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伺候的云儿是谁(袭人云儿)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云儿是妓院锦香院的妓女,薛蟠带云儿出来参加朋亲宴,对云儿相当熟识,并且关系好。云儿唱说,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薛蟠说指他。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他说昨天我还告你妈妈让她不打你。二人席上打情骂俏,关系非同一般。出席宴会带云儿,不用介绍,他的朋友都知。薛蟠早把他家与贾宝玉,冯紫英,蒋玉菡等人,家,一些事说与云儿。所以,蒋玉菡唱香气袭人知昼暖,薛蟠说有宝贝。蒋玉菡与冯紫英不知,是云儿告诉的。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云儿是妓院锦香院的妓女,薛蟠带云儿出来参加朋亲宴,对云儿相当熟识,并且关系好。云儿唱说,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薛蟠说指他。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他说昨天我还告你妈妈让她不打你。二人席上打情骂俏,关系非同一般。出席宴会带云儿,不用介绍,他的朋友都知。薛蟠早把他家与贾宝玉,冯紫英,蒋玉菡等人,家,一些事说与云儿。所以,蒋玉菡唱香气袭人知昼暖,薛蟠说有宝贝。蒋玉菡与冯紫英不知,是云儿告诉的。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萧郎历史,第835条回答。

什么是清倌人?其实就是没有接客的妓女,只卖艺不卖身。比娼妓更高尚一点。

用现代话说就是“网红”。

和清倌人相对的,叫红倌人,也就是既卖艺也卖身。

清倌人和红倌人都有共同的一点,就是都会琴棋书画。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们的身价就比那些娼妓高出了很多。

因为价格贵,所以很少有人消费得起,能去消费的要么是名门望族,要么是土暴发户,或者就是那些大文人。

清倌人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首先一点就是要长得好看,其次从小就要被培养,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这样才能更吸引那些上层社会的人。毕竟谁都喜欢长得好看还有素养的人。

其实清倌人也并不是说只卖艺不卖身,如果有人真的看上了她,愿意花大价钱购买,那也是可以得到的。

清倌人的作用就是给那些上层社会的有钱名流潇洒玩乐的,而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用来赚钱。

说白了,清倌人就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先把你培养出来,然后给你包装包装,再给你买点流量,名气上来了,价钱自然也就很高了。

这就和那些网红的性质差不多。小钱看不上,钱给够了,随便处置。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云儿是妓院锦香院的妓女,薛蟠带云儿出来参加朋亲宴,对云儿相当熟识,并且关系好。云儿唱说,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薛蟠说指他。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他说昨天我还告你妈妈让她不打你。二人席上打情骂俏,关系非同一般。出席宴会带云儿,不用介绍,他的朋友都知。薛蟠早把他家与贾宝玉,冯紫英,蒋玉菡等人,家,一些事说与云儿。所以,蒋玉菡唱香气袭人知昼暖,薛蟠说有宝贝。蒋玉菡与冯紫英不知,是云儿告诉的。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萧郎历史,第835条回答。

什么是清倌人?其实就是没有接客的妓女,只卖艺不卖身。比娼妓更高尚一点。

用现代话说就是“网红”。

和清倌人相对的,叫红倌人,也就是既卖艺也卖身。

清倌人和红倌人都有共同的一点,就是都会琴棋书画。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们的身价就比那些娼妓高出了很多。

因为价格贵,所以很少有人消费得起,能去消费的要么是名门望族,要么是土暴发户,或者就是那些大文人。

清倌人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首先一点就是要长得好看,其次从小就要被培养,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这样才能更吸引那些上层社会的人。毕竟谁都喜欢长得好看还有素养的人。

其实清倌人也并不是说只卖艺不卖身,如果有人真的看上了她,愿意花大价钱购买,那也是可以得到的。

清倌人的作用就是给那些上层社会的有钱名流潇洒玩乐的,而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用来赚钱。

说白了,清倌人就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先把你培养出来,然后给你包装包装,再给你买点流量,名气上来了,价钱自然也就很高了。

