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件事儿让人胆战心惊(有没有一件事让你胆战心惊)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大半生的经历让我最胆战心惊的一件事就是我前夫想杀我未遂的那天,事情已经过去整整三十五年了,我一直都记得非常非常清楚,我前夫是四川人,大概是在八六年前后吧,他有一次回四川住了两个月左右,回来以后从四川拐来了一个女孩儿才十七,八岁,他把这个女孩儿放在出租的房子里,我当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是后来听别人告诉我的?有一天晚上他买了好多好吃的摆在桌子上和我说:这是给你买的,让你做个饱死鬼,也算我对得起你了,他想害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听了以后那还有心思吃饭呀?我扭头就想往外跑,但他早就把外面的门从里面锁好了,我就拼命的喊救命,但是我没有他的力气大,他拿起一根擀面杖使劲儿就朝我的腿上身上打,直到把擀面杖打断了才罢休,他说你敢再喊人我就一棍子打死你,说着就去拿他从四川买回来的安眠药,拿着刀子逼着我,说:你如果想没有疼痛的死去你就把这瓶安眠药吃了,如果你不吃,我就拿刀子把你扎死,当时我吓得浑身发抖根本就不敢再发出一点的声音,他拿来一大缸子的凉水把药塞到我嘴里,把水灌进我的嘴里,我只能服从不敢再反抗,直到把我灌得差点吐出来他才住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睡了多久我也不知道,直到我老爸喂我米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当时就和植物人没啥区别,我爸喂我米饭的时候只感觉米饭到嗓子里面就想锯木面子一样,啥味道都没有,也不能睁眼只知道张嘴吃饭,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米饭,只听到我老爸说:闺女你怎么啦?……当时我身体根本就动不了,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的恶心,于是我爬到炕边上就不停的吐起来,直到肚里的东西全都吐干净了,过了一会儿我就能坐起来了,但是从腰部往下没有一点知觉,我坐起来看到我前夫就坐在炕的另一头看着我,我坐在炕沿上无法下地走动,幸运的是我老爸来了,我说:爸我要去厕所,我爸就驾着我一步一步的挪到外屋,我头一天买回来的醋就放在窗台上,我拿起醋就喝了好多,我爸却不知道我为啥喝醋,我爸还不停的说:你喝醋干啥?于是给我抢了过去,我喝完醋进屋又坐在炕沿上,我爸就走了,我一直坐了有两个多小时,幸运的是醋是解药的,两个多小时以后,我感觉我的腿有知觉了能走路了,我的前夫看到我没什么事了又活过来了,他就又出外屋拿铁锹去了,他早已经把铁锹磨的像刀子一样,容不得我去思考,我立马踹开窗户跳到窗外就往大街跑去,他拿着铁锹在后面追,我家北边不远有一座小桥,我刚跑到桥的南头儿他就追了上来,举起铁锹就往我头上劈了下来,我急中生智就跳到桥下面去了,他也跟着跳了下去,可能是老天爷在保佑我吧,他在跳下去的时候正掉在石头上面,阳面躺在哪里,头已经出血了,我跳下去的时候距离桥下面要远一些,掉在了沙窝里面什么事都没有,于是我翻回头来央求他:看在我们两个孩子的份上,你不要杀我了好吗?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他什么都没有说,手里的铁锹还在一个劲儿地往起举,意思就是必须杀了我,我看到他这样固执于是就骑在她身上往下按他的手……但他还是不依不饶的……我当时已经吓得意识不太清了,就看到他的头下面是水,水里面有很多血,血顺着水流向下游……正在关键的时候,好像有一个人去把我们拉开,有两个人把我搀扶着回到家,等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听村里人说他已经送去医院了,那晚可能有人报了案,县公安局的和当地派出所的人全来了,我六个月的女儿还在发着烧,我儿子当时快五岁了,公安局的人了解完情况做完笔录说我是正当防卫。以后的苦和悲我就不再叙述了……

那是九几年发生的事了,到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那时我在我们镇路口经营着一家电焊门市。主要是焊各种农用三轮车拖拉机以及损坏的农具之类的。门市占的房子,年久失修。下雨季节,说不定那个地方就漏雨,也不是大漏,就是滴滴嗒嗒那种。

有一天有个人让我给他焊个铁耙,天黑了也没有焊完。我说明天再焊吧。他说明天我就要用。我说,明天早早起来给你焊,误不了你用。他说行。

第二天天不明,我便起来了,打开门,径直走到电闸跟前,伸出右手,去推电闸,可谁知,闸是推上了,可我的手掉不下来了,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手吸住了。

这时我的第一反映就是触电了。我想喊人,可是因为我起得早,人们还都在睡梦之中,即便是喊人也没人听见。危急时刻,容不得我有半点犹豫,我便使出浑身最大的力量猛一甩,一下子摔倒地上,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少不了过了一个小时才醒过来,浑身没有一点劲。

