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尿毒症判刑监狱收吗(尿毒症犯重罪要不要坐牢)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本人从事监狱基层工作十四余年,接触过这样的例子数十例,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监狱是一个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的地方,在里面服刑的罪犯各方面都要受到强制管控,包括他们的人身自由、通讯自由、以及日常作息。而问题所提的65岁判无期,并患上了尿毒症,这种情况在我所工作的单位中也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我选取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跟你详细讲述:

在2018年年初,我所分管的警区分下来一名新犯,64岁,本地人,姓吴,合同诈骗罪,原判15年六个月,没收个人所有财产,并处罚金360万元(别吃惊,很多合同诈骗罪罚金都是几百万起步的)。这种年龄较大刑期较长的新犯本来也不是很少见,但这名罪犯的特殊性在于该犯入监之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最主要的是尿毒症和慢性肾衰竭。该犯从分到我警区至今,就没有一天是安宁过的,我印象中每天不是在狱内医院打针就是在去狱内医院的路上,我没有给他安排做太多的活,一般每天就是剪剪成品的线头,每天的任务也不做要求(完全不安排任何劳动是违规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在监区熬了大概半年不到,有一天该犯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急诊。

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的那天晚上我刚好也在里面值班,从发病开始到抵达狱外社会医院半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监狱最怕的事就是死人),经过抢救,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必须马上手术。而病犯手术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必须由罪犯家属签字才行,于是连夜打电话联系该犯家属。该犯入狱前已离婚,家里就两个儿子,没有其他亲人,在我与他的其中一个儿子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厌烦。我在粗略的表述了他父亲的病情后希望他两兄弟来一个把字签了再进行手术,但对方故意岔开话题,一直在说自己父亲曾经的种种不是和过错,我最后重申了一次希望家属来签字,对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你打我哥的电话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我只能拨打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听明我的描述,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没有钱,这手术做不做无所谓。我跟他详细讲了监狱的医疗政策,所有病犯的医疗费用都不用家属缴纳,对方根本都不信,我解释了几分钟,对方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骗我哈。


十五分钟左右该犯的其中一个儿子过来了,火急火燎的找医生签好了字,还没等手术开始就在往外走,我追上了他,说你不等你爸爸做完手术再走吗?他说人都已经关到监狱来了,不是交给你们管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哦!(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场景,世态炎凉,我也见怪不怪),我说做完手术后还有一些后续护理以及你爸营养方面需加强的事项,有必要跟你们沟通一下,他说我可以没时间管他,这种病哪里还有几天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只能说做这一行的民警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我没有过多的去要求该犯的那个儿子留下来商量和沟通,我只能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在手术做完之后,该犯留在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回监狱医院(社会医院治疗要消耗大量警力,因为要24小时看押)。

而尿毒症的治疗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病情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定期透析治疗,这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因为透析必须前往社会医院,而每次的出监治疗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在这过程中必须24小时严格看押值守。一开始因为病情不稳定,是一周透析一次,在一个月后改成半个月透析一次。在这漫长而反复的透析过程中,这名罪犯始终沉默寡言,也非常配合押送干警的管理,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感谢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很内疚,谢谢干部们的照顾之类的话。

我能感受到这名犯人是心存感激的。有一次送往社会医院透析后留院观察一晚,晚上我值班,因为他所属我的警区,从一入监就是我一直在管理他,彼此相对熟悉一点,在帮他买好晚饭吃完后,我跟他聊了快一个小时,他的话也越来越多起来,最后都是他自己在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我是从心里感谢政府和你们,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在外面估计早就死了,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治疗。儿子们都很忙,我确实很想见见他们,但他们不来我也不怪,始终都是我的错,我毁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去触犯法律,但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如果我哪天死了,你给我儿子们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死了就来监狱闹事,这是不厚道的,政府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心里是愧疚的。

我随声的应和着他,他还希望我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他说的话到时候给他儿子看,我拒绝了,因为这种视频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也是多余的,我们已经把工作做的很好,也不需要一个视频来证明我们的工作。我感受到这名罪犯内心的极度落寞和孤独,可能他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能他曾经也为这个家拼搏过,也可能他最终伤害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他心里想要自己最亲的儿子们的原谅,但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自责是多余的,忏悔也是多余的,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这也对所有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在以后的透析治疗我基本每次都随同前往,在这期间也跟该犯家属多次协商过可以申请保外就医(这是程序问题,也知道基本没有家属会答应把人接回去家去),该犯两个儿子在也意料之中没有答应,甚至到最后直接拒绝沟通,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形(每个月的透析费和治疗费保守估计大几万吧,一般的家庭都扛不住的,真的见得太多了类似的情况),但工作还是要进行。在这里我不想去评论很多罪犯家属的冷漠无情,更不能要求罪犯家属需要做什么,社会的残酷和现实比比皆是,只是希望哪怕给一个老人(暂且称该犯一次老人)一丝温暖一声问候都是对自己父亲最大的慰籍。

2019年初我因工作调整调离了还监区,对该病犯的各项事务也都移交给同事。隔墙如隔山,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任何该犯的消息,可能现在还是半个月一次的透析治疗,也可能该犯早已逝去(原谅我的漠不关心,这行做久了,见得太多,任何事都是看淡无奇)。

最后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吧,65岁判无期,保守估计最好的结果80岁以后才能刑满,身患尿毒症并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虽然治疗费监狱全额报销(在满足保外的条件可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率很高,但估计也不会真去申请),恕我直言,能熬过五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监狱不会给犯人免费看病的,无论是多长的刑期或者什么病,患上尿毒症这种重病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由家属接回家就医。

本人从事监狱基层工作十四余年,接触过这样的例子数十例,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监狱是一个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的地方,在里面服刑的罪犯各方面都要受到强制管控,包括他们的人身自由、通讯自由、以及日常作息。而问题所提的65岁判无期,并患上了尿毒症,这种情况在我所工作的单位中也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我选取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跟你详细讲述:

在2018年年初,我所分管的警区分下来一名新犯,64岁,本地人,姓吴,合同诈骗罪,原判15年六个月,没收个人所有财产,并处罚金360万元(别吃惊,很多合同诈骗罪罚金都是几百万起步的)。这种年龄较大刑期较长的新犯本来也不是很少见,但这名罪犯的特殊性在于该犯入监之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最主要的是尿毒症和慢性肾衰竭。该犯从分到我警区至今,就没有一天是安宁过的,我印象中每天不是在狱内医院打针就是在去狱内医院的路上,我没有给他安排做太多的活,一般每天就是剪剪成品的线头,每天的任务也不做要求(完全不安排任何劳动是违规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在监区熬了大概半年不到,有一天该犯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急诊。

