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夫人为何叫桃花夫人(信阳息夫人为什么叫桃花夫人)

男权时代被摆弄的命运。

就聊聊息夫人的故事吧。反正是男人爱聊的一笑倾人国的故事。

借邓伐申的四年后,楚文王接到一个盛情邀请。

“请您来揍我!”

这个明显带有自虐倾向的要求是息国国君提出来的。这不是息国第一次在春秋中露面了,当年姬寤生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位息国竟然主动朝郑国发起了攻击,结果可想而知,被姬寤生打得大败而归。左丘明先生当年就批评过息国的不自量力。

这一次,息国国君又主动惹上了楚国,这应该不是大脑再次短路了。

息侯提出这个膛目结舌的要求说到底不过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息侯的新婚老婆被人调戏了!

前不久,息侯从陈国娶了一个老婆,史称息妫(guī)。这位息妫在经过蔡国时,被蔡国的国君姬献舞留了下来,要请她吃饭。

从礼上来说,这顿饭本不该吃,但息妫还是去吃了,因为姬献舞是她的姐夫,她的姐姐嫁的就是这位蔡侯。

《左传》如下记录蔡侯请息妫吃饭时的理由:蔡侯曰:“吾姨也。”

姐夫请小姨子吃饭,天经地义。但吃饭时,姬献舞搞了诸如摸手扯衣袖的小动作,大有姐夫调戏小姨子也是天经地义的意思。

也不能全怪姬献舞先生不讲究,实在是这位息妫太漂亮,如果春秋有个美女排行榜,她应该是继孔父嘉的妻子,以及宣姜之后的春秋第三大美女。后人传言她艳如桃花,遂名桃花夫人。

数天后,望眼欲穿的息侯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新娘子,跟传说中的一样漂亮,同时,他也听妻子哭诉了在蔡国受到的无礼待遇。

老婆自己都没见上一面,就被连襟姬献舞截了流,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但要真的去攻打蔡国,为老婆讨个公道,息侯又有点偃旗息鼓的意思。

息国当年敢单挑郑国,虽然有点搞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但毕竟还是有点军事实力的,而蔡国也不是什么大国。但有个麻烦的地方。蔡国的朋友多,蔡国靠着这些年持续不断的打酱油积累下来的人品,只怕一开战,真有不少老大哥愿意罩着它。比如齐鲁这些大国都跟蔡国保持过良好的关系。

蔡国不可怕,可怕的是蔡国后面的关系,想来想去,也只有请帮手了,而放眼天下,敢跟中原大国叫板的大概只有楚国。

于是,息侯给楚文王送了那封初看吓人一跳的求打信,息侯表示,楚国可以来进攻我,我就向蔡国求救,到时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攻打蔡国,一定能够大获成功。

正找不到门路向中原进军,这下有人甘于牺牲自己,充当带路党。楚文王没有犹豫,刚被师傅打了屁股,正好拿蔡国开刀当交作业。

公元684年,楚军进攻息国,息侯依计向蔡国送去了求救信,接信后,姬献舞亲自率兵来救苦救难,想来,姬献舞先生大概想着要是打赢了楚军,少不得息侯要请自己吃饭,一吃饭就又可以看到桃花小姨子了。

这说明,色真的令人智昏。

刚来到息国,蔡国就进入了楚军的包围圈,姬献舞奋力杀出重围 ,直奔息国的都城。为色鬼进出的城门紧闭着。姬献舞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兴兵来救息国,息国却不按说好的时间地点来接应,现在又不肯放他进城,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了,因为楚军已经追上来了。

姬献舞只好再次脚底抹油,掉头就走。基本上,逃脱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在春秋时,大家还是比较注意保持君子作风的,一般不赶尽杀绝。更不会刻意活捉对方的国君。毕竟抓了回去,杀了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共愤,不杀,这么个大活人,要吃要喝还要防逃跑。实在不是什么划算的买卖。

但这伙南方来的荆蛮子显然不懂中原行规,竟然紧追不放,一直追到莘野这个地方,将姬献舞给活捉了。

第二天,姬献舞明白了自己失败的原因。息侯拿着酒肉前来稿劳他口中的侵略者楚军。

这个事情说起来是姬献舞非礼小姨子在先,但息侯设计陷害前来救援自己的盟友国也并不光彩,而且还破坏了春秋的传统,以前大家都是有难必救,自此之后,要再想搬救兵,就得先派一个世子(至少是公子)过来当人质。

想来,春秋前的我们,还是保有一份互信的,随着我们越来越聪明,这些信任逐渐烟消云散。

楚文王大败蔡军,还活捉了蔡国国君,这个成绩是辉煌的,辉煌到孔子先生都不能忽略他们了。自进入春秋以来,楚国虽然在江汉平原搞得热火朝天,但孔子先生没有浪费一点笔墨在楚国身上。颇有些任你闹翻天,不过是第三世界小波澜的意思。但这一次,孔子先生郑重记录下这件事.