这就和那些网红的性质差不多。小钱看不上,钱给够了,随便处置。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情人是有感情基础吧,小三的话更多的就是利益与欲望的交流互换了。

宽泛的理解,丈夫和妻子在婚前婚后都可以以对方的情人来称呼啊,情人也并不一定是个贬义词。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云儿是妓院锦香院的妓女,薛蟠带云儿出来参加朋亲宴,对云儿相当熟识,并且关系好。云儿唱说,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薛蟠说指他。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他说昨天我还告你妈妈让她不打你。二人席上打情骂俏,关系非同一般。出席宴会带云儿,不用介绍,他的朋友都知。薛蟠早把他家与贾宝玉,冯紫英,蒋玉菡等人,家,一些事说与云儿。所以,蒋玉菡唱香气袭人知昼暖,薛蟠说有宝贝。蒋玉菡与冯紫英不知,是云儿告诉的。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萧郎历史,第835条回答。

什么是清倌人?其实就是没有接客的妓女,只卖艺不卖身。比娼妓更高尚一点。

用现代话说就是“网红”。

和清倌人相对的,叫红倌人,也就是既卖艺也卖身。

清倌人和红倌人都有共同的一点,就是都会琴棋书画。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们的身价就比那些娼妓高出了很多。

因为价格贵,所以很少有人消费得起,能去消费的要么是名门望族,要么是土暴发户,或者就是那些大文人。

清倌人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首先一点就是要长得好看,其次从小就要被培养,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这样才能更吸引那些上层社会的人。毕竟谁都喜欢长得好看还有素养的人。

其实清倌人也并不是说只卖艺不卖身,如果有人真的看上了她,愿意花大价钱购买,那也是可以得到的。

清倌人的作用就是给那些上层社会的有钱名流潇洒玩乐的,而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用来赚钱。

说白了,清倌人就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先把你培养出来,然后给你包装包装,再给你买点流量,名气上来了,价钱自然也就很高了。

这就和那些网红的性质差不多。小钱看不上,钱给够了,随便处置。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情人是有感情基础吧,小三的话更多的就是利益与欲望的交流互换了。

宽泛的理解,丈夫和妻子在婚前婚后都可以以对方的情人来称呼啊,情人也并不一定是个贬义词。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那时候的皇帝应该叫黄帝,皇上的老婆黄后,皇上下面有大量的黄亲国戚,在黄毒着全国,还有全国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

官商勾结,毒害中国人,给鸦片起名叫做“福寿膏”,想想都可怕,那是什么福寿膏啊,分明就是手扶搞,吸食以后手扶才能高。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云儿是妓院锦香院的妓女,薛蟠带云儿出来参加朋亲宴,对云儿相当熟识,并且关系好。云儿唱说,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薛蟠说指他。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他说昨天我还告你妈妈让她不打你。二人席上打情骂俏,关系非同一般。出席宴会带云儿,不用介绍,他的朋友都知。薛蟠早把他家与贾宝玉,冯紫英,蒋玉菡等人,家,一些事说与云儿。所以,蒋玉菡唱香气袭人知昼暖,薛蟠说有宝贝。蒋玉菡与冯紫英不知,是云儿告诉的。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萧郎历史,第835条回答。

什么是清倌人?其实就是没有接客的妓女,只卖艺不卖身。比娼妓更高尚一点。

用现代话说就是“网红”。

和清倌人相对的,叫红倌人,也就是既卖艺也卖身。

清倌人和红倌人都有共同的一点,就是都会琴棋书画。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们的身价就比那些娼妓高出了很多。

因为价格贵,所以很少有人消费得起,能去消费的要么是名门望族,要么是土暴发户,或者就是那些大文人。

清倌人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首先一点就是要长得好看,其次从小就要被培养,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这样才能更吸引那些上层社会的人。毕竟谁都喜欢长得好看还有素养的人。

其实清倌人也并不是说只卖艺不卖身,如果有人真的看上了她,愿意花大价钱购买,那也是可以得到的。

清倌人的作用就是给那些上层社会的有钱名流潇洒玩乐的,而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用来赚钱。