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的那天晚上我刚好也在里面值班,从发病开始到抵达狱外社会医院半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监狱最怕的事就是死人),经过抢救,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必须马上手术。而病犯手术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必须由罪犯家属签字才行,于是连夜打电话联系该犯家属。该犯入狱前已离婚,家里就两个儿子,没有其他亲人,在我与他的其中一个儿子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厌烦。我在粗略的表述了他父亲的病情后希望他两兄弟来一个把字签了再进行手术,但对方故意岔开话题,一直在说自己父亲曾经的种种不是和过错,我最后重申了一次希望家属来签字,对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你打我哥的电话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我只能拨打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听明我的描述,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没有钱,这手术做不做无所谓。我跟他详细讲了监狱的医疗政策,所有病犯的医疗费用都不用家属缴纳,对方根本都不信,我解释了几分钟,对方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骗我哈。


十五分钟左右该犯的其中一个儿子过来了,火急火燎的找医生签好了字,还没等手术开始就在往外走,我追上了他,说你不等你爸爸做完手术再走吗?他说人都已经关到监狱来了,不是交给你们管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哦!(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场景,世态炎凉,我也见怪不怪),我说做完手术后还有一些后续护理以及你爸营养方面需加强的事项,有必要跟你们沟通一下,他说我可以没时间管他,这种病哪里还有几天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只能说做这一行的民警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我没有过多的去要求该犯的那个儿子留下来商量和沟通,我只能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在手术做完之后,该犯留在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回监狱医院(社会医院治疗要消耗大量警力,因为要24小时看押)。

而尿毒症的治疗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病情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定期透析治疗,这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因为透析必须前往社会医院,而每次的出监治疗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在这过程中必须24小时严格看押值守。一开始因为病情不稳定,是一周透析一次,在一个月后改成半个月透析一次。在这漫长而反复的透析过程中,这名罪犯始终沉默寡言,也非常配合押送干警的管理,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感谢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很内疚,谢谢干部们的照顾之类的话。

我能感受到这名犯人是心存感激的。有一次送往社会医院透析后留院观察一晚,晚上我值班,因为他所属我的警区,从一入监就是我一直在管理他,彼此相对熟悉一点,在帮他买好晚饭吃完后,我跟他聊了快一个小时,他的话也越来越多起来,最后都是他自己在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我是从心里感谢政府和你们,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在外面估计早就死了,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治疗。儿子们都很忙,我确实很想见见他们,但他们不来我也不怪,始终都是我的错,我毁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去触犯法律,但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如果我哪天死了,你给我儿子们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死了就来监狱闹事,这是不厚道的,政府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心里是愧疚的。

我随声的应和着他,他还希望我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他说的话到时候给他儿子看,我拒绝了,因为这种视频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也是多余的,我们已经把工作做的很好,也不需要一个视频来证明我们的工作。我感受到这名罪犯内心的极度落寞和孤独,可能他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能他曾经也为这个家拼搏过,也可能他最终伤害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他心里想要自己最亲的儿子们的原谅,但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自责是多余的,忏悔也是多余的,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这也对所有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在以后的透析治疗我基本每次都随同前往,在这期间也跟该犯家属多次协商过可以申请保外就医(这是程序问题,也知道基本没有家属会答应把人接回去家去),该犯两个儿子在也意料之中没有答应,甚至到最后直接拒绝沟通,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形(每个月的透析费和治疗费保守估计大几万吧,一般的家庭都扛不住的,真的见得太多了类似的情况),但工作还是要进行。在这里我不想去评论很多罪犯家属的冷漠无情,更不能要求罪犯家属需要做什么,社会的残酷和现实比比皆是,只是希望哪怕给一个老人(暂且称该犯一次老人)一丝温暖一声问候都是对自己父亲最大的慰籍。

2019年初我因工作调整调离了还监区,对该病犯的各项事务也都移交给同事。隔墙如隔山,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任何该犯的消息,可能现在还是半个月一次的透析治疗,也可能该犯早已逝去(原谅我的漠不关心,这行做久了,见得太多,任何事都是看淡无奇)。

最后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吧,65岁判无期,保守估计最好的结果80岁以后才能刑满,身患尿毒症并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虽然治疗费监狱全额报销(在满足保外的条件可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率很高,但估计也不会真去申请),恕我直言,能熬过五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监狱不会给犯人免费看病的,无论是多长的刑期或者什么病,患上尿毒症这种重病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由家属接回家就医。

以下说的犯人,是监狱的,不是拘留所的。

罪犯的基本生活费由国家财政按罪犯人数拨给监狱,每名罪犯每月的生活费包括:吃饭、穿衣、医疗,并且监狱每月发给罪犯零花钱,当然这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有的罪犯入监后,家人从来都不去看望,罪犯也不会饿死在监狱里的,并且罪犯生病了监狱会给罪犯免费治疗。另外监狱里有超市,可以在超市里买到一些食品、香烟等物品,这就需要自己花钱买了,那些家人有钱的罪犯,可以买好烟,买好吃的东西,而那些常年不接见的罪犯,就只能傻看着了。一句话:有钱到哪里都好。

本人从事监狱基层工作十四余年,接触过这样的例子数十例,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监狱是一个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的地方,在里面服刑的罪犯各方面都要受到强制管控,包括他们的人身自由、通讯自由、以及日常作息。而问题所提的65岁判无期,并患上了尿毒症,这种情况在我所工作的单位中也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我选取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跟你详细讲述:

在2018年年初,我所分管的警区分下来一名新犯,64岁,本地人,姓吴,合同诈骗罪,原判15年六个月,没收个人所有财产,并处罚金360万元(别吃惊,很多合同诈骗罪罚金都是几百万起步的)。这种年龄较大刑期较长的新犯本来也不是很少见,但这名罪犯的特殊性在于该犯入监之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最主要的是尿毒症和慢性肾衰竭。该犯从分到我警区至今,就没有一天是安宁过的,我印象中每天不是在狱内医院打针就是在去狱内医院的路上,我没有给他安排做太多的活,一般每天就是剪剪成品的线头,每天的任务也不做要求(完全不安排任何劳动是违规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在监区熬了大概半年不到,有一天该犯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急诊。

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的那天晚上我刚好也在里面值班,从发病开始到抵达狱外社会医院半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监狱最怕的事就是死人),经过抢救,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必须马上手术。而病犯手术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必须由罪犯家属签字才行,于是连夜打电话联系该犯家属。该犯入狱前已离婚,家里就两个儿子,没有其他亲人,在我与他的其中一个儿子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厌烦。我在粗略的表述了他父亲的病情后希望他两兄弟来一个把字签了再进行手术,但对方故意岔开话题,一直在说自己父亲曾经的种种不是和过错,我最后重申了一次希望家属来签字,对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你打我哥的电话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我只能拨打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听明我的描述,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没有钱,这手术做不做无所谓。我跟他详细讲了监狱的医疗政策,所有病犯的医疗费用都不用家属缴纳,对方根本都不信,我解释了几分钟,对方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骗我哈。