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春秋》鲁庄公十年)

大家应该知道孔老师又调皮了,明明人家是楚王,孔老师偏偏以荆来称呼人家。

在孔老师的称呼里,是有着严密的道德等级划分的,具体来说,以爵位来称呼是最正规最高级的,接下来,就是称人的字,再往下,就是称人的名,降一级,就称他的氏。如果叫人家老张,在春秋时就不太礼貌。比称氏还差的是称他的国。但称国还不是最差的,最差的是称州。

荆就是一个州名,孔子先生用了最低的级别来称呼楚文王。

楚文王是不在乎这些讲究的,楚国出土的文物显示楚人常自称荆人。

这些讲究也不抵饱,还是实惠最重要,孔先生拐着弯把楚国人鄙视了一顿,却也不得不记下楚国的这次军事行动。

楚辟陋在夷,于此始通上国。

一向为中原大国所鄙夷的蛮荒小国楚国,终于在中原的逐鹿场上以强有力的一战宣示了自己的存在。经过楚国数百年的努力,终于以观中国之政了。

楚文王带着俘虏回国。一路上,楚文王却兴高采烈不起来。虽然战果是辉煌的,但战果更是烦人的。俘虏姬献舞先生一路痛骂不已。

当俘虏当然不好受,何况还是当了荆蛮子的俘虏,更何况还是救人被坑的。姬献舞有些想不开很正常,但顺便骂人就不对了。既然知道楚人属于原始社会,就应该知道原始社会有时候是会吃人的。

楚文王被骂得实在有些心烦,索性下令架起大锅,把这个蔡侯煮了祭太庙。煮国君这种事,往上数,一百年前也就周夷王干过,楚文王也算开个洋荤吧。

锅架上了,水也煮开了,这也不是水煮唐僧,不会有孙悟空跳出来救人。眼见姬献舞先生就要变成姬献肉先生,有个人跳了出来。

楚国大臣鬻拳听说后,连忙跑了过来,大叫锅下留人,表示大王要是想问鼎中原,就不应该鼎煮蔡侯,因为一煮这个蔡侯,我们是吃上肉了,但会惹得其它小国畏惧我们,到时候合起伙来防备我们。

“不如把这个蔡侯放了,跟他结盟。”最后,鬻拳建议道。

放了?好不容易抓来的,这小子又骂了我四百里路九十道弯,不煮了实在难消心头之恨。楚文王下令继续添柴。

眼见楚文王是铁了心要吃人肉。鬻拳一把冲到王座前,抓住楚文王的袖子,一出手就亮了剑。

“你要不听我的,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算了。”

楚的王真不是好当的,当初保申拿着荆条来打屁股,已经吓了楚文王一跳,这次直接拔刀子。

见到管制刀具,楚文王连忙服软,表示不煮了不煮了。

鬻拳松开了楚文王的袖子,剑还在手上。

“我用兵器威吓君王,已经犯下最大的罪行。”

说罢,鬻拳挥剑斩下自己的一条腿。

为了救不相干的蔡侯,鬻拳付出了自己的一条腿,只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才符合楚国的利益。

有臣如此,楚国安能不兴。

(鬻拳确实兵谏楚文王,但为煮蔡侯兵谏,是源自历史小说《东国列国志》,确切与否,尚待考证。)

楚文王也被鬻拳这种敢于直谏的精神所感动,据说,楚文王将鬻拳的断脚捡起来,放到太庙进行供奉,这个应该是小说家的发挥了。因为在没有冰箱的春秋,供奉一条肉腿难度实在太大。

这位鬻拳也算是一位猛人了,大概以前也是行军打仗的,现在一条腿没有了,再也没有办法上战场。于是,楚文王任命他为大阍,负责掌管城门。

这又是一个让楚文王以后会后悔得抽自己耳光的决定。

骂也骂了,煮沸的大锅也见过了。姬献舞先生总算适应了囚犯这个全新的身份。开始好好改造自己,争取早日重新做人。

他对自己调戏小姨子这件事情有没有反省就不知道了,可以确定的是,他对息侯的仇恨却与日俱增。

我调戏你老婆是不对,但你可以批评我啊,大不了告诉我老婆,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到老丈人哪里申诉啊,怎么可以勾结南方的荆蛮子陷害我?

于是,在楚国的姬献舞第一个思考的问题不是怎么逃跑,而是怎么报复息侯。在楚国呆过一段时间后,姬献舞大概也了解了自己的监狱长楚文王,知道这位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那就好办了。算跟我有共同语言。

姬献舞找到楚文王,经常跟这位文王聊聊天,主要就是反省自己以前犯下的生活作风上的错误,当然,说到最后,他总是这样为自己开解。

不是寡人好色啊,其在是息妫太美,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心动。

据我看,楚文王就是一个正常男人,说得多了,楚文王心里也惦记上了。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会引起蔡侯失礼,最后还亡了国?