说白了,清倌人就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先把你培养出来,然后给你包装包装,再给你买点流量,名气上来了,价钱自然也就很高了。

这就和那些网红的性质差不多。小钱看不上,钱给够了,随便处置。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情人是有感情基础吧,小三的话更多的就是利益与欲望的交流互换了。

宽泛的理解,丈夫和妻子在婚前婚后都可以以对方的情人来称呼啊,情人也并不一定是个贬义词。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那时候的皇帝应该叫黄帝,皇上的老婆黄后,皇上下面有大量的黄亲国戚,在黄毒着全国,还有全国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

官商勾结,毒害中国人,给鸦片起名叫做“福寿膏”,想想都可怕,那是什么福寿膏啊,分明就是手扶搞,吸食以后手扶才能高。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感谢邀请 大学姐说来回答这个问题

记得当年张雨绮老公王全安出轨时 好多网友就问 为什么张雨绮那么漂亮 王全安还要出轨 有网友神回复说“你买奔驰 难道就不打车了吗”。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云儿是妓院锦香院的妓女,薛蟠带云儿出来参加朋亲宴,对云儿相当熟识,并且关系好。云儿唱说,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薛蟠说指他。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他说昨天我还告你妈妈让她不打你。二人席上打情骂俏,关系非同一般。出席宴会带云儿,不用介绍,他的朋友都知。薛蟠早把他家与贾宝玉,冯紫英,蒋玉菡等人,家,一些事说与云儿。所以,蒋玉菡唱香气袭人知昼暖,薛蟠说有宝贝。蒋玉菡与冯紫英不知,是云儿告诉的。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萧郎历史,第835条回答。

什么是清倌人?其实就是没有接客的妓女,只卖艺不卖身。比娼妓更高尚一点。

用现代话说就是“网红”。

和清倌人相对的,叫红倌人,也就是既卖艺也卖身。

清倌人和红倌人都有共同的一点,就是都会琴棋书画。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们的身价就比那些娼妓高出了很多。

因为价格贵,所以很少有人消费得起,能去消费的要么是名门望族,要么是土暴发户,或者就是那些大文人。

清倌人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首先一点就是要长得好看,其次从小就要被培养,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这样才能更吸引那些上层社会的人。毕竟谁都喜欢长得好看还有素养的人。

其实清倌人也并不是说只卖艺不卖身,如果有人真的看上了她,愿意花大价钱购买,那也是可以得到的。

清倌人的作用就是给那些上层社会的有钱名流潇洒玩乐的,而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用来赚钱。

说白了,清倌人就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先把你培养出来,然后给你包装包装,再给你买点流量,名气上来了,价钱自然也就很高了。

这就和那些网红的性质差不多。小钱看不上,钱给够了,随便处置。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情人是有感情基础吧,小三的话更多的就是利益与欲望的交流互换了。

宽泛的理解,丈夫和妻子在婚前婚后都可以以对方的情人来称呼啊,情人也并不一定是个贬义词。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那时候的皇帝应该叫黄帝,皇上的老婆黄后,皇上下面有大量的黄亲国戚,在黄毒着全国,还有全国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

官商勾结,毒害中国人,给鸦片起名叫做“福寿膏”,想想都可怕,那是什么福寿膏啊,分明就是手扶搞,吸食以后手扶才能高。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感谢邀请 大学姐说来回答这个问题

记得当年张雨绮老公王全安出轨时 好多网友就问 为什么张雨绮那么漂亮 王全安还要出轨 有网友神回复说“你买奔驰 难道就不打车了吗”。

问题:妓女云儿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的



此故事发生在第28回。

贾宝玉接到冯紫英的邀请去赴宴,参加宴会的有冯紫英、贾宝玉、薛蟠、蒋玉菡、云儿。宴会开始,云儿先唱了一个曲子,薛蟠就在那里闹,说唱的不好,重新再唱。贾宝玉就出了一个酒令,说要说出女儿悲愁喜乐,再唱一支新鲜时样曲子,最后还要说一个席上生风的一样东西,用古诗、旧对、四书五经都可以。薛蟠没等贾宝玉说完,先站起来,“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妓女云儿就赶快推他坐下,说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云儿这么一个激将法,就把阿呆激将激的也坐下来,也参与行酒令了。