十五分钟左右该犯的其中一个儿子过来了,火急火燎的找医生签好了字,还没等手术开始就在往外走,我追上了他,说你不等你爸爸做完手术再走吗?他说人都已经关到监狱来了,不是交给你们管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哦!(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场景,世态炎凉,我也见怪不怪),我说做完手术后还有一些后续护理以及你爸营养方面需加强的事项,有必要跟你们沟通一下,他说我可以没时间管他,这种病哪里还有几天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只能说做这一行的民警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我没有过多的去要求该犯的那个儿子留下来商量和沟通,我只能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在手术做完之后,该犯留在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回监狱医院(社会医院治疗要消耗大量警力,因为要24小时看押)。

而尿毒症的治疗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病情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定期透析治疗,这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因为透析必须前往社会医院,而每次的出监治疗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在这过程中必须24小时严格看押值守。一开始因为病情不稳定,是一周透析一次,在一个月后改成半个月透析一次。在这漫长而反复的透析过程中,这名罪犯始终沉默寡言,也非常配合押送干警的管理,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感谢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很内疚,谢谢干部们的照顾之类的话。

我能感受到这名犯人是心存感激的。有一次送往社会医院透析后留院观察一晚,晚上我值班,因为他所属我的警区,从一入监就是我一直在管理他,彼此相对熟悉一点,在帮他买好晚饭吃完后,我跟他聊了快一个小时,他的话也越来越多起来,最后都是他自己在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我是从心里感谢政府和你们,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在外面估计早就死了,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治疗。儿子们都很忙,我确实很想见见他们,但他们不来我也不怪,始终都是我的错,我毁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去触犯法律,但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如果我哪天死了,你给我儿子们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死了就来监狱闹事,这是不厚道的,政府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心里是愧疚的。

我随声的应和着他,他还希望我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他说的话到时候给他儿子看,我拒绝了,因为这种视频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也是多余的,我们已经把工作做的很好,也不需要一个视频来证明我们的工作。我感受到这名罪犯内心的极度落寞和孤独,可能他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能他曾经也为这个家拼搏过,也可能他最终伤害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他心里想要自己最亲的儿子们的原谅,但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自责是多余的,忏悔也是多余的,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这也对所有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在以后的透析治疗我基本每次都随同前往,在这期间也跟该犯家属多次协商过可以申请保外就医(这是程序问题,也知道基本没有家属会答应把人接回去家去),该犯两个儿子在也意料之中没有答应,甚至到最后直接拒绝沟通,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形(每个月的透析费和治疗费保守估计大几万吧,一般的家庭都扛不住的,真的见得太多了类似的情况),但工作还是要进行。在这里我不想去评论很多罪犯家属的冷漠无情,更不能要求罪犯家属需要做什么,社会的残酷和现实比比皆是,只是希望哪怕给一个老人(暂且称该犯一次老人)一丝温暖一声问候都是对自己父亲最大的慰籍。

2019年初我因工作调整调离了还监区,对该病犯的各项事务也都移交给同事。隔墙如隔山,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任何该犯的消息,可能现在还是半个月一次的透析治疗,也可能该犯早已逝去(原谅我的漠不关心,这行做久了,见得太多,任何事都是看淡无奇)。

最后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吧,65岁判无期,保守估计最好的结果80岁以后才能刑满,身患尿毒症并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虽然治疗费监狱全额报销(在满足保外的条件可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率很高,但估计也不会真去申请),恕我直言,能熬过五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监狱不会给犯人免费看病的,无论是多长的刑期或者什么病,患上尿毒症这种重病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由家属接回家就医。

以下说的犯人,是监狱的,不是拘留所的。

罪犯的基本生活费由国家财政按罪犯人数拨给监狱,每名罪犯每月的生活费包括:吃饭、穿衣、医疗,并且监狱每月发给罪犯零花钱,当然这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有的罪犯入监后,家人从来都不去看望,罪犯也不会饿死在监狱里的,并且罪犯生病了监狱会给罪犯免费治疗。另外监狱里有超市,可以在超市里买到一些食品、香烟等物品,这就需要自己花钱买了,那些家人有钱的罪犯,可以买好烟,买好吃的东西,而那些常年不接见的罪犯,就只能傻看着了。一句话:有钱到哪里都好。

只能走招公务员的考试流程。

本人从事监狱基层工作十四余年,接触过这样的例子数十例,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监狱是一个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的地方,在里面服刑的罪犯各方面都要受到强制管控,包括他们的人身自由、通讯自由、以及日常作息。而问题所提的65岁判无期,并患上了尿毒症,这种情况在我所工作的单位中也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我选取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跟你详细讲述:

在2018年年初,我所分管的警区分下来一名新犯,64岁,本地人,姓吴,合同诈骗罪,原判15年六个月,没收个人所有财产,并处罚金360万元(别吃惊,很多合同诈骗罪罚金都是几百万起步的)。这种年龄较大刑期较长的新犯本来也不是很少见,但这名罪犯的特殊性在于该犯入监之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最主要的是尿毒症和慢性肾衰竭。该犯从分到我警区至今,就没有一天是安宁过的,我印象中每天不是在狱内医院打针就是在去狱内医院的路上,我没有给他安排做太多的活,一般每天就是剪剪成品的线头,每天的任务也不做要求(完全不安排任何劳动是违规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在监区熬了大概半年不到,有一天该犯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急诊。

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的那天晚上我刚好也在里面值班,从发病开始到抵达狱外社会医院半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监狱最怕的事就是死人),经过抢救,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必须马上手术。而病犯手术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必须由罪犯家属签字才行,于是连夜打电话联系该犯家属。该犯入狱前已离婚,家里就两个儿子,没有其他亲人,在我与他的其中一个儿子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厌烦。我在粗略的表述了他父亲的病情后希望他两兄弟来一个把字签了再进行手术,但对方故意岔开话题,一直在说自己父亲曾经的种种不是和过错,我最后重申了一次希望家属来签字,对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你打我哥的电话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我只能拨打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听明我的描述,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没有钱,这手术做不做无所谓。我跟他详细讲了监狱的医疗政策,所有病犯的医疗费用都不用家属缴纳,对方根本都不信,我解释了几分钟,对方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骗我哈。


