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十三古都有什么特色小吃(来十三朝古都西安吃才是正经事)

首页 » 热门资讯 » 正文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菜系与多少朝古都无关,鲁菜、粤菜、湘菜、川菜等都用的是“省”的简称,与省会城市名称没有必然联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菜系与多少朝古都无关,鲁菜、粤菜、湘菜、川菜等都用的是“省”的简称,与省会城市名称没有必然联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信息不发达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菜系与多少朝古都无关,鲁菜、粤菜、湘菜、川菜等都用的是“省”的简称,与省会城市名称没有必然联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信息不发达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硬要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由于陕西这个概念是西周初以陕原为界,陕西为周武王弟弟召公的封地,同时也是宗周之地也就是周的中央及祖地。现的八大菜系之首就之头,头就是源头,论源头就八大菜系都是陕西的源头或开枝散叶。

鲁国是周公旦的儿子的封地,周公陕西人,苏菜的吴国是陕西人周文王的大伯太伯所建之国传承陕西文化。川菜是秦国很早就统一的在汉代更是传承陕西长安文化。粤菜是秦始皇40万秦兵驻守的传承,源头自是陕西。闽菜源于唐代三王开闽,源于河南,西周时河南的郑国源于陕西郑国东迁,闵与陕西也颇有渊源。湘楚之国,发起于陕南汉水流域,也算与陕西有源。中国之成为今日之中国,自关中平原的为分水岭,秦岭东延淮河以南为楚蜀吴越,中部东延郑宋齐鲁与商融合形成中国核心文化区,关中以北陕北大同燕云与北方少数民族融合形成中国北方。

不管八大菜系还是四大菜系,都离不开源自陕西的周礼文化的传播与融合,形成中国文化的核心。菜系自不会例外。陕菜是八大菜系之源也不算胡说。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菜系与多少朝古都无关,鲁菜、粤菜、湘菜、川菜等都用的是“省”的简称,与省会城市名称没有必然联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信息不发达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硬要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由于陕西这个概念是西周初以陕原为界,陕西为周武王弟弟召公的封地,同时也是宗周之地也就是周的中央及祖地。现的八大菜系之首就之头,头就是源头,论源头就八大菜系都是陕西的源头或开枝散叶。

鲁国是周公旦的儿子的封地,周公陕西人,苏菜的吴国是陕西人周文王的大伯太伯所建之国传承陕西文化。川菜是秦国很早就统一的在汉代更是传承陕西长安文化。粤菜是秦始皇40万秦兵驻守的传承,源头自是陕西。闽菜源于唐代三王开闽,源于河南,西周时河南的郑国源于陕西郑国东迁,闵与陕西也颇有渊源。湘楚之国,发起于陕南汉水流域,也算与陕西有源。中国之成为今日之中国,自关中平原的为分水岭,秦岭东延淮河以南为楚蜀吴越,中部东延郑宋齐鲁与商融合形成中国核心文化区,关中以北陕北大同燕云与北方少数民族融合形成中国北方。

不管八大菜系还是四大菜系,都离不开源自陕西的周礼文化的传播与融合,形成中国文化的核心。菜系自不会例外。陕菜是八大菜系之源也不算胡说。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人的胃是从小养成的,川菜作为四大菜系之一,我没资格黑它,但作为陕西人来说,我对川菜还是有着诸多不适应,感觉许多菜端上来都是在油汤里浸着,有的菜麻辣味太浓,有的菜又清淡无味。我在四川很多年了,这个陕西胃还是难以适应四川菜。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菜系与多少朝古都无关,鲁菜、粤菜、湘菜、川菜等都用的是“省”的简称,与省会城市名称没有必然联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信息不发达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硬要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由于陕西这个概念是西周初以陕原为界,陕西为周武王弟弟召公的封地,同时也是宗周之地也就是周的中央及祖地。现的八大菜系之首就之头,头就是源头,论源头就八大菜系都是陕西的源头或开枝散叶。

鲁国是周公旦的儿子的封地,周公陕西人,苏菜的吴国是陕西人周文王的大伯太伯所建之国传承陕西文化。川菜是秦国很早就统一的在汉代更是传承陕西长安文化。粤菜是秦始皇40万秦兵驻守的传承,源头自是陕西。闽菜源于唐代三王开闽,源于河南,西周时河南的郑国源于陕西郑国东迁,闵与陕西也颇有渊源。湘楚之国,发起于陕南汉水流域,也算与陕西有源。中国之成为今日之中国,自关中平原的为分水岭,秦岭东延淮河以南为楚蜀吴越,中部东延郑宋齐鲁与商融合形成中国核心文化区,关中以北陕北大同燕云与北方少数民族融合形成中国北方。