百闻还是不如一见吧。四年后,楚文王再也忍耐不住,发兵前往息国,号称要与息国举行会面,因为是带着兵去的,大概以军事演习为借口吧。

到了息国,楚文王表示自己还带了一些南国的土特产,请息侯一起过来吃个饭。这种招数太不新鲜,但对笨人来说,用新招数就太浪费了。息侯乘兴而来,当场被拿下,楚国趁机灭亡息国,将息妫掠了回去。

见到息妫,楚文王发现姬献舞并没有说谎,这确实是一个美女。欣喜之下,楚文王将息妫接进宫,三年后,生下两个儿子:堵敖和以后的成王。据记载,楚文王还将息妫立为正夫人。

这场婚姻从性质上来说属于梁山好汉下山抢个压寨夫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并不新鲜,比如后梁皇帝朱温就经常抢别人的老婆。但在春秋来说,还属于先例,这再一次证明了楚人敢为天下先的伟大气魄。而且楚人还毫不避讳,将息妫立为楚国的夫人。这在中原是绝对不可想像的事情。当然,这是楚国,一切皆有可能,楚国最高级别的大臣令尹彭仲爽,就是楚文王灭申国时从申国抓回来的俘虏。人家的大臣抓来当上臣,人家的老婆抓来当夫人,也算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吧。

托楚国前些年大跃进的福,息妫从一个侯爵夫人变成了王后,但息妫并没有因此而快乐起来。

楚成王发现这位息妫回到楚国之后,从来不主动说话。据说,这也是息妫得名桃花夫人的缘由之一,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嘛。

楚成王很郁闷,虽然娶亲的过程粗暴简单了点,但毕竟已经睡到一起了,生米不但煮成熟饭,连锅巴都有了。这也是缘份啊,干嘛还冰冷着这张脸呢?楚成王想是不是这位息妫嫌弃自己呢。

据史书记载,楚文王虽然气度不凡,但外表欠佳,他本人是个鸡胸,顺便提一下,他的师傅保申是个驼背。楚国这一对师徒比起齐国的桓公跟管仲组合,从感观上是要差一些。

考虑到这个因素,楚王决定跟息妫好好沟通一下,聊一聊人生。

“夫人,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话呢?”

息妫回以一声幽幽的叹息: “我一个女人,侍奉了两个丈夫,本该殉节而死,我又不敢死,还能说些什么呢?”

这个答案让楚文王又喜又忧,喜的是息妫没有嫌他鸡胸,但楚文王也听出了息妫语气里的不满。要想让息妫开朗起来,看来得让她出一口气。而这个事情说来说去,还是蔡国引起的。现在蔡国的姬献舞就在楚国关着呢,但杀他是不可能的,上回要煮他,鬻拳就断了一条腿,再动手,鬻拳就没有腿走路了。

想了一下,楚文王说:我替你攻打一次蔡国吧。

于是,这一年的秋天,楚文王特地进攻蔡国。

这一年,郑国的郑厉公在搞回归之旅,齐国在组织各国攻打宋国,鲁国向来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自然就没有人顾得上蔡国这个跟班的。楚军大胜而归。

据说,息妫果然心情开朗了许多。也算一起为博佳人一笑的烽火戏诸侯吧。

被称桃花夫人,证明其貌美如花;被尊平安神,证明其法力无边,保一方平安,受人朝拜;被历代诗人传唱,说明其具有时代影响力。

男权时代被摆弄的命运。

就聊聊息夫人的故事吧。反正是男人爱聊的一笑倾人国的故事。

借邓伐申的四年后,楚文王接到一个盛情邀请。

“请您来揍我!”

这个明显带有自虐倾向的要求是息国国君提出来的。这不是息国第一次在春秋中露面了,当年姬寤生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位息国竟然主动朝郑国发起了攻击,结果可想而知,被姬寤生打得大败而归。左丘明先生当年就批评过息国的不自量力。

这一次,息国国君又主动惹上了楚国,这应该不是大脑再次短路了。

息侯提出这个膛目结舌的要求说到底不过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息侯的新婚老婆被人调戏了!

前不久,息侯从陈国娶了一个老婆,史称息妫(guī)。这位息妫在经过蔡国时,被蔡国的国君姬献舞留了下来,要请她吃饭。

从礼上来说,这顿饭本不该吃,但息妫还是去吃了,因为姬献舞是她的姐夫,她的姐姐嫁的就是这位蔡侯。

《左传》如下记录蔡侯请息妫吃饭时的理由:蔡侯曰:“吾姨也。”

姐夫请小姨子吃饭,天经地义。但吃饭时,姬献舞搞了诸如摸手扯衣袖的小动作,大有姐夫调戏小姨子也是天经地义的意思。

也不能全怪姬献舞先生不讲究,实在是这位息妫太漂亮,如果春秋有个美女排行榜,她应该是继孔父嘉的妻子,以及宣姜之后的春秋第三大美女。后人传言她艳如桃花,遂名桃花夫人。

数天后,望眼欲穿的息侯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新娘子,跟传说中的一样漂亮,同时,他也听妻子哭诉了在蔡国受到的无礼待遇。

老婆自己都没见上一面,就被连襟姬献舞截了流,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但要真的去攻打蔡国,为老婆讨个公道,息侯又有点偃旗息鼓的意思。

息国当年敢单挑郑国,虽然有点搞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但毕竟还是有点军事实力的,而蔡国也不是什么大国。但有个麻烦的地方。蔡国的朋友多,蔡国靠着这些年持续不断的打酱油积累下来的人品,只怕一开战,真有不少老大哥愿意罩着它。比如齐鲁这些大国都跟蔡国保持过良好的关系。