十五分钟左右该犯的其中一个儿子过来了,火急火燎的找医生签好了字,还没等手术开始就在往外走,我追上了他,说你不等你爸爸做完手术再走吗?他说人都已经关到监狱来了,不是交给你们管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哦!(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场景,世态炎凉,我也见怪不怪),我说做完手术后还有一些后续护理以及你爸营养方面需加强的事项,有必要跟你们沟通一下,他说我可以没时间管他,这种病哪里还有几天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只能说做这一行的民警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我没有过多的去要求该犯的那个儿子留下来商量和沟通,我只能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在手术做完之后,该犯留在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回监狱医院(社会医院治疗要消耗大量警力,因为要24小时看押)。

而尿毒症的治疗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病情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定期透析治疗,这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因为透析必须前往社会医院,而每次的出监治疗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在这过程中必须24小时严格看押值守。一开始因为病情不稳定,是一周透析一次,在一个月后改成半个月透析一次。在这漫长而反复的透析过程中,这名罪犯始终沉默寡言,也非常配合押送干警的管理,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感谢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很内疚,谢谢干部们的照顾之类的话。

我能感受到这名犯人是心存感激的。有一次送往社会医院透析后留院观察一晚,晚上我值班,因为他所属我的警区,从一入监就是我一直在管理他,彼此相对熟悉一点,在帮他买好晚饭吃完后,我跟他聊了快一个小时,他的话也越来越多起来,最后都是他自己在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我是从心里感谢政府和你们,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在外面估计早就死了,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治疗。儿子们都很忙,我确实很想见见他们,但他们不来我也不怪,始终都是我的错,我毁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去触犯法律,但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如果我哪天死了,你给我儿子们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死了就来监狱闹事,这是不厚道的,政府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心里是愧疚的。

我随声的应和着他,他还希望我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他说的话到时候给他儿子看,我拒绝了,因为这种视频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也是多余的,我们已经把工作做的很好,也不需要一个视频来证明我们的工作。我感受到这名罪犯内心的极度落寞和孤独,可能他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能他曾经也为这个家拼搏过,也可能他最终伤害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他心里想要自己最亲的儿子们的原谅,但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自责是多余的,忏悔也是多余的,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这也对所有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在以后的透析治疗我基本每次都随同前往,在这期间也跟该犯家属多次协商过可以申请保外就医(这是程序问题,也知道基本没有家属会答应把人接回去家去),该犯两个儿子在也意料之中没有答应,甚至到最后直接拒绝沟通,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形(每个月的透析费和治疗费保守估计大几万吧,一般的家庭都扛不住的,真的见得太多了类似的情况),但工作还是要进行。在这里我不想去评论很多罪犯家属的冷漠无情,更不能要求罪犯家属需要做什么,社会的残酷和现实比比皆是,只是希望哪怕给一个老人(暂且称该犯一次老人)一丝温暖一声问候都是对自己父亲最大的慰籍。

2019年初我因工作调整调离了还监区,对该病犯的各项事务也都移交给同事。隔墙如隔山,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任何该犯的消息,可能现在还是半个月一次的透析治疗,也可能该犯早已逝去(原谅我的漠不关心,这行做久了,见得太多,任何事都是看淡无奇)。

最后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吧,65岁判无期,保守估计最好的结果80岁以后才能刑满,身患尿毒症并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虽然治疗费监狱全额报销(在满足保外的条件可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率很高,但估计也不会真去申请),恕我直言,能熬过五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监狱不会给犯人免费看病的,无论是多长的刑期或者什么病,患上尿毒症这种重病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由家属接回家就医。

以下说的犯人,是监狱的,不是拘留所的。

罪犯的基本生活费由国家财政按罪犯人数拨给监狱,每名罪犯每月的生活费包括:吃饭、穿衣、医疗,并且监狱每月发给罪犯零花钱,当然这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有的罪犯入监后,家人从来都不去看望,罪犯也不会饿死在监狱里的,并且罪犯生病了监狱会给罪犯免费治疗。另外监狱里有超市,可以在超市里买到一些食品、香烟等物品,这就需要自己花钱买了,那些家人有钱的罪犯,可以买好烟,买好吃的东西,而那些常年不接见的罪犯,就只能傻看着了。一句话:有钱到哪里都好。

只能走招公务员的考试流程。

抓捕曾春亮国家需要支付多少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是否会得到补偿?这个怎么说呢,你所看到的整个抓捕行动的花费都是国家在出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不一定能有补偿,但是会有慰问金或者抚恤。

一、整个抓捕行动看得到的花费和补助。

我们就简单的算下4000人地毯式搜寻的花费吧,从8月8日到8月16日一共9天,吃饭问题,算你每人2餐,外加喝水问题,每天50元/人,50X4000=200000元;补助按每人100元/天,8(100X4000)=3200000元;还有其他的警车的油费等等杂七杂八的太多了,所以单单这么算起来国家为了抓曾春亮就花费了340多万,这个数字太大了,下血本了。

二、被杀害的干部会有抚恤金或者慰问金。

驻村干部晚间被杀害,严格意义上说应该不能算是因公殉职,应该是没有补偿金。但是驻村干部属于国家基本工作者,这次案件影响极大,所以按照常理来讲,国家是会给与被害者家属一定的抚恤金或者慰问金,安抚被害者家属的情绪,也体现国家的关怀。

不管怎么说,此次的抓捕行动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恐慌,对我们也是一种警示。

从这件事中我们也应该思考一下,对出狱后的违法犯罪人员应该如何管理的问题,或者是怎么帮助他们解决个人的一些实际问题,毕竟有过牢狱经历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歧视,这个问题得好好解决才行。

本人从事监狱基层工作十四余年,接触过这样的例子数十例,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监狱是一个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的地方,在里面服刑的罪犯各方面都要受到强制管控,包括他们的人身自由、通讯自由、以及日常作息。而问题所提的65岁判无期,并患上了尿毒症,这种情况在我所工作的单位中也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我选取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跟你详细讲述:

在2018年年初,我所分管的警区分下来一名新犯,64岁,本地人,姓吴,合同诈骗罪,原判15年六个月,没收个人所有财产,并处罚金360万元(别吃惊,很多合同诈骗罪罚金都是几百万起步的)。这种年龄较大刑期较长的新犯本来也不是很少见,但这名罪犯的特殊性在于该犯入监之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最主要的是尿毒症和慢性肾衰竭。该犯从分到我警区至今,就没有一天是安宁过的,我印象中每天不是在狱内医院打针就是在去狱内医院的路上,我没有给他安排做太多的活,一般每天就是剪剪成品的线头,每天的任务也不做要求(完全不安排任何劳动是违规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在监区熬了大概半年不到,有一天该犯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急诊。

