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千仞的真实实力(铁掌水上漂裘千仞大战金龙法王)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梅超风更不答话,长鞭一抖,刷的一声,径往裘千仞腰间横扫过去。裘千仞冷哼一声,双掌一错,待得鞭身近身之际,左掌斜拍,往她鞭头迎去。

掌鞭仅只一碰,梅超风顿感虎口发麻,握鞭的那只手心竟火辣辣的疼痛起来,鞭头险些拿捏不住。她暗叫一声惭愧,心道:“这老贼好生了得。”

裘千仞未等招式用老,身随掌动,在梅超风霍霍鞭影之中,竟已欺到她近前,跟着连出两招,左掌“泰山压顶”,往梅超风面门拍去;右手变掌为钩,直锁梅超风肩头。

梅超风自双目盲后,在白蟒鞭上下了无数苦功,长鞭扫出犹如电掣,一丈之内当者立毙。这些年来纵横江湖,除了师傅一辈的大宗师外,谁敢空手硬挡她鞭法。谁知今日碰上裘千仞这个硬手,片刻之间便被他冲破鞭圈。心惊之下,身子一矮,向后退开三步,乘势收起白蟒鞭,十指微屈,向裘千仞面门抓了过去。

贴身近战,长鞭占不到便宜,梅超风便弃鞭不用,使“九阴白骨爪”与裘千仞抢攻。

裘千仞虽破了白蟒鞭法,但对“九阴白骨爪”功夫颇为忌惮。见梅超风十指尖尖,在月色映照之下闪闪生光,实在是凄厉骇人。当即身子一闪,避开梅超风右抓,右掌斜飞,后发先至,往梅超风左臂拍去,要格开她这一抓。跟着双腿连环踢出,往梅超风下盘扫去。

裘千仞闪身避抓、出掌格爪、双腿攻敌,如兔起鹘落般一气呵成。梅朝风手上与他交换了一招,下盘未及防范,被他双腿结实扫中。

裘千仞见梅超风下盘中招,嘿嘿一笑。他这路“鸳鸯腿法”非同小可,寻思梅超风双足即便不会立时折断,也必被扫倒于地。哪知梅超风兀自挺身而立,手上朝他接连进招,身子连半点颤栗都不曾见。

裘千仞原不知梅超风练就一身横练功夫,周身刀枪不入。他腿法虽劲,终不及铁掌猛烈,焉能伤梅超风分毫?他到底是见多识广,一怔之下便反应过来,不再用腿攻敌,专使铁掌朝梅超风招呼。

这时月色渐薄,天上星群零零散散,昼夜微光之下,两人攻势丝毫不缓,翻翻滚滚已拆到五十余招。

梅超风身兼桃花岛绝技及《九阴真经》两项绝顶武学之长,在江湖上罕逢对手,便是全真教的的丘处机、白驼山的欧阳克,单打独斗也非她之敌。可今番与裘千仞交手,处境却大不相同。对手双掌翻飞,劲风呼啸,一双肉掌直有摧坚破玉之势,自己将“九阴白骨爪”、“摧心掌”两项功夫一起使开,仍被他铁掌牢牢压制。每与对方手掌相交一次,便觉对方掌上劲力加重了一分。她越斗越是心惊,只觉这老贼掌力之强远在郭靖的无声掌之上。便是比之恩师黄药师,怕也是在伯仲之间。

这时梅超风心知到了生死关头,不敢有半分懈怠,将浑身内劲运到了极致,尽皆依附在手掌之上,但兀自难以建功。久战之下,不自觉早已大汗淋漓,出招渐渐缓慢下来,倾刻间已险象环生。裘千仞仍气定神闲,将铁掌一招招发出。每每掌势要击中梅超风时,他却将掌一偏,从梅超风身侧掠过。

梅超风眼不能视,但听声极准。只觉数次有股雄浑刚劲的掌力朝胸口、腰间、腹上击到,她本是无法抵挡,但对方掌力却点到即止,还未贴上便即变招,并不杀伤她性命。蓦地之间,一个念头在梅超风心头闪过:“这老贼好恶毒,不肯杀我,是想耗得我精疲力尽而死。”

