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出状元真正的高手在民间(真正的高手都在民间)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民间艺人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民间艺人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那只好说,西医水平太low了,赤脚医生主要用中医治病。

而且,一些赤脚医生手里,可能还有一些民间的土方、偏方,并以此护住了一方百姓,才能得到百姓爱戴。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民间艺人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那只好说,西医水平太low了,赤脚医生主要用中医治病。

而且,一些赤脚医生手里,可能还有一些民间的土方、偏方,并以此护住了一方百姓,才能得到百姓爱戴。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差距肯定很大,但也有例外。北京黄老邪九十年代在儿研所对阵国家女队李佳,上百人观战。当时还是21分制,结果2:1战胜李佳,被传为业余胜国手的佳话。当专业几板发力打不死长胶的防守,由攻转搓时,就给了长胶撇、抹、拱、带、攻的机会。那场球让北京球迷印象深刻津津乐道。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民间艺人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那只好说,西医水平太low了,赤脚医生主要用中医治病。

而且,一些赤脚医生手里,可能还有一些民间的土方、偏方,并以此护住了一方百姓,才能得到百姓爱戴。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差距肯定很大,但也有例外。北京黄老邪九十年代在儿研所对阵国家女队李佳,上百人观战。当时还是21分制,结果2:1战胜李佳,被传为业余胜国手的佳话。当专业几板发力打不死长胶的防守,由攻转搓时,就给了长胶撇、抹、拱、带、攻的机会。那场球让北京球迷印象深刻津津乐道。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本来不想作答,还是忍不住又答上了。

有,就是我们一个村的,小时候常见他赶集路过我家门口。

前年我回家过年时,听说他身绝症治不好了,只能回家准备……。后来又四处找中医治疗,病急了,为了救命,真的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中药可是用装米的麻袋装的,每次都是一大麻袋往家提,不是普通一付一剂量,

经过一段时间的服药,奇迹发生了,竟慢慢的好了,又见他去赶集,去茶馆喝茶打牌了。

他每路过我家门口时,就会叫声我大哥,我哥常开玩笑说,你一麻袋麻袋的吃药,好像吃猪药,还把你吃好了,又可以赶集了。

生命诚可贵,要积极的配合医生,保持乐观的心情很重要。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民间艺人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那只好说,西医水平太low了,赤脚医生主要用中医治病。

而且,一些赤脚医生手里,可能还有一些民间的土方、偏方,并以此护住了一方百姓,才能得到百姓爱戴。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差距肯定很大,但也有例外。北京黄老邪九十年代在儿研所对阵国家女队李佳,上百人观战。当时还是21分制,结果2:1战胜李佳,被传为业余胜国手的佳话。当专业几板发力打不死长胶的防守,由攻转搓时,就给了长胶撇、抹、拱、带、攻的机会。那场球让北京球迷印象深刻津津乐道。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本来不想作答,还是忍不住又答上了。

有,就是我们一个村的,小时候常见他赶集路过我家门口。

前年我回家过年时,听说他身绝症治不好了,只能回家准备……。后来又四处找中医治疗,病急了,为了救命,真的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中药可是用装米的麻袋装的,每次都是一大麻袋往家提,不是普通一付一剂量,

经过一段时间的服药,奇迹发生了,竟慢慢的好了,又见他去赶集,去茶馆喝茶打牌了。

他每路过我家门口时,就会叫声我大哥,我哥常开玩笑说,你一麻袋麻袋的吃药,好像吃猪药,还把你吃好了,又可以赶集了。

生命诚可贵,要积极的配合医生,保持乐观的心情很重要。


村里有个老人我喊王大伯,是装机关逮野兽的高手。

一把柴刀上山装几个机关,第二天去逛一圈准能带回来点野味,这个手艺远近闻名

这个还是1995年,那一年大雪,我是前回家的,那几天刚好下雪,整个天雾蒙蒙的,一开始很小,我在家里呆着很无聊就出门逛!