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的那天晚上我刚好也在里面值班,从发病开始到抵达狱外社会医院半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监狱最怕的事就是死人),经过抢救,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必须马上手术。而病犯手术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必须由罪犯家属签字才行,于是连夜打电话联系该犯家属。该犯入狱前已离婚,家里就两个儿子,没有其他亲人,在我与他的其中一个儿子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厌烦。我在粗略的表述了他父亲的病情后希望他两兄弟来一个把字签了再进行手术,但对方故意岔开话题,一直在说自己父亲曾经的种种不是和过错,我最后重申了一次希望家属来签字,对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你打我哥的电话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我只能拨打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听明我的描述,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没有钱,这手术做不做无所谓。我跟他详细讲了监狱的医疗政策,所有病犯的医疗费用都不用家属缴纳,对方根本都不信,我解释了几分钟,对方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骗我哈。


十五分钟左右该犯的其中一个儿子过来了,火急火燎的找医生签好了字,还没等手术开始就在往外走,我追上了他,说你不等你爸爸做完手术再走吗?他说人都已经关到监狱来了,不是交给你们管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哦!(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场景,世态炎凉,我也见怪不怪),我说做完手术后还有一些后续护理以及你爸营养方面需加强的事项,有必要跟你们沟通一下,他说我可以没时间管他,这种病哪里还有几天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只能说做这一行的民警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我没有过多的去要求该犯的那个儿子留下来商量和沟通,我只能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在手术做完之后,该犯留在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回监狱医院(社会医院治疗要消耗大量警力,因为要24小时看押)。

而尿毒症的治疗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病情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定期透析治疗,这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因为透析必须前往社会医院,而每次的出监治疗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在这过程中必须24小时严格看押值守。一开始因为病情不稳定,是一周透析一次,在一个月后改成半个月透析一次。在这漫长而反复的透析过程中,这名罪犯始终沉默寡言,也非常配合押送干警的管理,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感谢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很内疚,谢谢干部们的照顾之类的话。

我能感受到这名犯人是心存感激的。有一次送往社会医院透析后留院观察一晚,晚上我值班,因为他所属我的警区,从一入监就是我一直在管理他,彼此相对熟悉一点,在帮他买好晚饭吃完后,我跟他聊了快一个小时,他的话也越来越多起来,最后都是他自己在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我是从心里感谢政府和你们,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在外面估计早就死了,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治疗。儿子们都很忙,我确实很想见见他们,但他们不来我也不怪,始终都是我的错,我毁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去触犯法律,但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如果我哪天死了,你给我儿子们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死了就来监狱闹事,这是不厚道的,政府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心里是愧疚的。

我随声的应和着他,他还希望我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他说的话到时候给他儿子看,我拒绝了,因为这种视频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也是多余的,我们已经把工作做的很好,也不需要一个视频来证明我们的工作。我感受到这名罪犯内心的极度落寞和孤独,可能他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能他曾经也为这个家拼搏过,也可能他最终伤害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他心里想要自己最亲的儿子们的原谅,但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自责是多余的,忏悔也是多余的,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这也对所有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在以后的透析治疗我基本每次都随同前往,在这期间也跟该犯家属多次协商过可以申请保外就医(这是程序问题,也知道基本没有家属会答应把人接回去家去),该犯两个儿子在也意料之中没有答应,甚至到最后直接拒绝沟通,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形(每个月的透析费和治疗费保守估计大几万吧,一般的家庭都扛不住的,真的见得太多了类似的情况),但工作还是要进行。在这里我不想去评论很多罪犯家属的冷漠无情,更不能要求罪犯家属需要做什么,社会的残酷和现实比比皆是,只是希望哪怕给一个老人(暂且称该犯一次老人)一丝温暖一声问候都是对自己父亲最大的慰籍。

2019年初我因工作调整调离了还监区,对该病犯的各项事务也都移交给同事。隔墙如隔山,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任何该犯的消息,可能现在还是半个月一次的透析治疗,也可能该犯早已逝去(原谅我的漠不关心,这行做久了,见得太多,任何事都是看淡无奇)。

最后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吧,65岁判无期,保守估计最好的结果80岁以后才能刑满,身患尿毒症并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虽然治疗费监狱全额报销(在满足保外的条件可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率很高,但估计也不会真去申请),恕我直言,能熬过五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监狱不会给犯人免费看病的,无论是多长的刑期或者什么病,患上尿毒症这种重病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由家属接回家就医。

以下说的犯人,是监狱的,不是拘留所的。

罪犯的基本生活费由国家财政按罪犯人数拨给监狱,每名罪犯每月的生活费包括:吃饭、穿衣、医疗,并且监狱每月发给罪犯零花钱,当然这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有的罪犯入监后,家人从来都不去看望,罪犯也不会饿死在监狱里的,并且罪犯生病了监狱会给罪犯免费治疗。另外监狱里有超市,可以在超市里买到一些食品、香烟等物品,这就需要自己花钱买了,那些家人有钱的罪犯,可以买好烟,买好吃的东西,而那些常年不接见的罪犯,就只能傻看着了。一句话:有钱到哪里都好。

只能走招公务员的考试流程。

抓捕曾春亮国家需要支付多少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是否会得到补偿?这个怎么说呢,你所看到的整个抓捕行动的花费都是国家在出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不一定能有补偿,但是会有慰问金或者抚恤。

一、整个抓捕行动看得到的花费和补助。

我们就简单的算下4000人地毯式搜寻的花费吧,从8月8日到8月16日一共9天,吃饭问题,算你每人2餐,外加喝水问题,每天50元/人,50X4000=200000元;补助按每人100元/天,8(100X4000)=3200000元;还有其他的警车的油费等等杂七杂八的太多了,所以单单这么算起来国家为了抓曾春亮就花费了340多万,这个数字太大了,下血本了。

二、被杀害的干部会有抚恤金或者慰问金。

驻村干部晚间被杀害,严格意义上说应该不能算是因公殉职,应该是没有补偿金。但是驻村干部属于国家基本工作者,这次案件影响极大,所以按照常理来讲,国家是会给与被害者家属一定的抚恤金或者慰问金,安抚被害者家属的情绪,也体现国家的关怀。

不管怎么说,此次的抓捕行动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恐慌,对我们也是一种警示。

从这件事中我们也应该思考一下,对出狱后的违法犯罪人员应该如何管理的问题,或者是怎么帮助他们解决个人的一些实际问题,毕竟有过牢狱经历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歧视,这个问题得好好解决才行。

这个饭店老板娘还真的有点张扬跋扈,是否触犯法律和刑事,也非这么简单的用几句话能够说白。威胁、恐吓他人,未造成他人伤害的尚适用于治安处罚条例,但造成他人伤害或者精神失常、导致死亡的,性质恶劣的就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而不仅仅是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的行政拘留了事了。

从报道中可以看出,原因是老板娘遛狗并未拴狗绳,造成别人家的孩子受到了惊吓,这是引发事件的诱因,也是首先过错的一方。原本通过道歉可以小事化了的问题,因恶语相向,小孩家长与其厮打而造成了这个事件的发生。