梅超风只猜中一半,裘千仞数次手下留情,到不只是想让她力竭而亡。裘千仞以铁掌享誉江湖,存心在下次华山论剑中与东邪西毒之辈一较高下。但自铁掌练成以来,从没跟过真正高手交锋。生平所遇之敌,尽是三招两式便能料理之徒。铁掌功厉害杀招还未使出,对手已不堪再战,不免意兴索然。今日得遇梅超风,虽不是自己对手,但到底算是一员难寻的劲敌,心中如何不喜?便不早伤她性命,存心留她喂招。

梅超风那容他如此折辱,激斗中长啸一声,双臂暴长,十指往裘千仞头上直插过去。这时裘千仞一双铁掌已要贴到她腹上,但她既知裘千仞不会伤她,便对敌招毫不理会。

裘千仞双掌本是先发,要等梅超风出招抵挡,他再侧过掌势。谁知梅超风浑然不理,十指如刀如枪,反攻自己要害。这一下变起仓促,饶是裘千仞艺高胆大,也惊出一阵冷汗。他这时回援已然不及,哪还敢拖大,双掌忙顺势前推,击到梅超风胸口。梅超风十指还未插到,胸口已遭重击,闷哼一声,身子直跌了出去。

王重阳和欧阳锋都可以硬接降龙掌,铁掌,龙象功。

3雕王重阳内力强于所有人,还有先天真气加持,可以爆发输出,蓄力的蛤蟆功也被打的没脾气。

欧阳锋蓄力1击打伤洪七公 黄药师。

拼命的话,王和欧阳2人都可以一招秒金轮。

从中看得出内力才是最关键的,梅超风练了招式,没练内力,只能跟裘千仞游斗,毫无胜算可言。预计20招内被秒

梅超风更不答话,长鞭一抖,刷的一声,径往裘千仞腰间横扫过去。裘千仞冷哼一声,双掌一错,待得鞭身近身之际,左掌斜拍,往她鞭头迎去。

掌鞭仅只一碰,梅超风顿感虎口发麻,握鞭的那只手心竟火辣辣的疼痛起来,鞭头险些拿捏不住。她暗叫一声惭愧,心道:“这老贼好生了得。”

裘千仞未等招式用老,身随掌动,在梅超风霍霍鞭影之中,竟已欺到她近前,跟着连出两招,左掌“泰山压顶”,往梅超风面门拍去;右手变掌为钩,直锁梅超风肩头。

梅超风自双目盲后,在白蟒鞭上下了无数苦功,长鞭扫出犹如电掣,一丈之内当者立毙。这些年来纵横江湖,除了师傅一辈的大宗师外,谁敢空手硬挡她鞭法。谁知今日碰上裘千仞这个硬手,片刻之间便被他冲破鞭圈。心惊之下,身子一矮,向后退开三步,乘势收起白蟒鞭,十指微屈,向裘千仞面门抓了过去。

贴身近战,长鞭占不到便宜,梅超风便弃鞭不用,使“九阴白骨爪”与裘千仞抢攻。

裘千仞虽破了白蟒鞭法,但对“九阴白骨爪”功夫颇为忌惮。见梅超风十指尖尖,在月色映照之下闪闪生光,实在是凄厉骇人。当即身子一闪,避开梅超风右抓,右掌斜飞,后发先至,往梅超风左臂拍去,要格开她这一抓。跟着双腿连环踢出,往梅超风下盘扫去。

裘千仞闪身避抓、出掌格爪、双腿攻敌,如兔起鹘落般一气呵成。梅朝风手上与他交换了一招,下盘未及防范,被他双腿结实扫中。

裘千仞见梅超风下盘中招,嘿嘿一笑。他这路“鸳鸯腿法”非同小可,寻思梅超风双足即便不会立时折断,也必被扫倒于地。哪知梅超风兀自挺身而立,手上朝他接连进招,身子连半点颤栗都不曾见。

裘千仞原不知梅超风练就一身横练功夫,周身刀枪不入。他腿法虽劲,终不及铁掌猛烈,焉能伤梅超风分毫?他到底是见多识广,一怔之下便反应过来,不再用腿攻敌,专使铁掌朝梅超风招呼。