后来明白了,晚上下雨把电闸漏湿了,才导致触电的。从此以后,每当我推电闸时,都心发慌,手发抖,生怕闸上带电。

大半生的经历让我最胆战心惊的一件事就是我前夫想杀我未遂的那天,事情已经过去整整三十五年了,我一直都记得非常非常清楚,我前夫是四川人,大概是在八六年前后吧,他有一次回四川住了两个月左右,回来以后从四川拐来了一个女孩儿才十七,八岁,他把这个女孩儿放在出租的房子里,我当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是后来听别人告诉我的?有一天晚上他买了好多好吃的摆在桌子上和我说:这是给你买的,让你做个饱死鬼,也算我对得起你了,他想害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听了以后那还有心思吃饭呀?我扭头就想往外跑,但他早就把外面的门从里面锁好了,我就拼命的喊救命,但是我没有他的力气大,他拿起一根擀面杖使劲儿就朝我的腿上身上打,直到把擀面杖打断了才罢休,他说你敢再喊人我就一棍子打死你,说着就去拿他从四川买回来的安眠药,拿着刀子逼着我,说:你如果想没有疼痛的死去你就把这瓶安眠药吃了,如果你不吃,我就拿刀子把你扎死,当时我吓得浑身发抖根本就不敢再发出一点的声音,他拿来一大缸子的凉水把药塞到我嘴里,把水灌进我的嘴里,我只能服从不敢再反抗,直到把我灌得差点吐出来他才住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睡了多久我也不知道,直到我老爸喂我米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当时就和植物人没啥区别,我爸喂我米饭的时候只感觉米饭到嗓子里面就想锯木面子一样,啥味道都没有,也不能睁眼只知道张嘴吃饭,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米饭,只听到我老爸说:闺女你怎么啦?……当时我身体根本就动不了,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的恶心,于是我爬到炕边上就不停的吐起来,直到肚里的东西全都吐干净了,过了一会儿我就能坐起来了,但是从腰部往下没有一点知觉,我坐起来看到我前夫就坐在炕的另一头看着我,我坐在炕沿上无法下地走动,幸运的是我老爸来了,我说:爸我要去厕所,我爸就驾着我一步一步的挪到外屋,我头一天买回来的醋就放在窗台上,我拿起醋就喝了好多,我爸却不知道我为啥喝醋,我爸还不停的说:你喝醋干啥?于是给我抢了过去,我喝完醋进屋又坐在炕沿上,我爸就走了,我一直坐了有两个多小时,幸运的是醋是解药的,两个多小时以后,我感觉我的腿有知觉了能走路了,我的前夫看到我没什么事了又活过来了,他就又出外屋拿铁锹去了,他早已经把铁锹磨的像刀子一样,容不得我去思考,我立马踹开窗户跳到窗外就往大街跑去,他拿着铁锹在后面追,我家北边不远有一座小桥,我刚跑到桥的南头儿他就追了上来,举起铁锹就往我头上劈了下来,我急中生智就跳到桥下面去了,他也跟着跳了下去,可能是老天爷在保佑我吧,他在跳下去的时候正掉在石头上面,阳面躺在哪里,头已经出血了,我跳下去的时候距离桥下面要远一些,掉在了沙窝里面什么事都没有,于是我翻回头来央求他:看在我们两个孩子的份上,你不要杀我了好吗?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他什么都没有说,手里的铁锹还在一个劲儿地往起举,意思就是必须杀了我,我看到他这样固执于是就骑在她身上往下按他的手……但他还是不依不饶的……我当时已经吓得意识不太清了,就看到他的头下面是水,水里面有很多血,血顺着水流向下游……正在关键的时候,好像有一个人去把我们拉开,有两个人把我搀扶着回到家,等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听村里人说他已经送去医院了,那晚可能有人报了案,县公安局的和当地派出所的人全来了,我六个月的女儿还在发着烧,我儿子当时快五岁了,公安局的人了解完情况做完笔录说我是正当防卫。以后的苦和悲我就不再叙述了……

那是九几年发生的事了,到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那时我在我们镇路口经营着一家电焊门市。主要是焊各种农用三轮车拖拉机以及损坏的农具之类的。门市占的房子,年久失修。下雨季节,说不定那个地方就漏雨,也不是大漏,就是滴滴嗒嗒那种。

有一天有个人让我给他焊个铁耙,天黑了也没有焊完。我说明天再焊吧。他说明天我就要用。我说,明天早早起来给你焊,误不了你用。他说行。

第二天天不明,我便起来了,打开门,径直走到电闸跟前,伸出右手,去推电闸,可谁知,闸是推上了,可我的手掉不下来了,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手吸住了。

这时我的第一反映就是触电了。我想喊人,可是因为我起得早,人们还都在睡梦之中,即便是喊人也没人听见。危急时刻,容不得我有半点犹豫,我便使出浑身最大的力量猛一甩,一下子摔倒地上,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少不了过了一个小时才醒过来,浑身没有一点劲。