当下社会的确像这种横蛮的老板娘还不少,仗着自己有几文钱,目空一切,恶语伤人,甚至是狗仗人势,威胁恫吓,仗钱相欺,这其实也是仗势欺人的一种表现,也是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和思想根源。尽管扫黑除恶战役已告一段落,但并不是说扫黑除恶已经宣告结束,而是要把扫黑除恶斗争引入常态化机制。这种低素质的有钱人,往往也是引发社会动荡不宁的祸根,有必要坚持打早、打小、打了的原则,及时予以惩戒,以保障我们社会主义事业的蓬勃发展。

本人从事监狱基层工作十四余年,接触过这样的例子数十例,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监狱是一个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的地方,在里面服刑的罪犯各方面都要受到强制管控,包括他们的人身自由、通讯自由、以及日常作息。而问题所提的65岁判无期,并患上了尿毒症,这种情况在我所工作的单位中也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我选取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跟你详细讲述:

在2018年年初,我所分管的警区分下来一名新犯,64岁,本地人,姓吴,合同诈骗罪,原判15年六个月,没收个人所有财产,并处罚金360万元(别吃惊,很多合同诈骗罪罚金都是几百万起步的)。这种年龄较大刑期较长的新犯本来也不是很少见,但这名罪犯的特殊性在于该犯入监之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最主要的是尿毒症和慢性肾衰竭。该犯从分到我警区至今,就没有一天是安宁过的,我印象中每天不是在狱内医院打针就是在去狱内医院的路上,我没有给他安排做太多的活,一般每天就是剪剪成品的线头,每天的任务也不做要求(完全不安排任何劳动是违规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在监区熬了大概半年不到,有一天该犯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急诊。

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的那天晚上我刚好也在里面值班,从发病开始到抵达狱外社会医院半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监狱最怕的事就是死人),经过抢救,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必须马上手术。而病犯手术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必须由罪犯家属签字才行,于是连夜打电话联系该犯家属。该犯入狱前已离婚,家里就两个儿子,没有其他亲人,在我与他的其中一个儿子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厌烦。我在粗略的表述了他父亲的病情后希望他两兄弟来一个把字签了再进行手术,但对方故意岔开话题,一直在说自己父亲曾经的种种不是和过错,我最后重申了一次希望家属来签字,对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你打我哥的电话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我只能拨打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听明我的描述,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没有钱,这手术做不做无所谓。我跟他详细讲了监狱的医疗政策,所有病犯的医疗费用都不用家属缴纳,对方根本都不信,我解释了几分钟,对方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骗我哈。


十五分钟左右该犯的其中一个儿子过来了,火急火燎的找医生签好了字,还没等手术开始就在往外走,我追上了他,说你不等你爸爸做完手术再走吗?他说人都已经关到监狱来了,不是交给你们管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哦!(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场景,世态炎凉,我也见怪不怪),我说做完手术后还有一些后续护理以及你爸营养方面需加强的事项,有必要跟你们沟通一下,他说我可以没时间管他,这种病哪里还有几天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只能说做这一行的民警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我没有过多的去要求该犯的那个儿子留下来商量和沟通,我只能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在手术做完之后,该犯留在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回监狱医院(社会医院治疗要消耗大量警力,因为要24小时看押)。

而尿毒症的治疗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病情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定期透析治疗,这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因为透析必须前往社会医院,而每次的出监治疗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在这过程中必须24小时严格看押值守。一开始因为病情不稳定,是一周透析一次,在一个月后改成半个月透析一次。在这漫长而反复的透析过程中,这名罪犯始终沉默寡言,也非常配合押送干警的管理,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感谢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很内疚,谢谢干部们的照顾之类的话。

我能感受到这名犯人是心存感激的。有一次送往社会医院透析后留院观察一晚,晚上我值班,因为他所属我的警区,从一入监就是我一直在管理他,彼此相对熟悉一点,在帮他买好晚饭吃完后,我跟他聊了快一个小时,他的话也越来越多起来,最后都是他自己在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我是从心里感谢政府和你们,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在外面估计早就死了,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治疗。儿子们都很忙,我确实很想见见他们,但他们不来我也不怪,始终都是我的错,我毁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去触犯法律,但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如果我哪天死了,你给我儿子们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死了就来监狱闹事,这是不厚道的,政府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心里是愧疚的。

我随声的应和着他,他还希望我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他说的话到时候给他儿子看,我拒绝了,因为这种视频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也是多余的,我们已经把工作做的很好,也不需要一个视频来证明我们的工作。我感受到这名罪犯内心的极度落寞和孤独,可能他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能他曾经也为这个家拼搏过,也可能他最终伤害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他心里想要自己最亲的儿子们的原谅,但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自责是多余的,忏悔也是多余的,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这也对所有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在以后的透析治疗我基本每次都随同前往,在这期间也跟该犯家属多次协商过可以申请保外就医(这是程序问题,也知道基本没有家属会答应把人接回去家去),该犯两个儿子在也意料之中没有答应,甚至到最后直接拒绝沟通,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形(每个月的透析费和治疗费保守估计大几万吧,一般的家庭都扛不住的,真的见得太多了类似的情况),但工作还是要进行。在这里我不想去评论很多罪犯家属的冷漠无情,更不能要求罪犯家属需要做什么,社会的残酷和现实比比皆是,只是希望哪怕给一个老人(暂且称该犯一次老人)一丝温暖一声问候都是对自己父亲最大的慰籍。

2019年初我因工作调整调离了还监区,对该病犯的各项事务也都移交给同事。隔墙如隔山,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任何该犯的消息,可能现在还是半个月一次的透析治疗,也可能该犯早已逝去(原谅我的漠不关心,这行做久了,见得太多,任何事都是看淡无奇)。

最后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吧,65岁判无期,保守估计最好的结果80岁以后才能刑满,身患尿毒症并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虽然治疗费监狱全额报销(在满足保外的条件可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率很高,但估计也不会真去申请),恕我直言,能熬过五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监狱不会给犯人免费看病的,无论是多长的刑期或者什么病,患上尿毒症这种重病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由家属接回家就医。

以下说的犯人,是监狱的,不是拘留所的。

罪犯的基本生活费由国家财政按罪犯人数拨给监狱,每名罪犯每月的生活费包括:吃饭、穿衣、医疗,并且监狱每月发给罪犯零花钱,当然这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有的罪犯入监后,家人从来都不去看望,罪犯也不会饿死在监狱里的,并且罪犯生病了监狱会给罪犯免费治疗。另外监狱里有超市,可以在超市里买到一些食品、香烟等物品,这就需要自己花钱买了,那些家人有钱的罪犯,可以买好烟,买好吃的东西,而那些常年不接见的罪犯,就只能傻看着了。一句话:有钱到哪里都好。