说白了就是到处村里人家坐坐,走到王大伯门口看到他正在整理,在穿靴子准备出门。

我就问他,这大雪你还上山?

他说这个雪估计要下好几天,今天刚开始下还不大,这个时候上山装机关,过两天可能会上野物。

大伯是村里的高手,这个我知道,很多村里人都说他这个是祖传的手艺,家里人在以前就是猎人后来把手艺传给了他。

在以前没得吃的年代,他家是最不缺肉,生产队大锅饭的时候,他就上山装机关用野味来挣公分。

可以说他家的几个孩子小时候是村里人最羡慕的,哪天的饭碗里少了肉,全是各种肉。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穿的邪乎,说他不仅装机关厉害,还懂得看野兽的路,从他们的脚印中间就知道这条路上有哪些野兽经过。

甚至说他会和大山对话,能听得出来山上野兽的说话,真是神乎其神。

也有人说他因为装机关抓猎物有损阴德,这就造成了没有儿子,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而他的弟弟不装机关,生了两个儿子。

我当然觉得这里面真真假假的,胡诌诌的太多,今天刚好碰到大伯趁着雪天出门装机关,我得跟上去看看,如果能学到那真是白赚了。

“大伯,带上我,我跟你后面学学!”

“你不怕爬山,摔跤你就跟来,今天我要装5个机关!”

我一听五个这么多就高兴了,马上回家穿着靴子拿着伞就出门。到了大伯家,一看我是伞就让我扔了,说这个东西山上不好用,说着拿了一件蓑衣给我披上,弄个小蓑帽给我。

穿这个下雨也不怕,在山上也不怕被东西刮到人。

跟着大伯后面就出了门,他也简单就一把柴刀,连一根绳子都没有带。

我好奇的问到绳子都不带么?

在路上他对我说,装机关主要是靠隐秘,如果带家里的绳子难免会有各种气味,野兽的鼻子很灵敏闻到气味就会远远的躲开。

今天要不是下雪我都不带你,正因为下雪我们呆过的地方过了一夜基本上味道都散开了,你等下在装机关的附近不要吐痰,抽烟。

今天装的机关晚上是没有动物来的,一般要过一天味道人身上的气味散开来了就好。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起爬山,到了半山腰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我说这个路太难走了。

他说这不是给人走的,一开始或许人家砍柴,挖竹笋做事的时候走过一次,一般很快就长草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掩盖掉就是被动物走过。

到了前面他蹲下来开始看路上的脚印,我问这里这么烂能看的出来?

慢慢的看,是新鲜的还是陈旧的,今晚下过雪后都看不见了。

我也蹲下来看,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大伯看了看站起来再看了看山下说到“这是个兔子,大概在3斤重左右,这个兔子下山到下面吃草,看脚印前两天刚走过,一般兔子两天左右会吃一次。”

说完就用柴刀在兔子脚印的那个位置挖了个很浅的坑,然后往下走了100多米砍了一颗小树开始剥皮。

把剥下来的树皮搓成绳子回来。我就现在他旁边看着,他把旁边的一颗小树给弯了下来帮上树皮绳子,用一根小木棍在洞旁边支了个支点,把绳子打成活结穿过支点固定住。

他介绍说这个是吊机关,兔子踩到这个坑里就击发了这个小木棍,绳套就套住兔子腿,小树枝弹起来把兔子吊在半空中。

然后抓了点枯萎的茅草洒落在机关上面,再在兔子下山的地方找了个小木棍拦在机关前面点。

我好奇说这个木棍是让兔子跳起来么?

“是的,这个木棍做成了倒下来的样子,兔子看到了会跳过去,这样跳过去的重量能把机关快速的击发,也能保证兔子不会一步跳过机关。”

做完这些就原路返回,重新走另一条羊肠小道,这次看到的脚印特别的杂乱,而且多,就连我都能看的出来是猪的脚印。

“大伯这是野猪的脚印,这里有很多野猪!”