这时月色渐薄,天上星群零零散散,昼夜微光之下,两人攻势丝毫不缓,翻翻滚滚已拆到五十余招。

梅超风身兼桃花岛绝技及《九阴真经》两项绝顶武学之长,在江湖上罕逢对手,便是全真教的的丘处机、白驼山的欧阳克,单打独斗也非她之敌。可今番与裘千仞交手,处境却大不相同。对手双掌翻飞,劲风呼啸,一双肉掌直有摧坚破玉之势,自己将“九阴白骨爪”、“摧心掌”两项功夫一起使开,仍被他铁掌牢牢压制。每与对方手掌相交一次,便觉对方掌上劲力加重了一分。她越斗越是心惊,只觉这老贼掌力之强远在郭靖的无声掌之上。便是比之恩师黄药师,怕也是在伯仲之间。

这时梅超风心知到了生死关头,不敢有半分懈怠,将浑身内劲运到了极致,尽皆依附在手掌之上,但兀自难以建功。久战之下,不自觉早已大汗淋漓,出招渐渐缓慢下来,倾刻间已险象环生。裘千仞仍气定神闲,将铁掌一招招发出。每每掌势要击中梅超风时,他却将掌一偏,从梅超风身侧掠过。

梅超风眼不能视,但听声极准。只觉数次有股雄浑刚劲的掌力朝胸口、腰间、腹上击到,她本是无法抵挡,但对方掌力却点到即止,还未贴上便即变招,并不杀伤她性命。蓦地之间,一个念头在梅超风心头闪过:“这老贼好恶毒,不肯杀我,是想耗得我精疲力尽而死。”

梅超风只猜中一半,裘千仞数次手下留情,到不只是想让她力竭而亡。裘千仞以铁掌享誉江湖,存心在下次华山论剑中与东邪西毒之辈一较高下。但自铁掌练成以来,从没跟过真正高手交锋。生平所遇之敌,尽是三招两式便能料理之徒。铁掌功厉害杀招还未使出,对手已不堪再战,不免意兴索然。今日得遇梅超风,虽不是自己对手,但到底算是一员难寻的劲敌,心中如何不喜?便不早伤她性命,存心留她喂招。

梅超风那容他如此折辱,激斗中长啸一声,双臂暴长,十指往裘千仞头上直插过去。这时裘千仞一双铁掌已要贴到她腹上,但她既知裘千仞不会伤她,便对敌招毫不理会。

裘千仞双掌本是先发,要等梅超风出招抵挡,他再侧过掌势。谁知梅超风浑然不理,十指如刀如枪,反攻自己要害。这一下变起仓促,饶是裘千仞艺高胆大,也惊出一阵冷汗。他这时回援已然不及,哪还敢拖大,双掌忙顺势前推,击到梅超风胸口。梅超风十指还未插到,胸口已遭重击,闷哼一声,身子直跌了出去。

王重阳和欧阳锋都可以硬接降龙掌,铁掌,龙象功。

3雕王重阳内力强于所有人,还有先天真气加持,可以爆发输出,蓄力的蛤蟆功也被打的没脾气。

欧阳锋蓄力1击打伤洪七公 黄药师。

拼命的话,王和欧阳2人都可以一招秒金轮。

从中看得出内力才是最关键的,梅超风练了招式,没练内力,只能跟裘千仞游斗,毫无胜算可言。预计20招内被秒

梅超风更不答话,长鞭一抖,刷的一声,径往裘千仞腰间横扫过去。裘千仞冷哼一声,双掌一错,待得鞭身近身之际,左掌斜拍,往她鞭头迎去。

掌鞭仅只一碰,梅超风顿感虎口发麻,握鞭的那只手心竟火辣辣的疼痛起来,鞭头险些拿捏不住。她暗叫一声惭愧,心道:“这老贼好生了得。”