只能走招公务员的考试流程。

抓捕曾春亮国家需要支付多少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是否会得到补偿?这个怎么说呢,你所看到的整个抓捕行动的花费都是国家在出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不一定能有补偿,但是会有慰问金或者抚恤。

一、整个抓捕行动看得到的花费和补助。

我们就简单的算下4000人地毯式搜寻的花费吧,从8月8日到8月16日一共9天,吃饭问题,算你每人2餐,外加喝水问题,每天50元/人,50X4000=200000元;补助按每人100元/天,8(100X4000)=3200000元;还有其他的警车的油费等等杂七杂八的太多了,所以单单这么算起来国家为了抓曾春亮就花费了340多万,这个数字太大了,下血本了。

二、被杀害的干部会有抚恤金或者慰问金。

驻村干部晚间被杀害,严格意义上说应该不能算是因公殉职,应该是没有补偿金。但是驻村干部属于国家基本工作者,这次案件影响极大,所以按照常理来讲,国家是会给与被害者家属一定的抚恤金或者慰问金,安抚被害者家属的情绪,也体现国家的关怀。

不管怎么说,此次的抓捕行动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恐慌,对我们也是一种警示。

从这件事中我们也应该思考一下,对出狱后的违法犯罪人员应该如何管理的问题,或者是怎么帮助他们解决个人的一些实际问题,毕竟有过牢狱经历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歧视,这个问题得好好解决才行。

这个饭店老板娘还真的有点张扬跋扈,是否触犯法律和刑事,也非这么简单的用几句话能够说白。威胁、恐吓他人,未造成他人伤害的尚适用于治安处罚条例,但造成他人伤害或者精神失常、导致死亡的,性质恶劣的就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而不仅仅是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的行政拘留了事了。

从报道中可以看出,原因是老板娘遛狗并未拴狗绳,造成别人家的孩子受到了惊吓,这是引发事件的诱因,也是首先过错的一方。原本通过道歉可以小事化了的问题,因恶语相向,小孩家长与其厮打而造成了这个事件的发生。

当下社会的确像这种横蛮的老板娘还不少,仗着自己有几文钱,目空一切,恶语伤人,甚至是狗仗人势,威胁恫吓,仗钱相欺,这其实也是仗势欺人的一种表现,也是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和思想根源。尽管扫黑除恶战役已告一段落,但并不是说扫黑除恶已经宣告结束,而是要把扫黑除恶斗争引入常态化机制。这种低素质的有钱人,往往也是引发社会动荡不宁的祸根,有必要坚持打早、打小、打了的原则,及时予以惩戒,以保障我们社会主义事业的蓬勃发展。

我们这里,据说狱警轮休时都是在宾馆里公费吃住,不能回家,说是“隔离”,到现在都是,可这里全市到目前只在疫情初期出现一例外来确诊病例(武汉)。至于补贴,那就不清楚了……

本人从事监狱基层工作十四余年,接触过这样的例子数十例,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监狱是一个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的地方,在里面服刑的罪犯各方面都要受到强制管控,包括他们的人身自由、通讯自由、以及日常作息。而问题所提的65岁判无期,并患上了尿毒症,这种情况在我所工作的单位中也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我选取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跟你详细讲述:

在2018年年初,我所分管的警区分下来一名新犯,64岁,本地人,姓吴,合同诈骗罪,原判15年六个月,没收个人所有财产,并处罚金360万元(别吃惊,很多合同诈骗罪罚金都是几百万起步的)。这种年龄较大刑期较长的新犯本来也不是很少见,但这名罪犯的特殊性在于该犯入监之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最主要的是尿毒症和慢性肾衰竭。该犯从分到我警区至今,就没有一天是安宁过的,我印象中每天不是在狱内医院打针就是在去狱内医院的路上,我没有给他安排做太多的活,一般每天就是剪剪成品的线头,每天的任务也不做要求(完全不安排任何劳动是违规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在监区熬了大概半年不到,有一天该犯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急诊。

紧急送往狱外社会医院的那天晚上我刚好也在里面值班,从发病开始到抵达狱外社会医院半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监狱最怕的事就是死人),经过抢救,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必须马上手术。而病犯手术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必须由罪犯家属签字才行,于是连夜打电话联系该犯家属。该犯入狱前已离婚,家里就两个儿子,没有其他亲人,在我与他的其中一个儿子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厌烦。我在粗略的表述了他父亲的病情后希望他两兄弟来一个把字签了再进行手术,但对方故意岔开话题,一直在说自己父亲曾经的种种不是和过错,我最后重申了一次希望家属来签字,对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你打我哥的电话吧,然后就挂了!

于是我只能拨打他另外一个儿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听明我的描述,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没有钱,这手术做不做无所谓。我跟他详细讲了监狱的医疗政策,所有病犯的医疗费用都不用家属缴纳,对方根本都不信,我解释了几分钟,对方才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别骗我哈。


十五分钟左右该犯的其中一个儿子过来了,火急火燎的找医生签好了字,还没等手术开始就在往外走,我追上了他,说你不等你爸爸做完手术再走吗?他说人都已经关到监狱来了,不是交给你们管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哦!(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场景,世态炎凉,我也见怪不怪),我说做完手术后还有一些后续护理以及你爸营养方面需加强的事项,有必要跟你们沟通一下,他说我可以没时间管他,这种病哪里还有几天活,你们看着办吧!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只能说做这一行的民警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我没有过多的去要求该犯的那个儿子留下来商量和沟通,我只能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在手术做完之后,该犯留在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回监狱医院(社会医院治疗要消耗大量警力,因为要24小时看押)。

而尿毒症的治疗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病情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定期透析治疗,这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因为透析必须前往社会医院,而每次的出监治疗都必须经过层层审批,在这过程中必须24小时严格看押值守。一开始因为病情不稳定,是一周透析一次,在一个月后改成半个月透析一次。在这漫长而反复的透析过程中,这名罪犯始终沉默寡言,也非常配合押送干警的管理,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感谢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他心里很内疚,谢谢干部们的照顾之类的话。

我能感受到这名犯人是心存感激的。有一次送往社会医院透析后留院观察一晚,晚上我值班,因为他所属我的警区,从一入监就是我一直在管理他,彼此相对熟悉一点,在帮他买好晚饭吃完后,我跟他聊了快一个小时,他的话也越来越多起来,最后都是他自己在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我是从心里感谢政府和你们,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在外面估计早就死了,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治疗。儿子们都很忙,我确实很想见见他们,但他们不来我也不怪,始终都是我的错,我毁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去触犯法律,但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如果我哪天死了,你给我儿子们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死了就来监狱闹事,这是不厚道的,政府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心里是愧疚的。