后来明白了,晚上下雨把电闸漏湿了,才导致触电的。从此以后,每当我推电闸时,都心发慌,手发抖,生怕闸上带电。

大半生的经历让我最胆战心惊的一件事就是我前夫想杀我未遂的那天,事情已经过去整整三十五年了,我一直都记得非常非常清楚,我前夫是四川人,大概是在八六年前后吧,他有一次回四川住了两个月左右,回来以后从四川拐来了一个女孩儿才十七,八岁,他把这个女孩儿放在出租的房子里,我当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是后来听别人告诉我的?有一天晚上他买了好多好吃的摆在桌子上和我说:这是给你买的,让你做个饱死鬼,也算我对得起你了,他想害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听了以后那还有心思吃饭呀?我扭头就想往外跑,但他早就把外面的门从里面锁好了,我就拼命的喊救命,但是我没有他的力气大,他拿起一根擀面杖使劲儿就朝我的腿上身上打,直到把擀面杖打断了才罢休,他说你敢再喊人我就一棍子打死你,说着就去拿他从四川买回来的安眠药,拿着刀子逼着我,说:你如果想没有疼痛的死去你就把这瓶安眠药吃了,如果你不吃,我就拿刀子把你扎死,当时我吓得浑身发抖根本就不敢再发出一点的声音,他拿来一大缸子的凉水把药塞到我嘴里,把水灌进我的嘴里,我只能服从不敢再反抗,直到把我灌得差点吐出来他才住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睡了多久我也不知道,直到我老爸喂我米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当时就和植物人没啥区别,我爸喂我米饭的时候只感觉米饭到嗓子里面就想锯木面子一样,啥味道都没有,也不能睁眼只知道张嘴吃饭,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米饭,只听到我老爸说:闺女你怎么啦?……当时我身体根本就动不了,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的恶心,于是我爬到炕边上就不停的吐起来,直到肚里的东西全都吐干净了,过了一会儿我就能坐起来了,但是从腰部往下没有一点知觉,我坐起来看到我前夫就坐在炕的另一头看着我,我坐在炕沿上无法下地走动,幸运的是我老爸来了,我说:爸我要去厕所,我爸就驾着我一步一步的挪到外屋,我头一天买回来的醋就放在窗台上,我拿起醋就喝了好多,我爸却不知道我为啥喝醋,我爸还不停的说:你喝醋干啥?于是给我抢了过去,我喝完醋进屋又坐在炕沿上,我爸就走了,我一直坐了有两个多小时,幸运的是醋是解药的,两个多小时以后,我感觉我的腿有知觉了能走路了,我的前夫看到我没什么事了又活过来了,他就又出外屋拿铁锹去了,他早已经把铁锹磨的像刀子一样,容不得我去思考,我立马踹开窗户跳到窗外就往大街跑去,他拿着铁锹在后面追,我家北边不远有一座小桥,我刚跑到桥的南头儿他就追了上来,举起铁锹就往我头上劈了下来,我急中生智就跳到桥下面去了,他也跟着跳了下去,可能是老天爷在保佑我吧,他在跳下去的时候正掉在石头上面,阳面躺在哪里,头已经出血了,我跳下去的时候距离桥下面要远一些,掉在了沙窝里面什么事都没有,于是我翻回头来央求他:看在我们两个孩子的份上,你不要杀我了好吗?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他什么都没有说,手里的铁锹还在一个劲儿地往起举,意思就是必须杀了我,我看到他这样固执于是就骑在她身上往下按他的手……但他还是不依不饶的……我当时已经吓得意识不太清了,就看到他的头下面是水,水里面有很多血,血顺着水流向下游……正在关键的时候,好像有一个人去把我们拉开,有两个人把我搀扶着回到家,等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听村里人说他已经送去医院了,那晚可能有人报了案,县公安局的和当地派出所的人全来了,我六个月的女儿还在发着烧,我儿子当时快五岁了,公安局的人了解完情况做完笔录说我是正当防卫。以后的苦和悲我就不再叙述了……

那是九几年发生的事了,到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那时我在我们镇路口经营着一家电焊门市。主要是焊各种农用三轮车拖拉机以及损坏的农具之类的。门市占的房子,年久失修。下雨季节,说不定那个地方就漏雨,也不是大漏,就是滴滴嗒嗒那种。

有一天有个人让我给他焊个铁耙,天黑了也没有焊完。我说明天再焊吧。他说明天我就要用。我说,明天早早起来给你焊,误不了你用。他说行。

第二天天不明,我便起来了,打开门,径直走到电闸跟前,伸出右手,去推电闸,可谁知,闸是推上了,可我的手掉不下来了,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手吸住了。

这时我的第一反映就是触电了。我想喊人,可是因为我起得早,人们还都在睡梦之中,即便是喊人也没人听见。危急时刻,容不得我有半点犹豫,我便使出浑身最大的力量猛一甩,一下子摔倒地上,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少不了过了一个小时才醒过来,浑身没有一点劲。

后来明白了,晚上下雨把电闸漏湿了,才导致触电的。从此以后,每当我推电闸时,都心发慌,手发抖,生怕闸上带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75483/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