裘千仞未等招式用老,身随掌动,在梅超风霍霍鞭影之中,竟已欺到她近前,跟着连出两招,左掌“泰山压顶”,往梅超风面门拍去;右手变掌为钩,直锁梅超风肩头。

梅超风自双目盲后,在白蟒鞭上下了无数苦功,长鞭扫出犹如电掣,一丈之内当者立毙。这些年来纵横江湖,除了师傅一辈的大宗师外,谁敢空手硬挡她鞭法。谁知今日碰上裘千仞这个硬手,片刻之间便被他冲破鞭圈。心惊之下,身子一矮,向后退开三步,乘势收起白蟒鞭,十指微屈,向裘千仞面门抓了过去。

贴身近战,长鞭占不到便宜,梅超风便弃鞭不用,使“九阴白骨爪”与裘千仞抢攻。

裘千仞虽破了白蟒鞭法,但对“九阴白骨爪”功夫颇为忌惮。见梅超风十指尖尖,在月色映照之下闪闪生光,实在是凄厉骇人。当即身子一闪,避开梅超风右抓,右掌斜飞,后发先至,往梅超风左臂拍去,要格开她这一抓。跟着双腿连环踢出,往梅超风下盘扫去。

裘千仞闪身避抓、出掌格爪、双腿攻敌,如兔起鹘落般一气呵成。梅朝风手上与他交换了一招,下盘未及防范,被他双腿结实扫中。

裘千仞见梅超风下盘中招,嘿嘿一笑。他这路“鸳鸯腿法”非同小可,寻思梅超风双足即便不会立时折断,也必被扫倒于地。哪知梅超风兀自挺身而立,手上朝他接连进招,身子连半点颤栗都不曾见。

裘千仞原不知梅超风练就一身横练功夫,周身刀枪不入。他腿法虽劲,终不及铁掌猛烈,焉能伤梅超风分毫?他到底是见多识广,一怔之下便反应过来,不再用腿攻敌,专使铁掌朝梅超风招呼。

这时月色渐薄,天上星群零零散散,昼夜微光之下,两人攻势丝毫不缓,翻翻滚滚已拆到五十余招。

梅超风身兼桃花岛绝技及《九阴真经》两项绝顶武学之长,在江湖上罕逢对手,便是全真教的的丘处机、白驼山的欧阳克,单打独斗也非她之敌。可今番与裘千仞交手,处境却大不相同。对手双掌翻飞,劲风呼啸,一双肉掌直有摧坚破玉之势,自己将“九阴白骨爪”、“摧心掌”两项功夫一起使开,仍被他铁掌牢牢压制。每与对方手掌相交一次,便觉对方掌上劲力加重了一分。她越斗越是心惊,只觉这老贼掌力之强远在郭靖的无声掌之上。便是比之恩师黄药师,怕也是在伯仲之间。

这时梅超风心知到了生死关头,不敢有半分懈怠,将浑身内劲运到了极致,尽皆依附在手掌之上,但兀自难以建功。久战之下,不自觉早已大汗淋漓,出招渐渐缓慢下来,倾刻间已险象环生。裘千仞仍气定神闲,将铁掌一招招发出。每每掌势要击中梅超风时,他却将掌一偏,从梅超风身侧掠过。

梅超风眼不能视,但听声极准。只觉数次有股雄浑刚劲的掌力朝胸口、腰间、腹上击到,她本是无法抵挡,但对方掌力却点到即止,还未贴上便即变招,并不杀伤她性命。蓦地之间,一个念头在梅超风心头闪过:“这老贼好恶毒,不肯杀我,是想耗得我精疲力尽而死。”

梅超风只猜中一半,裘千仞数次手下留情,到不只是想让她力竭而亡。裘千仞以铁掌享誉江湖,存心在下次华山论剑中与东邪西毒之辈一较高下。但自铁掌练成以来,从没跟过真正高手交锋。生平所遇之敌,尽是三招两式便能料理之徒。铁掌功厉害杀招还未使出,对手已不堪再战,不免意兴索然。今日得遇梅超风,虽不是自己对手,但到底算是一员难寻的劲敌,心中如何不喜?便不早伤她性命,存心留她喂招。