从这开始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阿呆和云儿关系非常好,后面云儿唱曲“妈妈打骂何时休”时,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说明薛蟠和云儿、老鸨都非常熟络。



薛蟠虽然比贾宝玉大不了几岁,但他没有父亲管教,母亲又纵着他,他又撒漫使钱。像贵族公子聚会请到的、诗词曲弹都拿得起的云儿,更是阿呆显摆的地方,阿呆很定是云儿的常客。按薛宝钗的话说:“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我那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宝玉挨打后宝钗语)薛蟠在云儿跟前,说话没防头,哪管内闱闺阁里的事是不能传出去的?我认为,云儿知道袭人和宝玉的关系祥情,最大的可能是阿呆告诉的。


我们先来看蒋玉菡的酒令。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这是暗示了袭人的命运,将来贾宝玉流亡在外,她无依无靠了。“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就预示着袭人将来要嫁给蒋玉菡。

最后拿起了酒席上的一朵木樨,念了一句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大家就觉得还不错,就容他过关了。

但这时薛蟠跳了起来,嚷道“了不得、了不得,该罚该罚,这席上并没有宝贝,你怎么念起宝贝来?”。薛蟠不是说话没防头吗?他认为袭人就是贾宝玉的宝贝,袭人的身份应该和香菱在他跟前一样,是宝贝。蒋玉菡就呆住了,说哪有宝贝?薛蟠说:“你还赖,你再念。”蒋玉菡又念了一遍,薛蟠就说:“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说着,手指着贾宝玉,贾宝玉就很不好意思,他就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你泄露了我的机密,该罚你酒。薛蟠也赶快承认,该罚该罚。拿起酒来,一饮而尽。

冯紫英和蒋玉菡不知道原故,云儿便告诉了出来。云儿说了袭人是贾宝玉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在座的人肯定会意,袭人和贾宝玉是什么关系了。估计袭人和贾宝玉的关系,早就经过阿呆推测,而且告诉云儿了。



蒋玉菡赠宝玉茜香罗,换袭人松花汗巾

贾宝玉看到蒋玉菡妩媚温柔,就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向他打听,你们戏班有一个名角,叫琪官的。蒋玉菡说就是我的小名儿。贾宝玉很高兴,有幸有幸(也不想他结交戏子,会不会挨老爹的揍),马上就解下自己的一个玉扇坠送给琪官。琪官就把自己系内衣的汗巾解下来送给贾宝玉,而且说,“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贾宝玉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系的松花汗巾解下来给了琪官。



等着他回到大观园,到了睡觉的时候,袭人发现他腰里有一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就猜着了八九分,这是和别人换过来了,就说“你有了好的系裤子,把我那条还我吧。”贾宝玉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原来那个松花汗巾是袭人的,袭人的汗巾子你怎么可以给别的男人呢。他很后悔,但是他没法说了,他就赔笑对袭人说,“我赔你一条吧。”袭人说,“我就知道你又干这些事,也不该拿我的东西给那些混帐人去。”袭人骂了蒋玉菡是混帐人,她怎知,这个混帐人将来是她的终身之靠。

当他们都安睡之后,宝玉又悄悄的把那个大红的汗巾子系到袭人的腰上,第二天早上,袭人发现了,等着宝玉出去,就解下来,扔在一个空箱子里。这是一个伏笔,将来曹雪芹怎么处理这条汗巾子,很可惜,我们就看不到了。

古代青楼的花魁和现代的网红略有不同, 花魁作为青楼主打招牌 ,都是琴棋书花样样精通 或者精通其中一绝。 而现代的网红却不一定了,他们要么是靠某些事件吸收大量关注 而且只会火一时,要么是平台打造推出吸取流量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85348/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