不管八大菜系还是四大菜系,都离不开源自陕西的周礼文化的传播与融合,形成中国文化的核心。菜系自不会例外。陕菜是八大菜系之源也不算胡说。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人的胃是从小养成的,川菜作为四大菜系之一,我没资格黑它,但作为陕西人来说,我对川菜还是有着诸多不适应,感觉许多菜端上来都是在油汤里浸着,有的菜麻辣味太浓,有的菜又清淡无味。我在四川很多年了,这个陕西胃还是难以适应四川菜。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你这个问题,属于自问自答。不成立,也无法成立。

中国的菜系—粤菜 川菜 淮扬菜 鲁菜。正好是南 西 东 北,影响力太大了。后延伸八大菜系。陕西包括西北根本没有菜系,是主食文化。

菜系与家常菜是两码事。文化 气候 传承 影响力 底蕴 受众人口等等才是菜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菜系与多少朝古都无关,鲁菜、粤菜、湘菜、川菜等都用的是“省”的简称,与省会城市名称没有必然联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信息不发达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硬要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由于陕西这个概念是西周初以陕原为界,陕西为周武王弟弟召公的封地,同时也是宗周之地也就是周的中央及祖地。现的八大菜系之首就之头,头就是源头,论源头就八大菜系都是陕西的源头或开枝散叶。

鲁国是周公旦的儿子的封地,周公陕西人,苏菜的吴国是陕西人周文王的大伯太伯所建之国传承陕西文化。川菜是秦国很早就统一的在汉代更是传承陕西长安文化。粤菜是秦始皇40万秦兵驻守的传承,源头自是陕西。闽菜源于唐代三王开闽,源于河南,西周时河南的郑国源于陕西郑国东迁,闵与陕西也颇有渊源。湘楚之国,发起于陕南汉水流域,也算与陕西有源。中国之成为今日之中国,自关中平原的为分水岭,秦岭东延淮河以南为楚蜀吴越,中部东延郑宋齐鲁与商融合形成中国核心文化区,关中以北陕北大同燕云与北方少数民族融合形成中国北方。

不管八大菜系还是四大菜系,都离不开源自陕西的周礼文化的传播与融合,形成中国文化的核心。菜系自不会例外。陕菜是八大菜系之源也不算胡说。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人的胃是从小养成的,川菜作为四大菜系之一,我没资格黑它,但作为陕西人来说,我对川菜还是有着诸多不适应,感觉许多菜端上来都是在油汤里浸着,有的菜麻辣味太浓,有的菜又清淡无味。我在四川很多年了,这个陕西胃还是难以适应四川菜。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你这个问题,属于自问自答。不成立,也无法成立。

中国的菜系—粤菜 川菜 淮扬菜 鲁菜。正好是南 西 东 北,影响力太大了。后延伸八大菜系。陕西包括西北根本没有菜系,是主食文化。

菜系与家常菜是两码事。文化 气候 传承 影响力 底蕴 受众人口等等才是菜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十大陕菜: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糖醋鱼、糖醋里脊、粉蒸肉、条子肉、梅菜扣肉、水煮肉片、醋溜土豆丝、酸辣白菜、干煸豆角、回锅肉。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菜系与多少朝古都无关,鲁菜、粤菜、湘菜、川菜等都用的是“省”的简称,与省会城市名称没有必然联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信息不发达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硬要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由于陕西这个概念是西周初以陕原为界,陕西为周武王弟弟召公的封地,同时也是宗周之地也就是周的中央及祖地。现的八大菜系之首就之头,头就是源头,论源头就八大菜系都是陕西的源头或开枝散叶。