梅超风那容他如此折辱,激斗中长啸一声,双臂暴长,十指往裘千仞头上直插过去。这时裘千仞一双铁掌已要贴到她腹上,但她既知裘千仞不会伤她,便对敌招毫不理会。

裘千仞双掌本是先发,要等梅超风出招抵挡,他再侧过掌势。谁知梅超风浑然不理,十指如刀如枪,反攻自己要害。这一下变起仓促,饶是裘千仞艺高胆大,也惊出一阵冷汗。他这时回援已然不及,哪还敢拖大,双掌忙顺势前推,击到梅超风胸口。梅超风十指还未插到,胸口已遭重击,闷哼一声,身子直跌了出去。

个人认为裘千尺更强一些,起码在内力,武学见识方面比梅超风强不少。黄蓉与裘千尺一战中,虽说裘有胜之不武之嫌,但也能看出其内力相当深厚。黄蓉是武功情商智商都是超一流选手,其功夫可谓吸取几大顶级高手绝招于一身,再加九阴真经加持,梅超风绝对不是对手。而如果两位残疾朋友对打,一个瞎一个盲,相信耳力再好也斗不过眼力好的,何况裘千尺歹毒的个性,随便使一个小阴招也够梅超风喝一壶的。

梅超风更不答话,长鞭一抖,刷的一声,径往裘千仞腰间横扫过去。裘千仞冷哼一声,双掌一错,待得鞭身近身之际,左掌斜拍,往她鞭头迎去。

掌鞭仅只一碰,梅超风顿感虎口发麻,握鞭的那只手心竟火辣辣的疼痛起来,鞭头险些拿捏不住。她暗叫一声惭愧,心道:“这老贼好生了得。”

裘千仞未等招式用老,身随掌动,在梅超风霍霍鞭影之中,竟已欺到她近前,跟着连出两招,左掌“泰山压顶”,往梅超风面门拍去;右手变掌为钩,直锁梅超风肩头。

梅超风自双目盲后,在白蟒鞭上下了无数苦功,长鞭扫出犹如电掣,一丈之内当者立毙。这些年来纵横江湖,除了师傅一辈的大宗师外,谁敢空手硬挡她鞭法。谁知今日碰上裘千仞这个硬手,片刻之间便被他冲破鞭圈。心惊之下,身子一矮,向后退开三步,乘势收起白蟒鞭,十指微屈,向裘千仞面门抓了过去。

贴身近战,长鞭占不到便宜,梅超风便弃鞭不用,使“九阴白骨爪”与裘千仞抢攻。

裘千仞虽破了白蟒鞭法,但对“九阴白骨爪”功夫颇为忌惮。见梅超风十指尖尖,在月色映照之下闪闪生光,实在是凄厉骇人。当即身子一闪,避开梅超风右抓,右掌斜飞,后发先至,往梅超风左臂拍去,要格开她这一抓。跟着双腿连环踢出,往梅超风下盘扫去。

裘千仞闪身避抓、出掌格爪、双腿攻敌,如兔起鹘落般一气呵成。梅朝风手上与他交换了一招,下盘未及防范,被他双腿结实扫中。

裘千仞见梅超风下盘中招,嘿嘿一笑。他这路“鸳鸯腿法”非同小可,寻思梅超风双足即便不会立时折断,也必被扫倒于地。哪知梅超风兀自挺身而立,手上朝他接连进招,身子连半点颤栗都不曾见。

裘千仞原不知梅超风练就一身横练功夫,周身刀枪不入。他腿法虽劲,终不及铁掌猛烈,焉能伤梅超风分毫?他到底是见多识广,一怔之下便反应过来,不再用腿攻敌,专使铁掌朝梅超风招呼。

这时月色渐薄,天上星群零零散散,昼夜微光之下,两人攻势丝毫不缓,翻翻滚滚已拆到五十余招。

梅超风身兼桃花岛绝技及《九阴真经》两项绝顶武学之长,在江湖上罕逢对手,便是全真教的的丘处机、白驼山的欧阳克,单打独斗也非她之敌。可今番与裘千仞交手,处境却大不相同。对手双掌翻飞,劲风呼啸,一双肉掌直有摧坚破玉之势,自己将“九阴白骨爪”、“摧心掌”两项功夫一起使开,仍被他铁掌牢牢压制。每与对方手掌相交一次,便觉对方掌上劲力加重了一分。她越斗越是心惊,只觉这老贼掌力之强远在郭靖的无声掌之上。便是比之恩师黄药师,怕也是在伯仲之间。