蔡国不可怕,可怕的是蔡国后面的关系,想来想去,也只有请帮手了,而放眼天下,敢跟中原大国叫板的大概只有楚国。

于是,息侯给楚文王送了那封初看吓人一跳的求打信,息侯表示,楚国可以来进攻我,我就向蔡国求救,到时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攻打蔡国,一定能够大获成功。

正找不到门路向中原进军,这下有人甘于牺牲自己,充当带路党。楚文王没有犹豫,刚被师傅打了屁股,正好拿蔡国开刀当交作业。

公元684年,楚军进攻息国,息侯依计向蔡国送去了求救信,接信后,姬献舞亲自率兵来救苦救难,想来,姬献舞先生大概想着要是打赢了楚军,少不得息侯要请自己吃饭,一吃饭就又可以看到桃花小姨子了。

这说明,色真的令人智昏。

刚来到息国,蔡国就进入了楚军的包围圈,姬献舞奋力杀出重围 ,直奔息国的都城。为色鬼进出的城门紧闭着。姬献舞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兴兵来救息国,息国却不按说好的时间地点来接应,现在又不肯放他进城,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了,因为楚军已经追上来了。

姬献舞只好再次脚底抹油,掉头就走。基本上,逃脱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在春秋时,大家还是比较注意保持君子作风的,一般不赶尽杀绝。更不会刻意活捉对方的国君。毕竟抓了回去,杀了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共愤,不杀,这么个大活人,要吃要喝还要防逃跑。实在不是什么划算的买卖。

但这伙南方来的荆蛮子显然不懂中原行规,竟然紧追不放,一直追到莘野这个地方,将姬献舞给活捉了。

第二天,姬献舞明白了自己失败的原因。息侯拿着酒肉前来稿劳他口中的侵略者楚军。

这个事情说起来是姬献舞非礼小姨子在先,但息侯设计陷害前来救援自己的盟友国也并不光彩,而且还破坏了春秋的传统,以前大家都是有难必救,自此之后,要再想搬救兵,就得先派一个世子(至少是公子)过来当人质。

想来,春秋前的我们,还是保有一份互信的,随着我们越来越聪明,这些信任逐渐烟消云散。

楚文王大败蔡军,还活捉了蔡国国君,这个成绩是辉煌的,辉煌到孔子先生都不能忽略他们了。自进入春秋以来,楚国虽然在江汉平原搞得热火朝天,但孔子先生没有浪费一点笔墨在楚国身上。颇有些任你闹翻天,不过是第三世界小波澜的意思。但这一次,孔子先生郑重记录下这件事.

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春秋》鲁庄公十年)

大家应该知道孔老师又调皮了,明明人家是楚王,孔老师偏偏以荆来称呼人家。

在孔老师的称呼里,是有着严密的道德等级划分的,具体来说,以爵位来称呼是最正规最高级的,接下来,就是称人的字,再往下,就是称人的名,降一级,就称他的氏。如果叫人家老张,在春秋时就不太礼貌。比称氏还差的是称他的国。但称国还不是最差的,最差的是称州。

荆就是一个州名,孔子先生用了最低的级别来称呼楚文王。

楚文王是不在乎这些讲究的,楚国出土的文物显示楚人常自称荆人。

这些讲究也不抵饱,还是实惠最重要,孔先生拐着弯把楚国人鄙视了一顿,却也不得不记下楚国的这次军事行动。

楚辟陋在夷,于此始通上国。

一向为中原大国所鄙夷的蛮荒小国楚国,终于在中原的逐鹿场上以强有力的一战宣示了自己的存在。经过楚国数百年的努力,终于以观中国之政了。

楚文王带着俘虏回国。一路上,楚文王却兴高采烈不起来。虽然战果是辉煌的,但战果更是烦人的。俘虏姬献舞先生一路痛骂不已。

当俘虏当然不好受,何况还是当了荆蛮子的俘虏,更何况还是救人被坑的。姬献舞有些想不开很正常,但顺便骂人就不对了。既然知道楚人属于原始社会,就应该知道原始社会有时候是会吃人的。

楚文王被骂得实在有些心烦,索性下令架起大锅,把这个蔡侯煮了祭太庙。煮国君这种事,往上数,一百年前也就周夷王干过,楚文王也算开个洋荤吧。

锅架上了,水也煮开了,这也不是水煮唐僧,不会有孙悟空跳出来救人。眼见姬献舞先生就要变成姬献肉先生,有个人跳了出来。

楚国大臣鬻拳听说后,连忙跑了过来,大叫锅下留人,表示大王要是想问鼎中原,就不应该鼎煮蔡侯,因为一煮这个蔡侯,我们是吃上肉了,但会惹得其它小国畏惧我们,到时候合起伙来防备我们。

“不如把这个蔡侯放了,跟他结盟。”最后,鬻拳建议道。

放了?好不容易抓来的,这小子又骂了我四百里路九十道弯,不煮了实在难消心头之恨。楚文王下令继续添柴。

眼见楚文王是铁了心要吃人肉。鬻拳一把冲到王座前,抓住楚文王的袖子,一出手就亮了剑。

“你要不听我的,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算了。”

楚的王真不是好当的,当初保申拿着荆条来打屁股,已经吓了楚文王一跳,这次直接拔刀子。

见到管制刀具,楚文王连忙服软,表示不煮了不煮了。

鬻拳松开了楚文王的袖子,剑还在手上。

“我用兵器威吓君王,已经犯下最大的罪行。”