“是的,这里有一个大野猪带着几个小野猪,你看脚印是不是都是大脚印中间套小脚印?这是因为小野猪下山的时候都是踩着前面领头的大野猪脚印走。”

遇到这样的野兽说明野兽很精,这样的野兽肯定是吃过亏才这么小心,而且很多是刚出自己的窝才这么小心,这个时候装机关就要换个地方,别在这种平缓的路上装,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稍微有点陡的路,这里路很狭窄有的草两边倒。

“你看野猪在这里有点拥挤,就在这里装一个机关,这里上套的不会是大野猪,大野猪力气太大,机关很难锁的住。”

就看到他重复刚才装兔子机关的步骤,把绳子弄好,这次很粗,找了颗大点的树弯下来装好套。

那天跟在他后面又装了几个,后来的几个他说带运气的,都是老脚印不知道哪天才能上钩。

跟着他后面三个小时搞定了回家,他说明天不去探后天早上再去,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估计前面两个有很大的可能性。

第三天早上已经不下雪,地上还好,山上血非常厚,我们村侧面的山上是毛竹,全部压弯了,十点钟我就去了,毕竟是第一次看装机关的猎物,非常兴奋。

一个是新鲜,另一个是如果有东西肯定少不了我的份,毕竟两家还是熟人,我都不记得上次吃野味是猴年马月的事,味道什么样子?

上山第一个是看的兔子那个,果然一个大野兔挂在半空中,很远的就看到了,以为死了,人一走近就疯狂的挣扎,大伯用柴刀给头一下,抽抽就死了。

往腰上一挂就去找第二个机关。

这个机关老远的就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偷偷观察是野猪,但是不是大野猪也不过50多斤重,一个腿挂在半空中,前面的脚挨着地下,在那边一蹬一蹬

大伯让我别过去,说很危险,野猪一旦看到人来了会疯狂的,绳子怕断了,到时候野猪会咬人,你远远的看着。

说着用刀砍了颗树,做成了矛,人还离的有50米,那个猪就开始用力挣脱,只见大伯快速跑过去先用矛在野猪肚子上狠狠的一扎,拔出来后人往后退,野猪吃痛,挣扎的更厉害。

我不怕绳子断,我怕那个机关锁住野猪的树吃不消,树都拉的快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扎,人死命抵着,很快血就出来,一边抵着矛一边用柴刀狠狠的砍猪头,那个血一会儿就把下面的血给湿透了。

人猪大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定,大伯累的直抽烟,我跑过去对大伯说,太牛了,你这个比武打片都过瘾。

“早点下山,另外三个今天不去看了,雪下的太厚太大不好走。”

两个人抬着野猪下山,回到家就开始剥皮,他说兔子肉比野猪肉好吃,他经常吃兔子就送了我。

野猪直接把连皮带肉砍了个后腿给我,起码十几斤,让我拿回家烧。

说实话这种从头到尾参与的野外猎杀,吃起来就是香。

后来我听父母说,大伯在整个乡都是数一数二的装机关专家,曾经很多人来拜师!

现在野味已经不能吃了,就连兔子抓一个都要犯罪,我们那边现在不光野猪泛滥,就连兔子都多的很。

家里山脚下的田地被祸害的一塌糊涂,什么时候国家能把这两个野生动物除名,到那个时候我估计我也是专家了。

很多明间高手都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技能都会消失,其实真的应该保留下来,今年回家我准备自己做个机关,老家还有鸡,我得在鸡身上试试!哈哈

为了身体健康,请远离野味!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主页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围观!

没有科学系统的训练,不光是身材不够协调,动作的连贯性,身体的协调度,肢体的反应能力,抗击打能力,,,哎,中国传统武术需要改革的东西还有很多,抱残守缺的抱着老祖宗的训诫,只会和飞速发展的社会越来越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85290/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