这时梅超风心知到了生死关头,不敢有半分懈怠,将浑身内劲运到了极致,尽皆依附在手掌之上,但兀自难以建功。久战之下,不自觉早已大汗淋漓,出招渐渐缓慢下来,倾刻间已险象环生。裘千仞仍气定神闲,将铁掌一招招发出。每每掌势要击中梅超风时,他却将掌一偏,从梅超风身侧掠过。

梅超风眼不能视,但听声极准。只觉数次有股雄浑刚劲的掌力朝胸口、腰间、腹上击到,她本是无法抵挡,但对方掌力却点到即止,还未贴上便即变招,并不杀伤她性命。蓦地之间,一个念头在梅超风心头闪过:“这老贼好恶毒,不肯杀我,是想耗得我精疲力尽而死。”

梅超风只猜中一半,裘千仞数次手下留情,到不只是想让她力竭而亡。裘千仞以铁掌享誉江湖,存心在下次华山论剑中与东邪西毒之辈一较高下。但自铁掌练成以来,从没跟过真正高手交锋。生平所遇之敌,尽是三招两式便能料理之徒。铁掌功厉害杀招还未使出,对手已不堪再战,不免意兴索然。今日得遇梅超风,虽不是自己对手,但到底算是一员难寻的劲敌,心中如何不喜?便不早伤她性命,存心留她喂招。

梅超风那容他如此折辱,激斗中长啸一声,双臂暴长,十指往裘千仞头上直插过去。这时裘千仞一双铁掌已要贴到她腹上,但她既知裘千仞不会伤她,便对敌招毫不理会。

裘千仞双掌本是先发,要等梅超风出招抵挡,他再侧过掌势。谁知梅超风浑然不理,十指如刀如枪,反攻自己要害。这一下变起仓促,饶是裘千仞艺高胆大,也惊出一阵冷汗。他这时回援已然不及,哪还敢拖大,双掌忙顺势前推,击到梅超风胸口。梅超风十指还未插到,胸口已遭重击,闷哼一声,身子直跌了出去。

单独看个人实力,渔樵耕读几个单独出来跟丘处机差不多平手,而梅超风在他们几个人之上

梅超风更不答话,长鞭一抖,刷的一声,径往裘千仞腰间横扫过去。裘千仞冷哼一声,双掌一错,待得鞭身近身之际,左掌斜拍,往她鞭头迎去。

掌鞭仅只一碰,梅超风顿感虎口发麻,握鞭的那只手心竟火辣辣的疼痛起来,鞭头险些拿捏不住。她暗叫一声惭愧,心道:“这老贼好生了得。”

裘千仞未等招式用老,身随掌动,在梅超风霍霍鞭影之中,竟已欺到她近前,跟着连出两招,左掌“泰山压顶”,往梅超风面门拍去;右手变掌为钩,直锁梅超风肩头。

梅超风自双目盲后,在白蟒鞭上下了无数苦功,长鞭扫出犹如电掣,一丈之内当者立毙。这些年来纵横江湖,除了师傅一辈的大宗师外,谁敢空手硬挡她鞭法。谁知今日碰上裘千仞这个硬手,片刻之间便被他冲破鞭圈。心惊之下,身子一矮,向后退开三步,乘势收起白蟒鞭,十指微屈,向裘千仞面门抓了过去。

贴身近战,长鞭占不到便宜,梅超风便弃鞭不用,使“九阴白骨爪”与裘千仞抢攻。

裘千仞虽破了白蟒鞭法,但对“九阴白骨爪”功夫颇为忌惮。见梅超风十指尖尖,在月色映照之下闪闪生光,实在是凄厉骇人。当即身子一闪,避开梅超风右抓,右掌斜飞,后发先至,往梅超风左臂拍去,要格开她这一抓。跟着双腿连环踢出,往梅超风下盘扫去。