说罢,鬻拳挥剑斩下自己的一条腿。

为了救不相干的蔡侯,鬻拳付出了自己的一条腿,只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才符合楚国的利益。

有臣如此,楚国安能不兴。

(鬻拳确实兵谏楚文王,但为煮蔡侯兵谏,是源自历史小说《东国列国志》,确切与否,尚待考证。)

楚文王也被鬻拳这种敢于直谏的精神所感动,据说,楚文王将鬻拳的断脚捡起来,放到太庙进行供奉,这个应该是小说家的发挥了。因为在没有冰箱的春秋,供奉一条肉腿难度实在太大。

这位鬻拳也算是一位猛人了,大概以前也是行军打仗的,现在一条腿没有了,再也没有办法上战场。于是,楚文王任命他为大阍,负责掌管城门。

这又是一个让楚文王以后会后悔得抽自己耳光的决定。

骂也骂了,煮沸的大锅也见过了。姬献舞先生总算适应了囚犯这个全新的身份。开始好好改造自己,争取早日重新做人。

他对自己调戏小姨子这件事情有没有反省就不知道了,可以确定的是,他对息侯的仇恨却与日俱增。

我调戏你老婆是不对,但你可以批评我啊,大不了告诉我老婆,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到老丈人哪里申诉啊,怎么可以勾结南方的荆蛮子陷害我?

于是,在楚国的姬献舞第一个思考的问题不是怎么逃跑,而是怎么报复息侯。在楚国呆过一段时间后,姬献舞大概也了解了自己的监狱长楚文王,知道这位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那就好办了。算跟我有共同语言。

姬献舞找到楚文王,经常跟这位文王聊聊天,主要就是反省自己以前犯下的生活作风上的错误,当然,说到最后,他总是这样为自己开解。

不是寡人好色啊,其在是息妫太美,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心动。

据我看,楚文王就是一个正常男人,说得多了,楚文王心里也惦记上了。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会引起蔡侯失礼,最后还亡了国?

百闻还是不如一见吧。四年后,楚文王再也忍耐不住,发兵前往息国,号称要与息国举行会面,因为是带着兵去的,大概以军事演习为借口吧。

到了息国,楚文王表示自己还带了一些南国的土特产,请息侯一起过来吃个饭。这种招数太不新鲜,但对笨人来说,用新招数就太浪费了。息侯乘兴而来,当场被拿下,楚国趁机灭亡息国,将息妫掠了回去。

见到息妫,楚文王发现姬献舞并没有说谎,这确实是一个美女。欣喜之下,楚文王将息妫接进宫,三年后,生下两个儿子:堵敖和以后的成王。据记载,楚文王还将息妫立为正夫人。

这场婚姻从性质上来说属于梁山好汉下山抢个压寨夫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并不新鲜,比如后梁皇帝朱温就经常抢别人的老婆。但在春秋来说,还属于先例,这再一次证明了楚人敢为天下先的伟大气魄。而且楚人还毫不避讳,将息妫立为楚国的夫人。这在中原是绝对不可想像的事情。当然,这是楚国,一切皆有可能,楚国最高级别的大臣令尹彭仲爽,就是楚文王灭申国时从申国抓回来的俘虏。人家的大臣抓来当上臣,人家的老婆抓来当夫人,也算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吧。

托楚国前些年大跃进的福,息妫从一个侯爵夫人变成了王后,但息妫并没有因此而快乐起来。

楚成王发现这位息妫回到楚国之后,从来不主动说话。据说,这也是息妫得名桃花夫人的缘由之一,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嘛。

楚成王很郁闷,虽然娶亲的过程粗暴简单了点,但毕竟已经睡到一起了,生米不但煮成熟饭,连锅巴都有了。这也是缘份啊,干嘛还冰冷着这张脸呢?楚成王想是不是这位息妫嫌弃自己呢。

据史书记载,楚文王虽然气度不凡,但外表欠佳,他本人是个鸡胸,顺便提一下,他的师傅保申是个驼背。楚国这一对师徒比起齐国的桓公跟管仲组合,从感观上是要差一些。

考虑到这个因素,楚王决定跟息妫好好沟通一下,聊一聊人生。

“夫人,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话呢?”

息妫回以一声幽幽的叹息: “我一个女人,侍奉了两个丈夫,本该殉节而死,我又不敢死,还能说些什么呢?”

这个答案让楚文王又喜又忧,喜的是息妫没有嫌他鸡胸,但楚文王也听出了息妫语气里的不满。要想让息妫开朗起来,看来得让她出一口气。而这个事情说来说去,还是蔡国引起的。现在蔡国的姬献舞就在楚国关着呢,但杀他是不可能的,上回要煮他,鬻拳就断了一条腿,再动手,鬻拳就没有腿走路了。

想了一下,楚文王说:我替你攻打一次蔡国吧。

于是,这一年的秋天,楚文王特地进攻蔡国。

这一年,郑国的郑厉公在搞回归之旅,齐国在组织各国攻打宋国,鲁国向来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自然就没有人顾得上蔡国这个跟班的。楚军大胜而归。

据说,息妫果然心情开朗了许多。也算一起为博佳人一笑的烽火戏诸侯吧。

被称桃花夫人,证明其貌美如花;被尊平安神,证明其法力无边,保一方平安,受人朝拜;被历代诗人传唱,说明其具有时代影响力。

姐夫垂诞小姨子的美色,连襟联合他国攻打姐夫。姐夫败落。姐夫又兴风作浪,小姨子连襟都被俘虏。后二人殉情而死。

男权时代被摆弄的命运。

就聊聊息夫人的故事吧。反正是男人爱聊的一笑倾人国的故事。

借邓伐申的四年后,楚文王接到一个盛情邀请。

“请您来揍我!”