鲁国是周公旦的儿子的封地,周公陕西人,苏菜的吴国是陕西人周文王的大伯太伯所建之国传承陕西文化。川菜是秦国很早就统一的在汉代更是传承陕西长安文化。粤菜是秦始皇40万秦兵驻守的传承,源头自是陕西。闽菜源于唐代三王开闽,源于河南,西周时河南的郑国源于陕西郑国东迁,闵与陕西也颇有渊源。湘楚之国,发起于陕南汉水流域,也算与陕西有源。中国之成为今日之中国,自关中平原的为分水岭,秦岭东延淮河以南为楚蜀吴越,中部东延郑宋齐鲁与商融合形成中国核心文化区,关中以北陕北大同燕云与北方少数民族融合形成中国北方。

不管八大菜系还是四大菜系,都离不开源自陕西的周礼文化的传播与融合,形成中国文化的核心。菜系自不会例外。陕菜是八大菜系之源也不算胡说。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人的胃是从小养成的,川菜作为四大菜系之一,我没资格黑它,但作为陕西人来说,我对川菜还是有着诸多不适应,感觉许多菜端上来都是在油汤里浸着,有的菜麻辣味太浓,有的菜又清淡无味。我在四川很多年了,这个陕西胃还是难以适应四川菜。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你这个问题,属于自问自答。不成立,也无法成立。

中国的菜系—粤菜 川菜 淮扬菜 鲁菜。正好是南 西 东 北,影响力太大了。后延伸八大菜系。陕西包括西北根本没有菜系,是主食文化。

菜系与家常菜是两码事。文化 气候 传承 影响力 底蕴 受众人口等等才是菜系。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十大陕菜: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糖醋鱼、糖醋里脊、粉蒸肉、条子肉、梅菜扣肉、水煮肉片、醋溜土豆丝、酸辣白菜、干煸豆角、回锅肉。

“陕菜有悠久的历史底蕴”

“34-3菜系解决了菜系纷争”

中国菜系各有分法,最早有四大菜系、八大菜系,后有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等说法。但每个省市的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个省市都希望自己的菜品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中国的菜系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陕西为例,历史上有周、秦、汉、隋、唐等在内的13个朝代在西安(长安)建都,从秦朝就开始它就是重要的政治中心,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作为13朝古都,其饮食文化丰富,在西北地区都有着很大的市场和消费人群。但它却没有在“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太说不过去了。34-3菜系的提出就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菜系的形成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传播有着明显的关系,陕菜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存在着向中心地区流动、集中、融合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受周边菜系、流派的影响,互为补充互为助益。比如陕南菜,便深受川菜的影响,其菜肴呈现出麻辣的特色;陕北菜则明显带着一股青海、甘肃甚至新疆等地区的西北风情;而作为陕西省会的西安,可以看到满天下的菜肴,从陕南到陕北,从关中到关外,从川菜到粤菜,从闽菜到湘菜。

传统上我们会把陕菜分为5个流派:关中流派(治长安,辖今西安、咸阳铜川诸县)、东府流派(治大荔,辖今渭南诸县)、西府流派(治凤翔,辖今宝鸡诸县)、陕北流派(包括榆林、延安、绥德在内)、陕南流派(包括汉中、商洛、安康在内),各个流派都有自己的个性。

“陕菜有流派粗、细两种分法”

“34菜系是求大同存小异”

中国菜的菜系之分,历来是中国烹饪研究中的难点之一。我认为这是源于我国幅员太辽阔了,民族太多了,物产太丰富了,地域差异太显著了,风俗习惯太个性化了……这样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即便是一个省的相同区域,也有许多差异。如陕菜粗分由关中菜、陕南菜、陕北菜组成。关中是指从陕西东边的潼关到西边的宝鸡,这一段约800里的平原地区又被细分成了东府、关中、西府这三个不同的区域。尽管这三个区域的地貌、物产、人文、气候等外部条件基本相同。它们由古至今却一直存在着风俗、习俗、食俗上的不同。所以,在介绍陕菜的构成时大多数人更认为陕菜是由关中菜、东府菜、西府菜、陕南菜和陕北菜五个流派组成。

但是,中国菜相同的方面也是非常类似的。比如俗语说的:淡沪广,咸鲁豫,老陕爱吃酸辣滴;南甜(实际应该是南淡)、北咸、东酸、西辣,就是指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这两大板块及四大地理方位的菜肴在口味上比较显著的一些特征(也泛指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

清代袁枚在其《随园食单》里说:“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正是由于这地域形成的人和物的不同与差异,让“适口者珍”,成了形成中国菜“风味流派”的主要因素和特征。34-3菜系的分法,体现了“面面俱到”的“大同”,又解决了“同地有别”的“小异”,可有效的解决多年来各个地方菜“你争我夺”和要“名分”的矛盾。这在表象上看起来像是“中庸之道”,实质上是用科学的“黄金分割法”,把它表述的更加具体了。这样也有利于各个地方菜系,用区域“传统文化的自信心”,来促进各自本地风味菜的长足发展。所有小河的水都满了,“中国菜”的这条大河还能不“波澜壮阔”吗?