裘千仞闪身避抓、出掌格爪、双腿攻敌,如兔起鹘落般一气呵成。梅朝风手上与他交换了一招,下盘未及防范,被他双腿结实扫中。

裘千仞见梅超风下盘中招,嘿嘿一笑。他这路“鸳鸯腿法”非同小可,寻思梅超风双足即便不会立时折断,也必被扫倒于地。哪知梅超风兀自挺身而立,手上朝他接连进招,身子连半点颤栗都不曾见。

裘千仞原不知梅超风练就一身横练功夫,周身刀枪不入。他腿法虽劲,终不及铁掌猛烈,焉能伤梅超风分毫?他到底是见多识广,一怔之下便反应过来,不再用腿攻敌,专使铁掌朝梅超风招呼。

这时月色渐薄,天上星群零零散散,昼夜微光之下,两人攻势丝毫不缓,翻翻滚滚已拆到五十余招。

梅超风身兼桃花岛绝技及《九阴真经》两项绝顶武学之长,在江湖上罕逢对手,便是全真教的的丘处机、白驼山的欧阳克,单打独斗也非她之敌。可今番与裘千仞交手,处境却大不相同。对手双掌翻飞,劲风呼啸,一双肉掌直有摧坚破玉之势,自己将“九阴白骨爪”、“摧心掌”两项功夫一起使开,仍被他铁掌牢牢压制。每与对方手掌相交一次,便觉对方掌上劲力加重了一分。她越斗越是心惊,只觉这老贼掌力之强远在郭靖的无声掌之上。便是比之恩师黄药师,怕也是在伯仲之间。

这时梅超风心知到了生死关头,不敢有半分懈怠,将浑身内劲运到了极致,尽皆依附在手掌之上,但兀自难以建功。久战之下,不自觉早已大汗淋漓,出招渐渐缓慢下来,倾刻间已险象环生。裘千仞仍气定神闲,将铁掌一招招发出。每每掌势要击中梅超风时,他却将掌一偏,从梅超风身侧掠过。

梅超风眼不能视,但听声极准。只觉数次有股雄浑刚劲的掌力朝胸口、腰间、腹上击到,她本是无法抵挡,但对方掌力却点到即止,还未贴上便即变招,并不杀伤她性命。蓦地之间,一个念头在梅超风心头闪过:“这老贼好恶毒,不肯杀我,是想耗得我精疲力尽而死。”

梅超风只猜中一半,裘千仞数次手下留情,到不只是想让她力竭而亡。裘千仞以铁掌享誉江湖,存心在下次华山论剑中与东邪西毒之辈一较高下。但自铁掌练成以来,从没跟过真正高手交锋。生平所遇之敌,尽是三招两式便能料理之徒。铁掌功厉害杀招还未使出,对手已不堪再战,不免意兴索然。今日得遇梅超风,虽不是自己对手,但到底算是一员难寻的劲敌,心中如何不喜?便不早伤她性命,存心留她喂招。

梅超风那容他如此折辱,激斗中长啸一声,双臂暴长,十指往裘千仞头上直插过去。这时裘千仞一双铁掌已要贴到她腹上,但她既知裘千仞不会伤她,便对敌招毫不理会。

裘千仞双掌本是先发,要等梅超风出招抵挡,他再侧过掌势。谁知梅超风浑然不理,十指如刀如枪,反攻自己要害。这一下变起仓促,饶是裘千仞艺高胆大,也惊出一阵冷汗。他这时回援已然不及,哪还敢拖大,双掌忙顺势前推,击到梅超风胸口。梅超风十指还未插到,胸口已遭重击,闷哼一声,身子直跌了出去。

单独看个人实力,渔樵耕读几个单独出来跟丘处机差不多平手,而梅超风在他们几个人之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85361/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布朗神父 第七季

马克·威廉姆斯 索查·库萨克 南希·卡罗尔 奥莉薇娅·哈琳安 Chris Lew Kum Hoi Matt Rawle 爱默·肯尼 杰克·蒂姆 John Burton Jack Carroll Jonathan Rigby 马诺伊·阿南德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