这个明显带有自虐倾向的要求是息国国君提出来的。这不是息国第一次在春秋中露面了,当年姬寤生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位息国竟然主动朝郑国发起了攻击,结果可想而知,被姬寤生打得大败而归。左丘明先生当年就批评过息国的不自量力。

这一次,息国国君又主动惹上了楚国,这应该不是大脑再次短路了。

息侯提出这个膛目结舌的要求说到底不过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息侯的新婚老婆被人调戏了!

前不久,息侯从陈国娶了一个老婆,史称息妫(guī)。这位息妫在经过蔡国时,被蔡国的国君姬献舞留了下来,要请她吃饭。

从礼上来说,这顿饭本不该吃,但息妫还是去吃了,因为姬献舞是她的姐夫,她的姐姐嫁的就是这位蔡侯。

《左传》如下记录蔡侯请息妫吃饭时的理由:蔡侯曰:“吾姨也。”

姐夫请小姨子吃饭,天经地义。但吃饭时,姬献舞搞了诸如摸手扯衣袖的小动作,大有姐夫调戏小姨子也是天经地义的意思。

也不能全怪姬献舞先生不讲究,实在是这位息妫太漂亮,如果春秋有个美女排行榜,她应该是继孔父嘉的妻子,以及宣姜之后的春秋第三大美女。后人传言她艳如桃花,遂名桃花夫人。

数天后,望眼欲穿的息侯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新娘子,跟传说中的一样漂亮,同时,他也听妻子哭诉了在蔡国受到的无礼待遇。

老婆自己都没见上一面,就被连襟姬献舞截了流,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但要真的去攻打蔡国,为老婆讨个公道,息侯又有点偃旗息鼓的意思。

息国当年敢单挑郑国,虽然有点搞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但毕竟还是有点军事实力的,而蔡国也不是什么大国。但有个麻烦的地方。蔡国的朋友多,蔡国靠着这些年持续不断的打酱油积累下来的人品,只怕一开战,真有不少老大哥愿意罩着它。比如齐鲁这些大国都跟蔡国保持过良好的关系。

蔡国不可怕,可怕的是蔡国后面的关系,想来想去,也只有请帮手了,而放眼天下,敢跟中原大国叫板的大概只有楚国。

于是,息侯给楚文王送了那封初看吓人一跳的求打信,息侯表示,楚国可以来进攻我,我就向蔡国求救,到时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攻打蔡国,一定能够大获成功。

正找不到门路向中原进军,这下有人甘于牺牲自己,充当带路党。楚文王没有犹豫,刚被师傅打了屁股,正好拿蔡国开刀当交作业。

公元684年,楚军进攻息国,息侯依计向蔡国送去了求救信,接信后,姬献舞亲自率兵来救苦救难,想来,姬献舞先生大概想着要是打赢了楚军,少不得息侯要请自己吃饭,一吃饭就又可以看到桃花小姨子了。

这说明,色真的令人智昏。

刚来到息国,蔡国就进入了楚军的包围圈,姬献舞奋力杀出重围 ,直奔息国的都城。为色鬼进出的城门紧闭着。姬献舞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兴兵来救息国,息国却不按说好的时间地点来接应,现在又不肯放他进城,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了,因为楚军已经追上来了。

姬献舞只好再次脚底抹油,掉头就走。基本上,逃脱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在春秋时,大家还是比较注意保持君子作风的,一般不赶尽杀绝。更不会刻意活捉对方的国君。毕竟抓了回去,杀了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共愤,不杀,这么个大活人,要吃要喝还要防逃跑。实在不是什么划算的买卖。

但这伙南方来的荆蛮子显然不懂中原行规,竟然紧追不放,一直追到莘野这个地方,将姬献舞给活捉了。

第二天,姬献舞明白了自己失败的原因。息侯拿着酒肉前来稿劳他口中的侵略者楚军。

这个事情说起来是姬献舞非礼小姨子在先,但息侯设计陷害前来救援自己的盟友国也并不光彩,而且还破坏了春秋的传统,以前大家都是有难必救,自此之后,要再想搬救兵,就得先派一个世子(至少是公子)过来当人质。

想来,春秋前的我们,还是保有一份互信的,随着我们越来越聪明,这些信任逐渐烟消云散。

楚文王大败蔡军,还活捉了蔡国国君,这个成绩是辉煌的,辉煌到孔子先生都不能忽略他们了。自进入春秋以来,楚国虽然在江汉平原搞得热火朝天,但孔子先生没有浪费一点笔墨在楚国身上。颇有些任你闹翻天,不过是第三世界小波澜的意思。但这一次,孔子先生郑重记录下这件事.

