。

当然是吴彦祖的演技比较好啦。毕竟他是唯一一个颜值有可能威胁到我的男人。黎明的影视作品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可能就是《赌神3之少年赌神》,而吴彦祖的作品就比较多了,演技也一直都在线上,例如《新警察故事》中就将一个被警察父亲家暴而产生变态心理以杀警察为乐的暴徒演绎的淋漓尽致。还有《单身男女》《偷窥无罪》《门徒》《全城热恋》《赤裸特工》等。吴彦祖可以说是喜剧、动作、色情全覆盖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70177/
 推荐视频

指挥家(国语版)

克里斯蒂亚娜 ‧德‧布奥恩 本杰明·温赖特 斯科特·特纳·菲尔德 塞马斯·F·萨金特 安妮特·马尔赫毕 雷蒙德·提哈瑞 吉斯·舒尔腾·范·艾查特 理查德·塞梅尔 西恩·托马斯 蒂姆·埃亨 席琳·珀赛尔 奇普·布雷 玛丽-克莱尔·维特洛克斯 杰里迈亚·弗莱明 詹姆斯·卡罗尔·乔丹

少男奶爸第四季

让-卢克·比洛多 德雷克·迪勒 塔吉·莫里 梅莉莎·彼得曼 Chelsea Kane

《我和我的父辈》电影幕后纪实节目

吴京 章子怡 徐峥 沈腾 韩昊霖 黄轩 吴磊 马丽 宋佳 欧豪 陶虹 贾冰 张雨绮 焦圣祥 倪虹洁 樊雨洁 张建亚 张芝华 张国强 宁理 胡可 沙溢 马书良 曹可凡 万茜 祖峰 吴昊宸 张艺谋 袁近辉 陈道明 海清 任思诺 彭昱畅 李乃文 耿乐 杜江 张天爱 李光洁 余皑磊 魏晨 白那日苏 江水 逯长恩 张恒瑞 阿楠 洪烈 艾伦 辣目洋子 常远 吴昱翰 周庆昀 王成思 宋阳 李海银 李雪健 张小斐 龚毅星

条子家族的崩溃

马克·斯特朗 保罗·贝坦尼 布莱恩·考克斯 斯蒂芬·格拉汉姆 佐伊·塔珀 本·克朗普顿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