严格的说,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四大菜系,八大帮派,十二个分支菜,十六个地方菜”,其实就是34-3菜系分法的“浓缩版”。毕竟在当时一枝独放时的“浓缩聚焦”更容易让人瞩目。我想这也符合中国菜那个时期的特殊国情。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就得让毛主席:“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理论精神来引领中国菜的发展了。所以说34-3菜系的分法,就是“师古开新”,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在新时期,用新思想,新方法来解决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所以说,求“大同”,彰显的是中国菜的整体性,存“小异”,展示的是地方菜的独特性。


四大菜系,鲁 粤 淮(淮扬)川,老话说,鲁菜官方菜,粤菜富商菜,淮扬文人菜,川菜平民菜,排名也是按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的,从古到今,中央政权大多在北,尤其是自元,明,清,北京一直是政治中心,所以鲁菜影响北方地区,所以现在的说法,北方菜系基本为鲁菜分支。广东地区,自古以来也是中国对外贸易最发达之地,从海上丝绸之路,到对外经商,所以海外华人基本多为广东福建等地后裔,粤菜基本是辐射了东南沿海地区的饮食文化,而且也是影响国外最大的中华饮食。淮扬菜,自古江南多才,江南水乡,渔米之乡,淮扬菜儒雅美观,精致大方,所以受到文人墨客的喜爱,到如今的国宴基本以淮扬为主,川菜,在去的如今的中国各地,基本上都会看到川菜馆,口味独特,适合大众,传播广泛,也是影响了西南地区的饮食文化,如湘菜基本也是川菜系的分之。四大菜系,基本代表了东西南北,中华各地的饮食文化,也影响了其他各地,之后出来的其他菜系,也基本都是四大菜系各自的延伸,但是对于菜系的排名,不是指开的饭馆多,吃的人多就是第一,那这样子,肯德基,麦当劳,沙县小吃,兰州拉面,都是第一,所以川菜地区的人也不用吹,也不用争,都是中华饮食,当然谁也希望自己的家乡最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cxb.com/artdetail-85413/
 推荐视频

德云社岳云鹏相声专场天2018

岳云鹏 孙越 靳鹤岚 李云天 李鹤彪 韩鹤晓 刘鹤春 史爱东

马洛里之塔 第三季

艾拉·布赖特   Natasha Raphael   Beth Bradfield   Imogen Lamb   Danya Griver

暮光之城2新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罗伯特·帕丁森 泰勒·洛特纳 达科塔·范宁 安娜·肯德里克 杰米·坎贝尔·鲍尔 阿什丽·格林尼 麦克·辛 杰克逊·拉斯波恩 妮基·瑞德 彼得·费辛利 凯南·鲁兹 伊莉莎白·里瑟

鮀·恋

杨婕 吴启垒 朱海彬 张楚芝 林蔚

唐人街功夫小子

傅声 余莎莉 邵音音 郭追 孙建 王龙威

大地惊雷(真实的勇气)

约翰·韦恩 罗伯特·杜瓦尔 格伦·坎贝尔 丹尼斯·霍珀

奇异博士(普通话)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蒂尔达·斯文顿 麦斯·米科尔森 切瓦特·埃加福特 瑞秋·麦克亚当斯

导演对我下手了

辣目洋子 苑琼丹 李国麟 王歆霆 刘背实 金靖 嗯呐朱莉 童瓜 向夏 派翠克 尧洋 陈柯宇 张猫

李小龙传奇

陈国坤 王洛勇 盖克 周舟

翡翠森林狼与羊

中村狮童 成宫宽贵 板东英二 Kaba.Chan Hayashiya Shozo

德云社德云五队“岳饼”合作剧场三里屯站2021

岳云鹏 烧饼 曹鹤阳 靳鹤岚 朱鹤松 张鹤擎 刘鹤安 李鹤彪 刘喆 宁云祥 刘筱彤 刘江 董霄元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