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春秋》鲁庄公十年)

大家应该知道孔老师又调皮了,明明人家是楚王,孔老师偏偏以荆来称呼人家。

在孔老师的称呼里,是有着严密的道德等级划分的,具体来说,以爵位来称呼是最正规最高级的,接下来,就是称人的字,再往下,就是称人的名,降一级,就称他的氏。如果叫人家老张,在春秋时就不太礼貌。比称氏还差的是称他的国。但称国还不是最差的,最差的是称州。

荆就是一个州名,孔子先生用了最低的级别来称呼楚文王。

楚文王是不在乎这些讲究的,楚国出土的文物显示楚人常自称荆人。

这些讲究也不抵饱,还是实惠最重要,孔先生拐着弯把楚国人鄙视了一顿,却也不得不记下楚国的这次军事行动。

楚辟陋在夷,于此始通上国。

一向为中原大国所鄙夷的蛮荒小国楚国,终于在中原的逐鹿场上以强有力的一战宣示了自己的存在。经过楚国数百年的努力,终于以观中国之政了。

楚文王带着俘虏回国。一路上,楚文王却兴高采烈不起来。虽然战果是辉煌的,但战果更是烦人的。俘虏姬献舞先生一路痛骂不已。

当俘虏当然不好受,何况还是当了荆蛮子的俘虏,更何况还是救人被坑的。姬献舞有些想不开很正常,但顺便骂人就不对了。既然知道楚人属于原始社会,就应该知道原始社会有时候是会吃人的。

楚文王被骂得实在有些心烦,索性下令架起大锅,把这个蔡侯煮了祭太庙。煮国君这种事,往上数,一百年前也就周夷王干过,楚文王也算开个洋荤吧。

锅架上了,水也煮开了,这也不是水煮唐僧,不会有孙悟空跳出来救人。眼见姬献舞先生就要变成姬献肉先生,有个人跳了出来。

楚国大臣鬻拳听说后,连忙跑了过来,大叫锅下留人,表示大王要是想问鼎中原,就不应该鼎煮蔡侯,因为一煮这个蔡侯,我们是吃上肉了,但会惹得其它小国畏惧我们,到时候合起伙来防备我们。

“不如把这个蔡侯放了,跟他结盟。”最后,鬻拳建议道。

放了?好不容易抓来的,这小子又骂了我四百里路九十道弯,不煮了实在难消心头之恨。楚文王下令继续添柴。

眼见楚文王是铁了心要吃人肉。鬻拳一把冲到王座前,抓住楚文王的袖子,一出手就亮了剑。

“你要不听我的,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算了。”

楚的王真不是好当的,当初保申拿着荆条来打屁股,已经吓了楚文王一跳,这次直接拔刀子。

见到管制刀具,楚文王连忙服软,表示不煮了不煮了。

鬻拳松开了楚文王的袖子,剑还在手上。

“我用兵器威吓君王,已经犯下最大的罪行。”

说罢,鬻拳挥剑斩下自己的一条腿。

为了救不相干的蔡侯,鬻拳付出了自己的一条腿,只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才符合楚国的利益。

有臣如此,楚国安能不兴。

(鬻拳确实兵谏楚文王,但为煮蔡侯兵谏,是源自历史小说《东国列国志》,确切与否,尚待考证。)

楚文王也被鬻拳这种敢于直谏的精神所感动,据说,楚文王将鬻拳的断脚捡起来,放到太庙进行供奉,这个应该是小说家的发挥了。因为在没有冰箱的春秋,供奉一条肉腿难度实在太大。

这位鬻拳也算是一位猛人了,大概以前也是行军打仗的,现在一条腿没有了,再也没有办法上战场。于是,楚文王任命他为大阍,负责掌管城门。

这又是一个让楚文王以后会后悔得抽自己耳光的决定。

骂也骂了,煮沸的大锅也见过了。姬献舞先生总算适应了囚犯这个全新的身份。开始好好改造自己,争取早日重新做人。

他对自己调戏小姨子这件事情有没有反省就不知道了,可以确定的是,他对息侯的仇恨却与日俱增。

我调戏你老婆是不对,但你可以批评我啊,大不了告诉我老婆,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到老丈人哪里申诉啊,怎么可以勾结南方的荆蛮子陷害我?

于是,在楚国的姬献舞第一个思考的问题不是怎么逃跑,而是怎么报复息侯。在楚国呆过一段时间后,姬献舞大概也了解了自己的监狱长楚文王,知道这位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那就好办了。算跟我有共同语言。

姬献舞找到楚文王,经常跟这位文王聊聊天,主要就是反省自己以前犯下的生活作风上的错误,当然,说到最后,他总是这样为自己开解。

不是寡人好色啊,其在是息妫太美,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心动。

据我看,楚文王就是一个正常男人,说得多了,楚文王心里也惦记上了。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会引起蔡侯失礼,最后还亡了国?