我随声的应和着他,他还希望我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他说的话到时候给他儿子看,我拒绝了,因为这种视频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也是多余的,我们已经把工作做的很好,也不需要一个视频来证明我们的工作。我感受到这名罪犯内心的极度落寞和孤独,可能他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可能他曾经也为这个家拼搏过,也可能他最终伤害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他心里想要自己最亲的儿子们的原谅,但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自责是多余的,忏悔也是多余的,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法律面前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这也对所有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在以后的透析治疗我基本每次都随同前往,在这期间也跟该犯家属多次协商过可以申请保外就医(这是程序问题,也知道基本没有家属会答应把人接回去家去),该犯两个儿子在也意料之中没有答应,甚至到最后直接拒绝沟通,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形(每个月的透析费和治疗费保守估计大几万吧,一般的家庭都扛不住的,真的见得太多了类似的情况),但工作还是要进行。在这里我不想去评论很多罪犯家属的冷漠无情,更不能要求罪犯家属需要做什么,社会的残酷和现实比比皆是,只是希望哪怕给一个老人(暂且称该犯一次老人)一丝温暖一声问候都是对自己父亲最大的慰籍。

2019年初我因工作调整调离了还监区,对该病犯的各项事务也都移交给同事。隔墙如隔山,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任何该犯的消息,可能现在还是半个月一次的透析治疗,也可能该犯早已逝去(原谅我的漠不关心,这行做久了,见得太多,任何事都是看淡无奇)。

最后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吧,65岁判无期,保守估计最好的结果80岁以后才能刑满,身患尿毒症并需要定期透析治疗,虽然治疗费监狱全额报销(在满足保外的条件可申请保外就医,成功率很高,但估计也不会真去申请),恕我直言,能熬过五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监狱不会给犯人免费看病的,无论是多长的刑期或者什么病,患上尿毒症这种重病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由家属接回家就医。

以下说的犯人,是监狱的,不是拘留所的。

罪犯的基本生活费由国家财政按罪犯人数拨给监狱,每名罪犯每月的生活费包括:吃饭、穿衣、医疗,并且监狱每月发给罪犯零花钱,当然这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有的罪犯入监后,家人从来都不去看望,罪犯也不会饿死在监狱里的,并且罪犯生病了监狱会给罪犯免费治疗。另外监狱里有超市,可以在超市里买到一些食品、香烟等物品,这就需要自己花钱买了,那些家人有钱的罪犯,可以买好烟,买好吃的东西,而那些常年不接见的罪犯,就只能傻看着了。一句话:有钱到哪里都好。

只能走招公务员的考试流程。

抓捕曾春亮国家需要支付多少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是否会得到补偿?这个怎么说呢,你所看到的整个抓捕行动的花费都是国家在出钱;被杀害的驻村干部不一定能有补偿,但是会有慰问金或者抚恤。

一、整个抓捕行动看得到的花费和补助。

我们就简单的算下4000人地毯式搜寻的花费吧,从8月8日到8月16日一共9天,吃饭问题,算你每人2餐,外加喝水问题,每天50元/人,50X4000=200000元;补助按每人100元/天,8(100X4000)=3200000元;还有其他的警车的油费等等杂七杂八的太多了,所以单单这么算起来国家为了抓曾春亮就花费了340多万,这个数字太大了,下血本了。

二、被杀害的干部会有抚恤金或者慰问金。

驻村干部晚间被杀害,严格意义上说应该不能算是因公殉职,应该是没有补偿金。但是驻村干部属于国家基本工作者,这次案件影响极大,所以按照常理来讲,国家是会给与被害者家属一定的抚恤金或者慰问金,安抚被害者家属的情绪,也体现国家的关怀。

不管怎么说,此次的抓捕行动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恐慌,对我们也是一种警示。

从这件事中我们也应该思考一下,对出狱后的违法犯罪人员应该如何管理的问题,或者是怎么帮助他们解决个人的一些实际问题,毕竟有过牢狱经历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歧视,这个问题得好好解决才行。

这个饭店老板娘还真的有点张扬跋扈,是否触犯法律和刑事,也非这么简单的用几句话能够说白。威胁、恐吓他人,未造成他人伤害的尚适用于治安处罚条例,但造成他人伤害或者精神失常、导致死亡的,性质恶劣的就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而不仅仅是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的行政拘留了事了。

从报道中可以看出,原因是老板娘遛狗并未拴狗绳,造成别人家的孩子受到了惊吓,这是引发事件的诱因,也是首先过错的一方。原本通过道歉可以小事化了的问题,因恶语相向,小孩家长与其厮打而造成了这个事件的发生。

当下社会的确像这种横蛮的老板娘还不少,仗着自己有几文钱,目空一切,恶语伤人,甚至是狗仗人势,威胁恫吓,仗钱相欺,这其实也是仗势欺人的一种表现,也是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和思想根源。尽管扫黑除恶战役已告一段落,但并不是说扫黑除恶已经宣告结束,而是要把扫黑除恶斗争引入常态化机制。这种低素质的有钱人,往往也是引发社会动荡不宁的祸根,有必要坚持打早、打小、打了的原则,及时予以惩戒,以保障我们社会主义事业的蓬勃发展。

我们这里,据说狱警轮休时都是在宾馆里公费吃住,不能回家,说是“隔离”,到现在都是,可这里全市到目前只在疫情初期出现一例外来确诊病例(武汉)。至于补贴,那就不清楚了……

首先介绍下警察类公务员有哪些,主要包括:公安民警、法院检察院的司法警察、监狱狱警、国安局民警等,因上述用人单位对警察的要求不同,在报考条件上有区别,但他们有共同的招考条件。

报考警察为什么比较难,主要难在哪里?

1、报考条件要求高。报考人民警察有学历、专业、体能、视力、身高等限制。比如报考公安侦查岗位,就需要是大学本科侦查专业,且年龄在35岁以下,身高在170厘米以上、裸眼视力在1.2以上等。不是人人都可以报考人民警察,报考条件可以限制了很多人报考。

3、身体素质要求高。人民警察岗位有专门的体能训练标准,各项指标达标合格后才能被录取。比如3000米长跑要求在规定时间内跑完,基本体能不达标就会被淘汰,这就要求身体素质必须过硬。

4、政审特别严格。警察主要分布在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国安等政法单位,对报考者的政审除了看个人是否有违纪违法情形外,对三代以内的直系亲属都会做全面的考察。比如家里海外关系复杂、父母亲受过刑事处罚、政治信仰不纯等都会被取消录用资格。

报考警察公务员要比报考普通岗位公务员要求高,无论是在报考条件还是政治审查,限制条件都比较高。考上警察公务员后,经济待遇也要比普通公务员好,这也是人民警察岗位吸引力所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75453/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