百闻还是不如一见吧。四年后,楚文王再也忍耐不住,发兵前往息国,号称要与息国举行会面,因为是带着兵去的,大概以军事演习为借口吧。

到了息国,楚文王表示自己还带了一些南国的土特产,请息侯一起过来吃个饭。这种招数太不新鲜,但对笨人来说,用新招数就太浪费了。息侯乘兴而来,当场被拿下,楚国趁机灭亡息国,将息妫掠了回去。

见到息妫,楚文王发现姬献舞并没有说谎,这确实是一个美女。欣喜之下,楚文王将息妫接进宫,三年后,生下两个儿子:堵敖和以后的成王。据记载,楚文王还将息妫立为正夫人。

这场婚姻从性质上来说属于梁山好汉下山抢个压寨夫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并不新鲜,比如后梁皇帝朱温就经常抢别人的老婆。但在春秋来说,还属于先例,这再一次证明了楚人敢为天下先的伟大气魄。而且楚人还毫不避讳,将息妫立为楚国的夫人。这在中原是绝对不可想像的事情。当然,这是楚国,一切皆有可能,楚国最高级别的大臣令尹彭仲爽,就是楚文王灭申国时从申国抓回来的俘虏。人家的大臣抓来当上臣,人家的老婆抓来当夫人,也算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吧。

托楚国前些年大跃进的福,息妫从一个侯爵夫人变成了王后,但息妫并没有因此而快乐起来。

楚成王发现这位息妫回到楚国之后,从来不主动说话。据说,这也是息妫得名桃花夫人的缘由之一,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嘛。

楚成王很郁闷,虽然娶亲的过程粗暴简单了点,但毕竟已经睡到一起了,生米不但煮成熟饭,连锅巴都有了。这也是缘份啊,干嘛还冰冷着这张脸呢?楚成王想是不是这位息妫嫌弃自己呢。

据史书记载,楚文王虽然气度不凡,但外表欠佳,他本人是个鸡胸,顺便提一下,他的师傅保申是个驼背。楚国这一对师徒比起齐国的桓公跟管仲组合,从感观上是要差一些。

考虑到这个因素,楚王决定跟息妫好好沟通一下,聊一聊人生。

“夫人,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话呢?”

息妫回以一声幽幽的叹息: “我一个女人,侍奉了两个丈夫,本该殉节而死,我又不敢死,还能说些什么呢?”

这个答案让楚文王又喜又忧,喜的是息妫没有嫌他鸡胸,但楚文王也听出了息妫语气里的不满。要想让息妫开朗起来,看来得让她出一口气。而这个事情说来说去,还是蔡国引起的。现在蔡国的姬献舞就在楚国关着呢,但杀他是不可能的,上回要煮他,鬻拳就断了一条腿,再动手,鬻拳就没有腿走路了。

想了一下,楚文王说:我替你攻打一次蔡国吧。

于是,这一年的秋天,楚文王特地进攻蔡国。

这一年,郑国的郑厉公在搞回归之旅,齐国在组织各国攻打宋国,鲁国向来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自然就没有人顾得上蔡国这个跟班的。楚军大胜而归。

据说,息妫果然心情开朗了许多。也算一起为博佳人一笑的烽火戏诸侯吧。

被称桃花夫人,证明其貌美如花;被尊平安神,证明其法力无边,保一方平安,受人朝拜;被历代诗人传唱,说明其具有时代影响力。

姐夫垂诞小姨子的美色,连襟联合他国攻打姐夫。姐夫败落。姐夫又兴风作浪,小姨子连襟都被俘虏。后二人殉情而死。

《桃花夫人》,春秋时期美女妫翟从陈国公主到息夫人到楚夫人一生的传奇故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70464/
 推荐视频

指挥家(国语版)

克里斯蒂亚娜 ‧德‧布奥恩 本杰明·温赖特 斯科特·特纳·菲尔德 塞马斯·F·萨金特 安妮特·马尔赫毕 雷蒙德·提哈瑞 吉斯·舒尔腾·范·艾查特 理查德·塞梅尔 西恩·托马斯 蒂姆·埃亨 席琳·珀赛尔 奇普·布雷 玛丽-克莱尔·维特洛克斯 杰里迈亚·弗莱明 詹姆斯·卡罗尔·乔丹

少男奶爸第四季

让-卢克·比洛多 德雷克·迪勒 塔吉·莫里 梅莉莎·彼得曼 Chelsea Kane

《我和我的父辈》电影幕后纪实节目

吴京 章子怡 徐峥 沈腾 韩昊霖 黄轩 吴磊 马丽 宋佳 欧豪 陶虹 贾冰 张雨绮 焦圣祥 倪虹洁 樊雨洁 张建亚 张芝华 张国强 宁理 胡可 沙溢 马书良 曹可凡 万茜 祖峰 吴昊宸 张艺谋 袁近辉 陈道明 海清 任思诺 彭昱畅 李乃文 耿乐 杜江 张天爱 李光洁 余皑磊 魏晨 白那日苏 江水 逯长恩 张恒瑞 阿楠 洪烈 艾伦 辣目洋子 常远 吴昱翰 周庆昀 王成思 宋阳 李海银 李雪健 张小斐 龚毅星

条子家族的崩溃

马克·斯特朗 保罗·贝坦尼 布莱恩·考克斯 斯蒂芬·格拉汉姆 佐伊·塔珀 本·克朗普顿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